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中资谋发展 老挝深陷债务泥潭

人气 8023

【大纪元2022年07月06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张宛综合报导)中国是老挝最重要的出口目的地。为了扩大出口以及吸引旅游者,老挝(Laos,又称寮国)与中共联合修建了一条中老铁路(Laos-China Railway),历时5年于2021年底正式通车。然而,进入2022年,中国却陷入经济放缓、需求萎缩。更严重的是,老挝为修铁路欠下钜额债务,很可能要用矿产资源偿还。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世界银行今年6月的报告预计,中国经济将在2022年显著放缓,实际GDP增长将大幅放缓至4.3%,这意味着中国的进口需求可能下降。这对正面临高通胀及高债务负担的老挝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根据世界银行今年4月的报告,从2021年2月到2022年4月,老挝的通胀从不到2%飙升至9.9%。通胀的上升已威胁到老挝人的生活水平,尤其是低收入城市家庭受影响严重。

与此同时,老挝的公共债务水平自2019年以来大幅上升。初步估计表明,2019年,老挝公共债务及公共担保债务(PPG)总额占到GDP的68%(125亿美元);到了2021年,老挝的PPG债务已经占到该国GDP的88%(145亿美元),其中约一半的债务由中国投资人持有。

根据世界银行估算,从2022年到2025年,老挝每年需偿还超过13亿美元的外债,这相当于老挝国内财政收入的一半。而老挝截至2021年12月的外汇储备总额也只有13亿美元。

老挝近年来一直借钱搞基础建设,其中大部分资金都来自中共“一带一路”的资金,而中老铁路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中老铁路北起两国边境的磨丁口岸(Boten),南至老挝首都万象(Vientiane),全长418公里,其中六成以上路段为桥梁和隧道,设计时速160公里,总投资近400亿元人民币(约59亿美元),中国企业与老挝政府按7:3的股比合资建设。

该项目从施工、监理、第三方检测,直到动车车组的提供,全部都由中国企业包揽。中国中铁公司、中国电力建设集团、天津新亚太工程建设监理公司、中铁西南科学研究院,以及中车四方股份公司、中车大连公司等多家中企参与建设。

不仅如此,中老铁路全线采用中国技术标准、并使用中国设备和材料,在中国境内可直接通过另一条595公里的铁路抵达云南省昆明市,再进一步通向中国的多个经济重镇。

而且,根据中共泛亚铁路计划,中老铁路仅仅是第一步,后续还将延伸到泰国曼谷、马来半岛和新加坡。

很显然,中企在该项目获得好处甚多。而中共当局不仅可以通过中企的七成股份掌控中老铁路的运营和收益,还可以同时推进地缘政治方面的规划。

实际上,中共为了推进中老铁路,不仅主动向老挝提供贷款,还给予了5年的还债宽限期,老挝一直到中老铁路建设完成,才开始需要还款。

按照约定,老挝应为中老铁路项目出资近20亿美元,并且在投资初期应与中方一起投入工程资金的30%作为启动资金。而根据The News Lens去年12月1日的文章披露,这两部分所需的资金几乎都由中共进出口银行为老挝提供的贷款所覆盖。

不过,中方要求以矿产资源作为贷款担保。如果无钱还贷,老挝将向中国提供钾矿、铝土矿等资源来抵债。而老挝能源部长也在去年表示,老挝可以将500万吨矿产资源经由新建铁路运送到中国,用于偿还向中国的借款。

目前老挝的经济形势很不乐观。中老铁路在去年底通车,而今年3月到5月,中国以上海为首的多个重要经济区因奥密克戎疫情爆发而被大面积封锁,重创了中国经济。

世界银行预期,中国经济增长将在较长时间内保持减速。

其报告说,虽然中共政府已经在释放经济刺激措施,但是在短期内,中国建筑业仍将受到房地产公司去杠杆化的影响;而如果减少工业碳排放也将抑制中国企业的生产;坚持清零防疫将继续阻挡服务业的复苏。与此同时,中国还面临劳动力减少、资本回报率下降、经济扭曲和人口老龄化等问题的负面影响。

中国是老挝最大的出口收入来源国。从2020年到2021年,老挝对中国的出口从20亿美元增至26亿美元,增幅28%。对中国的主要出口商品包括铜精矿及其它金属矿产、木浆、纸板、橡胶、水果、坚果、大米、玉米、谷物等。

世界银行预期,中国的经济放缓将对包括老挝、泰国、越南等国在内的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国家(EAP)的出口及生产带来负面影响;叠加乌克兰战争及全球通胀加剧的影响,2022年EPA地区的GDP增长将从去年的7.2%减速至5%。

经济减速与出口收入减少增加了老挝债务违约的风险。外界也担心,老挝可能有更多资源被用于还债。此前,老挝对其电力公司的债务处理已经开了“资源抵债”的先例。

由于水资源异常丰富,老挝一直想做东南亚的“电池”,因此致力开发水电。为此,老挝在湄公河上修建了多座大坝,但也因此欠下钜额债务,其中包括了大量的中共“一带一路”资金。

根据世界银行统计,到2021年,以老挝电力公司(EDL)为代表的能源部门的债务占到了该国PPG总债务的三成以上。

由于无力偿债,老挝政府以类似“债转股”的还债方式,将该国电网的控制权让给了中国企业。

2020年9月,老挝电力公司将大部分股权转让给了中国南方电力公司。双方签署了一份为期25年的特许协议,南方电力公司被允许在特许期内建设和管理老挝的电力网络系统,包括向邻国出口电力。

这种“资源抵债”模式在其它国家也已出现。

在地处印度洋航线重要位置的斯里兰卡,由于无力偿付修建汉班托塔港的钜额债务,该国在2017年12月被迫签署了一份99年的租约,将汉班托塔港的资产和经营权交给了中共的中央直属企业招商局集团。

中共在与“一带一路”经过国家签订合同时,通常都有保密协议,这使得举债国国民无法获知协议的详情及存在的债务风险。德国学者克里斯托弗‧特雷贝施(Christoph Trebesch)去年3月对法广表示,中共藉由严苛的贷款条件试图控制借款国家的内政,让它们成为其附庸。◇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美中经济战 印太经济框架抗衡中共渗透
韩正罕见开座谈会背后 一带一路项目连受挫
中共要IMF救赞比亚遭拒 一带一路苦主爆危机
G7撒币抗一带一路 或加剧全球通膨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中共白皮书骇人 美军兵棋推演曝光
【新闻看点】中共军演低调结束 白皮书续打口炮
【思想领袖】哈佐尼:如何抗击“觉醒派”
【财商天下】滥用生长激素 年赚家长过百亿
【微视频】网传大陆史上公募基金最大丑闻
【神韵早期节目】唐宫侍女(2014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