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阿根廷川普和荷蘭川普勝選 掀保守派浪潮

人氣 994

【大紀元2023年1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我為你感到很驕傲。你將扭轉你的國家,真正讓阿根廷再次偉大!」美國前總統川普在祝賀哈維爾‧米萊(Javier Milei)當選阿根廷新總統時這麼說。

只有53歲的哈維爾‧米萊在11月19日的阿根廷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後獲勝,他將於12月10日就任總統職位,正式領導這個南美洲的第二大國家。

作為一名經濟學家和大學教授,米萊也是一位「政治新手」,他主張減少政府支出、不增稅等保守派理念。在競選期間,米萊經常把他自己與美國前總統川普進行比較,並且以其同樣張揚的個性、鮮明的個人風格和強大的媒體影響力,獲得了「阿根廷川普」的稱號。

米萊的許多支持者也經常穿戴著印有「讓阿根廷再次偉大」字樣的T恤和帽子,同樣是呼應川普的「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

2023年11月19日,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新當選的阿根廷總統哈維爾‧米萊(Javier Milei)的支持者在總統決選投票結束後慶祝。 (Marcos Brindicci/Getty Images)

就在阿根廷政壇即將向右轉的同時,歐洲的荷蘭也傳來繼續向右轉的消息,同樣也有「荷蘭川普」稱號的以反對非法移民著稱的基爾特‧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在11月22日荷蘭大選中獲得巨大勝利。

威爾德斯領導的政黨在荷蘭下議院(二院)中獲得最多席位,成為第一大黨。這讓威爾德斯有機會組成和領導下一個執政聯盟,並成為自2010年以來荷蘭最保守的首相。

2023年11月19日(海牙),荷蘭極右翼政治家基爾特‧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的照片出現在他的自由黨(Party for Freedom)在荷蘭議會大廈附近的海報上。荷蘭將於11月22日舉行臨時大選。擔任首相十多年的馬克‧呂特(Mark Rutte)內閣此前因移民政策分歧而垮台。呂特表示將退出荷蘭政壇。(Carl Court/Getty Images)

自從川普於2016年贏得美國大選,在世界頭號國家強力推動保守派理念回歸以來,保守派浪潮就開始在世界各地不斷湧現。這些浪潮時而高漲,時而退卻,顯示出左右意識形態的拉鋸狀態。

由於2024年將迎來世界各地更多國家的大選,包括美國、英國、台灣、印度、墨西哥和巴基斯坦,對於保守派運動將會在這些國家有何表現,目前在南美阿根廷和西歐荷蘭出現的保守派新浪潮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具有前瞻意義的現象。

阿根廷保守派浪潮:要小政府,不要社會主義,不與中共結盟

在19日晚上的勝選演講中,米萊說:「阿根廷的局勢危急。我們國家需要的變革是巨大的。沒有漸進主義的餘地,沒有冷淡措施的餘地。」

目前,阿根廷的十分之四人口生活在貧困之中,年通貨膨脹率高達143%。鑑於阿根廷不斷擴大的預算赤字、耗盡的美元儲備以及必須繼續償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440億美元貸款計劃,米萊上任總統後的當務之急是拯救阿根廷的經濟。

2023年11月16日,阿根廷科爾多瓦,週日決選前夕,自由黨總統候選哈維爾‧米萊(Javier Milei)手持一張印有頭像的百元大鈔。 (Tomas Cuesta/Getty Images)

米萊表示,他將把政府部門的數量減少一半,通過他的「電鋸計劃」(chainsaw plan)削減公共支出,並儘可能將每個國有的和國營的公司私有化。他還表示,他將取消中央銀行。

他的執政理念和綱領與美國前總統川普的非常相似,川普對於米萊的當選表示熱烈歡迎,他在21日發布到其「真相社交」媒體上的一個帖文中說:「祝賀哈維爾‧米萊在阿根廷總統大選中表現出色。世界矚目。我為你感到很驕傲。你將扭轉你的國家,真正讓阿根廷再次偉大!」

米萊還表示將加強與美國的關係。白宮表示,喬‧拜登總統22日與米萊談到了「美國和阿根廷在經濟問題、區域和多邊合作以及共同優先事項上的牢固關係,包括倡導保護人權、解決糧食不安全問題,和投資清潔能源」。

在更加親近美國的同時,米萊明確表示不會與「共產黨」合作,也不會加入由中共主導的「金磚」國家集團。

共產中國是阿根廷的第二大貿易夥伴,即將卸任的阿根廷總統阿爾貝托‧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是一位「親中派」,並在阿根廷推行名為「庇隆主義」實為社會主義的政策。

2023年8月13日,阿根廷極右翼自由主義經濟學家、總統候選人哈維爾‧米萊(Javier Milei)在其位於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總部發表演講後揮手致意。他在阿根廷總統選舉初選中獲得 32.31% 的選票,成為此次選舉主角。(Alejandro Pagni /AFP via Getty Images)

在大選中,米萊贏得了阿根廷24個省份中21個省的壓倒性勝利。他的勝選打破了此前幾乎所有政治專家的預測。

市場對阿根廷政局的變化持謹慎樂觀態度。阿根廷股市和主權債券有所上漲,貨幣比索有所貶值,但並未出現許多人預期的暴跌。

紐約AdCap資產管理公司(AdCap Asset Management)執行合夥人哈維爾‧蒂默曼(Javier Timerman)評論說:「米萊的一大優點是,市場似乎比大選前更相信他。」

米萊在阿根廷的勝選並不是南美洲的第一波保守派浪潮。此前在南美第一大國巴西的2018年大選中,有「巴西川普」和「熱帶川普」之稱的雅伊爾‧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在該國的經濟衰退和社會動盪下勝出。但是在2022年大選中,博索納羅又輸給了巴西老牌的左派政治家盧拉(Lula),這使得巴西的保守派浪潮一時受阻。

荷蘭保守派浪潮:要法律和憲法,不要非法移民

荷蘭大選在23日完整計票後的結果是,威爾德斯領導的自由黨(PVV)拿到下議院150個席位中的37席位,比22日晚間投票結束時出口民調預測的又多了兩席,比他在上次大選中贏得的17個席位也多出一倍以上。這使PVV成為下議院第一大黨。

得知獲得巨大勝利後,威爾德斯興高采烈地說:「我不得不掐一下我的胳膊。」

威爾德斯的政治主張包括呼籲對荷蘭退出歐盟進行公投、完全停止接受尋求庇護者以及在荷蘭邊境阻止非法移民。他也主張荷蘭「去伊斯蘭化」。

在勝選演講中,威爾德斯表示,他推行的任何政策都將「在法律和憲法範圍內」,他希望結束「庇護海嘯」。

「荷蘭將再次成為第一」,他還說,「人民必須奪回他們的國家。」

荷蘭自由黨(PVV)領導人基爾特‧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2013年在國會上手持酷似沙特國旗的反伊斯蘭貼紙。(Bas Czerwinski/ANP/AFP)

威爾德斯的勝選表明一度被譽為歐洲「寬容燈塔」的荷蘭已經不能再繼續承受大量經濟難民和非法移民之重負,這對意識形態普遍偏左的歐洲也將產生巨大衝擊。

一位荷蘭選民諾伯特‧范貝倫(Norbert van Beelen)23日上午在海牙對美聯社說:「我認為,說實話,很多人都非常關注一個特定問題,那就是(非法)移民。所以我認為這個(結果)就是人們投票支持的。(非法)移民和離開歐盟等所有其它方面都是非常向内而不是向外的問題,這只是被遺忘了,一切都與(非法)移民有關。」

另一位荷蘭選民芭芭拉‧貝爾德(Barbara Belder)表示,威爾德斯的勝利「是一個非常明顯的跡象,表明荷蘭想要一些(與現在)不一樣的東西」。

威爾德斯的勝利將結束現任首相馬克‧呂特(Mark Rutte)及其領導的中偏右的自民黨(VVD)對荷蘭的13年領導地位。

2022年10月23日,意大利羅馬,意大利新任總理喬治婭‧梅洛尼(Giorgia Meloni,中)抵達基吉宮(Palazzo Chigi),準備出席新舊任總理的交接儀式。(Vincenzo Pinto/AFP)

在這場令荷蘭繼續向右轉的歷史性勝利的一年前,意大利保守派「意大利兄弟黨」(Brothers of Italy)主席喬治婭‧梅洛尼(Giorgia Meloni)在大選中獲勝成為總理。梅洛尼呼籲減稅、減少官僚主義,「意大利優先」,以及退出中共「一帶一路」協議。

歐洲的保守派浪潮也不是沒有受到挫折。去年9月上任英國首相的莉茲‧特拉斯(Liz Truss)希望通過大幅減稅以重塑英國經濟,但是卻令金融市場陷入恐慌,這導致她本人擔任首相才49天就不得不下台。

「我認為她覺得自己嘗試做得太多、太快,卻沒有追隨者。」美國國會眾議院共和黨研究委員會(RSC)主席凱文‧赫恩(Kevin Hern)這樣總結特拉斯的教訓。

荷蘭的繼續向右轉也不會是影響歐洲政治格局變化的最後一波保守派浪潮。從斯洛伐克和西班牙,到德國和波蘭,保守派運動已在一些歐盟成員國中獲得態勢,並在其它國家中慢慢起步。

2022年4月3日,匈牙利總理維克托‧歐爾班(Viktor Orban)在選舉初步結果公布後,對支持者講話。 (Janos Kummer/Getty Images)

同樣對非法移民和歐盟機構採取嚴厲立場的匈牙利總理維克托‧歐爾班(Viktor Orban)在祝賀威爾德斯勝選時說:「變革之風已來!恭喜你!」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4位西方領導人訪問基輔 聲援烏克蘭抗俄
美國:胡塞襲擊載化肥商船 引發「環境災難」
槓上小粉紅 英鋼琴家穿「民國國旗」上場
美中高級官員對話 討論朝俄軍事合作問題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