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男子含冤入獄 曝光獄中曾爆發肺結核

人氣 647

【大紀元2022年08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高邈、顧曉華採訪報導)王亮(化名)原本是一名承建商,2019年卻因得罪當局而含冤入獄,之後還不幸在獄中感染肺結核,令他苦不堪言。據他透露,2021年年初,江蘇省連雲港監獄爆發一場肺結核感染,他知道的大約就有五十多人確診,另外有一二百人屬於病毒攜帶者。

得罪梅花鎮鎮政府 含冤入

江蘇省宿遷市泗洪縣梅花鎮居民王亮8月15日向大紀元表示,2015年,他因搞工程被合伙人騙了幾百萬塊錢,但當他把事情來龍去脈的材料遞交給當地鎮政府一把手後,第二天村書記跟他說找人調查過了,他反映的事情基本屬實,讓他先拿錢把工人工資處理一下,然後過完年替他解決。但他用自己的房子做抵押貸款十八萬,把工人工資發完後,過完年再找村書記時,他卻不認帳了。

於是,剛剛三十幾歲的王亮走上了上訪的路。他說,連「縣級的常委副縣長、政法委書記都開了四次會議,調查了這個事情,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被害的,但卻一直沒有結果。」

他表示,最關鍵一個原因是他告過當地政府,因為當地政府的領導人在2013年徵了老百姓一百多畝地,投資幾百萬,要建一個梅花森林公園,但到2018年不但沒建好,還將這個公園拆掉了。他認為這樣浪費納稅人的錢很荒唐,於是寫信要求梅花鎮政府公開信息,並進行了行政訴訟。當地政府則逼他撤訴,並威脅他說,不撤訴就弄他坐三年牢。因此,他認為此次當地鎮政府對他的態度應該與這事有關。

還不只這一件事,2015年9月份他被當地一個黑社會分子勒索暴打,當地政府也是不聞不問。他說,當時黑社會分子敲詐他四十多萬,說不給就讓他停工。「因為當時所有的家當全部押在工地上面了,停不起,而且這個黑社會分子在我們當地很有名,以前就被判過十幾年,但他從我手裡拿走四十多萬後,又帶了五六個痞子,打著替別人要錢的名義把工地的大門堵了十一個小時,而且在公安探頭(監視器)底下,把我打傷(耳膜穿孔),然後還把我老婆強制帶上車,扣押了十幾個小時。但當我第二天拿著耳膜被打穿孔的報告單和我老婆去報警時,卻沒人理會,寫信反映到公安廳去也沒人管。」

不僅如此,之後當局對他的行蹤還進行監視。2019年3月5日,他到北京和朋友去看工程,卻被梅花鎮政府紀委書記和派出所所長帶著城管隊隊長、副隊長等趕到北京,用車把他拉回來。

他說:「他們把我塞上車,當時我打北京110報警,北京110也打了五個電話給我,確定我的位置,但在打第五個電話的時候,他們把我手機搶去了,然後在從徐州到泗洪的高速公路上,對我進行非人的折磨,毆打、污辱,並威脅如果再告就把我弄死。」

事後王亮找媒體記者投訴,還給12345熱線打了不下100次電話,都無人問津。最後他打到江蘇衛視政務平台投訴,第二天接到回訪,說該台非常重視,讓他保持手機暢通,以方便記者過來採訪,然而第二天中午他就被抓了,理由是非法集資,而事實是「我的合伙人打的借條,他侄女婿收的錢,卻全部安在我頭上,都是假口供,我有證明,但還是判了我三年三個月」。

之後,王亮於2019年3月13日被抓,2020年5月22日接到判決書,他進行了上訴,但2020年11月3日被駁回,並關進連雲港監獄

到了監獄裡他繼續進行申訴,但所有的檢舉信全部被扣,根本寄不出去,甚至在看守所期間開庭的時候,王亮寫的五六封辯護材料也都出不了看守所,直到第二次二審的頭一天,終於寄出去了,但已經晚了,第二天對他的判決就下來了。

中爆發肺結核集體感染 在就是勉的活著」

王亮性格剛正不阿,並喜歡打抱不平。他說,在獄中他所在監區有個人,一天到晚欺負老人或者青少年,「不打就罵」,他看不下去,就跟那人吵了起來,結果被打擊報復把他送去嚴管兩個月。

他說:「十監區專門有個嚴管監區,讓你面壁,讓你坐在只有六七十公分高的小凳子上十幾個小時,不許動,也不許講話,一天從起來就坐,一直坐到晚上九點鐘,還有穿紅馬夾的犯人——他們(獄警)的關係戶,專門看著你,那種滋味無法形容,屁股都坐爛了,人都差點瘋掉了。」

不幸的是屋漏偏逢連夜雨,2021年過年的前一個月,「三監區有一個叫于亞龍(音)的青年咳血,然後去檢查確診是肺結核,當時監獄裡發現了很多肺結核,全體來篩查,我就篩查出來當時一肚子水,而且喘氣已經喘不過來了,就弄去灌雲縣醫院去治療」,他說。

但監獄卻不許犯人跟家人講,如果講了就會掐斷他們與家人的通話,可見監獄對犯人的通話都有監聽。而王亮也因為舉報此事而被獄方威脅很多次,儘管省監獄管理局去調查的時候他反映了該情況,也沒人管。

他說,出監獄治療的人,可以說最嚴重的。但「因為我檢舉揭發他們,我在縣醫院治療七天,把肚子裡的水抽出去後,他們就把我送回監獄,一個月後就讓我跟正常犯人一樣幹重體力活,而人家不告的就在那邊進行休養,因為這個病很需要休養,還必須營養跟得上。我都求他們我自己花錢買點牛奶,這個都沒有批准,他們就是故意整我。」

這樣,直到「2021年的五六月份,以前的監獄長調走了,加上肺結核爆發,伙食才有所改善,之前半年的伙食簡直連狗都不吃,而且每天工作十一個小時做數據線,勞動強度非常大」,他說。

根據王亮表示,連雲港監獄當時他知道的感染人數就有五十多人,另外有一二百人屬於病毒攜帶者,其中一監區得病最多,然後獄方把其它監區的患者都轉到一監區,進行全封閉管理,之後的大半年時間,這些人都沒有參加生產,直到他今年6月13日出來之前才剛剛開始幹一點活。

他說,「這個病徹底好不了,是終身的,而且化療把病菌殺掉的同時對肝臟的損傷是巨大的,沒辦法治癒。我現在除了尋求媒體,沒有任何辦法,我按程序走被黑社會打,

「被當地政府非法控制,然後我按正常程序尋求上一級部門幫助解決,結果把我弄牢裡判了三年多。而我所有的財產全部投在工地上面了,現在連住房都沒有,老人也七十多歲了,說句難聽話,我現在就是勉強的活著。」

大紀元記者多次致電連雲港監獄電話無人接聽。◇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投書:一個河南嵩縣農民的無助申訴
【任重】為何中共今年不敢公佈維穩費用?
蹲冤獄20年 昔日囚犯將獲賠1000萬美金
程之軒:那些捆綁在中國人身上的一條條鎖鏈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俄吞併烏四區 馬斯克叫板普京
【時事軍事】海瑪斯數量翻倍後 援烏清單怎麼變
【舞蹈三劍客】豪華牛肉挑戰!A5和牛VS.乾式熟成和牛,蒙著眼睛能分辨嗎?
【神韻早期節目】為神而舞 (2013)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