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中國的停貸斷供 韭菜纏死鐮刀?

人氣 4203

【大紀元2022年07月21日訊】從1998年開始到現在的近四分之一個世紀裡,中共用房地產泡沫畸形化了中國的經濟,攫取了中國人民天量的財富,還敗壞了全中國人民的道德,使得整個國家的國民沉迷於房地產的泡沫之中,痴迷於一夜致富、用房子作為飛來橫財,處於為一套或幾套房子而癲而狂的精神病態。同時,房地產政策使得中共當局及其黨羽和白手套們,鐮刀斧頭幫的匪首和爪牙,得以揮動專制的鐮刀,一茬一茬地割中國民眾的韭菜,源源不絕,直到韭菜人老珠黃、奄奄一息。後來,韭菜存量開始減少、民間財富到了山窮水盡之時,人們痛定思痛、才開始醒悟。如今,韭菜不但覺醒,似乎還纏繞在一起,擰成一股股的韭菜絞索,並且它還很可能會絞殺鐮刀!

因為中國各地出現的斷供和停貸,還讓外界認識到了一個中國房地產業隱藏了十幾年的一個祕密,一個醜聞和一個陰謀。那就是,可憐的中國買主為還不存在的房子付著抵押貸款!這真是非常的荒唐。所以,中國民眾停貸爛尾樓,完全是合法和正當的,是有法律依據的。停貸潮和斷供的風潮持續下去,會對中共整個的金融體系起到毀滅性的打擊。

斷供和停貸的區別,在中國房地產市場,人們必須澄清。在所有的社會,正常的國家和不正常的、類似中共國的社會,都會有斷供的問題。所謂的「斷供」,就是抵押貸款的債務人、買房的房主、產業的業主,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夠繼續支付定期的還貸付款,不能提供月供。斷供的原因,可能是買房者收入減少,家人失業、生病、事業失敗,利率升高使月供大幅度提高以至於難以負擔,等等等等。因為不能繼續償還貸款,斷供的後果就是失去作為抵押物的房產。

因為斷供,房產會被債權人如銀行和貸款公司提前收回,房子會被拍賣,拍賣所得會用於全部或部分地償還原來的貸款,或者優先順位的其它貸款。最後買房子的房主可能因為房子拍賣所得仍然不能夠全部付清房貸的餘額,而仍然欠銀行一些款項,或者不得不走向個人破產。此後,房主的信用等級會受到極大傷害,以至於未來許多年都因此借錢困難,租房困難,不能從事許多敏感的工作,等等。美國當年次貸危機爆發之後,許多人斷供而失去了住房,許多人和銀行業都因此破產。

但是這個「停貸」,則是真正具有「中國特色」的東西。據業界人士透露,中國賣樓花的做法,是從香港房地產業學來的。所謂的「樓花」,是地產物業市場的名詞,是一種投資不動產期貨的工具,指的是預售尚未完成的地產發展項目。一般來說,房屋的預售許可證,被俗稱為樓花。在中國大陸,「期房階段」開始於開發商取得商品房的預售許可證。這時出售的房地產都是「樓花」。當建築完工,開發商在當地房屋管理部門完成房屋所有權的初始登記,並獲得房地產權證(大產證)之後,預售房屋就成了現房。

雖然賣樓花是中國大陸從香港學來的房地產經營方式,但中國大陸的做法,並沒有完全學會、學到香港方式的精華和全部,只是學到了一些皮毛,並刻意漏掉了其中最關鍵的、對消費者的保障。美國居民購買預售房時,會先選定地塊,一般只需要交5%—10%的定金,這部分定金也基本上是等同於土地的價錢,不包括地上未來興建的房子的成本。然後,買主會等待3—5個月,等房屋完全完成之後,再過戶完成購買。現金購買或者抵押貸款購買之後,才正式開始付房貸,按5年、10年、20年、或30年的期限每月還款。

香港地產代理監管局的樓花項目指引中,就樓花價目、定金數目、代理陳述、公開訊息、買家身分證保管、守法等等,有十項規範,以規管地產代理的行為,保障買家的權益。雖然香港也有買家對樓花按揭付款,一次支付發展商全部的樓價,但這樣的前提是建商必須非常可靠,並且給予買家非常優惠的折扣。大部分香港的樓花付款,是在建築期,分不同階段每期支付樓價的5%,過戶前一共支付15%,然後在交易日期支付餘款。無論是一次付清或者按階段付,買家都可以在交易前轉售。因為以前曾經發生過開發商半路清盤倒閉、製造爛尾樓的事件,香港政府對地產開發商採取了嚴密的監控制度,開發商清盤倒閉的例子幾乎絕無僅有。

但是,香港模式中對消費者的保護,對開發商的監控,對建房資金的控制,在中國大陸,卻付之闕如。中共政府保護和維護的,不是普通消費者,不是普羅大眾的買房者,而是中共政府的銀行、白手套的房地產開發商、和裙帶關係的建築商。也因此,在中國這樣獨特的專制統治和腐敗條件下,建商挪用建房款項,轉移款項,甚至直接侵吞,讓韭菜民眾血本無歸、望洋興嘆,就可想而知,而大量的爛尾房就「應運而生」。建商拿到錢後,就失去了按時完成建築的動機,在中國房地產市場低迷、資金流斷裂、建商捉襟見肘的情況下,他們沒有意願、也沒有能力去完成那些爛尾的工程。中國特色的大面積爛尾,以及隨之而來的韭菜小民開始覺醒,覺醒之後斷然停貸,就這樣不可避免地發生了。

工程不能完工,業主不能進住,他們支付的錢哪裡去了,錢為什麼回不來了呢?說到底,就是中共的一黨專制,導致的權力尋租,和道德敗壞、沒有監督的無限權力,導致中共上下一起爛掉、一起勾結、一起貪腐、一起侵吞百姓的財富。最近網上瘋傳的一個銀行爆雷的追因,雖然還沒有辦法證實,但可信度非常之高,它恰恰說明了民眾的財富是怎麼樣通過村鎮銀行、銀行高管、紅二代,一步步被中共高層及其裙帶集團掠走。

這個資金轉移/偷盜/搶劫的鏈條是這樣的:河南村鎮銀行資金轉移的背後大佬,是中共某常委高官,其女兒女婿占用了其中巨額的資金。去年河南銀監局找到新財富集團董事長呂某談話,呂氏答應資金逐步到帳,但該常委女兒拿走的200億人民幣,則拿不回來。今年四月中共中紀委介入調查,該常委得知後,暗中下令中紀委副書記楊曉度放呂氏一馬。呂氏吸儲的400億人民幣中,200億被中共最高層權貴拿走,三分之一(130億)被呂氏用於賄賂封口行長和各級領導。韭菜們的血汗錢,就是這樣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分走了。

所以說,中國百姓的這些錢,怎麼可能拿得回來呢?根本沒有可能。中國買主為還不存在的房子付抵押貸款,非常的荒唐,所以停貸爛尾樓是有天理和法律依據的。停貸潮對中共金融會起一個摧毀性作用。除非剷除中共,剝奪中共權貴的財富,才能還富與民。中共政權即將覆滅之際,這些拿到錢的權貴,當然知道形勢的危急,也絕不會幡然悔改,自動把侵吞的錢退回去。所以,只有解體中共,才有中國百姓獲得財富自由的可能。

中國的爛尾樓風暴,誰是罪魁禍首?誰不得不出來背鍋?中共當局當然是最後的黑手。但中共的爪牙,已經開始狗咬狗了;中國的銀行和房管機構,已經開始槓上了。中國業主強制停貸,爛尾樓風暴席捲,承辦房貸的銀行與主管部門房管局,面對 「巨額監管資金被挪用」的最終責任,已經劍拔弩張。銀行推卸責任說是奉命行事,房管局則要追究銀行的責任。

停貸危機一旦蔓延,無論地方或中央,都面臨極大的壓力。停貸危機究竟有多大呢?爛尾風暴、停貸風潮開始後,中共高層緊急約見監管機構與銀行業者,討論如何因應停貸潮。因為處在二十大的前夕,這個金融危機已經上升到了足以導致政治危機的地步。但是,從中國各家銀行罕見公布的、其持有的未完工房屋逾期貸款數量看,總額只有21億元人民幣,包括中國農業銀行的6.6億,和中國工商銀行的6.37億。但中國廣發證券的估計是,此次抵制拒繳風潮可能影響高達2萬億元的抵押貸款。兩者的差距,高達1000倍!廣發證券的估計,可能也會被突破,因為連規模較小的中國興業銀行,也公布旗下逾期風險貸款達3.84億元、郵政儲蓄銀行為1.27億元。

再者,通過村鎮銀行的擠兌和國有銀行提款難的問題,中國民眾因失去了對銀行和政府的信任。他們目睹停貸和斷供的浪潮,他們也會跟風、效仿,越來越多購屋者加入拒繳貸款的行列,其後續效應會非常的可怕。隨著房地產價格繼續崩盤,業主對其手中持有房產淨值的持續評估,會導致更多的購物者、業主採取放棄其資不抵債、淹沒在水下的房地產的策略,停貸規模因此會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大。這勢必引發對中國金融體系風險的擔憂。

為什麼停貸事件是如此的重大,可能完全摧毀中共的金融體系呢?韭菜抱團取暖、維權,真的可能打敗鐮刀嗎?真有這個可能。因為停貸造成的危機與村鎮銀行擠兌的危機,以及中國國有銀行的取款難、現金緊張的危機,是同時發生、交織在一起的。

取款難不僅僅發生在中國河南,中國其它省市也出現了取款困難的苗頭。《華夏日報》援引在海南工商銀行開戶的陝西儲戶說,其帳戶遭凍結無法提款、轉帳和消費。一個來自湖南的儲戶稱,其銀行卡被凍結,他多次往返湖南與海南之間,也解決不了問題。中國媒體《證券日報》也報導說,北京、山東等地都有類似情況的發生。

對正常國家的人們來說,爛尾的結果,是開發商或建築商倒楣,與消費者無關。但在中國這樣不正常的國家,建商爛尾,卻讓買家遭殃,真是豈有此理。一位自稱「根正苗紅的貧農」的網友說,「十年爛尾無人問,一朝停貸天下知。」許多人會問,為什麼情況會這麼樣的嚴重?中共有沒有可能「拆彈」消除這個大患?

按中共目前的做法看,他們似乎還沒有打算「拆彈」,而似乎首先在「摀彈」,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中國爛尾樓的停貸風波,已經蔓延到了25個省。當局目前在試圖淡化停貸的風波,在促進復工。但中國業主已經發現,復工根本就是演戲!民眾發現,部分聲稱已經復工的建案,其實是假復工,當局指使一些工人到工地喊完口號、擺拍後,就再無動靜。「摀彈」的結果,是捂不住,還惹起了更大的民憤。

中共可以「拆彈」嗎?拆彈的成本,很可能就是金元券的翻版。斷供潮目前在迅速升級,從爛尾樓開始,又出現了爛尾配套,再到房企供應商的商票被拒付!事態發展和深化的程度,超出了人們的預期,甚至超出了中共內部最保守的估計,更可能超出了金融維穩可控制的範圍。中國的四千萬套法拍房,加上三千萬套爛尾樓,影響著至少三億中國人。中國金融和銀行業的崩塌,如果從房地產業開始,沒有人會懷疑。中共金融維穩的努力,已經付之東流,中共甚至目前都難以維護國有銀行的信用,而銀行信譽一旦失去,更大的擠兌和提現,更多的社會動盪,都不可避免。中國人民悲憤地發現,中國的開發商、銀行和地方政府,三者狼狽為奸,集體地割韭菜,其利益關係是公開的,其掠奪也是赤裸裸的,其合謀對中國百姓的盤剝,按海外觀察家的說法,「敲骨吸髓也不過如此!」

中國十大銀行中的幾位高管,包括一位副行長,據報導說,已經從蒙古外逃至歐美。他們透露的消息是,中國銀行超過50%的債務、帳目和票據都是假的!這可真是駭人聽聞,但人們可能很快就會痛苦地看到個中的真相。據說,中紀委要求,20大前金融和房地產不能出事,否則,就抓銀行高管。這樣的要求,按中共一貫的維穩方針看,是完全可能的。於是呢,這些人就只能逃離中國。

中共的土地經濟,已經走到了盡頭;因為土地經濟和地方財政綁在一起,開發商的破產,帶動銀行的壞帳、擠兌和破產,中共虛假GDP的經濟謊言,就會徹底地完結。中共政權的房地產、金融、和實體經濟,都在迅速崩塌。中共如何拯救這個破產的經濟呢?印鈔,印鈔,大量地印鈔,天量地繼續印鈔,是「拆彈」的最後一招。但這也是最致命的一招。中共政權離國民政府破產時的「金元券」時代,只有一步之遙!

中國房地產和經濟的問題,所有的人都看得出來,已到了非常、非常嚴峻的地步。中國的百姓,斷供和停貸的百姓們,開始抱團取暖,拒絕被繼續剝削,拒絕被鐮刀收割。他們抱成團以後,割不斷,理還亂,反而能把鐮刀給纏住。韭菜對抗鐮刀,當然沒有勝算;但韭菜有個長處,就是能纏繞。記得有民間一個偏方,魚刺卡在喉嚨裡,拿不出來怎麼辦?用幾根韭菜整個吞嚥下去,就能解救無虞。

中華文字之妙,妙不可言。中國民眾把共產黨盤剝百姓,稱之為「鐮刀割韭菜」,一語雙關。韭菜者,草本再生植物,一茬接一茬,生生不息;鐮刀鋒利無比,割韭菜易如反掌,並且韭菜供應源源不斷。中國共產黨的標誌,就是鐮刀斧頭,用鐮刀比中共,非常的準確。當年香港電影把中共喻為斧頭幫,也非常貼切。如今,韭菜居然有了纏住鐮刀的勢頭!它纏死鐮刀加斧頭,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國房地產泡沫化 專家:或引爆三大危機
【名家專欄】中共很難消減房地產泡沫危機
【財商天下】中國經濟改革走入死胡同
【秦鵬直播】上海人敲盆反抗 地方財政危機到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