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憶母訓:不要為了回國探母向中共妥協

人氣 3855

【大紀元2022年02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林丹紐約報導)八九學運領袖王丹的母親王凌雲女士的追思會,2月13日在紐約法拉盛喜來登飯店舉行。王丹講述了母親對他一生影響最大的兩個方面,他說母親的堅強超乎想像,她早已做好不能與流亡海外的兒子見最後一面的思想準備,也曾囑咐王丹不管她出什麼事,他都不可以回國,絕不能為了回國見她最後一面而向中共當局作妥協或答應什麼。

2022年2月13日王丹母親王凌雲女士的追思會,在紐約法拉盛喜來登飯店舉行。王丹說,母親在他第一次坐牢期間,在第一次探監時跟他講了八個字:「所期無愧,隨遇而安」。這八個字是母親給他一生最寶貴的兩大精神財富之一。(林丹/大紀元)

王丹的母親王凌雲女士於2021年12月28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6歲。王凌雲女士的追思會由於紐約1月份疫情再度蔓延,而延至2月13日舉行。當天追思會由時政評論員陳破空主持,王凌雲女士的生前好友儲海藍、劉念春、呂京花,資深媒體人魏碧洲等先後發言,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評論家胡平發來了書面發言,台灣陸委會主委邱太三發來了慰問電。

王丹的母親王凌雲是歷史學者,生前是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她1935年11月出生於山東省菏澤縣,1955年9月升讀北京大學,1961年8月從北京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中國革命博物館(今中國國家博物館)工作,1992年她晉升為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她在那裡前後工作了四十多年直至退休,著作等身。

八九學潮爆發後,王丹參與廣場絕食,是發起人之一,王凌雲理解孩子們以生命抗爭是出於不得已,雖然心痛但並未勸止兒子的行動。六四事件後,王丹被列為「21名被通緝的學生領袖」之首;7月3日,王凌雲受牽連,被關進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要她揭發及批判王丹,但她反駁說,王丹只是和平示威,符合憲法的每項規定,也沒有觸犯任何一條法律,反而逮捕王丹是違反憲法的行為。1989年至1998年,王丹先後兩次入獄的六年半中,王凌雲等家人每月由北京到遼寧錦州監獄探視,從沒中止。王丹形容沒有母親和家人的支持,不可能承受得住漫長的牢獄生涯。

王丹在追思會上講述母親對他一生「影響極大」。他說母親留給他豐富的精神遺產,最大的精神遺產有二:一是讀書,他小時候經常去母親工作的中國國家博物館的書庫看書,一待就是一整天,培養了他一生喜歡讀書的習慣,閱讀是他能夠渡過兩次坐牢的「精神武器」,也是他三十多年來能夠「守住本心的精神支柱」。

王丹說母親給他留下的第二個最大的精神遺產,是她第一次探監時向王丹說的八個字:「所期無愧,隨遇而安」。

王丹在六四事件後坐牢,在他被捕一年多後母親才第一次探監,跟他說:「你要好好記住這八個字——所期無愧,隨遇而安」。王丹說,這八個字「有大智慧在」,他記了一輩子,這是他兩次坐牢能夠堅持下來的力量,他無論遇到什麼困難、挫折,都會想起這八個字,懂得堅強和調整自己。

母親寧願獨生子坐牢  也不要接受中共提前釋放的假慈悲

作為異議人士的母親,必須堅強才能面對一般人難以承受的壓力,但王丹說,「我母親的堅強比大家所想像的還要高好幾倍。」

王丹第一次坐牢時被判四年,到還剩半年刑期的時候,當時中共迫於國際壓力想提前釋放他,母親去探視時他向母親講到此事,「結果我母親跟我說:你不要答應,繼續坐牢。」

「哪有母親叫兒子繼續坐牢的?」王丹說,「母親的意思就是說都把你判四年,三年半都讓你坐了,最後給你半年,我們才不買它這個情,要坐就坐完再出來。」

「我後來還是被提前釋放了,但是我母親的堅強是我想像不到的。她寧願她獨生的兒子多坐些時間牢,都不願意他向共產黨低頭,不給它們機會顯示『慈悲』。」

母親叫王丹不要為了回國見她而向共產黨妥協

面對兒子流亡、回國遙遙無期的事實,王丹和母親討論過多種可能發生的情況,包括爭取回國看望母親,「我就跟她講,如果你病重,我一定會向政府施加壓力,爭取回來,至少看你最後一面。我寧願向政府作一定的妥協,不見記者,不對外講,只要它能讓我回來看你一眼。 」

但王丹說母親「堅決不同意」,「她說你根本就不要回來。如果你要寫個什麼東西,換它答應讓你回來,我都不會見你,你就不能做這種事;她一再講,不管我出什麼事,你堅決不可以回來,跟胡平母親當年的思考是一樣的。」

王丹試圖說服母親,但母親要他不要相信共產黨說的任何一個字,「我說我會跟美國國會講,他們會陪我回來,你不用擔心。但是她說,我才不會相信共產黨,為了你的事,30年下來,我就得到最大的心得,不要相信共產黨說的任何一個字。」

王丹說因為母親生前再三叮囑,所以他在母親逝世時,並沒為「爭取」回國做什麼,「因為我在生前母親再三地叮囑我,每年都跟我講,說不管我出什麼情況,你絕不可以回來,你要回來我死不瞑目。」

王丹說,既然選擇走這條路,就要承受住這些,「我和母親早就有共識,我不能回國,我們可能見不到最後一面,我們早就開誠布公地談過,這是我們要承受的代價,她也知道,所以不會覺得太過遺憾,畢竟這個事業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業, 我還是記住我母親告訴我的那八個字——『所期無愧,隨遇而安』,按照她的叮囑繼續走下去。」

王丹說,他為了讓母親安心,從此將滴酒不沾;母親生前希望他多幫助別人,所以他拿出大部分的積蓄10萬美元,成立「王凌雲人道救助基金」,該基金有一部分錢是來自母親的退休金,母親生前塞給他的,基金會成立才一個多月,已捐贈出3.5萬美元。

責任編輯:李悅#

相關新聞
王丹母親病逝  沒等到兒歸  王丹:血海深仇算在中共頭上
未能見母親最後一面 王丹:與中共血海深仇
組圖:紐約上州橙縣新年聯歡 各界歡慶兔年
華裔投資人紐約興訟 稱中概股「高途」隱瞞實情
最熱視頻
【全球新聞】中共頂級核武機構使用美國芯片
【環球直擊】胡鑫宇遺體被發現 民眾要真相
【中國禁聞】知名人權活動家:李大師揭真相救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