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師恩 著名武術大師26年的修煉祕笈

人氣 5991

【大紀元2022年05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姜琳達洛杉磯報導)2008年首屆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上,各門派掌門人與高手雲集,以武會友。當時的大賽評委會主席,正是著名武術大師——李有甫。也是從那時起,很多人才知道,這位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在中國中醫和氣功領域中已是大師級的人物,早已尋得更高的修行祕笈,他坦然從大師做回徒弟,一修便是26載。

對很多人而言,李有甫的一生充滿著傳奇。不過,他自己笑說,那些虛名提起來都多有慚愧,因為在真正的大法面前,自己顯得十分渺小。

如今的他已邁入古稀之年,但待人依舊是彬彬有禮、謙和開朗,舉手投足中更是自然地流露出習武之人的英武氣質。面對記者的採訪,他暢談自己成為一名「徒弟」後的喜悅和感恩。

作為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之一的「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自2008年起舉辦六屆,李有甫擔任該項賽事的評委會主席。(姜琳達/大紀元)

人生萬事皆有安排

俗話說「自古英雄出少年」,這一點在李有甫身上有著真實展現。18歲時,他初顯武功,將幾位遭人圍堵、毆打的同學救下,這段經歷竟在當地成為傳奇故事。

他說:「我感覺我自己有一種天生的本性,就是正義感,偶爾能夠見義勇為。」而自從下定決心習武,他每天凌晨5點起床練功,並且謹記啟蒙老師教的「武德」。

「小的時候,我其實想的是修煉,只不過感覺武術很神奇,經過練武可以練出神一樣的東西,從小就到處拜師父。」正是憑著這股韌勁,他笑說:「哪位師父要是好的話,我就能讓這位師父收我(為徒)。不管怎麼樣考驗我也好,我就能讓他收我。」

而他也確實做到了。從18歲那年起,他相繼成為中國第一位武術教授陳盛甫和山東濟南武術協會主席、太極高手陳濟生的得意高徒。

「開始練武以後,我還學孫子兵法,還學古書、中醫等等。」他說,陳盛甫老師傳授的獨特功夫——山西鞭桿,讓他獲得全國比賽的冠軍;陳濟生老師傳授的太極拳,更讓他練出了「功能」。而這些功能,也讓他於80年代被聘請到北京中國人體科學研究中心做研究員。

以功名為橋梁 只為再找師父

「其實我現在回憶起我的一生來,每一件事,不管好事壞事、酸甜苦辣,我感覺都是安排好的。我知道我在一生中的安排,都是讓我去悟,讓我去明白今天這個大法,就是『真、善、忍』這三個字。」李有甫說,沒想到在人體科學中心做研究員,為他日後尋得「法輪大法」奠定了很好的契機。

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李有甫已是中國中醫和氣功界響噹噹的人物,他的「遙診」功能——手掌觀病及獨特的治病方法,被多家媒體報導,讓全國很多名人、中共中央高幹包括國家主席皆慕名而來。「他們都願意找我,問一些問題,看看病,談一些功能。當時大家對我比較讚揚。」他說。

然而功成名就並未讓李有甫的內心獲得真正的平靜,在他看來虛名虛利不值一提,「我總想有一天,我能夠找到師父,能夠幫人走向圓滿、能夠解脫的。」就在翻閱各大古書、鑽研各宗教門派都無果後,他希望能夠運用自己的名氣「接觸更高深的人,好找師父啊」。

習武數十載 終得大法

在北京的那段時間裡,李有甫結識了當時被譽為「中國歌王」的關貴敏先生。「我們倆一見就很投緣,就暢談修煉、氣功等事情。」不曾想,這份緣分更延伸至海外。

1996年時,已定居洛杉磯的李有甫正巧在報紙上看到關貴敏到美國演出的消息。「我一看他來了就很高興,找到他,一見面,他就說,『咱們什麼都不要談了,什麼特異功能、氣功都不要談了。有一個『法輪大法』,修『真、善、忍』。」

「我練武術練了好幾十年,那時候已40多歲,也沒有找到修煉的師父。但是他一介紹,我就想見這位師父。」李有甫說,「當我看了《轉法輪》之後,越看越不能放下。我說這個師父太好了,我就下定決心,什麼也不找了,就是修煉大法。」

「因為這個法給人的不是知識、不是技能也不是技術,給人的是智慧。」他說。

李有甫所拜讀的《轉法輪》一書,正是法輪大法主要著作。法輪大法亦稱法輪功,是由李洪志先生於1992年5月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根本指導,至今已洪傳至全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

法輪大法還有五套功法,簡單易學,適合所有年齡的人。圖為李有甫正在煉第二套功法。(姜琳達/大紀元)

從大師到徒弟 激動感恩如初

修煉法輪大法至今,李有甫感歎這一晃就是26年了,但幸得大法時的激動、感恩、不可思議等感覺依舊如初。「26年我都沒感覺時間長,我感覺就像昨天的事情。」他說。

也是從那時起,他從一位別人口中的大師,變成一名普通的法輪大法弟子。「我感覺到有這個能夠使人解脫、能夠修到圓滿的一個大法,有這樣一位師父,我什麼都可以放下。」李有甫說。

在這麼多年的修煉過程中,最讓他感到奇妙的是,李洪志師父講的「法」越學越覺得高深。

「其它的書、宗教的書,我都看過,像《老子》、《金剛經》,我都背得很熟,但是那個就那樣了。」可自從修煉大法後,他說:「這個大法無論怎麼想像都想像不完,他有多麼珍貴、多麼洪大、博大精深,沒有辦法想,越學就越覺得這法裡面的東西多。」

「我現在再回頭看,我喜歡的武術、中醫,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這武術怎麼來的,能練到什麼程度,這《轉法輪》裡面其實都講了。」他說自己另一個最大的收穫是,「當從『法』上看所有的事情時,就都能夠跳出來,就能夠看透很多事情,能夠輕而易舉地把一件看起來很糟糕的事情,看成是好事。」

憶師恩

「我曾幻想過,如果我見到如來佛、見到老子,若能問幾個問題,就覺得不得了。」直到修煉後有幸見到大法師父,李有甫說:「我每次都這麼想,師父講出這麼好的法理,可是跟我們又如此接近,跟我們在一起,說的話還是我們這裡的話,我就覺得不可思議。」

回想起初次見到師父的場景,那也是20多年前的事了。他說當時在休斯頓,師父是第一次在美國公開講法,當時師父說過一句話,大意是「你們這些人,過去為了得這個法,有人掉過腦袋」,讓他感動不已,「當時我就問自己:值得嗎?答案是:非常值得。」

「過去我見到宗教裡的什麼師父,包括武術師父,也都是有他們那些個要求。」李有甫說,「這位師父就非常的和藹可親,跟大家談起話來,沒有距離感。但是師父講的東西,我們想不到,我們一般人更講不出來。在那次講法當中師父講了很多天機。」

他回憶,學員們還從一些個別場合接觸師父,發現師父是言傳身教,一點小事都考慮別人,正如師父在講法中所講的「懷大志而拘小節」(《精進要旨》〈聖者〉)、「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李有甫還回憶起這樣一件事,「1999年的3月份,師父第一次來洛杉磯。我開車去(見師父)的時候,一路上眼淚就流不完,我就想這樣怎麼見師父啊,沒法見師父,就在外面控制了半天才進去,就這樣的心情。」

他坦言,如今因年紀增長,又或者是修煉一段時間了,或許不會像當初那樣流淚,但每次見到師父時的心情還是一如既往地激動。

法輪大法還有五套功法,簡單易學,適合所有年齡的人。圖為李有甫正在煉第五套功法。(姜琳達/大紀元)

牢記師父「修煉如初」的教誨

「任何一個有腦袋的人,就會想一想,如果當初全中國的人都修煉『真、善、忍』,全國人的道德都提升了,這國家會什麼樣?真的就會『給民族或國家帶來幸福或榮耀』,這是師父在《論語》裡講的,清清楚楚,真的是這樣。」

李有甫說,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靠著「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短短幾年就有上億人修煉,在海外亦是如此,很多人都在選擇「善良」。他在美國先後被多所中醫大學聘請為中醫教授和武術教授,期間也將法輪大法告訴很多學生。

從1996年5月得法至今,他說:「說老實話,師父跟我講的,讓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修煉如初,必成正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而在他最初得法的5月裡,也有一個意義非凡的日子——每年的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也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生日。今年的5月13日,正好是法輪大法傳世30周年。李有甫也表達了自己作為一名弟子對師父的感恩與尊重。

法輪大法這一修煉祕笈,伴隨李有甫走過26年,但他說,無論時間過去多久,他都會清晰牢記師父那句「修煉如初」的教誨。◇

責任編輯:方平#

相關新聞
李有甫:中共窮途末路 「真善忍」顯神威
【珍言真語】李有甫:折磨蝎子 軍官得心絞痛怪病
【方菲訪談】專訪李有甫:我的尋道之路
【方菲訪談】專訪李有甫: 應對瘟疫之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