【中亞觀察】哈薩克事變 中俄的裂縫

人氣 2457

【大紀元2022年01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寧海鐘報導)中亞國家哈薩克斯坦本月初爆發反政府示威活動,最後演變成暴力事件。外界認為,事件涉及該國前任和現任高層的政治鬥爭。事件中俄羅斯出兵協助現任總統卡扎耶夫鎮壓抗議者。在哈薩克也有龐大利益的中共的角色似乎難堪,中共官媒甚至主動說中俄不會分裂。但事實是怎樣呢?

俄羅斯6日在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的名義下出兵,協助現任總統卡扎耶夫鎮壓抗議者,9日向哈薩克派遣新的增援部隊。俄國防部表示,還有一支超過75架運輸機組成的特遣隊,以便繼續增兵。

中共當局在事件發生後態度在變化中,中共外交部6日稱,中方認為哈薩克當前發生的事情是「內政」。但在7日中共便改口,習近平向托卡耶夫致口信,稱「堅決反對外部勢力蓄意在哈薩克斯坦製造動盪、策動『顏色革命』」,中國還稱「願盡己所能向哈方提供必要支持,幫助哈方渡過難關」。

在俄羅斯宣布再向哈薩克增兵後,中共《環球時報》10日發表社評,稱「中國與俄羅斯在哈薩克斯坦問題不會分裂」。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10日則在與哈薩克副總理兼外交部長穆赫塔爾‧蒂列貝爾迪的電話中表示,中方將堅定支持哈薩克結束暴力、維護安全。

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1月11日宣布,在發生嚴重騷亂後,上週飛往哈薩克斯坦的俄羅斯聯盟組織的部隊將在完成任務後兩天內開始撤離。

哈薩克斯坦是中國「一帶一路」的起點,也是中國通向所有獨聯體國家的重要通道、中國「絲綢之路」的門戶和連接歐洲的主要交通走廊,同時中國對哈薩克的礦藏,特別是石油、天然氣等礦物資源的生產具有極大的市場需求。

石藏山:哈薩克將更聽從俄羅斯 中共一帶一路不妙

就中共官媒有關中俄不會分裂的表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環球時報》在大家還沒有普遍去說這個問題,就主動先跳出來說,在哈薩克問題上,中俄不會鬧分裂。但眾所周知中俄之間從來就很有問題。第一個就是中國人進入西伯利亞,砍樹、種地,以後就待那兒不走了。

第二個,對俄羅斯來講最重要的可能是中亞這一帶的問題。「過去幾年,中國在這邊的勢力擴張得很厲害。這是他們最擔心也是最忌諱的事。」

石藏山說,習近平最後說支持哈薩克斯坦的總統穩定局勢,官方的報導說,習帶口信給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但是同一時間外面的報導說,托卡耶夫和普京進行了長時間的視頻通話。「這個長時間的視頻說是通報,感覺更像是向普京匯報現在哈薩克斯坦的進展。」

石藏山認為中俄分歧的一個背景是雙方在中亞的利益上衝突。因為中共在當地影響力增加。「中國人靠買通給錢,讓當地的這些領導人,這些獨裁國家的領導人家裡賺很多錢,所以整個政策走向當然就比較會傾向於中國。」

但是這並沒有導致中俄雙方翻臉,中共並沒有在當地去急於否定俄羅斯在當地老大的這個位置。現在則是一個趨勢,雙方在那個地方可能有分歧、有分裂。

石藏山分析說,問題在於哈薩克斯坦。哈薩克老總統納扎爾巴耶夫退位以後,他們家族腐敗的問題已經被揭露了很多。納扎爾巴耶夫退位以後,下面都是他的親信。納扎爾巴耶夫最信任的恐怕是現在被抓起來的總理馬西莫夫。現任總統托卡耶夫本來被安排是過渡,之後要交給納扎爾巴耶夫的長女托卡耶娃。

馬西莫夫在2004年、2008年都當過總理。因為他不能連任,總理只能連任一次。他不能當總理以後,納扎爾巴耶夫就把他調任總統辦公室主任。等過了四年以後,他再任命他當總理,一直到現在,已經當了四屆總理。所以馬西莫夫看來是納扎爾巴耶夫比較看重的一個人。

石藏山說,「新的政治勢力上來以後,要清理老的政治勢力。但是托卡耶夫這次政治上的動亂出來,軍隊也不出來幫他,警察也不出來幫他,他唯有去找俄羅斯。他要找俄羅斯的話,很明顯會把這個問題挑開了跟普京說,你看中國影響越來越大,他們都想跟中國走,想脫離俄羅斯。但是,我托卡耶夫會堅定不移跟你們走,所以你幫我搞清楚。這時俄羅斯就派兵去了。」

石藏山認為,接下來哈薩克會更聽俄羅斯的,所以中國現在非常緊張了。中國一帶一路最近這段時間會有非常大的問題。

石藏山解讀中俄的關係實質,俄國人靠不住,「二戰的時候他跟波蘭簽了和平友好條約。德國進攻波蘭的時候,蘇聯人跟著把波蘭就給瓜分了。俄國人占中國的土地占這麼多。每次都是別國侵略中國,他說我來幫你,軍隊一來就把地方占了。」

但是在俄羅斯看來中國人也靠不住。「站在俄國人角度看,我給你中國共產黨這麼多錢、槍、人,幫你奪了政權。1949年建政權,1960年就鬧翻了,相互之間都不相信。」

「但是現在他們有一個共同的戰略利益,站在一起,起碼可以把美國人嚇唬住。」石藏山說。

哈薩克事變是2022年中共第一個黑天鵝事件?

石藏山說,現在托卡耶夫作為哈薩克總統,要向老百姓交代,到底是有什麼外國勢力介入?如果你說,阿富汗的塔利班派了20個人介入了,你說不過去。你找蘇聯人帶了首都莫斯科禁衛師三千人,最精銳的部隊衝進來一通亂殺。然後就因為幾十個阿富汗的塔利班嗎?這個完全說不過去。

石藏山表示,哈薩克總統說將會公布未遂政變的證據,未遂政變顯然不是阿富汗塔利班人在那兒幹。肯定是對高層官員,就包括馬西莫夫,包括前總理,包括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的一幫親信。但是政變你不應該請俄羅斯的軍隊來,你還有你的軍隊。所以他必須是說有外國勢力介入。

「外國勢力是哪個地方呢?最容易安的就是中國。因為他們跟中國關係太好了,尤其是馬西莫夫,他在北京語言大學學的語言,武漢大學學法律畢業,還派駐中國,派駐香港。他講著一口流利的中文。所以最容易安上中國是外國勢力。」

石藏山認為哈薩克未來有非常多的變數。所以北京會非常緊張。對中共來說,這是新一年第一個大的黑天鵝事件,會對中共一帶一路造成嚴重影響,甚至一帶一路可能就此壽終正寢,根本做不了了。

另外事件還牽扯到俄羅斯、美國和中國的博弈,石藏山說,如果我們把歐洲排在外面,這個世界三國演義,美國是老大最厲害。老二老三就是要合作,跟老大對抗。但是問題在於,誰也不願意去跟老大先打。

他認為中俄沒有一個同盟關係,只是表現我們站在一起,但實際上並不站在一起。

「因為中亞這些國家都是俄羅斯的後院,就是他的勢力範圍。所以中國在那個地方勢力越來越大,俄羅斯非常緊張。哈薩克斯坦發生這個事情,給中國也是很明顯的一個警告:只要俄羅斯一插手,可能你原來做的所有的努力全都沒有了。」

石藏山說中共的模式就是賄賂,就是把總統、高官、精英全部賄賂一遍。現在這批賄賂過的精英全部給抓起來了,是不是得重新賄賂一遍?他政變一次你賄賂一次。你不賄賂,你的鐵路還能不能連通?你的油田還給不給你開等等,都存在變數。最終對一帶一路增加了很大的變數。

「最壞的情況是,當地政府托卡耶夫完全回頭走親俄羅斯的道路」,石藏山說,因為納扎爾巴耶夫當總統的時候,到後期他是開始走脫離俄羅斯的道路。比如說哈薩克斯坦的文字,以前是用俄國的文字來拼的。2018年,納扎爾巴耶夫宣布重新用拉丁化的文字重新拼。另外,哈薩克斯坦裡面也有反對俄羅斯的各種各樣的組織,以前納扎爾巴耶夫在台上的時候也是睜一眼閉一眼。

「我估計哈薩克斯坦,尤其現在新總統托塔耶夫,因為他的勢力不夠雄厚,他必須依靠俄羅斯。」石藏山認為,經過這個事變以後,整個哈薩克斯坦會重新走回俄羅斯化。

蘇紫雲:俄成哈薩克事變最大贏家 中俄「背對背」其實脊背發涼

台灣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長蘇紫雲也對大紀元表示,北京在將近這十年以來,企圖用經濟的影響力來平衡在中亞的俄國勢力。這一次哈薩克主因並不是所謂的西方國家搗弄的,而是哈薩克的流產政變,最後的結局是讓俄國成為最大的贏家。

蘇紫雲分析說,托卡耶夫本來只是一個過渡的總統,是傀儡性質的。納扎爾巴耶夫他們要發動這樣的一個政變,藉由能源問題等等來逼迫托卡耶夫下台。可是最後反而讓托卡耶夫導入俄國的勢力。這個內政問題就給北京帶來了新的壓力,等於是說哈薩克現在變成是俄羅斯一個比較堅實的南方盟友。北京原本的一帶一路的最重要的起點,包括中歐鐵路的鐵道,還有對中國來講很重要的能源。現在等於間接的都會掌握在俄國的手裡,這一點是北京比較麻煩的地方。

至於俄國跟中國的關係,蘇紫雲表示,他們自己形容是背對背,意思就是本來應該是相互掩護支援的。也就是俄國面對著歐洲,中國面對著東方美國海上勢力。「可是他們的這種背對背其實是互相也不相信,不能說是可以依賴的真正夥伴。」

蘇紫雲說,這次哈薩克事件後。俄國控制了哈薩克之後,中國的鐵道運輸,還有能源等於間接控制在了俄國手裡。從莫斯科的角度來講,他一方面可以穩住哈薩克,避免說在烏克蘭問題上變成兩面受敵。同時他又可以控制住北京,所以中俄的關係目前是俄國居於上風的。

蘇紫雲認為現在整個周邊情勢對中共非常不利:「北京現在四面八方都遭到包圍,東北面的北韓這一次也不參加冬奧,在東面的日本跟台灣(友好),還有南面的南海,西邊的印度、巴基斯坦,跟美國跟中國保持等距外交。西北邊的哈薩克就傾向俄國。所以對中共來講,他現在處於被中心包圍的一個狀況。所以我想中共外長王毅稱堅定支持哈薩克結束暴力,維護安全等等,只是一個場面話。那等於是幫俄國的安全部隊背書,北京現在陷入一個很被動的局面。」

關於中俄關係的裂縫,蘇紫雲舉例說,普京在接受西方媒體訪問的時候,對於中共是否對台灣動武,他不置可否,只是說中國可能用經濟力量就夠了。

另外,中俄矛盾是地緣戰略性的。中亞就是俄國的後花園,可是中國在1996年發起的上海合作組織(上合組織),包含了當時的俄國、哈薩克、吉爾吉斯,還有塔吉克五個主要的國家。除了中國跟俄羅斯之外,哈薩克、吉爾吉斯跟塔吉克都是中亞區域的以前蘇聯的成員國。在這種背景之下,俄國對於中共發起上合組織原本就心存芥蒂。等於是說在後花園之內,中國的勢力就深入了這三個國家。

蘇紫雲說,中共的所謂一帶一路,透過地緣戰略削弱莫斯科的影響。這令莫斯科對中國產生深層的不安。

蘇紫雲認為,總地來講,俄國藉由哈薩克這次政變,壓制住中共企圖透過上合組織擴大在中亞的影響。應該說北京方面投資了將近230億元的金額,間接的等於是幫俄國做嫁了。

「中俄之間這種背對背的關係,其實除了說面向西方跟東方的敵人之外,他們都不會說完全信任對方,背對背是背脊發涼的一個形容。」蘇紫雲說。

責任編輯:方曉#

相關新聞
一場顏色革命影響世界 哈薩克危局引關注
哈薩克前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被捕
分析:中共為何支持哈薩克斯坦鐵腕鎮壓
楊威:中共算不算哈薩克斯坦的「外部勢力」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趙紫陽去世日 與里根總統合影熱傳
【遠見快評】奧密克戎攻陷北京 郵件播毒2疑點
【新聞看點】天津傳20日清零 北京承認共存?
【方菲訪談】專訪李雲翔:衝破沉默的呼聲
【探索時分】中日最新護衛艦 誰更強?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階下囚 王洪文的官場浮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