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組織報告:精神病院成中共迫害民眾工具

人氣 896

【大紀元2022年08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夏松綜合報導)中共當局幾十年來通過「被精神病」手段迫害異己人士,以達到維穩目的。人權組織「保護衛士」日前發布新報告揭露,2015年到2021年,至少有109家「安康醫院」涉及144起精神病院迫害案例,在99名受害者中,幾乎有1/3受害者被反覆送進精神病院,並且該數字「只是冰山一角」。

人權組織最新報告 中共持續利用「安康醫院」維穩

昨天(8月16日),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的非政府人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發布了一份75頁研究報告,揭露中共政府多年來,在未經正當法律程序、沒有醫學根據的情況下,強行將維權人士、上訪民眾等群體,送入名為「安康醫院」的精神病院實施迫害。

報告中收錄了99名受害人的相關個資,受害人披露他們大多數人在這些精神病院黑監獄遭到毆打、電擊、注射不明藥物等多種虐待,即使出院後,仍留下嚴重的身心創傷。

「保護衛士」研究發現從2015年到2021年間,受害者被關進精神病院144次,涉及21個省、市或地區的109家醫院。

報告指出,最驚人的是幾乎1/3受害者被反覆送進精神病院,其中2名受害者至少5次被關進精神病院,且持續時間很長。此外,約一半人被關精神病院6個月以上,其中有9名受害人被關長達10年或更久。

報告的大部分數據和資料來自公民活動家和記者劉飛躍創立的中國非政府組織「民生觀察」(CRLW)發布的對受害者及其家人採訪。2006年,劉飛躍建立民生觀察網站,自2014年起,每年撰寫發表《中國維穩與人權年終報告》和《中國精神健康與人權年終報告》。

「保護衛士」網站介紹,在維穩名義下,中共能將上訪者和活動人士完全排除在司法系統之外,沒有希望見到律師或接受審判,同時將他們「診斷」為精神病人,使他們在釋放後也被社會孤立。

「保護衛士」研究主任加德納(Dinah Gardner)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報告所揭露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我閱讀了一篇報導,該篇報導粗略估計有一萬多名維權人士,這使我相信,中國應該有上千位維權人士在2015到2021年間被關在精神病院中。」

「保護衛士」寫道,「在中國,發表政治評論、投訴腐敗貪官或上街喊口號,可能很快就會被關進看守所」,「也可能讓你被送進精神病院」。

該組織活動主任哈斯(Laura Harth)告訴自由亞洲電台,「面對中國(中共)政府的暴行,我們能做的就是揭露惡行,替那些被噤聲、虐待的受害者發聲。」

「安康醫院」是中共迫害異己之精神病院

針對該報告內容,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被精神病」是中共對合法上訪的訪民或其他維權人士的一種迫害手段,共產黨在法律上沒辦法對這些人進行打壓時,就會用這種辦法。

他說,「公安有權力決定你是不是有病、決定是不是要把你送入精神病院、決定精神病院給你做什麼診斷……精神病院都是根據共產黨的需要去給維權者量身定做診斷書出來,以便於把他們隨心所欲地關押、迫害。」

「保護衛士」揭示,1980年代,中共啟動了這個被稱作「安康」系統的精神病院系統,主要由警察管理。

這些受害者在精神病院中飽受身體和精神上的虐待,相關作法包含被迫接受痛苦的電休克療法、被綁在床上好幾個小時,「屈辱地躺在自己的排泄物當中」、被毆打或是被阻止與家人或律師通話或見面。

「在2/3的『安康』案件中,受害者沒有得到法律規定的精神評估,這表明醫院與警方勾結。」報告寫道。

報告共同作者黛娜告訴德國之聲,「報告最重要的結論是中國各項系統中沒有問責機制。若任何人落入『安康』系統中,他們會像是落入隙縫般的被遺忘。因爭取權利而入監服刑的人出獄後,往往會被視為英雄。但若你被送入精神病院,了解實情的人會支持你,但不了解實情的人可能認為你只是一個有精神病的人。」

雖然中共10年前通過《精神衛生法》,防止這類型的虐待,但「保護衛士」發現,該法並未發揮作用,地方警察與政府人員繼續在各地廣泛利用「安康」系統,打壓異議人士。

懷孕女教師、潑墨女孩及更多案例

報告列舉的案例中,近期廣為人知的便是懷孕女教師李田田,及上傳向習近平畫像潑墨視頻而被送入精神病院的「潑墨女孩」董瑤瓊。

2021年12月,湖南永順縣懷孕女教師李田田聲援上海震旦職業學院一名教師,該教師質疑有關南京大屠殺官方死亡人數而遭解僱。警察因而強行闖入李田田家中,並把她送到精神病院。

此事在網路上發酵後,中共當局釋放了李田田。但數月後,她在社交媒體上宣布,已離開家鄉,並稱自己的選擇是「逃離」。

2018年7月,董瑤瓊到上海海航大廈前開視頻直播向習近平潑墨,反對暴政,隨後被抓並被送到湖南株洲第三人民醫院,即精神病醫院,遭強迫灌食餵藥。2019年11月取保獲釋,2020年12月,她在推特上發視頻,控訴「被精神病」並遭高壓監控後,再度失聯。

事實上,更多案例並不為外界所知,除非當事人或知情人能獲得發聲的機會。

自由亞洲電台昨天報導,四川維權人士黃勇向該台講述了父親黃定彬「被精神病」的遭遇,「我們當時就是維權、上訪,要落實幹部待遇,平反昭雪。我父親是08年的9月5日,被關在精神病院43天。」

黃勇也被連坐,不止一次被送到「農家樂」。他說,「我是2013年被關在當地的農家樂9天,2017年也被關過,2016年也被關過。我和我父親被關了很多次。」「被精神病」出院後,很難有正常生活。黃勇父親出來後,被軟禁在養老機構。

資深中國問題專家橫河早先曾表示,「中共用精神病迫害異己,一直只有一些零星案例,比較有名的是王萬星,1992年他拉橫幅要求平反六四,被關了13年精神病院。真正大規模用精神病學迫害異見人士,是從(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的,一直持續到現在。」

事實上,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為了達到摧毀法輪功學員意志,逼迫他們放棄信仰的目的,公安部門控制的「安康醫院」就成了藥物迫害學員的祕密場所。

2010年11月20日,明慧網刊登的題為「兩件血衣與一份機密文件」一文中,披露了一份中共2001年11月24日的「密件」,上面寫有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下面僅舉幾例。

2000年秋,梁志芹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信仰,被綁架到唐山市安康醫院注射毒針。梁志芹心臟衰竭,兩次休克;邵麗燕精神失常;李鳳珍失去記憶,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倪英琴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於2009年離世。

2002年7月,陝西省高陵縣法輪功學員張金蘭被綁架到西安市洗腦班非法關押,隨後被劫持到西安市安康醫院繼續迫害。

當年12月,張金蘭為抵制迫害再次絕食抗議。安康醫院給她強行插胃管,注射不明藥物。一針打下去,她就像得了半身不遂,晚上就全身癱瘓,失去知覺不能行走。

醫生連續幾天給她注射不明藥物後,她的下身、臀部和腰部潰爛,精神恍惚,出現生命危險。安康醫院才下病危通知書,通知高陵縣來人把她接走。儘管這樣,中共還不放過她,監控她家庭住所、家用電話。2008年2月1日,張金蘭含冤離世,年僅五十多歲。

唐山市第一軋鋼廠技術員邵麗燕,在安康醫院遭受迫害後,導致精神失常,表現為言語錯亂、晚上不睡覺總站著、敲碗、撞門。清醒的時候,她跟家人說在安康醫院時,手和腳都被綁在床上動不了,被注射了不明藥物。

據與邵麗燕一同被綁架往安康醫院的法輪功學員回憶,被迫服用藥物或被強行注射毒針後,經常出現四肢抽搐、麻木,渾身無力、意識不清、坐臥不寧,焦躁不安、無法入睡甚至昏死等等症狀。

2012年10月,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崔海被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跟蹤綁架,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看守所、安康醫院等多個黑窩迫害,遭到野蠻灌食、藥物摧殘、毒打、冬天澆涼水、不讓睡覺、香菸熏鼻子等折磨,被迫害得皮包骨。

2014年1月8日下午,江漢區一法官向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安康醫院的崔海宣讀所謂「判決書」。她遭五年冤獄折磨,從武漢女子監獄出來時頭髮枯白、骨瘦如柴,僅19天後,於2018年1月1日含冤離世,終年69歲。

據明慧網統計,1999年迫害至今,至少有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行送到精神病院,受到各種身心和藥物的摧殘。由於中共的封鎖及威脅,相關信息難以傳遞出來。

責任編輯:李穹#

相關新聞
新州:中共把醫院變成殘害善良的鬼魅之地
山東男子為父上訪 被多次關進精神病院
武漢七旬夫婦面臨非法收監 妻子流離失所
田雲:李田田事件與中共治下「被精神病」黑幕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俄吞併烏四區 馬斯克叫板普京
【十字路口】透視共產黨 中共大搞戰爭的企圖
【舞蹈三劍客】豪華牛肉挑戰!A5和牛VS.乾式熟成和牛,蒙著眼睛能分辨嗎?
【神韻早期節目】為神而舞 (2013)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