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寶」現彈窗提示 王宇回北京後遭限行

【大紀元2022年03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淨、洪寧採訪報導)中共當局實施的「動態清零」政策令全社會付出慘重代價,而北京推行的「健康寶」是清零政策的一部分。中國知名維權律師王宇認為,「健康寶」並非為防疫,而是為了維穩、控制人。

近日,王宇律師告訴大紀元:「3月17號我從山西大同回到北京,18號早上我的『健康寶』出現了彈窗,彈窗的理由是:時空伴隨。我打了12345熱線電話,他們卻把我的電話屏蔽了,以前打這個服務熱線都會有人接待的。於是我用別人的電話,結果打通了,但直到現在事情還是沒有解決。」

「除了有健康寶外,還有個行程碼,後者顯示近14天之內的行程。我的行程除了北京之外,還有大同和蘇州,後兩個地區都不是疫區,他們說我有可能坐高鐵經過疫區,這個毫無道理。而且我按照要求,在回京前48小時內做核酸,回京後72小時內還要做核酸,結果都是陰性。我已經都滿足了他們的要求,但健康碼的彈窗還沒有消失。」

王宇律師認為,「當局搞的『健康寶』不是為了防疫,完全是為了維穩、控制人,目的是為了控制你的行動,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不只是控制敏感人士,普通人也是因為『健康寶』的問題,被限制了行動。」

據介紹,北京「健康寶」是2020年6月上線的防疫程序,2021年8月升級的功能有對風險人員及時彈窗提醒。2022年2月再次升級,進一步細化各類「彈窗」功能。

王宇律師表示,到現在(24日)為止,她的「健康寶」彈窗還是沒有消失,這給她造成很大的麻煩,因為官方經常要求出示「健康寶」。

去年11月,王宇律師到黑龍江牡丹江出差返京時也出現同樣狀況,導致她回不了北京,直至中共六中全會決議全文公布後才能登入「健康寶」,「健康寶」顯示為綠碼。

大陸多名法律界人士被限制出行

為了掌握民眾在疫情期間的蹤跡,中共採用「健康碼」制度,監控「所有人」行蹤,所有人須透過微信、支付寶等App,由系統根據14天內足跡,發給「綠、黃、紅」等級的「健康碼」。民眾出入公共場所、運輸工具,必須有「綠碼」才能通行。

在中共採取「動態清零」防疫政策下,除了「健康碼」,中共還製造了成千上萬的「時空伴隨者」。所謂「時空伴隨者」是被當局透過手機定位,以在一個時間段、一個地理範圍內手機信號與確診者有交集為由,被當局列為可疑接觸者。

除了上述王宇律師外,大陸多名維權律師近期也遭遇同樣困境。

3月20日,河南維權律師任全牛在推特表示,他的北京「健康寶」出現彈窗,他被告知為是「時空伴隨者」。

任全牛律師表示,「總是有理由又無需理由地給人來個『彈窗』,又不是把防疫健康碼變黃或紅,但是起到的作用是一樣的,一個個小小的彈窗不除,也一樣可以穩控限制甚至達到禁足的目的!」

「前兩天好好的健康寶,就是今天下午要去北京了,就「彈窗」了,還是時空伴隨……北京『健康寶』猶如朝陽群眾……」他說。

2021年2月2日,任全牛被正式吊銷律師執業執照。中共官方給出的吊照原因是,任全牛代理法輪功學員案件,否定中共所謂X教的說法。

就在任全牛律師披露自己的北京「健康寶」出現狀況的當天,北京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在推特上也提到,3月20日下午2:15,出差回京的李和平律師的健康寶出現彈窗而被防疫部門攔截,直到當天下午6:00,李和平才回到家中。

李和平律師曾為強制拆遷受害者、法輪功學員等信仰團體維權而受到中共打壓。

去年11月6日,中國維權律師謝陽原本由長沙到上海探望公民記者張展的母親,但5日負責管控謝陽的長沙國保要求他取消行程,遭到他的拒絕。6日凌晨5點半,當謝陽趕到黃花機場,健康碼變成了紅碼,並將他標記為「時空伴隨者」。

謝陽律師當時對大紀元表示,「14天之內我沒有去過任何地方,沒去過中高風險地區,這是國保一個赤裸裸的人身迫害。」他說,中共通過疫情控制異見人士,它只要在健康碼上做一點手腳,就可以控制一個人,一個謊言可以控制一座城。

中共對人權律師的打壓,除了利用各種方式的監控,還實施了大規模的抓捕。2015年7月9日起,中共公安部在多達23個省份實施大規模行動,包括李和平、王宇和包龍軍夫婦、任全牛、王全璋、謝陽、謝燕益等律師、律所人員、人權工作者被拘留、約談、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涉及人數至少251人。此案震驚國際社會,被稱為「709大抓捕」事件。

責任編輯:李穹#

相關新聞
訪王全璋妻李文足:離開梳妝打流氓(上)
王宇律師專訪:那條至今未癒合的傷口
至暗時刻 維權律師的堅持給中國帶來曙光
謝燕益談中共懼怕709律師的真實原因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20大前 習近平訪港六大異常
【菁英論壇】中共內鬥對台海局勢的影響
【十字路口】習訪港釋五個政治信號 如何解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