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神的指引」 中領館員工成功出逃

人氣 10919

【大紀元2023年03月21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易凡採訪報導)董羅彬,原中共駐新西蘭奧克蘭中領館的一名後勤員工,在抵達奧克蘭兩個月後神奇逃脫。在中領館嚴密設防的情況下,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2018年5月,時年34歲的董羅彬在逃離後不久曾接受大紀元專訪,但出於安全考慮,這段驚險、曲折、鮮為人知的經歷直至日前才首次公諸於眾。繼3月17日大紀元報導《掙脫監控 新西蘭中領館出逃員工心路歷程》之後,董羅彬進一步向大紀元記者披露其出逃的細節。

董羅彬在中國時因為信仰天主教而長期受到壓制,對中共也抱著強烈的不滿,因此早就有心出走海外。被外派到奧克蘭中領館之後,環境的壓抑使他出逃的念頭越發強烈。

中領館人員被全方位監控

中領館對員工的控制全面到從物質到精神的每一個層面。

首先就是沒有錢。董羅彬說,他們的工資都是記帳,不發給本人,要等工作期滿回到中國後才一起發。一次外派的工作期限是兩年,但實際上許多人的服務期都長達三、五年。工作得越久等於被中共扣押的錢就越多。

「中領館裡邊對中共反感的人多了,為什麼他們不跑,這是一個重要原因。」他說。

董羅彬說,中領館員工在海外的餐飲、住宿以及交通等都不需要個人付費,所以用錢的機會並不多。如果需要購買一些個人生活用品,可以跟中領館「借錢」,一次最多可以借600美元。所以員工一旦跑掉了,馬上就面臨生存的問題。

董羅彬認為,錢還不是最重要的,沒有身分證明才是問題。他自從奧克蘭機場一出來,護照就被沒收了。「沒有護照,什麼都辦不了。」

據他所知,「中領館的樓上有一個機要室,所有人的護照都放在那裡邊。除此之外,裡面還有各種機密。有人24小時把守,普通員工都不讓進去。」

沒有人身自由。中領館的所謂「外事紀律」要求:所有的員工都不能單獨出行,至少要3人以上才能一起出行,出去還要相互監督。也不允許與外人接觸,違反者有可能面臨遣返。

無法了解外界。「領館人員的工作、生活全部在圍牆之內,既不允許看當地的報紙,也不允許瀏覽當地的網站。使用的手機卡、互聯網設備都是中領館提供的。許爾文(時任奧克蘭中領館總領事)親口跟我們說,我們在這裡的所有活動都是透明的。」

想投奔自由,董羅彬表示,面臨的最大障礙是決心!中共多年的洗腦與精神恐嚇,讓他覺得逃跑就是「政治叛逃」,如果失敗就死定了。即使跑出去,他到了這堵圍牆外面,一個人也不認識,誰能幫助他?他的英語又不好,如何面對這個陌生的社會?如何解決生存問題?他在國內的家人會面臨什麼……?這些障礙像山一樣壓著他。

對自由的無限渴望以及現實的重重障礙,讓董羅彬在矛盾中備受煎熬。「你明明知道,出了這個門就是自由世界,但是你就是出不去。」他說。

天無絕人之路

董羅彬經由一個不便透露的關係悄悄地買了一張本地的手機卡(SIM卡),這張比指甲蓋還小一點的卡片首先打開了他精神家園的大門。

「晚上我就用這部手機卡的流量(Data)瀏覽海外的網站,瀏覽新聞,不用他們(中領館)的Wifi。」

「美國之音、亞洲之聲、德國之聲、大紀元、BBC、梵蒂岡中文廣播……我才知道,這個世界上原來有這麼多正義之聲,為人權、為信仰自由而舉旗吶喊。這是我到新西蘭之後所受到的最大鼓舞!」

董羅彬隨後又發現了中領館的一個監管漏洞。奧克蘭中領館的地址是大南路588號(588 Great South Road),當時中領館剛買下隔壁的590號。董羅彬注意到,新的物業還沒來得及裝修,沒有大門。他的宿舍樓正位於590號,是用鏈條鎖從外邊鎖上,如果使勁推的話可以推開一條門縫,把手伸出去就能從內部打開門鎖。

董羅彬還通過工作的便利獲知,新物業的閉路電視還沒有聯網。更巧的是,中領館後面不遠處的馬路對面,竟然有一座天主教堂。

董羅彬決定一個人溜出去試試:「我就在夜裡悄悄地出去,去敲神父的窗戶。」一試之下果然成功,然後他再連夜溜回來,沒人發現他。利用這些監管漏洞,董羅彬的身體也獲得了短暫的自由。」

「那個神父是印度裔,只會講英語。而我英語又不太好,只能藉助手機翻譯。其實更多的還是精神的交流。」

一而再,再而三,董羅彬的膽子也越來越大。正當他還在享受這種短暫的自由時,意外發生了。◇

禍兮福兮

董羅彬說,那天是2018年5月6日星期天,他又一次偷偷地跑去教堂。因為是休息日,所以他是白天去的。由於他把手機靜音了,回來一看,上面顯示有七個未接來電,致電者正是他的直接上級黃某某。董羅彬心想:壞了!

黃某某知道董羅彬一個人出去了,只是不知道他去了教堂,董也沒有承認。儘管黃某某的臉色十分難看,但當天他沒說什麼。

第二天一早,幾名新來人員被要求去新西蘭汽車協會更換本地駕照,護照也臨時還給個人。回來之後,黃某某直接把董羅彬叫到辦公室,出具了一張「違紀通知單」,董羅彬連看都沒看就簽字了。

黃某某生氣地對他說,「這是中度違紀,不是重度。要是重度違紀,你就不用簽字了,直接就回國了。」說完之後,對著董羅彬又是一頓痛批。

黃某某正批評著,忽然有人進來說,有海外的「高級訪問團」來了,要求黃某某馬上去機場迎接。高級訪問團往往都是重要團體,黃某某沒再說什麼,起身就走了,也忘了把董羅彬的護照收回去。

愣在原地的董羅彬看著手裡的護照,突然靈光一現。「護照就在我手裡。我左思右想,這個機會太難得了!如果沒有護照,什麼事都辦不了。我果斷地決定——走!」

「當時是白天,還是中午,我很緊張,現在想起來還有點緊張。我立即回去把東西、衣服收拾收拾塞在包裡,拉上拉鏈就觀察。」

「因為中午有同事會回來休息。我用微信問他在哪?他說在去機場的路上。整個樓層沒有人,也沒有監控。收拾完行李,當時是中午12點半。」

「我們是11點半吃飯,許爾文12點吃飯,12點半肯定吃完了。其他工作人員這個時候該休息的就休息了。590號沒有大門,穿過馬路就是教堂,這個地形我最起碼走了不下十遍了。」

「從樓上往下看,你如果往右走就會被看到,但如果往左走,順著路一直走,別人看不到。我都親自走過了。」

當董羅彬正要出發時,他突然猶豫了。「就在我猶豫不決之際,忽然聽到一個聲音說『快走,快走。』我下意識地回頭,發現一個人也沒有。我立即明白了——這一定是神的指引!於是我不再遲疑。」

董羅彬離開宿舍的時候,還特意在門外擺了一雙鞋。

「我戴著帽子,壓得很低,拎著行李,一大一小兩個箱子,有拉桿,拽著跑,快速地穿過馬路。右手拿大的,左手拿小的。不少東西都沒裝,連工作裝都扔了,儘可能地減輕重量。」

「從領館到教堂快步走要三分鐘。往常在中午時分,那個商務區(領館外的寫字樓)有很多人會下來抽菸、聊天,但那天中午一個人都沒有,寂靜到我都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

奧克蘭中領館員工董羅彬的出走路線圖,這也是他經常在夜間溜出中領館前往教堂的路線。(大紀元製圖)

再一次意外

董羅彬直奔教堂而去。當他快步走到之前去過多次的教堂時,發現大門緊鎖,印度神父竟然不在。他當時就傻眼了——又在計劃之外!印度神父是他在領館外面認識的唯一一個人。

董羅彬把行李放在教堂門口,四下張望,發現教堂旁邊有一所教會學校,一位洋人女老師正在給小朋友上課。他立即衝了過去,用不太流利的英語問老師,能不能幫忙聯繫一下神父,因為他需要幫助。

「這完全就是無頭蒼蠅瞎撞的。我就像射出去的箭一樣,已經完全沒有退路了。」

藉助翻譯軟件的短暫交流,女老師幫忙去找神父,可是仍沒找到。看到董羅彬的神色十分緊張,女老師就讓他在辦公室坐下休息一會。

董羅彬的手機由於欠費,已經打不出去了。神父又聯繫不上。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時間拖越久,他所面臨的危險就越大。怎麼辦?!怎麼辦?!

大概過了三五分鐘,董羅彬聽到「滴滴」一響——警車來了。原來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女老師報警了。董羅彬心想:這下完了,要把他抓回去了!

兩個警察進來,右手扶著槍的位置,身體、膝蓋微曲,左手示意他不要起身,還對著董羅彬說了一堆他根本聽不懂的英語。

董羅彬急中生智,忽然想起脖子上掛的聖牌項鍊,立即晾出來讓他們看。女老師好像突然明白了,立馬上前對警察說了些什麼,警察的態度馬上變溫和了。

董羅彬此時已經別無辦法了,他對警察承認,「我是從中領館逃出來的,你如果把我送回中領館,我肯定就死了。你無論把我弄到哪裡都行,只要別把我送回去(中領館)。」

警察對他說:「你放心,我們是來保護你的。」

感受神跡

兩名警察隨後把董羅彬帶回了警局。可是到了警局之後,董羅彬還是不知道應如何是好,此時他想起了一個曾經在網上聯繫過卻從未謀面的澳洲民運人士。

董羅彬於是試著聯繫,沒想到對方立即有所反應,並幫忙聯繫了一個認識的新西蘭人。這個新西蘭人馬上又聯繫了下一個人,就這樣一個接一個地往下傳。

董羅彬事後得知,最後把他從警局接出來並送他到律師事務所那裡的已經是第六個人了。董羅彬在此不僅感受到正義力量的強大也感受到其中的神跡——如此緊湊的鏈條,但凡其中有一個環節掉鏈,他都不可能出逃得如此順利。

回想這次毫無計劃的突然出逃,董羅彬說:「很匆忙,也很果斷,或者說武斷。我主要考慮,拿到護照的這個機會太難得了。這次如果沒有拿到,再過一兩年恐怕也見不到我的護照。」

「如果有計劃,肯定是晚上跑,甚至可能是後半夜。這次完全是計劃之外,我自己都想不到。所以我覺得完全不是我個人可以做到的。冥冥之中有神在指引我,給予我這個力量。」他說。

後記

董羅彬在逃走半年之後獲得新西蘭政府的政治庇護。

他剛逃出來時,身上僅有從中領館「借來」的600美元。不過他通過打工,解決了生存的問題,並在幾年後又將這筆「欠款」寄還回去。

董羅彬在中國的家人多次受到中共各級部門的騷擾。他的妻子在得知他逃走的消息後,不離不棄,獨自拉扯孩子長大。經過幾年的艱辛,全家終於團聚。

董羅彬事後從中領館的前同事那裡得知,他擺在宿舍門口的那雙鞋,為他爭取到了24小時的時間。前同事對他說,大家都以為他受到批評之後在房間裡生悶氣呢,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發現人不見了。

前同事還對他說,中領館發現他逃跑之後,整整閉館一個月,除了廚師之外任何人不准出入,氣氛緊張異常。大領導們一直想知道,這個董羅彬到底是一氣之下跑的,還是蓄謀已久的呢?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新西蘭政府工作人員:中共惡行必遭天懲
加拿大調查魁省中共祕密警站  華人受鼓舞
掙脫監控 新西蘭中領館出逃員工心路歷程
涉向中共洩貿易談判機密 新西蘭華裔被查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