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宝”现弹窗提示 王宇回北京后遭限行

【大纪元2022年03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洪宁采访报导)中共当局实施的“动态清零”政策令全社会付出惨重代价,而北京推行的“健康宝”是清零政策的一部分。中国知名维权律师王宇认为,“健康宝”并非为防疫,而是为了维稳、控制人。

近日,王宇律师告诉大纪元:“3月17号我从山西大同回到北京,18号早上我的‘健康宝’出现了弹窗,弹窗的理由是:时空伴随。我打了12345热线电话,他们却把我的电话屏蔽了,以前打这个服务热线都会有人接待的。于是我用别人的电话,结果打通了,但直到现在事情还是没有解决。”

“除了有健康宝外,还有个行程码,后者显示近14天之内的行程。我的行程除了北京之外,还有大同和苏州,后两个地区都不是疫区,他们说我有可能坐高铁经过疫区,这个毫无道理。而且我按照要求,在回京前48小时内做核酸,回京后72小时内还要做核酸,结果都是阴性。我已经都满足了他们的要求,但健康码的弹窗还没有消失。”

王宇律师认为,“当局搞的‘健康宝’不是为了防疫,完全是为了维稳、控制人,目的是为了控制你的行动,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不只是控制敏感人士,普通人也是因为‘健康宝’的问题,被限制了行动。”

据介绍,北京“健康宝”是2020年6月上线的防疫程序,2021年8月升级的功能有对风险人员及时弹窗提醒。2022年2月再次升级,进一步细化各类“弹窗”功能。

王宇律师表示,到现在(24日)为止,她的“健康宝”弹窗还是没有消失,这给她造成很大的麻烦,因为官方经常要求出示“健康宝”。

去年11月,王宇律师到黑龙江牡丹江出差返京时也出现同样状况,导致她回不了北京,直至中共六中全会决议全文公布后才能登入“健康宝”,“健康宝”显示为绿码。

大陆多名法律界人士被限制出行

为了掌握民众在疫情期间的踪迹,中共采用“健康码”制度,监控“所有人”行踪,所有人须透过微信、支付宝等App,由系统根据14天内足迹,发给“绿、黄、红”等级的“健康码”。民众出入公共场所、运输工具,必须有“绿码”才能通行。

在中共采取“动态清零”防疫政策下,除了“健康码”,中共还制造了成千上万的“时空伴随者”。所谓“时空伴随者”是被当局透过手机定位,以在一个时间段、一个地理范围内手机信号与确诊者有交集为由,被当局列为可疑接触者。

除了上述王宇律师外,大陆多名维权律师近期也遭遇同样困境。

3月20日,河南维权律师任全牛在推特表示,他的北京“健康宝”出现弹窗,他被告知为是“时空伴随者”。

任全牛律师表示,“总是有理由又无需理由地给人来个‘弹窗’,又不是把防疫健康码变黄或红,但是起到的作用是一样的,一个个小小的弹窗不除,也一样可以稳控限制甚至达到禁足的目的!”

“前两天好好的健康宝,就是今天下午要去北京了,就“弹窗”了,还是时空伴随……北京‘健康宝’犹如朝阳群众……”他说。

2021年2月2日,任全牛被正式吊销律师执业执照。中共官方给出的吊照原因是,任全牛代理法轮功学员案件,否定中共所谓X教的说法。

就在任全牛律师披露自己的北京“健康宝”出现状况的当天,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在推特上也提到,3月20日下午2:15,出差回京的李和平律师的健康宝出现弹窗而被防疫部门拦截,直到当天下午6:00,李和平才回到家中。

李和平律师曾为强制拆迁受害者、法轮功学员等信仰团体维权而受到中共打压。

去年11月6日,中国维权律师谢阳原本由长沙到上海探望公民记者张展的母亲,但5日负责管控谢阳的长沙国保要求他取消行程,遭到他的拒绝。6日凌晨5点半,当谢阳赶到黄花机场,健康码变成了红码,并将他标记为“时空伴随者”。

谢阳律师当时对大纪元表示,“14天之内我没有去过任何地方,没去过中高风险地区,这是国保一个赤裸裸的人身迫害。”他说,中共通过疫情控制异见人士,它只要在健康码上做一点手脚,就可以控制一个人,一个谎言可以控制一座城。

中共对人权律师的打压,除了利用各种方式的监控,还实施了大规模的抓捕。2015年7月9日起,中共公安部在多达23个省份实施大规模行动,包括李和平、王宇和包龙军夫妇、任全牛、王全璋、谢阳、谢燕益等律师、律所人员、人权工作者被拘留、约谈、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涉及人数至少251人。此案震惊国际社会,被称为“709大抓捕”事件。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访王全璋妻李文足:离开梳妆打流氓(上)
王宇律师专访:那条至今未愈合的伤口
至暗时刻 维权律师的坚持给中国带来曙光
谢燕益谈中共惧怕709律师的真实原因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美国如何对抗中共对世界的威胁
【微视频】上海国安资料库10亿条数据大泄露
【未解之谜】通行灵界的科学家之五:外星球上的居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