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通脹飆升下 個人合法減稅的措施

人氣 311

【大紀元2023年12月7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

諾奎斯特:當你補貼某樣東西時,你就向消費者隱瞞了成本,所以他們就會超出自己的需求多加購買。更多的人會生產它,但對它的實際需求卻沒那麼多。所有補貼和稅收都把價格變成了謊言。

楊傑凱:在本期節目中,「美國人支持稅收改革」(Americans for Tax Reform)組織創始人兼主席格羅弗‧諾奎斯特(Grover Norquist)接受了我的採訪。在通貨膨脹飆升、經濟困難的當下,我們共同討論了美國人可以採取哪些措施合法地減稅。

諾奎斯特:可以考慮搬到一個沒有所得稅或實行單一稅率的州。在紐約市、紐約州,個人所得稅大約是14%以上。如果搬到邁阿密,州級和市級個人所得稅是零。

楊傑凱企業所得稅、補貼和救助會如何影響經濟?在如何制定稅收政策方面,聯邦政府可以從各個州借鑒到什麼?

諾奎斯特政府不應該去解決經濟衰退問題,他們應該置身事外,減少稅收,減少監管,讓價格重新發揮作用。

楊傑凱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Jekielek)。

呼籲個人參與政治過程 捍衛自己的權利

楊傑凱格羅弗‧諾奎斯特,很高興你再次作客《美國思想領袖》。

諾奎斯特很高興接受你的採訪。

楊傑凱今天,我們要請格羅弗‧諾奎斯特跟我們講講如何合法地減稅,當然,是要合法地減稅。

很多人都面臨著財務問題。我一直在查看各種統計數據,越來越多的人需要動用儲蓄來購買食物之類的商品,人們都在認真思考如何省錢,如何削減成本,減稅將是一個很棒的辦法,如果他們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話,如果能夠合法地減稅的話。

諾奎斯特:可以在三個層面達到減稅,其一是在國家層面。但我們大家在這上面發揮作用的能力是有限的。要想降低稅率,你需要共和黨同時掌管眾議院、參議院以及總統是共和黨的,並在參議院要擁有60票。這殊為不易。但在州這一層面和地方這一層面,個人的聲音能起到更大一些的作用。讓自己城鎮裡的人聚集在一起去市政廳,促其停止增稅或降低稅收或開支會更容易。即使是在州這一級,哪怕有一個人站出來都有可能帶來改變,而且有些投票的結果是很接近的。但最明顯的一招就是搬家了。

有人會去發表意見,有人會去進行辯論,也有人選擇搬家。當人們從高稅收州搬到零所得稅州或較低所得稅州時,他們不僅給自己減了稅,還為鄰居們做了一件好事。因為他們相當於對政客說,「你得更加善待我的鄰居,因為你已經失去我了,而你也會失去他們的。所以別再繼續加稅了,說真的,開始降低稅收吧。」也就是説,從政治上講,搬家就是一種有成效的聲明,而這也解決了你的問題,現在,如果你從紐約市搬走,在紐約市、紐約州,個人所得稅大約是14%以上,搬到邁阿密的話,州級和市級個人所得稅是零。你不是要收14%的稅嗎,我就一走了之。

稅率超過了10%的「問題州」和低稅收州

楊傑凱:說到稅收,哪些地方讓人最壓抑,哪些地方是最好的?邁阿密和紐約,顯然是其中的代表了。但你能再舉一些其它例子嗎?

諾奎斯特:原因就是,紐約州每年的支出花費達2300億美元,雖然它們面積相同,實際上紐約州人口比佛羅里達州還要少一點,但佛州每年支出是1150億美元。也就是説,紐約州人均支出是佛州的兩倍,其州一級的支出總額是佛羅里達州的兩倍。那麼,佛州就不需要徵收所得稅了。

這不像是:「嗯,那你們從哪裡籌得了這筆錢呢?」他們不需要籌集這筆錢,因為他們不用花這筆錢,有1300億美元的錢佛羅里達州不用花,而紐約州卻花了。現在,佛州的道路狀況比紐約州好;佛州的學校——儘管和其它各地的學校一樣糟糕——但並不比紐約州的差。

(佛州)政府的職能在運作。但他們的官僚較少,工資也沒有那麼高,讓他們一週工作更多的小時數,也不會給他們荒唐的金燦燦的養老金。也就是説,你在紐約州要支付的是,政府工作人員過高的工作報酬。他們並沒有比佛羅里達州建造更多的橋梁或修更多的道路。

那麼你如何才能成為一個低稅收州呢?別再那麼亂花錢了。你可以對比一下一個好州與一個真正糟糕的州。

在「問題州」中,紐約州的稅率超過了10%;再看看,新澤西州,最高稅率約為10%;現在,馬薩諸塞州已達到9%。他們之前是5%,他們是拜登執政期間幾個情況明顯惡化的藍州之一;華盛頓州的情況也越來越糟糕。

而其它州說,「我們不能變得比它們更為瘋狂了,我們得控制住。」甚至在加州和紐約州也是如此,他們現在的情況也很糟糕,但在過去幾年裡他們並沒有變得更糟,因為它們看到,有太多高收入者離開了加州,加州的稅率約為13.5%。哦,在明尼蘇達州——在明尼蘇達州,你會認為那裡的人是明智的,但顯然不是——明州的稅率約為10%。

稅率超過10%的這個圈子中包括了加州、明尼蘇達州、新澤西州、紐約州,現在還有馬薩諸塞州。現在在伊利諾伊州,只有5%的所得稅,他們對其它一切都徵稅,但所得稅並不離譜,因為它是單一稅率,他們不敢提高,因為要提就得給所有人都提高稅率。

楊傑凱:很有意思。好吧,那麼另一邊(的紅州情況如何)呢?佛州為零,邁阿密為零。它們還有城市稅。還有哪些地方是類似這樣的呢?

諾奎斯特:有七個州為零。阿拉斯加州、內華達州、田納西州、南達科他州、佛羅里達州、德克薩斯州、懷俄明州。

在聯邦一級的稅率仍然過高

楊傑凱:實際上你一直在談改革,你的組織就叫「美國人支持稅收改革」嘛。改革主要應當在州一級、地方一級進行,你認為在聯邦一級無法發生嗎?

諾奎斯特:在川普掌握著共和黨參眾兩院的兩年裡,我們確實進行了一些改革。過去企業所得稅曾達35%,順便說一句,這是世界上最高的。中共國只拿走了公司收入的25%。美國則徵收35%,然後,我們還納悶為何我們沒有競爭力。歐洲的稅率為20%左右,我們將自己的稅率降到了21%,這對企業來說是有利的。

我們的個人稅率在國家層面上仍然過高。但在州的層面,聯邦制有助於建立稱職的、有限的政府。因為好的州可以約束壞的州,真正愚蠢的想法只能在國家層面才可能獲得通過。

你永遠不可能在州一級實施奧巴馬醫改,因為那(行不通)是再明顯不過的了。實際上,當杜卡基斯(Dukakis)競選總統時,他們在馬薩諸塞州通過了相當於奧巴馬醫改的法案。然後他們說,「看啊,我們在州一級實施了全民醫療保健。」杜卡基斯輸掉競選後,他們廢除了它,因為他們知道那是破壞性的,而且行不通,只是為了作秀而已。

但後來,他們繼續推行奧巴馬醫改,將馬薩諸塞州的做法在國家層面付諸實踐。然後人們的反應是,「不知道咋的,經濟似乎放緩了,怎麼會這樣?是什麼原因?好吧,我們不知道是咋回事,可能是任何原因,因為全球變暖?可能吧。」

所以說,在州一級,糟糕的政府很快就會顯現出來,只消與你的鄰州比一下。佛蒙特州通過了「單一付款人醫療保健」。哦哇,然後他們廢除了它,因為它破壞性太大,而且不起作用,並且相比世界其它地區不具有競爭力。但是住在佛蒙特州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雖眼睜睜地看著它在州一級失敗了,卻想要在全國範圍內提出來。

可見,所有想法都應該首先在州一級接受檢驗,然後才能被允許提交給華盛頓。如果有人說,「我有一個好主意」,不妨回答他,「在羅德島州實驗一下,請讓我們知道它的結果如何吧」。現在有12個州的州長和立法機關說,「我們正在走向零稅率,我們的目標是零稅率。」

正在逐步實施零稅率的州

看看愛荷華州,首先,他們採用的是單一稅率,最高利率從8.6%降至3.99%,他們花了三四年的時間才做到這一點。然後,他們要掉頭了,他們已經宣布,「我們將實施零稅率。」也就是説,當(州政府的)收入超過支出限制時,你可以永久性地降低所得稅稅率。

所以,當(州政府的)收入超過你要花的錢時,你不該決定把它(多餘的錢)交給教師工會,而是說,「我們可以給教師工會一些,但其餘的將用於對該州所有人實行較低的稅率。」北卡羅來納州已這樣做了12年。他們有望實現零稅率。肯塔基州已經投票決定將實行零稅率。

我們在西弗吉尼亞州的朋友們也投票決定,將稅率降至零。愛荷華州宣布,他們正走在通往零稅率的路上,他們會再次投票,決定走完剩下的路。鄰州內布拉斯加州說,「我們也要像愛荷華州那樣做,但我們不會達到3.99%,然後再降到零稅率。我們將達到3.9%,略低於那些揮霍無度的愛荷華州人,這就是我們要做的事情。」

楊傑凱是的,這是正在實施的很好的例子。

諾奎斯特在亞利桑那州,他們已經達到2.5%,然後他們會到零稅率。北達科他州,一直處於領先地位,他們決定,「我們要很快達到2.5%,再往零稅率的道路上走。」

阿肯色州宣布他們將達到零稅率。北達科他州宣布將達到零稅率。他們已通過減稅開始這一進程。

密西西比州在眾議院,以100比14投票決定逐步減稅到零。他們在參議院遇到了問題,所以他們進行了一部分了。但州長希望降到零,眾議院希望降到零,我們將拭目以待看看參議院是否跟進。我認為密西西比州將在未來15年內將實現零稅率。我們看到未來15年中將有12個州,達到零稅率。也就是説,在這7個(零稅率)州的基礎上再新加上15個州。

哦,新罕布什爾州將在兩年內達到零稅率。他們已通過了立法將分階段實施。在新罕布什爾州,他們不對工資徵稅,但他們對股息和利息徵稅。這些稅率正在逐步減少到零。因此,未來15年內,我們將有22個州實施零稅率。令人驚訝的是,愛達荷州還沒有加入零稅率的行列。密蘇里州也沒有,但他們應該也會加入。這些州都是鐵桿紅州,根據其納稅人結構,人們希望稅率降得更低。他們只是還沒有加入這一行列。此外,還有印第安納州、俄亥俄州。

減稅對於經濟增長非常有利

楊傑凱:你讓我想到了川普時代的那些減稅政策。最近那些政策受到了很多批評,基本上說他們在賦予富人權力,基本上是在把錢輸送給富人,說富人並沒有支付他們那份該付的份額,等等。當你回顧減稅措施的平衡情況時,你如何看待它們的效果?我相信你是減稅政策的支持者,你本人是知道其影響的。

諾奎斯特:根據川普的共和黨減稅政策,企業稅率下降了,這是非常有幫助的。這就是為什麼即使拜登的通貨膨脹造成了這麼大的破壞,(美國)經濟仍然表現良好的原因。因為我們對企業所得徵稅的稅率是21%,而不是35%。而且美國(這些年因為疫情)花了大量的錢,儘管這種做法在幾年後逐漸取消了。也就是説,減稅對於經濟增長是非常有利的。

數萬億美元回流到了美國,這些資金原本存放在海外,準備投資海外。由於這些減稅措施,而且因為我們還說了,如果你把錢帶回來,我們不會懲罰你(對你徵稅)。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如果你把錢帶回來,政府就會對你從法國帶回來的錢徵收35%的稅。為什麼?(他們說,)「是的,去法國投資吧,別在這裡投資,這對你來說更有利。」

那就是奧巴馬領導下的美國政策,也是前幾任總統的政策。所以(川普實施的)那些都是非常有利於增長的政策。政客們喜歡企業稅。為什麼他們喜歡企業稅?他們喜歡企業稅這項稅收,是因為他們認為是別人付的錢。他們認為,「我不付錢,民眾也不付錢,是企業支付的這筆錢。」

事實上,對於企業,如果你經營一家雜貨店,政府提高對雜貨店的稅收,那個購買芹菜的人會為此買單,這就是為此付錢的人。大約70%的企業所得稅是由工資較低的勞動者支付的,大約30%是由有更高收入的人支付的。也就是説,這是對人們的隱性徵稅,這就是政客們喜歡它的原因。

企業管理層的激勵結構

楊傑凱:還有這類因素,比如高管的工資大幅增長,也許與(其貢獻的)價值不成比例,這就是人們所爭論的,你對此做何反應?

諾奎斯特:上世紀80年代曾經的情況是,高管們一年會拿到幾十萬美元的報酬,這在當時是一筆不小的數目,然後公司就會賠錢,人們會問,「既然公司虧損,為什麼他還能掙20萬美元?」所以他們轉而說,只有當公司成功時你才應該得到報酬。

所以他們改變了經理們的大部分薪酬構成,使其更多地取決於股票價值。他們說,「我們用股票來支付你的薪酬。現在,如果你把公司經營得一塌糊塗,你什麼也得不到,如果業績不佳,股票也不值錢的話。但如果公司經營得非常好,你也會掙到很多錢。」

事實上,抱怨針對的是,那些非常成功的首席執行官們,(但同時)他們的股票市值上漲,他們的員工會得到更多的報酬,公司會更有價值,他們所有的投資者情況都更好,他們本人也是如此。所以管理層的激勵結構是:使公司成功並富有,僱用更多的人,規模變得更大。如果錢只是現金支付,呃,就沒那麼令人興奮了。但如果他們的工資以股票支付,我很高興聽到首席執行官們賺錢了,因為這意味著整個公司都在賺錢。

政府應該鼓勵人們投資和儲蓄

楊傑凱:基本上,因為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美聯儲設定了負利率,造成的情形是,大量的錢是通過操縱貨幣賺來的,而不是通過創造實際價值來賺到的。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看待這類爭論的?

諾奎斯特:我們確實希望擺脫表面上能夠創造財富的金融操縱。有時這些是風險信號,表明你組織事情的方式出現了問題,你需要改變自己組織事情的方式。但我認為,關鍵是保持低稅率,

對收入只徵一次稅,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徵稅。如果你賺一美元,你就必須繳納所得稅。如果你把它存入銀行,你要為得到的利息繳稅。如果你把它放在股票市場上,你所投資的公司就要繳稅,即企業所得稅。

當你出售該股票時,你需要繳納資本利得稅。你是在告訴別人,「如果你拿一美元出去買酒,沒問題,我們不需要再見到你。但如果你拿一美元去投資微軟,我們會回來拿一點,然後再拿一點,然後再拿一點。如果你笨得要死,我們會拿走一半。」

那麼,我們希望政府說,「我們在蘋果上咬上一口,然後就不找你事了。不會一直回來追著你不放。」我們希望人們投資和儲蓄,而不是阻止這種行為。

401(k)和退休儲蓄計劃(IRA)帳戶

楊傑凱:是的,百分之百如此。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之前不懂得,實際上他們不能只存錢,因為儲蓄是沒有回報的,是吧。

諾奎斯特:這就是為什麼股票市場很重要的原因,為什麼401(k)和「退休儲蓄計劃」(IRA)改變了世界。早在1960年,只有大約10%的美國人投資股票市場。如今,因為很多人的養老金是401(k),是個人退休金帳戶,是固定繳款養老金,明確規定了你在裡面投入多少。這意味著,大約50%到60%的美國人直接擁有股票,不是通過人壽保險間接持有,而是直接持有。

他們可以監控自己的帳戶。每個月,他們都會收到一份小報表,上面寫著他們的 401(k)帳戶或個人退休帳戶的價值。你看到在川普任總統期間,你的終生儲蓄價值大幅增加。在拜登執政期間,你的終生儲蓄減少了。你更窮了。在終生儲蓄方面,美國最富有的人更窮了,中等收入美國人更窮了,因為股市已經下跌了。

政府的補貼和救助會如何影響經濟

楊傑凱:那麼,我最近請到大衛‧斯托克曼(David Stockman)上節目,他認為現在還是存在很多泡沫,很多的泡沫。儘管你剛才說的這些,他認為,考慮到當前的現實,基本上目前的投資方向,應該是把錢投在極其安全的項目上,而這樣的項目並不多。

諾奎斯特:好的。

楊傑凱:我不確定,並且他更多地是談論投資,你更多地是談論經濟,減少稅收的方面,但我只是很好奇你會怎麼做。

諾奎斯特:很明顯,拜登政府正通過徵稅將國人的很多儲蓄用於錯誤的投資、政治投資中去了。「讓我們來投資電動卡車吧。」真的嗎?我們確定這有市場嗎?「不,我們非常確定它沒有市場,所以我們要大力對它進行補貼,以便讓所有人人為它買單。」

政府在虛假的能源領域創造了一系列產業,他們補貼你使用太陽能,而不是天然氣、煤炭或核能或其它能源。每當政府就某東西的價格忽悠你時,聲稱「哦,它是有補貼的,它更便宜。」不是的,不是它更便宜,而是……

楊傑凱:人們在以另一種方式為它買單。

諾奎斯特:你在通過納稅為此買單,或你的鄰居正通過納稅為此買單。而這卻給出了錯誤的投資信號:「哇,這個東西需求很大。」只有在國會繼續開支票的情況下才會這樣。

對政府經濟和能源政策的看法

楊傑凱:請定義一下「虛假的能源領域」,這是指什麼?

諾奎斯特:這是指經濟中的任何一個部分,它能存在如果僅僅因為得到了政府的稅收補貼,通過從民眾那裡拿錢進行補貼,那不是一個真正的市場,而是一個接受補貼的市場。它低估了真實的成本,卻誇大了價值。當政府向大學投入資金時,這筆資金的三分之二實際上是投到了「教授做的研究,而不是教學」。

也就是説,政府向大學投入了大量資金,但其中只有一小部分真正用於教學,而且只有一小部分花在了教授你任何有助於謀生的方面。研究法國藝術史是很有意思的,但進行這方面研究的好方法可能是利用自己的時間。但學習這個不會給你一份工作,也不會給你加薪。

你為何要借錢來做這個呢?你不會因為它很有趣就借錢去上一門藝術鑑賞課程。我是說,花錢學習東西是件好事,但有些東西只是有意思而已,而其中有些真的是能幫你支付帳單的終身教育。

那麼,到底有哪些東西價格已經飛漲了?好,鑒於拜登政府所為,很多東西都漲價了,漲幅高出了5%或8%的通貨膨脹率。你看一下醫療行業,看看醫院。醫院得到政府的大量補貼,而製藥業——對此醫院喜歡指出,這好像就是問題所在——藥品價格的增長速度低於通貨膨脹率。事實上,與醫院、保險、健康保險相比,這些藥品價格相當有競爭力,因為它是由政府補貼的。

因為大量資金流入,人們會通過過量投資某些東西而致富,或通過投資不良的領域或投資錯誤的領域而致富。你搞一個虛幻的能源領域時,情況也是如此,也就是,不好意思應該這樣說,某些類型的能源現實世界中不存在,它們只存在於被補貼的圈養環境中。

太陽能在某些情況下能行得通,是因為它有補貼,而且鑒於它是間歇性的,由於他們通過立法要求其他人提供基本負載能源,然後太陽能被允許接入電網並銷售,即使沒人想要他們的服務。

對於個人合法減稅和獲得社會公益的建議

楊傑凱:那麼個人呢?個人可以做些什麼?他們應該關注哪裡?

諾奎斯特:我肯定會利用個人退休帳戶401(k)中的免稅儲蓄。你可以把收入的多大比例存入有一些限制,你一年可以存入多少有一些限制。如果你有能力達到這些限制,那麼從長遠來看,要儘可能多地儲蓄,因為積累的資金往往不會被徵稅。

它們各有不同,401(k)有前端類型的以及後端類型的。也就是説,免稅儲蓄非常有用,也是一種積累財富的方式。另一個建議是,要確保有律師為您處理有關撰寫遺囑的問題。有不同的方法來安排如何將錢留給子女等等,而這些方法或多或少都容易涉及到徵稅。

另一個建議是,考慮一下搬到一個沒有所得稅的州,或者實行單一稅率並且即將實現零稅率的州。搬到一個不花費太多錢的州,因為一個花費太多錢的低稅收州,例如阿拉巴馬州,如果他們不解決這個問題,可能在未來幾年內最終成為一個高稅收州。當你搬到另一個州時,不僅要有較低的所得稅或無所得稅,而且還要有較低的財產稅,較低的銷售稅,也請關注這些。

還要關注的是,事實上現在有16個州已通過了「教育儲蓄帳戶」規定。所以如果你想(讓孩子)在家教學或去特許學校或教會學校,或去一所你沒有被分配到的公立學校,那麼這些州,例如佛州,他們會給你每個孩子一張八千美元的支票。因為這筆錢是跟著你的孩子走的。

它不是與某棟學校建築聯繫起來的,然後說「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來學校的這棟樓。」對吧,也許它在教育孩子方面做得不太好。這八千美元可以讓你用於在家教學,用於特許學校,用於教會學校。

對於開始生活並決定要孩子的年輕人來說,如果你有四個孩子,每年就有32,000美元用於在佛羅里達州教育孩子。愛荷華州也有類似的數額,亞利桑那州也有類似的數額。隨著時間推移……起初,各州都在說,「我們將給你這個州花在教育上的錢的一半,讓你到任何你想去的學校,另一半則是留在公立學校上學。」

隨著時間的推移,你會得到所在州花在這學校方面的所有的錢,因為,為什麼你不能控制為你孩子的教育預留的所有錢呢?為什麼錢的一部分要投入一個沒人想上的學校呢?父母能夠控制的用於每個孩子教育資源的錢將會增加,而投到學校建築而非孩子身上的資源量會減少。

過去幾年中人口減少的州開始停止加稅

楊傑凱:你這麼講非常有趣,人們通過搬家實際上得到了社會公益服務。這對我來說很有趣。但是,以加州這樣的州為例,我的理解是,作為一個州它是過去幾年中人口減少最多的州,表面上是因為其政策。你是否想對此談一談?

諾奎斯特:我同意。夏威夷的人口一直在減少。有時人們會說,「哦,這只是由於天氣原因」。有幾個自由派經濟學家是這麼說的,「人們不會只為了躲避稅收而搬去管理更好的低稅的州。因為他們喜歡那邊的天氣。」人們離開離開夏威夷的速度和人們離開加州的速度是一樣的(快)。順便說一下,加州擁有世界上最好的天氣。你在說什麼呀!

楊傑凱太有意思了,在我看來,他們並沒有明顯改變政策,若有的話。我聽說過的一些政策實際上是相當令人震驚的。尤其是在醫療領域和醫學領域等等。

諾奎斯特:在加利福尼亞州,州長紐森阻止了再次提高最高稅率的努力。紐約州的庫默(Cuomo)州長阻止了提高最高所得稅稅率的努力。當你掉進給自己挖的坑的時候,你就開始變得聰明了:別再挖了,是吧。所以說無論如何,他們暫時停止了在稅收方面的瘋狂舉動。越多的人離開加州,離開紐約州,離開新澤西州,這些州的稅率就越有可能開始下降。

楊傑凱關於稅收問題,你對現任聯邦政府有何建議?

諾奎斯特嗯,應該將企業稅率至少降至15%。我們應該把個人稅率降到27%,也就是里根總統卸任時的水平,並轉向單一稅率。讓經濟增長帶來更多收入,而不是試圖繼續提高稅收,那會導致經濟放緩。

楊傑凱:非常精彩的談話。好的,格羅弗‧諾奎斯特,非常高興你作客我們節目。

諾奎斯特:謝謝。

完整版視頻請移步youlucky:https://www.youlucky.biz/atl

《美國思想領袖》製作組

▼ YouTube會員完整版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文革親歷者對今日美國人的警告
【思想領袖】人口和房地產危機扼殺中國經濟
【思想領袖】美軍撤離 中共結交塔利班的内幕
【思想領袖】中共代理人深度滲透西方的內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