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三個多月 李佳琦重新現身直播間

人氣 9871
標籤:

【大紀元2022年09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週二(9月20日)晚大約7點左右,大陸知名電商主播、「口紅一哥」李佳琦在從公眾視線中「消失」了三個多月後,再次出現在阿里巴巴集團的淘寶直播間。中共為何讓李佳琦再次「復出」,引發關注。

週二晚上,李佳琦在他的淘寶直播間重新現身,時間大約兩個小時。他在線展示了包括家居用品、內衣和護膚品在內的多款商品,重點介紹的產品大部分立即售罄。這次直播幾乎沒有提前預告。

李佳琦直播大約兩個小時 沒有說明為何「消失」

今年「六四」紀念日的前一天,李佳琦因在直播時端出一款看似「坦克」的冰淇淋蛋糕,導致直播立刻被中斷。他從此也從公眾視線中消失了。有猜測認為,這可能和中共「六四」維穩有關。

CNN報導,佐治亞大學專注於中國互聯網和媒體政治的副教授韓榮斌(Rongbin Han)也認為,李可能犯了一個「無意」的「錯誤」。他補充說,天安門鎮壓在中共是一個明顯的禁忌,李佳琦演示「坦克」蛋糕的時機是「致命的」,「總的來說,我們確實看到在政治禁忌方面的不確定性正在上升」。

在週二晚的直播間,李佳琦沒有對自己在過去三個月為何「消失了」做出任何解釋。他的工作室沒有立即回應路透社的置評請求。

在李佳琦的節目於6月3日被停播後不久,中共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中共文化和旅遊部共同聯合發布了所謂的《網絡主播行為規範》禁止直播主持人的31種「不當行為」。

根據規定,主播必須「堅持正確的政治價值觀和社會價值觀」,應避免在節目中出現「違法有害」的內容,不得發布任何「破壞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內容」。規定稱,嚴重違反規定的將被列入「黑名單」並永久禁止經營。

中共政府一直試圖抹去中國人民對「六四」天安門大屠殺的所有記憶,尤其是在每年6月4日紀念日前後,當局加強網絡維穩,相關話題及數字,甚至當年被用來鎮壓學生的坦克,都是敏感禁詞。

在中國被稱為「帶貨女王」的薇婭,在過去十年中已成為中國最受歡迎的影響者之一,幫助銷售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商品。去年12月,當局對她的「逃稅行為」開出了創紀錄的2.1億美元罰款。她的帳戶在去年12月被刪除。

中共為何讓李佳琦恢復直播?

CNN報導稱,中共對直播行業的嚴厲打擊,對中國經濟來說是一個重創。

路透社稱,分析人員表示,李佳琦和薇婭從屏幕上消失已經損害了在線銷售。

電子商務諮詢公司WPIC Marketing + Technologies的首席執行官Jacob Cooke說,李佳琦的重回直播間對即將到來的大型購物節有利,比如雙十一。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對大紀元說:「在我看來,李佳琦重新現身直播間,更像是中共安排好的預定動作。在直播時不小心觸雷『六四』之後,李佳琦一度離開直播間。問題是現在中國經濟處於下行階段,各行業都不景氣,中共亟需網紅主播拉動消費。這是李佳琦為何在離開直播間109天後回歸的主要原因。隨著李的回歸,其也將成為下半年大陸美妝銷售超預期的引擎。」

《南華早報》說,李佳琦的直播在週二晚上從大約7點開始,到晚上8點觀看人數飆升至約2,500萬,到晚上9點,觀看人數已超過5,000萬。

但李林一認為,李佳琦的復出對推動中國總體經濟的影響有限。

「有意思的是,網絡上還流傳李佳琦復出計劃的四大動作。其中第一個時間點就是從9月20日起,他會在微博發聲,然後現身中共號召的『復工復產』活動。所以李按照中共特定劇本『演戲』的可能性較大。但是中國經濟現在並不是一、兩個頭部主播賣點東西就能拉動的,所以李的復出也許會帶來一些經濟效益(會搶掉新東方生意),但是對中國經濟總體來說並不見得會有太大幫助。」

「清零政策」讓老百姓收緊消費

今年以來,中共大規模實施嚴厲的「清零政策」,全國諸多城市地區都實施過封鎖,有的甚至出現重複封鎖,嚴重打擊中國經濟。中國經濟第二季度同比增長僅為0.4%,為2020年初以來最差表現。與此同時,消費者支出疲軟,失業率高。

「清零政策」給就業帶來不穩定性,即使是工薪階層也開始注重儲蓄,收緊消費。李佳琦的復出在多大程度上能促進消費者毫無顧慮的消費,還有待關注。

《南華早報》6月份的一篇報導說,27歲的希樂(Le Xi,音譯)來自濟南市,她說,「我已經開始抑制自己的消費慾望,除非絕對必要或有不可錯過的交易。」

「我想開始存錢。疫情之下,找新工作不是那麼容易。」在一家國際貿易公司工作的希樂對《南早》說。

「由於(COVID-19)大流行,我在目前的工作中賺的錢更少,(甚至)充滿了不確定性。如果我有一些儲蓄,即使不是很多,我也會感到更安全、更安心。」她說。

北京的電商宋川(Chuan Song,音譯)今年也削減了「618」網上購物節的支出。「由於(COVID-19)大流行,我的收入較低,今年我只買了必需品」,宋川對《南早》說。

「我的消費習慣確實發生了變化。疫情前,我買我喜歡的,現在我只買我需要的」,宋川說。

「清零政策」除了影響人們的普通消費預算外,也影響到人們對更大支出的預算。

《華日》說,四年前,當桑迪‧劉(Sandy Liu)從北京一所精英大學畢業時,她在一家科技公司找到了一份工程師工作。她在未來幾年內的計劃是,與男友結婚並在北京購買一套公寓。

今年夏天,她被解僱了。她的婚姻計劃現在被擱置。「我無法想像在沒有薪水的情況下結婚並組建家庭」,劉女士說。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翻牆必看】李佳琦端坦克蛋糕直播秒被封
【遠見快評】李佳琦被封殺炸鍋 中共陷悖論怪圈
李佳琦直播被封 促90後找真相 中共陷尷尬
張肯之:淺談八九六四與李佳琦事件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海瑪斯數量翻倍後 援烏清單怎麼變
【思想領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說
【車評】試駕全新Z跑車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時事人物】破繭成蝶的新鐵娘子——特拉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