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人口和房地產危機扼殺中國經濟

人氣 5068

【大紀元2024年04月11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

毛思迪:中國經濟中的房地產業,約占經濟總量的60%。中國人大部分財富都投在了這方面。而這些財富將在一夜之間消失。

楊傑凱為了了解中國的經濟危機和人口危機,我採訪了中國問題專家毛思迪(Steven Mosher),他是美國人口研究所(Population Research Institute)所長。

毛思迪:本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現在勞動力怎麼就短缺了?這麼説吧,殺掉四億人之後幾乎就能導致其陷入這種境地,沒有出路了。

楊傑凱:中共將來會強迫中國女性生孩子嗎?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中共運作房地產的龐氏騙局模式 導致經濟正在崩潰

楊傑凱:毛思迪,很高興你再次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毛思迪:很高興今天能和你在一起,楊。你的工作很重要。

楊傑凱:非常感謝,我們已經很久沒聯繫了。我相信你已經有四年沒有上這個節目了。實際上,早在2019年《美國思想領袖》節目開播之初,你就是早期嘉賓之一。我們談到其中的一點是你的專業領域,即中國的一些人口現狀和中共的政策。那麼,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個問題,但首先,我們來談談這與當前地產市場殘酷的現實是如何交織在一起的,我們就從這裡開始吧。

毛思迪:中共的房地產行業目前正處於崩潰過程中。當然,其崩潰的過程比我們一些人想像的要長,但當崩潰發生時,而且現在已經在發生了,它將比任何人預料的都要快得多。中國經濟中的房地產業,約占經濟總量的60%。中國人大部分財富都投在了這方面。而這些財富將在一夜之間消失。

但是,我真正想說的是,楊,在地方層面它是如何運作的,因為,如你所知,1979年、1980年時我曾在中國。我是美國首位獲准赴華實地考察的社會科學家,與中國的村民們一起生活、工作,他們當時還是生活在人民公社內。我離開後的第二年,人民公社就解散了。

後來我又回去過很多次,但我對中國人民的感情和熱愛,尤其是對農村人的感情和熱愛從未減退。我一直在為他們而戰。無疑,他們是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受害者。在中國每個人,除共產黨員外,無疑,都是中共的受害者。但城裡人的待遇要比農村人好得多。

在農村、在房地產方面的情況是這樣的:一些鄉鎮級的地方官員或縣級的政府官員,甚至更高一級、地區級的官員,跑來說,「我們要把這個村子夷為平地,然後我們要在原址上建一個公寓大樓項目。」

他們只給當地村民很少的補償,甚至幾乎不給任何補償,就毀壞當地村民的房屋,奪走他們的土地。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中國經常看到中共防暴警察鎮壓騷亂,因為人們反抗自己的家園被毀是非常正當的。

這個事是這樣運作的:它其實是中共地方官員搞的一場騙局。他們會去找當地的開發商和銀行,說「我們有這塊地」。他們不會說地是從農民那裡偷來的,但他們確實是偷來的。(他們說,)「我們有塊地,我們想讓建築公司在上面建一個高層公寓樓項目。我們希望你們,即當地的人民銀行,能貸款給我們去建設。」

然後,他們全到聚到某個密室裡開會,商量如何分錢,如何分配成果。可以預料的是,家園被毀的這些貧困的村民們將別無選擇,只能購買公寓來居住,否則他們將無家可歸。

那麼,誰會從中受益呢?是銀行和建築公司的當地官員們,還有當地的中共官員們,他們都在從中漁利。誰會從中受損呢?是村民們。他們會遭受雙重損失,不僅家園被毀,還幾乎被當地官員強迫買下那個公寓,讓腐敗的中共官員們進一步中飽私囊。

地方上的地產騙局就是這麼運作的。你可以把它放大到地區一級、省一級和國家一級,你可以看到恆大這樣的公司是如何發展到今天這樣的規模的。

你可以看到這是怎樣一個巨大的龐氏騙局。因為一旦過度建設到一定程度,而中國現在已過度建設了,他們有七八千萬棟空置的公寓樓,七八千萬棟空置的公寓樓!即使他們不再建任何新房,也需要一代人的時間才能賣掉。而現在購買這些公寓樓的人太少了。

因此,這個經濟、這個依賴於地產開發的巨大的龐氏騙局,正在我們眼前崩潰。這就是為什麼恆大已開始宣布破產,無法再發行債券,因為沒有人願意購買他們的垃圾債券來建造無人居住的公寓樓。

缺乏投資機會的城市人口投資期房 爛尾樓越來越多

楊傑凱:還有一個因素,也是我們通常聽的最多的,就是實際投資那些公寓的人。也就是説,一方面是(中共)徵用土地、占用土地,建造高樓大廈,強迫人們購買,正如你所描述的那樣,這一部分人們知道的比較少;更廣為人知的是投資這方面,那麼,請講講這是怎麼一回事。

毛思迪:是的,我剛才說的是農村的五億人口,以及這種過度建設是如何發生的,當地腐敗官員是如何趁機獲利的。城市裡的情況又有些不同,因為一般不會為了逼城裡人們買新房而毀掉他們的房子,而他們所做的是……

因為中國缺乏投資機會,因為人們不相信股市,他們認為股市是由政府操縱的(這麼認為也沒錯),以產生特定的回報、特定的結果,所有這些都可能在一夜之間消失——如果政府法規發生變化,或政府介入並徵用一家公司的話。因此,城裡人實際上只能用他們努力節省下來的錢進行一項投資——這就是投資公寓樓。

但他們買的不是已完工的公寓,看吧,騙局來了。他們買下的是期房,明年他們將成為這棟公寓樓的業主,而實際上這棟公寓樓還沒有建成。因此,他們以首付的方式投入了大量資金。他們付錢給一家建築公司,讓該公司用他們的投資實時建一棟公寓樓。

現在,如果公寓樓出現這種情況——而這種情況現在正在中國一個又一個城市發生——如果公寓樓只建了一半會怎麼樣?也許混凝土牆和屋頂已經砌好,但內部工程都沒有完成,這是因為建築商破產了,就像中國第二大開發商恆大一樣正在破產。然後會發生什麼呢?

成千上萬的人都將自己畢生積蓄投資於這棟公寓,這棟夢想中的公寓,他們的夢想將變成一場噩夢。他們血本無歸。這就是為什麼在城市裡,我們會看到人們聚集在房地產開發公司外面、地方銀行外面以及地方黨政機關外面,抗議自己畢生的積蓄被盜走了。

這就是城市裡發生的事情。在農村,就是赤裸裸的徵地和盜竊。在城裡,它的做法更加隱蔽,但歸根結底,目的都是一樣的:窮的是民眾,富的是中共。

中國人民自己擺脫了貧困 但現在這種日子已一去不返

楊傑凱:你在描述,在這個領域和其它領域中共對待人民的方式時,用了「肆意破壞人力資本」一詞。這在我聼來非常耐人尋味,也很廣泛。讓我們來探討一下。

不過,在傳統媒體等媒體上,你會一再聽到和看到這樣的口號,這幾乎已經被當作事實接受:中國共產黨讓千百萬人擺脫了貧困,這是他們的成就,不過雖然取得了成就,但也存在一些問題。

那麼,這與你所描述的這種對人力資本的肆意破壞有什麼聯繫呢?

毛思迪:實際上我認為,是中國人民自己讓自己擺脫了貧困。中國人民是地球上最勤勞、最聰明的民族。只要給他們一星半點機會,他們就會改善周圍的環境,就會提高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水準。因此,在毛澤東去世之後,隨著鄧小平的崛起實施的改革,中國人民獲得了這一點點的機會。

中共的人民公社被解散,農民重新獲得了土地,可以耕種自己的莊稼並從中獲利。允許城裡人創辦小企業,甚至是更大的企業。當然,中共也從這一切中漁利,並拿走了所創造財富的大部分。

大家可能都知道,中共的運作每年要耗費全國GDP(國內生產總值)的約六分之一,用來支付中共官員的薪水,為他們提供住房,免費餐飲,交通,出國旅遊,和在中國的專屬度假村等等。還有六分之一的經濟收入,我認為是被腐敗侵吞了。很可能是六分之一,也可能更多。二者加起來,中國經濟的三分之一就消失在中共的口袋和海外銀行帳戶中了。

但即便如此,即便如此,即便有這些逆風,即便有貪腐,即便有壓迫,中國人民還是能夠改善自己的命運。而現在這種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因此,我把中國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歸功於勤勞的中國人民自己,再加上美國過去幾十年來相當愚蠢的外交政策。該政策使一個不僅想統治本國人民、而且想統治世界的中共得以崛起了。

中共實施計劃生育 扼殺了過去兩代人中的一半人

楊傑凱:我們很快回來。我們繼續採訪人口研究所所長毛思迪

你可以給我解釋一下,中共是如何實施你所說的肆意破壞人力資本的,而且,這是自那時以來、在經濟大幅增長的現實背景下進行的。

毛思迪我在中國時,獨生子女政策已經開始實施,我認為毫無疑問,這是世界上有史以來對人力資本的最大破壞。直到幾年前,中共領導人還在吹噓通過強制墮胎讓中國人口滅少了四億人。事實上,早在2012年,在華盛頓特區,我曾與中共國一位前衛生部長會面,他聲稱獨生子女政策避免了4億人的出生。

現在事實證明,在殺了地球上最能幹、最有進取心、最勤勞的四億人的情況下,不可能不會對其經濟造成長期嚴重破壞。事實上,這種事已經發生了。當然,不僅失去所有這些孩子是一個巨大的人類悲劇,那麼多的婦女被強制墮胎、絕育,也是一個巨大的人類悲劇,她們身心都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但是,想想這對現狀意味著什麼,現在七千萬棟公寓樓空置著。那些本可以結婚、成家、購買公寓樓的年輕男女,也許在幾十年前就被殺死了。現在不可能讓他們起死回生了。

因此通過殺死過去兩代人中的一半人,中共其實已經扼殺了自己的未來。它(獨生子女政策)於2016年結束。為什麼呢?因為中共清醒過來認識到,當時全國缺少四百一十萬勞動力。本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怎麼出現勞動力短缺了?殺掉四億人,就能導致其陷入這種境地。

從那時起,中共越來越不遺餘力地提高出生率。2016年他們宣布了二胎政策,期待出現嬰兒潮。他們得到了一個小小的嬰兒潮,隨後出生率繼續下降。於是在一年半前,他們宣布開始實行三胎政策,

這等於是對中國人說,對那些經歷了獨生子女政策倖存下來的年輕的男女說:「你們現在可以多生多育了。」而中國年輕人說,「不,我們不感興趣。近四十年來,你們一直告訴我們,養育孩子開支是很大的,我們應該立即停止(多生)。在生孩子這件事上,我們要一個孩子就夠了。現在,你們又告訴我們應該生兩胎或三胎,我們不感興趣。」

未富先老 中國的未來其實已被扼殺

中國的結婚率在持續下降,出生率也持續下降。他們實際上已經把稱霸世界的中國夢扼殺在搖籃裡了。因為隨著中國經濟的下滑,中國人口老齡化和死亡的速度超過了世界史上任何一個族群,21世紀將不屬於中國,部分原因就在於中共持續的暴政。但在很大程度上,這是因為上兩代人中有一半人被殺掉了。

根據我對未來的預測,顯示到2070年,或最早到2060年,美國的人口可能會超過中國的人口。隨著勞動適齡人口的減少,我們看到勞動力成本上升,而中國還沒有過渡到富裕國家。它仍然是一個中等收入國家。

現在你可以說,日本老齡化了,韓國老齡化了,台灣也老齡化了。隨著時間的推移,世界上很多國家都老齡化了。我們在歐洲也看到了這一點。但所有這些國家都是先富起來,然後才老齡化。他們在老齡化之前就已經富裕起來,這意味著即使在人口老齡化、勞動力開始趨於平緩、萎縮的情況下,它們仍有資源繼續繁榮。

中國的情況就遠沒有那麼幸運了。中國仍然是一個中等收入國家。它仍然相對貧窮。中國仍有幾億人處於相對貧困狀態。中國正在未富先老。中共為中國人民設置的人口陷阱是無法擺脫的。

這是嬰兒出生的低潮。我認為這可以解釋為何中國經濟很難從目前的問題中恢復過來,無論政府怎麼出台各種經濟刺激措施,無論他們如何降低利率或是補貼出口,或採取他們想用的任何其它招數。他們都無法彌補失去的那四億人。他們無法彌補一億個空空的搖籃。這種資源,這種終極資源——人,是無法替代的,是替代不了的。

中共開始鼓勵三胎 試圖提高出生率

楊傑凱是這樣的。但我不禁想到,同樣,根據你描述的那種肆意的做法、那種肆意破壞人力資本的做法,從根本上,根據中共的說法,人同樣可以被隨意利用,用作發展的韭菜,或者用於中國共產黨認為必要的任何目的。你所描述的情況是非常可怕的,因為我不知道他們會想出什麼極端的招數來化解這個棘手的問題。

毛思迪:是啊。是啊。你說得太對了。中共一直以來對待中國的群眾——我從來不喜歡用「群眾」這個詞,因為這本身就是不那麼人性化——但他們一直把中國的群眾當作一種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可以任其揮霍。

中共會怎麼做呢?哦,它已經開始試圖提高出生率了。就在兩週前,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他是中國一切領域的主席——這位軍委主席說了,現在鼓勵人民解放軍軍人生育三個孩子。現在,他們用的詞是「鼓勵」,當然,其實實踐中就是一道命令。

當你們的統帥說,要多生多育,繁衍後代,那麼你們的晉升將與是否服從這一命令掛鉤了。因此,對受其最直接控制的這一群體,他已經下令他們生三個孩子,以避免人口結構的崩潰。

幾年前,事實上,共產黨自己就宣布,年輕黨員應該結婚並至少生兩個孩子。我想現在已經增加到三個了。同樣,他們控制下的這些人、即黨員,再次被告知,他們必須生幾個孩子。

未來還會使用什麼極端招數?

這個時代的另一個標誌是,政府正在全國建立精子庫,鼓勵年輕男性捐獻精子。他們還沒有建立卵子庫。或許這一天即將到來,年輕女性可能會被告知捐獻卵子了,好實現體外受精和培育試管嬰兒。據我們所知,這些實驗正在中國推行。

但我擔心,他們要做的是一個技術上更簡單的方案。我認為,年輕女性不會被告知要捐獻自己的卵子,而會被告知捐獻自己的子宮和本人。她們會被告知,為了國家的利益,為了中國的繁榮,為了中國的未來,她們必須同意生孩子。屆時將會公布生育配額,違令者將受到懲罰。現在,如果這一切聽起來好像任何政府都不會對自己的人民這麼幹的,那麼你別忘了,中共35年來對年輕女性恰恰就是這麼幹的。

他們曾告訴21歲之前懷孕的年輕女性必須去墮胎。他們曾告訴未婚先孕的年輕女性,必須去做人工流產。他們曾告訴那些已婚但未經政府許可、在計劃外懷孕的年輕女性,她們必須去墮胎。他們還曾告訴那些只生過一個孩子的年輕女性,必須做絕育手術。

也就是說,中國(中共)幾十年來自上而下地控制全國的生育率,竭力把生育率降下來。既然中共實質上已經讓人口螺旋式下降了,它又有什麼理由不反其道而行之,利用年輕女性作為俘虜、生育力量,重新為國家提供人口呢?我看不出共產黨有任何道德上的理由或倫理上的理由會猶豫不決。

因此,在這個時代結束之前,在本世紀結束之前,也許這個十年結束之前,我認為我們會看到當今的中國會出現這樣或那樣的強迫懷孕。這是他們所處境況的必然結果。

楊傑凱講得非常精彩,毛思迪。在採訪快要結束時,最後還有什麼想說的?

毛思迪:我認為,我們必須一如既往地牢記中國人民在中共治下遭受的苦難,他們是中共最主要的受害者。我們還必須認識到,在任何情況下,無論情況看起來多麼危險,我們都不應該從中共那裡藉鑒任何東西,或聽取任何建議,因為自中共國成立以來,中共實質上一直在與美國進行冷戰。

楊傑凱:好的,毛思迪,很高興你做客我們節目。

毛思迪謝謝你,楊。

楊傑凱感謝大家關注毛思迪和我。感謝收看本期《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主持人楊傑凱。

《美國思想領袖》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美中衝突的本質是意識形態之爭
【思想領袖】錯誤假設助長了極端氣候政策
【思想領袖】從藍州到紅州的美國人口大遷移
【思想領袖】取消文化與名校圈掀起的衝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