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誰是「過客」

作者: 方靜
「往日不可留、未來不可期」,那麼,就認真、努力的把握當下!(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275
【字號】    
   標籤: tags: ,

氣象預報的連日豪大雨,並沒有如期降落。趁著天陰陰的、風涼涼的傍晚,我在庭院裡整理、打掃……

持著長夾,或彎腰或蹲下撿拾落花、枯葉。在尋尋覓覓之際,突然發現碧草如茵的綠地裡生機勃勃、十分熱鬧,絕非表面看起來的那般幽雅寧靜、一片祥和!因為此處的「過客」繁多、形形色色,讓人眼花繚亂、應接不暇。

首先,看到乾癟的小貓糞便,在濃密柔軟的草皮上如廁,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還有,是鳥兒們的纖細的羽毛,可見牠們在這裡憩息、玩耍過。再來,是蜷縮成一團的蚯蚓,據說牠們的運動和排泄物,對於改善土壤的品質非常有益,被評價成「地球上最有價值的動物」。

接著,就瞧見成群結隊、孜孜不倦的螞蟻了!研究顯示,牠們會蒐集植物的蜜露與汁液為食,所以也會保護這些植物避免受其他昆蟲吃掉的危機。另外,各式各樣的野草自不在話下,它們族群數量龐大、不勝枚舉。有一些品種,專家建議採「共生」做法,很值得參考。

小小一方天地,生態豐富、生趣盎然,讓旁觀者不知黑夜之將至。隨後,我悄悄的退出,以利「過客」們繼續好好的「過日子」!回到屋內憑窗眺望,才驀然驚覺,誰是「過客」?自己不也是「過客」嗎?「夢裏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因為愚痴,誤將自己當主人了。

此時,想起逝去的親人、朋友,他們都成為我們生命中的「過客」了;而有一天,我們注定也會成為別人生命中的「過客」。人生匆匆皆過客,有些人或許駐足長留,有些人或許擦肩而過,但終究還是會離開。然而,只要在內心保有他們的位置,那麼,他們就沒有消失。

過客般的我們,過客般的從彼此的世界裡走過,只留下一路或深或淺的腳印。既然我們都是過客,「往日不可留、未來不可期」,那麼,就認真、努力的把握當下!同時,也不忘善待有緣相聚或照面的人與物。@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明史》記載,道衍本名姚廣孝,出身於行醫世家,14歲時廣孝剃度為僧,法名道衍。他曾跟隨道士席應真學習陰陽術數。道衍在嵩山寺時,偶遇當時著名的相士袁珙。袁珙一見道衍相貌,目如三角,形如病虎,當下驚言此為奇僧,未來當如劉秉忠一般。
  • 不經意間,我竟做了那不合時宜的異鄉人,偏要在這座國際都市,尋尋覓覓,嗅幾分東方韻致。
  • 歷史的安排宏大而有序。當宋太祖立朝密鐫誓碑,將不殺大臣與言事官定為本朝家法時,朝野的士大夫中,一種與道進退生死以之的思潮也在同時萌生。經歷太宗、真宗兩朝,以振興道統為已任,以致君堯舜為理想,已然成為當時士大夫之主流思想。於是仁宗朝,人才輩出,幾乎囊括了直至徽宗朝前的所有北宋名臣。正如蘇東坡所說「仁宗之世,號為多士,三世子孫,賴以為用。」
  • 古往今來無論是佛家還是道家的修行者,在修煉到一定程度後,都是具備一定功能的,特別是一些高僧、高道都是具有大功能的。他們不僅天目打開,而且還具備透視、遙視、宿命通等神通。而這絕不是常人簡簡單單就可以否定的。
  • 九日九日重陽節,每逢佳節倍思親。登高望遠勾鄉思。王維、蘇轍、丁鶴年和崔顥登高思鄉關,詩懷情致各一方。又逢重陽登高,追索生命真鄉。渺渺瀚宇,世世輪迴,千載悠悠,白雲背後何處是真鄉?萬古過客上下追索,萬里天涯莫作鄉關。返本歸真可有道?…
  • 最近,一位三歲小萌娃貝拉(Bella)的視頻在網絡爆紅。這一天,小貝拉無意中看到了爸爸和媽媽的婚紗照,她突然意識到,自己最愛的爸爸將來沒辦法和她結婚了,感到夢想破滅後,貝拉開始難過起來,最後竟然放聲大哭,一旁給她錄像的媽媽估計是又無奈又好笑。 媽媽後來將視頻貼到了網上,網友們看到貝拉天真可愛的模樣都忍俊不止,紛紛留言表示,「小女孩真可愛」、「我小時候也有這個想法哦」、「女兒果然是爸爸的前世情人啊」。
  • 生活日常,彷彿是無所不在的實境教室,每天都有不同的際遇,而認真過生活則有如在教室中填寫人生考卷,最重要的意義是從中學習及提升心性自我成長,這就是老天爺給我們出的考題。
  •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這是詩仙李白對人生的感慨。既然人生不過是天地光陰中漂浮在命運之河上的一個夢,那麼夢醒之後,我們的性靈又在何方?
  • 千百年來,月亮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被賦予了豐富的內涵,有多少關於月亮的傳說故事令人嚮往,有多少關於月亮的詩、詞、歌、賦讓人傳頌,詠月佳句,意象豐富,內涵深廣,體現了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和無盡的韻味。
  • 從遠古到現在,日出日落,月升月落,給生活在地球上的人們帶來了光明,讓人安居在大地上。甲骨文中的「明」一邊是日,一邊是月,日月是上天賜給人的不滅的兩盞明燈。要說這大地上最早的兩盞燈,無非是日月,這兩盞最浩大的天燈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