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中資謀發展 老撾深陷債務泥潭

人氣 8023

【大紀元2022年07月06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張宛綜合報導)中國是老撾最重要的出口目的地。為了擴大出口以及吸引旅遊者,老撾(Laos,又稱寮國)與中共聯合修建了一條中老鐵路(Laos-China Railway),歷時5年於2021年底正式通車。然而,進入2022年,中國卻陷入經濟放緩、需求萎縮。更嚴重的是,老撾為修鐵路欠下鉅額債務,很可能要用礦產資源償還。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世界銀行今年6月的報告預計,中國經濟將在2022年顯著放緩,實際GDP增長將大幅放緩至4.3%,這意味著中國的進口需求可能下降。這對正面臨高通脹及高債務負擔的老撾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根據世界銀行今年4月的報告,從2021年2月到2022年4月,老撾的通脹從不到2%飆升至9.9%。通脹的上升已威脅到老撾人的生活水平,尤其是低收入城市家庭受影響嚴重。

與此同時,老撾的公共債務水平自2019年以來大幅上升。初步估計表明,2019年,老撾公共債務及公共擔保債務(PPG)總額占到GDP的68%(125億美元);到了2021年,老撾的PPG債務已經占到該國GDP的88%(145億美元),其中約一半的債務由中國投資人持有。

根據世界銀行估算,從2022年到2025年,老撾每年需償還超過13億美元的外債,這相當於老撾國內財政收入的一半。而老撾截至2021年12月的外匯儲備總額也只有13億美元。

老撾近年來一直借錢搞基礎建設,其中大部分資金都來自中共「一帶一路」的資金,而中老鐵路就是其中一個典型案例。

中老鐵路北起兩國邊境的磨丁口岸(Boten),南至老撾首都萬象(Vientiane),全長418公里,其中六成以上路段為橋梁和隧道,設計時速160公里,總投資近400億元人民幣(約59億美元),中國企業與老撾政府按7:3的股比合資建設。

該項目從施工、監理、第三方檢測,直到動車車組的提供,全部都由中國企業包攬。中國中鐵公司、中國電力建設集團、天津新亞太工程建設監理公司、中鐵西南科學研究院,以及中車四方股份公司、中車大連公司等多家中企參與建設。

不僅如此,中老鐵路全線採用中國技術標準、並使用中國設備和材料,在中國境內可直接通過另一條595公里的鐵路抵達雲南省昆明市,再進一步通向中國的多個經濟重鎮。

而且,根據中共泛亞鐵路計劃,中老鐵路僅僅是第一步,後續還將延伸到泰國曼谷、馬來半島和新加坡。

很顯然,中企在該項目獲得好處甚多。而中共當局不僅可以通過中企的七成股份掌控中老鐵路的運營和收益,還可以同時推進地緣政治方面的規劃。

實際上,中共為了推進中老鐵路,不僅主動向老撾提供貸款,還給予了5年的還債寬限期,老撾一直到中老鐵路建設完成,才開始需要還款。

按照約定,老撾應為中老鐵路項目出資近20億美元,並且在投資初期應與中方一起投入工程資金的30%作為啟動資金。而根據The News Lens去年12月1日的文章披露,這兩部分所需的資金幾乎都由中共進出口銀行為老撾提供的貸款所覆蓋。

不過,中方要求以礦產資源作為貸款擔保。如果無錢還貸,老撾將向中國提供鉀礦、鋁土礦等資源來抵債。而老撾能源部長也在去年表示,老撾可以將500萬噸礦產資源經由新建鐵路運送到中國,用於償還向中國的借款。

目前老撾的經濟形勢很不樂觀。中老鐵路在去年底通車,而今年3月到5月,中國以上海為首的多個重要經濟區因奧密克戎疫情爆發而被大面積封鎖,重創了中國經濟。

世界銀行預期,中國經濟增長將在較長時間內保持減速。

其報告說,雖然中共政府已經在釋放經濟刺激措施,但是在短期內,中國建築業仍將受到房地產公司去槓桿化的影響;而如果減少工業碳排放也將抑制中國企業的生產;堅持清零防疫將繼續阻擋服務業的復甦。與此同時,中國還面臨勞動力減少、資本回報率下降、經濟扭曲和人口老齡化等問題的負面影響。

中國是老撾最大的出口收入來源國。從2020年到2021年,老撾對中國的出口從20億美元增至26億美元,增幅28%。對中國的主要出口商品包括銅精礦及其它金屬礦產、木漿、紙板、橡膠、水果、堅果、大米、玉米、穀物等。

世界銀行預期,中國的經濟放緩將對包括老撾、泰國、越南等國在內的東亞和太平洋地區國家(EAP)的出口及生產帶來負面影響;疊加烏克蘭戰爭及全球通脹加劇的影響,2022年EPA地區的GDP增長將從去年的7.2%減速至5%。

經濟減速與出口收入減少增加了老撾債務違約的風險。外界也擔心,老撾可能有更多資源被用於還債。此前,老撾對其電力公司的債務處理已經開了「資源抵債」的先例。

由於水資源異常豐富,老撾一直想做東南亞的「電池」,因此致力開發水電。為此,老撾在湄公河上修建了多座大壩,但也因此欠下鉅額債務,其中包括了大量的中共「一帶一路」資金。

根據世界銀行統計,到2021年,以老撾電力公司(EDL)為代表的能源部門的債務占到了該國PPG總債務的三成以上。

由於無力償債,老撾政府以類似「債轉股」的還債方式,將該國電網的控制權讓給了中國企業。

2020年9月,老撾電力公司將大部分股權轉讓給了中國南方電力公司。雙方簽署了一份為期25年的特許協議,南方電力公司被允許在特許期內建設和管理老撾的電力網絡系統,包括向鄰國出口電力。

這種「資源抵債」模式在其它國家也已出現。

在地處印度洋航線重要位置的斯里蘭卡,由於無力償付修建漢班托塔港的鉅額債務,該國在2017年12月被迫簽署了一份99年的租約,將漢班托塔港的資產和經營權交給了中共的中央直屬企業招商局集團。

中共在與「一帶一路」經過國家簽訂合同時,通常都有保密協議,這使得舉債國國民無法獲知協議的詳情及存在的債務風險。德國學者克里斯托弗‧特雷貝施(Christoph Trebesch)去年3月對法廣表示,中共藉由嚴苛的貸款條件試圖控制借款國家的內政,讓它們成為其附庸。◇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美中經濟戰 印太經濟框架抗衡中共滲透
韓正罕見開座談會背後 一帶一路項目連受挫
中共要IMF救贊比亞遭拒 一帶一路苦主爆危機
G7撒幣抗一帶一路 或加劇全球通膨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共白皮書駭人 美軍兵棋推演曝光
【新聞看點】中共軍演低調結束 白皮書續打口炮
【思想領袖】哈佐尼:如何抗擊「覺醒派」
【財商天下】濫用生長激素 年賺家長過百億
【微視頻】網傳大陸史上公募基金最大醜聞
【神韻早期節目】唐宮侍女(2014年製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