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憲法的思想基礎之四

人氣 392

【大紀元2022年11月21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Rob Natelson撰文/任季編譯)這是關於美國憲法思想基礎系列文章中的第四篇。

本系列第二篇文章解釋過,18世紀的學生們沒有像拉丁語那樣精通希臘語,不過他們還是可以閱讀相對簡單的希臘文,包括《新約》和色諾芬的著作,或也會接觸一些更難的課文,包括柏拉圖關於蘇格拉底著作的片段。

詹姆斯‧麥迪遜(James Madison)等上過大學的建國一代熟練掌握了希臘語。他們對蘇格拉底、色諾芬和柏拉圖的觀點非常熟悉。

儘管大多數18世紀的美國人沒有上過大學,或者沒有在文法學校中學習很多希臘語,但希臘語著作記載的思想卻在普通民眾中代代流傳。參加批准憲法的州會議代表們即使從未學習過希臘語,也應當對蘇格拉底、色諾芬和柏拉圖有相當的了解。制定憲法的記錄顯示,憲法辯論的參與者經常提到蘇格拉底和柏拉圖,有時也會提到色諾芬。

事實上,這三位先驅者的實際影響比提及的次數要大,因為參與者通常依賴後來的作家,如波里比烏斯和孟德斯鳩的作品,而他們又是在蘇格拉底、色諾芬和柏拉圖的思想基礎上發展起來的。

約翰‧亞當斯

約翰‧亞當斯是一位信賴柏拉圖思想的制憲領袖。

在聯邦時期(譯者註:1780年美國獨立戰爭之後,美國憲法批准之前的美國歷史時期),法國哲學家安‧羅伯特‧雅克‧杜爾哥(Anne Robert Jacques Turgot,一個陽剛的名字)聲稱,新美國州憲法中的權力分立是對英國結構的無謂模仿。杜爾哥認為,將所有權力集中在民主選舉的立法機構中會更好。

1786年,亞當斯作為一名外交官在歐洲為聯邦議會服務。他是1780年馬薩諸塞州憲法的主要作者,所以杜爾哥對該文件的攻擊在某種意義上是對他的攻擊。亞當斯以一部三卷本《捍衛美國憲法》(Defence of the Constitu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作為回應。

亞當斯著作的基本主題是,權力應該分屬政府的立法、行政和司法部門。然而,他遠遠超出了這一主題,創作了一部名副其實的共和政體百科全書。

亞當斯的第一卷在制憲會議召開前不久在費城書店上架,這本書在會議上廣泛傳閱。該書概述了同時代幾個共和國的政治制度,包括威尼斯、荷蘭(當時是聯邦共和國)和瑞士各州。它還研究了古代共和國,如雅典、科林斯、迦太基和羅馬,並討論了一些古代學者的觀點。

亞當斯總結了柏拉圖對政治結構如何改變和惡化的討論。君主制變異為貴族制,貴族制變異為寡頭制,寡頭制變異為民主制,而民主制變異為暴政制。(柏拉圖認為民主政體墮落為暴政的一些原因是淫亂、無視法治,以及使 「陌生人(即外國人)與公民平等」。)

亞當斯從柏拉圖和後來繼承柏拉圖思想的作者那裡得到兩條關鍵教益。第一條是,任何國家憲法都不應該是純粹的民主憲法,而應該具有君主制和貴族制屬性。它應該包括一個具有某些君主權力的行政長官,一個作為貴族代表的參議院,以及一個民主的眾議院。另一條教益是,君主制、貴族制和民主制部門應該相互制衡。

批准儀式

正如本系列文章的第一篇文章所解釋的那樣,在制憲者撰寫完憲法後,聯邦議會將其送到各州批准。我們現在有一份關於批准過程的幾乎完整的記錄。這要歸功於一個學者團隊,他們工作了近50年,創建了批准憲法的 「文獻史」。

「文獻史」使我們能夠追蹤憲法辯論參與者中提及蘇格拉底、色諾芬和柏拉圖的記錄。這些參與者包括參加批准大會的代表和更廣泛的公眾成員。他們還包括憲法的倡導者(聯邦黨人)和反對者(反聯邦黨人)。

其中一個例子是一位反聯邦黨人,他以 「一個農民」[可能是馬里蘭州的約翰‧弗朗西斯‧默瑟(John Francis Mercer)]為筆名寫作。這位 「農民 」讚揚了 「蘇格拉底、柏拉圖和普魯塔克的那些道德著作,這些著作使人心變得有德行」。

另一位著名的反聯邦黨人是弗吉尼亞州的理查德‧亨利‧李(Richard Henry Lee)。在寫給一位贊成批准法案的醫生的信中,李溫和地表示,這位醫生 「對希波克拉底比對柏拉圖更熟悉」。

在聯邦黨人方面,後來在州最高法院任職的賓夕法尼亞州律師休‧布拉肯里奇(Hugh Brackenridge)承認柏拉圖等古代學者的基礎性貢獻。擔任弗吉尼亞州批准大會主席的埃德蒙‧彭德爾頓(Edmund Pendleton)認為,憲法的反對者正在尋求完美。依據柏拉圖關於政府如何變質的觀點,彭德爾頓寫道:

「絕對的君主制會毀掉人民,有限的君主制會傷害君王家族,貴族制會造成大人物之間的爭鬥,壓迫窮人,而民主制則會產生動盪和騷亂,如此等等。自柏拉圖的《理想國》以來,關於完美政體的設想一直有著同樣的命運,對完美政體的追求就像理解宇宙那樣是徒勞的。」

另一位聯邦黨人,馬里蘭州的查爾斯‧卡羅爾(Charles Carroll),通過回顧雅典人的墮落,描述了共和國的墮落:「他們更喜歡一個粗俗小丑般的滑稽詩人,辱罵神一樣的蘇格拉底……。 他們註定要殺死他,因為他的戒律和實踐是對他們的教義和惡習的不斷譴責。」

爭辯者有時會藉助柏拉圖和 「智慧的蘇格拉底」(一位作者這樣稱呼他)對公眾思想的影響來陳述自己的觀點。

因此,反聯邦黨人 「農民 」警告說,有披著羊皮的狼:「因此,我們經常看到一個活著的喀提林冒充死去的西塞羅,一個現代的瑟斯提斯(荷馬《伊利亞特》中的一個惡棍)冒用聖人蘇格拉底或神聖的柏拉圖。」 在聯邦黨人方面,麥迪遜援引蘇格拉底作為衡量善的標準,並對暴民統治的危險性提出警告:「如果每個雅典公民都是蘇格拉底,那麼每個雅典議會仍將是一個暴民統治。」

其他制憲者對蘇格拉底,特別是柏拉圖的批評是:因為他們的結論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理論而不是實踐經驗。自稱 「Americanus 」的憲法支持者聲稱,政治學直到英國的光榮革命(1688—1689年)之後才得到完善。在此之前,他寫道:「柏拉圖等以構造完美政府的憧憬來自娛自樂,但由於缺乏實踐知識,他們的設想不過是浪漫主義情懷,豐富想像力所帶來的奢望。」

一位反聯邦主義作者提出了一個更有分寸的批評。「Amicus Plato, Amicus Socrates, sed major Amicus Veritas」(「柏拉圖是朋友,蘇格拉底是朋友,但最終的朋友是真理」)。另一位反聯邦黨人對前七個州批准憲法的速度表示遺憾:

「儘管它可能像柏拉圖的理想國一樣,通過展示令人愉快的場景和未來取悅我們的幻想,但只有經驗——偉大的知識之母,可以讓我們認可它的效果,判斷是否符合我們的福利?」

另一方面,一些聯邦黨人表示自豪,因為他們認為擬議的憲法比柏拉圖的 「理想國 」更現實。麥迪遜寫道,在一個理想的政府中,「一個開明理性的聲音,足以培育出對法律的敬畏。但一個由哲學家構想的國家就像柏拉圖所希望的國王一樣不值得期待。」

我們把最後一句話留給約翰‧亞當斯。在大多數州批准憲法後,他問道:「如果有人對亞里士多德和柏拉圖說,一個由13個州組成的聯邦共和國,管轄一個500里格(譯者註:歐洲和拉丁美洲一個古老的長度單位,在英語世界通常定義為3英里,即大約等同步行一小時的距離)的國家,他們會怎麼說?」

這為下一期的主題:亞里士多德,提供了很好的切入點。

美國憲法的思想基礎之一美國憲法的思想基礎之二美國憲法的思想基礎之三

作者簡介:

羅伯特‧G‧納特森(Rob Natelson),前憲法學教授,丹佛獨立研究所憲法法學高級研究員。

原文:The Ideas That Formed the Constitution, Part 4: The Pioneers: Socrates, Xenophon, Plato, and the Founder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美國憲法中對彈劾總統有哪些規定?
【名家專欄】美國憲法的思想基礎之一
【名家專欄】美國憲法的思想基礎之二
【名家專欄】美國憲法的思想基礎之三
最熱視頻
【秦鵬觀察】三網友測鞋帶吊人 宋祖德問真相
【熱點互動】單方釋訪問消息 普京逼習上沉船?
【時事金掃描】美使館發表情包 疑暗諷趙立堅?
【菁英論壇】美中對抗升級 法拉盛紅旗消失
【新聞大家談】美重擊華為 美日荷協議中共心驚
【思想領袖】美國在中東該扮演什麼角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