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再談我為什麼退出中國共產黨?

人氣 2481

【大紀元2022年12月23日訊】當前,從北京到全國各地,疫情再次大爆發。一些中共高官,中共的各類專家、學者、名人等,接連不斷離世。

在這個生死攸關的特殊歷史時刻,我想結合我個人的親身經歷,再次談一談我為什麼退出中國共產黨。

回顧往昔,我與中國共產黨有三重特別關係:

第一,我攻讀博士學位時的導師高放教授,是當代中國著名馬克思主義理論家。

高放教授是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領域最著名的學者之一。1981年由國務院總理批准聘為全國第一批博士生導師;獲得過國務院頒發的「為發展高等教育做出突出貢獻」證書;擔任過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等;是中國30多所高等院校的兼職教授或講座教授;多次到美國、香港、台灣等地考察、講學、參加國際學術會議;退休後,被中國人民大學授予「榮譽一級教授」,是中國大陸人文社會科學領域首批獲此榮譽的23名學者之一。

第二,我曾經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

尉健行當過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1987年監察部恢復重建後的第一任監察部部長;第十四屆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書記;第十五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書記,兼任全國總工會主席,一度兼任北京市委書記;是分管政法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

第三,我曾經是中央和國家機關的法輪功學員之一。

我是1995年5月3日在中紀委監察部工作時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到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之日,我修煉法輪功4年多。期間,我沒有花中紀委監察部1分錢醫藥費,身體狀況良好。我的工作深得中紀委監察部領導的信任和器重。參與過涉及軍隊、武警部隊、政法機關反腐敗最高機密的工作;直到1999年4月16日,我還參與了尉健行在全國紀檢監察法規工作會議上講話的起草。

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之後,全球興起一股退出中共黨、團、隊大潮。

我記得2005年夏,我在北京時,曾用化名在大紀元退黨網站發表退出中共黨、團、隊聲明。

2015年我到美國之後,在大紀元發表了《我為什麼退出中國共產黨?》等文章。

2022年的今天,再次就「我為什麼退出中國共產黨」這個話題,更進一步談一談我的想法。

關於我被開除黨籍問題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當天,我被隔離審查。

1999年7月26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第六天,我被開除黨籍。我可能是江發動迫害法輪功之後全黨第一個被開除黨籍的黨政官員。

在此之前,我所在的黨小組、黨支部、黨總支,沒有召開過一次會議,就我修煉法輪功提出批評意見。

專案組經過長達135天的內查外調,沒有發現我有1分錢的經濟問題;沒有發現我有任何工作上的違紀違法問題;沒有發現我有任何不正當男女關係問題。

至1999年7月26日,我修煉法輪功4年多。這是到那時為止我有生以來各方面表現最好的4年多。就在這個時候,我被開除黨籍。

我被開除黨籍的唯一原因是,1999年5月7日,我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就法輪功問題,向江講了真話。

講真話,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講真話,是憲法賦予公民最基本的權利;講真話是《世界人權宣言》保障的最基本人權。

關於中共的反腐敗問題

中紀委監察部是中共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的最高專門領導機關。

我在中紀委監察部工作時,中共領導人就經常講,黨風問題「關係執政黨的生死存亡」。

直到2022年的今天,中共領導人仍在講,黨風問題「關係執政黨的生死存亡」。

為了端正黨風,中共一直在對黨員領導幹部進行過好「權力關、金錢關、美色關」的教育。

但是,時至今日,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報告中仍在講,腐敗是危害黨的「最大毒瘤」。

中共官場腐敗最突出的表現是,黨員領導幹部大搞權、錢、色交易。

我在修煉法輪功之後,通過閱讀法輪功的主要指導書《轉法輪》,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不是升官、發財、擁有一大堆美女,享受人間的榮華富貴,而是通過修煉,「返本歸真」;明白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明白了作為一個人為什麼必須放棄對個人名、利、情、色的執著;明白了作為一個人為什麼必須把提高道德水準放在極重要的地位;明白了作為一個人為什麼要信神、敬神等。

明白這些法理後,在4年多的實修過程中,毫不誇張地說,在當代中共官場最突出腐敗問題——「權、錢、色交易」上,我按照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要求,做到了最好:不貪1分錢的財,不好半份的色,不迷戀任何權勢、地位。

但是,就在我因為修煉法輪功自覺做到「兩袖清風、一塵不染」之後,我被中共清除出黨。

1999年7.20之後,江澤民在用盡古今中外一切邪惡流氓手段也打不倒法輪功的情況下,為了換取官員支持他迫害法輪功,採取了放縱官員搞腐敗的做法,提拔重用了一批嚴重腐敗分子,同時放縱他的兒子江綿恆一邊升官,一邊經商。

在江澤民、江綿恆父子的帶頭作用下,中共官場迅速變成「權、錢、色交易」的大賣場,中共的腐敗象決堤的洪水一瀉萬裡。及至今日,中共已變成全世界最腐敗的黨。

關於中共的本質問題

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通過對中共的歷史、理論、實踐的追根溯源,揭示了中共「假、惡、斗、反天、反地、反人類、反神佛」的本質。

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之後,我一直在思考中共為什麼迫害法輪功。讀了《九評共產黨》,我才豁然開朗,原來中共從根上就是邪的啊。

之後,結合我的工作權被非法剝奪等問題,我選了九個專題:(1)中共的指導思想;(2)決策的民主化和科學化;(3)幹部的選拔任用;(4)依法治國;(5)黨內監督;(6)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7)反對極左極右;(8)台灣問題;(9)外交問題,進一步驗證九評的結論。

我的驗證方法是:(1)引用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的原話,請江澤民按照毛、鄧、江說的原話去做。(2)引用中共自己制訂的憲法、法律、法規的明文規定,請江澤民按照這些規定去做;(3)用我的真姓、真名、真地址,以寄掛號信的方式,將我寫的信,寄給江澤民等;(4)對我在北京幾十個郵局寄出的近1000封掛號信進行查詢。我對寄給江澤民的信的查詢結果是:全部妥投。

但是,從2004年至2008年,無論我給江澤民寄了多少封信,多長時間的信,措辭多麼尖銳、激烈的信,江澤民的態度和做法都是:視而不見,麻木不仁,死豬不怕開水燙,我是流氓我怕誰。

江澤民根本不相信毛澤東的話,不相信鄧小平的話,不相信他自己講過的話,也不遵守中共的憲法等法律法規的明文規定,寧可迫使我求助美國總統,求助聯合國祕書長,求助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也不願依法維護我的工作權等最基本人權。

我在持續四年多的時間裡寫信、寄信、送信、查信的經歷充分證明:江澤民的信仰,如果用五個字概括,就是「馬克思主義」;用四個字概括,就是「高壓」、「欺騙」;用三個字概括,就「假、惡、斗」;用兩個字概括,就是「邪教」。

我歷時四年多從九個方面反覆驗證得出的結論是:《九評共產黨》對共產黨本質的揭露千真萬確。

神的啟示何止值1億元人民幣?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教導我們,作為法輪大法弟子,要信神敬神。信神敬神的人,即便身處絕境,也能得到神啟的智慧、勇氣和力量,得到天佑神護。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因為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非法判刑五年。

在徹底失去人身自由的五年裡,我寫了大量檢舉信、控告信,包括上訴狀,白紙黑字向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

有關詳情,參見我2019年10月5日在大紀元發表的《中共政法大騙局到了該收場的時候了》。

為什麼我敢在監獄裡向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

因為我親歷的刑事訴訟全過程就是一個大騙局:鑑定人騙預審警官,預審警官騙檢察官,檢察官騙初審法官,初審法官騙終審法官,終審法官騙監獄警官,然後這些人合起伙來,上騙時任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胡錦濤,下騙全中國人民和全中國人民。

2008年12月12日,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預審室裡,一位姓宋的警官告知「我的電腦、U盤、MP3的鑑定結論」時,我就明確指出,這個鑑定結論是偽造的。

從那時起,我長時間接連不斷地就鑑定人偽造鑑定結論,預審警官、檢察官、法官利用偽造的鑑定結論給我定罪,進行檢舉、控告、上訴,並向鑑定人直至江澤民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

如果我的檢舉、控告、上訴不是鐵證如山,我檢舉、控告、上訴的對象,肯定會依法、公開、公平、公正地在法庭上以「誣陷」、「敲詐勒索」前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江澤民等,判處我最重的刑罰。

但是,出乎中國大陸許許多多參與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官員、警官、檢察官、法官、獄警意料之外的是,中共的公、檢、法、司,從下到上,直至江澤民,沒有一位官員以我犯「誣陷罪」、「敲詐勒索罪」把我告上法庭,沒有一位官員對我的巨額索賠要求說一個「不」字!

為什麼?

因為上述鑑定結論就是偽造的。

為什麼我能夠斷定上述鑑定結論就是偽造的?

因為我信神、敬神,雖處境險惡,仍然能夠得到神的啟示。我對上述鑑定結論的正確判斷就來自神的啟示。

而神的啟示何止值1億元人民幣?

在我將上述大騙局揭穿後,中共的公、檢、法、司,直至江澤民,卻知錯不改,繼續逆天叛道。

結語

我因修煉法輪功在有生以來表現最好時卻被中共開除黨籍。請問:中共是個什麼黨?

我因修煉法輪功從根本上解決不貪財不好色不腐敗問題卻被中共清除出黨,中共還以「放縱腐敗」來迫害像我這樣「兩袖清風,一塵不染」的法輪功學員。請問:中共是個什麼黨?

我請江澤民按他自己講的話,依法維護我的工作權等,江的表現卻是:死豬不所開水燙,我是流氓我怕誰。請問:中共是個什麼黨?

我在監獄裡在神的啟示下揭穿了上述大騙局,與我的案子相關的所有官員,直至江澤民,卻全都裝聾作啞,繼續兒戲法律,踐踏人權。請問:中共是個什麼黨?

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體23年,實際上,是中共在全中國、全世界大搞「假、惡、斗」的23年。

中共持續23年大搞「假、惡、斗」,使中共變成全世界最大的假話黨,全世界最無道德和法律底線的邪惡的黨,全世界最好鬥,斗得天昏地暗、你死我活的黨。這樣的黨還能不退出嗎?

時至今日,中共就像一個爛蘋果一樣,已經爛透了。

這正是2020年大瘟疫從中國大爆發,2022年疫情再次在中國大爆發的根本原因之所在。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說:「瘟疫本身是神安排的」,「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與中共邪黨走在一起的人的。」

 「遠離中共邪黨,不為邪黨站隊,因為它背後是紅色魔鬼,表面行為是流氓,而且無惡不作。神要開始鏟除它了,為其站隊的都會被淘汰。不信就拭目以待。」

 在這樣一個新舊交替的特殊歷史時刻,我再次以我的親身經歷,奉勸中國大陸還沒有退出中共黨、團、隊的民眾:趕緊退出中共黨、團、隊,「三退」方可保平安。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江澤民之死與中共之將亡
王友群:「中共病毒」與中共解體
王友群:2022年與曾慶紅有關的八件大事
王友群:北京疫情大爆發 大量中共高官死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