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19)首次受僱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8
【字號】    
   標籤: tags:

十二、首次受僱

我們最喜歡過年了,有「利是(紅包)」收,更有煎堆、油角、年糕等等美味又飽肚的食物。雖然事前要做很多工作,如劈柴、磨米等等。那些柴很重很大,柴刀很沉,石磨很沉,都是要花大力氣才能做到的事,可是想到那些香甜的糕點就怎樣吃力都值得了。家境雖然貧寒不堪,可是老媽還是儘量讓我們過一個好年,真的非常感激老媽!

而我則把去年封「利是」的紅紙找出來,裁成小小的一張一張,磨好墨並找出毛筆,很認真很努力地在紙上寫上歪歪斜斜的「貴人」、「財神」字樣。

等到除夕夜一過,天未亮時,大部分的主婦都在拜神祈福後燃放炮竹,我像其他的野孩子一樣,聽到哪裡響起炮竹聲,便飛快朝哪裡跑,確定了那一戶人家後立刻拍門大喊「財神到、貴人到」,屋裡會傳出「來了、來了」或「有了、有了」的回聲。

我們都不管她們的那一套,來個軟磨硬泡,務必使她們隔門收下紅紙,再給一封「利是」,我們都得說些吉利祝福之類的話,那一分錢或二分錢就到手了,無本生利啊!

某天發生的事情令我們生活的擔子更重更惡劣,並不是只有我們,而是所有的老百姓,那就是所有人都要購買公債,就是說政府向老百姓伸手借錢。所有人頓時叫苦連天,本來人們每天勞作的收入僅夠餬口,卻還要擠出一部分來購買債券,而且訂明是五年期的,不得中途退出,也不准私下買賣。

鬼知道五年後是個什麼環境?雖說債券也有微薄的利息,可是對我們家來說卻是災難,僅靠老媽的微薄收入,不僅是捉襟見肘,而是根本不足以餬口,所以老媽是反抗最強烈的人之一。

可是沒有用,在債券工作隊那些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下,雖然老媽極力抵抗和求情,工作隊仍然「光榮」完成銷售任務,使得老媽「非常踴躍」地購買了最低限額的愛國公債。

從此那幾張印刷精美的紙張就躺在老媽的箱底,多年後才被翻出來,換回來已經貶值了不知多少倍的現錢。

家裡的蚊帳很殘舊了,穿了很多洞,冬天時沒有什麼不妥當,夏天時就慘了。那些饑餓的飛蚊鑽進蚊帳裡叮人吸血,令人睡不好覺,老媽最後終忍無可忍,起來點上煤油燈進蚊帳裡烤蚊,折騰半小時才能繼續睡覺,從此之後,我也學著老媽這一套來對付那些可惡的吸血蚊。

但是附近民居比鄰緊密,舊式的房屋通風不好,遇上悶熱的天氣也是不能安睡的,每逢這時我乾脆跑到屋頂大露台上睡覺。睡不著就躺著眼望天上北斗星、銀河系,還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星星,有銀白色的,有淡黃色的,也有暗紅色的,亮度和大小遠近都不一樣。在有月亮的晚上享受著和緩的清風,耳中聽著附近蟲子和青蛙的鳴叫,這是洗滌身心的享受,假如你能忘卻惱人的蚊叮的話。

突然有天晚上老媽的一位同事跑來,就是在毛巾作坊裡繞線轆的大嬸,和老媽商量說有二個盲人明天要到某個農村為人算命占卜,除了她的大兒子外,尚缺一位導盲人,問是否可以算上我一個,除了有一頓免費午飯外,還有五角錢工錢,如果表現良好還有獎金,只有明天一天,晚上可回家吃飯。

我和老媽一聽整個人跳了起來,五毫子加獎金,好大的一筆錢!去!我願意!

於是第二天天濛濛亮時,我們一行四人:高大哥和我,還有一對盲人,步行到叫雲路的地方,上了一隻有篷的小艇。一個中年婦人搖著雙槳,船行得很快,但他們說差不多需要二個小時。之後到了一個緊靠大江邊的河口堤岸處的村落,是種水稻的地方,他們沒有說,我也搞不清,估計是叫大洲的禾田地區,反正我負責那個老的女盲人,我只要按她的指示去哪裡。

她對這區很熟悉,也有很多相熟的客戶、老主顧,隔著河岸看見她就大聲打招呼:某某師傅、某某大師您來了呀,什麼時候來我家啊?能賞面到我家吃頓便飯嗎?

她有時一隻手搭在我肩上,有時讓我抓著導盲竹的一端,而她拿著另一端。我只是要告訴她前路的高低,遇到石級時告訴她小心石級,上或下多少級,只有在過木橋時她才比較小心。

當她為客戶占卜時,我只需靜靜站在一邊就行了,事實上我也聽不懂。中午飯在某個農家裡享用,比家裡豐富太多了。

下午和上午差不多,男女二個盲人分頭行事,一直折騰到差不多傍晚才搭坐小艇回程。到家時已很晚了,不過我賺到我人生的第一筆錢――八毛錢!嘩!八毛錢死人頭!天價啊!巨款啊!五斤米的價值啊?想想如果全吃進肚子裡,嘩!飽撐死了!

我還是過著野孩子的生涯:放學後或假期跟著牧羊人趕著山羊群穿梭於各個爛土堆之間,餓了偷些附近的甘蔗什麼的,要麼不知為了什麼不足道的小事和人打一架,然後口青面腫、衣衫破爛地回家,然後再捱老媽一頓臭罵或敲打,所以在老師眼中我並不是一個好學生。

那時的下水道的確乏善可陳,不說滂沱大雨或颶風過後必定水浸街,即使一場小雨過後,藍田巷邊的小水渠也會泛濫。渠裡多了很多小魚蝦,很多野孩子都來捉魚,樂極忘形出意外死人的事時有發生。

還跟著蘇維漢的準姐夫扛著二桿獵槍到田野裡打鳥兒,一桿是氣槍,用的是獨發的小鉛彈,一桿是用火藥的霰彈槍,威力很大。每次我都央求他讓我扛著那桿氣槍,走在路上感覺很威風似的,他們每次出去都能打下幾十隻大小不一的鳥。

還有就是有時附近的魚塘因為天氣的原因,水裡缺氧,早晨所有魚蝦會浮上水面和依在岸邊呼吸新鮮空氣。凡是這種情形,鐵定不用指望我會去上學,一定會看見我拿著一個木盆,整個人浸在魚塘邊捉蝦。好運的話,一個上午徒手能捉到好幾斤。

淡水河鮮啊!平時我們可是吃不起的!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如果換是我絕對做不到如此效果,這就是力量和術業有專攻的差距,註定這行飯不是我能吃的,所以我和阿景只能做些幫工的工作。
  • 後來事情漸漸在鐵路沿線傳開了,火車票一下子賣光了,於是有騎單車的、有拖家帶口一家大小肩挑背扛走路的。聽說最多時在邊境聚集了十多萬人,準備趁香港方面英軍和警力薄弱時衝關。
  • 外嫁女回娘家省親不帶個人的口糧,那怎麼可能有飯吃?除非你有一個很好的「南風窗」。當時大家都覺得理所當然,但深思之下你只會感到匪夷所思,及一陣無奈和苦澀,這是中國幾千年來都從來沒發生過的怪事。
  • 我們六、七人被組成一個小組,圍著那三畝左右的貧瘠爛地種菜。人多地少,收入怎麼可能會高呢?瞎折騰而己。
  • 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穿補丁衣服在那個時代並不失禮於人,全民皆穿補丁時裝。麻袋是裝大米的,麻袋大衣不知怎樣卻流行了起來。
  • 一對小孤兒由街道委員會出頭,為那個十四歲左右的女孩在附近農村物色了一個超大齡老男人為其丈夫,唯一條件是必須照顧其「小」舅子!(這可以說是大躍進的獨特產物。)
  • 整個縣城的街道和私人房屋在同一天遭遇到同一命運,拆下的材料都搬去建大禮堂去了。說是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新社會、新風氣,倒不如說人們什麼私有財產都沒有了,甚至連隱私也沒有了,要那些圍牆做什麼?
  • 食不飽怎麼辦?三妹跟著鄰居一堆人鑽進花基那些甘蔗田裡偷蔗食,吃飽了還不算完,還要帶些回家繼續吃。久而久之,那幾塊蔗田中央部分全被吃光了,只有蔗田外圍薄薄的一圈才是甘蔗,蔗田中央都被掏空了。
  • 回到家裡驚見窗上的防盜鐵枝失蹤了,只剩下鐵枝被拆走的痕跡,原來那些鐵枝加入超英趕美的鍊鋼大業中去了。
  • 市面上三不五時就有些殘湯剩飯出售,於是人們不約而同地爭相搶購。我嚐過,口感還不算太差,也未變質,裡面包含的內容還真豐富。這是哪個朱門的酒肉?它的真正出處沒人去深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