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元走強和全球貨幣貶值

人氣 765

【大紀元2022年10月07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任季編譯)為什麼市場對強勢美元感到恐懼?因為多年來,針對美元的大規模套利交易是建立在一個賭注之上:不斷印製貨幣和削減利率不會造成通貨膨脹。

當世界已經習慣於押注一件事:貨幣供應大量增長的同時疲軟的通貨膨脹,正如我在《逃離中央銀行的陷阱》一書中解釋的那樣,廉價的貨幣實際已經開始變得昂貴。

美國的美元並不強大。綠票子的購買力經歷了過去三十年來最大的一次損失。美元的「強勢」只是相對於其它貨幣而言的,在多年的貨幣過剩之後,在全球貨幣貶值中這些貨幣崩潰了。

英鎊的崩潰並不是因為一個被誤導首相的稅收計劃,它是與日元(日本銀行也進行了干預,試圖阻止其貶值)、歐元、瑞典克朗、挪威和丹麥克朗或大多數貨幣一起崩潰的。

在過去的一年裡,截至發稿時,美元指數(DXY)已經上漲了19%,達到了二十年來的最高點。日元兌美元下跌了23%,歐元下跌了15%,英鎊下跌了17%,新興市場貨幣指數也下跌了14%。甚至在中國,中國人民銀行也不得不像日本銀行或英格蘭銀行那樣進行干預,以控制對美元的大規模貶值。

我們幾個月前提到的美元真空效應已經到來,讓我們歡迎它吧。

在自負的時期,世界上的中央銀行在不具備世界儲備貨幣或美國式的法律保障和金融平衡的情況下,扮演著美聯儲的角色。許多央行大規模地增加貨幣供應量,而不注意全球和當地對其貨幣的需求。此外,政府還借入更多的美元債務以填補國家赤字,寄希望於長期低利率下這些融資成本處於可以承受的水平。漸漸地,因為資金便宜且充足,所有的資產類別都出現了大量的資金流入和價值高估。這是一個數萬億的套利交易,多數賭多頭,只有美元賭空頭。

這種情況反過來導致全球對美元的需求增加。不是因為美聯儲正在進行的限制性政策,而是因為其它法定貨幣與美元相比較,表現太差。

這是2020年貨幣大狂歡的遺留問題,當時中央銀行的資產負債表規模空前增加,全球貨幣供應量飆升至歷史高點。此外,這次大規模的狂歡直接指向政府的經常性支出。現在,回彈效應是惡性的:高通貨膨脹,貨幣崩潰,以及股票和債券市場崩潰。

你想要對危機做出 「非常規 」的反應嗎?你得到的卻是最傳統的對策:印鈔票和破壞貨幣的購買力。這種做法已經實施了幾個世紀,產生了同樣的災難性後果,只是被一群新的官僚撣去了灰塵,他們承諾這一次會有所不同。

「現在消費,以後再處理後果 」是具有凱恩斯主義共識的經濟學家們經常重複的一句話。現在他們聳聳肩,正如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和保羅‧克魯格曼最近所說的,想知道為什麼他們的 「模型沒有發揮作用」。他們的模型說,在同時印製數萬億美元和歐元後,不會出現通貨膨脹,他們都沒有懷疑這些模型是否是垃圾。為什麼他們不質疑他們的「模型」?因為這些模型說的都是他們想聽的。然而,通貨膨脹確實出現了,它不是短暫的,而且陷阱已經設置好了。由於貨幣笑氣的安慰劑效應,一個過度槓桿化、負債纍纍的世界與巨大的不平衡相互疊加,產生了 「囊括一切的泡沫」——而現在它正在破滅。

美元並沒有因為幾次溫和的加息而走強,世界上的貨幣和資產泡沫正在癟下去。

正如我們幾個月前所說,只是因為其它中央銀行一直都太亂花錢,美元已經創造了成為需求量最大的貨幣的條件。這些央行拒絕承認是他們造成了通貨膨脹,而這種態度本身就是對過度樂觀的市場預期發出的警報。

流動性往往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這個世界的存在就證明了流動性在市場上是至關重要的,美元是火災中擁有最多門窗的房子。你可能不喜歡它,生氣,或拒絕它,但這是一個事實。即使伴隨著加密貨幣估值的崩解,事實證明了美元是王者,因為事實已經證明流動性的重要性比大家在論文中認為的更重要。

像這樣的全球貨幣貶值過程的影響是巨大的:廣泛的財富破壞,持續的通貨膨脹使居民更加貧窮,新興市場儲備的蒸發使其復甦更加困難,盈利預期急劇下降……而所有這些都來自於美聯儲的舉措,這意味著其資產負債表幾乎沒有減少,利率仍然很低。如果你看到真正的通貨膨脹壓力而不是市場參與者對通貨膨脹總是人為壓低的預估,利率實際上是負值。

黃金呢?以美元計算,黃金是下跌的,但表現優於股票和債券。然而,以大多數全球貨幣計算,黃金是上漲的。

美元將來可能會失去其世界儲備貨幣的地位,但是想想日本或英國央行試圖通過印製更多的貨幣來遏制日元或英鎊的貶值,我們可以知道這種情況短期內不會發生,因為所有競爭者都在實施更加激進的貨幣過剩政策。

當下次你從凱恩斯主義專家那裡聽到,因為模型說沒有風險,所以大規模刺激計劃是有必要的,請提醒他們,他們建立的模型中總是不存在政府和貨幣過剩,因此他們的模型是垃圾。問題是政策制定者不願意學習,因為他們從通貨膨脹和貨幣貶值中受益。這是一種稅收和財富從生產者轉移到政治關係者的途徑。

當許多人指責美聯儲的行動過於迅速和激進,而不是太晚和拖延太久,當大多數人要求更多的貨幣貶值和貨幣過剩時,大家都將面臨同樣的後果。與美國居民正在遭受的貨幣購買力損失和投資崩潰一樣,世界上其它國家的家庭和企業也正看到他們的實際工資在消失,他們的貨幣變得一文不值。

便宜的錢總是昂貴的,一向如此。

作者簡介:

丹尼爾‧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是對沖基金Tressis的首席經濟學家,也是《自由或平等》、《逃離央行陷阱》和《金融市場的生活》的作者。

原文:Dollar Strength and Global Currency Debasemen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貨幣市場】非農就業強勁 美元走強
【貨幣市場】美聯儲承諾縮減購債規模 美元走強
美元走強 中國經濟數據差 致人民幣跌至新低
美元走強 專家:金融市場鈍刀割肉 現金為王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悼江? 四大盤算恐落空
【微視頻】企圖拐走白紙革命 海外左派失敗
【晚間新聞】武漢大學學生冒雨聚集 抗議封校
【全球新聞】布林肯訪中將支持中國抗議群眾
【菁英論壇】中國足球自毀三階段
【財商天下】進出口萎縮幅度加大 中國經濟陷長期低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