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青年流亡德國 為白紙運動被拘者發聲

人氣 2749

【大紀元2023年04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去年11月,黃意誠(Yicheng Huang)在上海參加了反清零封控的歷史性抗議活動,並遭到了警察的暴力毆打。如今,儘管事情已經過去了多個月,但一些抗議者仍關押著。黃說,只要他們還沒獲得自由,世界就不應停止對白紙運動的關注。

消息人士此前告訴路透社,去年11月爆發的抗議活動的規模,在習近平執政的十年中是空前的。

當時,上海、北京、成都、西安、武漢等城市均爆發了要求結束「清零」政策的活動,甚至中國各大院校的學生也紛紛舉行反封控活動。

儘管這些活動在幾天內被警方鎮壓,但加速了「清零」政策的結束。去年12月初,中共宣布放鬆疫情防控政策,實質上等於廢除了「清零」。

四個月後,26歲的黃意誠逃往了德國,並決定發出自己的聲音,來支持其他抗議者。他們中的一些人因為那次抗議活動,仍被警察關押著。

「我被拘捕的那一刻是我一生中最可怕的時刻。但在有過這一經歷之後,我現在覺得不會再害怕了。」黃在德國北部港口城市漢堡告訴路透社。

「我覺得我需要為曹芷馨和其他被拘留的抗議者發聲……我想呼籲更多的全球力量關注他們,關注中國人民為自己的自由而鬥爭的努力。」

人權觀察組織表示,26歲的北大出版社編輯曹芷馨是在北京仍被拘留的四名抗議者之一。她被指控「尋釁滋事」,這是一項惡名遠揚的模糊控罪,最高刑期為五年。

黃說,他仍然清楚地記得2022年11月27日的晚上,他在上海市中心的烏魯木齊路附近看到「大約400到500名」抗議者,烏魯木齊路以烏魯木齊市命名。11月24日,烏魯木齊市的一場致命公寓大火,引發了全國範圍內反對COVID封鎖的守夜活動。

黃說,抗議活動最初是和平的,因為抗議者高喊口號並舉著白紙作為他們不滿的象徵。但他說,夜幕降臨後,警方開始用暴力逮捕抗議者。

「一群警察衝上來,把我按在地上,對我拳打腳踢,然後他們把我倒過來,倒過來的同時在地上拖著我。我的下巴流了很多血。我的眼鏡和鞋子都丟了。」他告訴路透社。

然後,他被要求坐在一輛裝滿其他被拘留抗議者的警車前部附近。在那裡,黃目睹了警察掌摑和毆打幾名女性抗議者,他設法在混亂中悄悄溜走。在街上,黃碰到一位熟人,熟人帶他到遠離抗議地點的安全地方,他從那裡打了一輛出租車回家。

黃說,他的名字沒有被警方記下。

抗議結束後,黃一直保持低調,在等待前往德國的學生簽證期間,生活在擔心被抓的「極度恐懼」中。他最終於在3月下旬離開了中國。

「仍然被拘留的抗議者是一些年輕知識分子和創作者:編輯、記者、莎士比亞愛好者。」黃說,並補充說,他們既不是經驗豐富的活動人士,也不是異見人士,而是出於正義感而自發行動的理想主義年輕人。

「過去十年,我們的生存空間——以及中國公民的社會空間——不斷縮小。」黃說。

他相信,抗議活動直接引發了「清零」政策的結束,但這些抗議活動是有代價的。

「儘管清零已經結束,但這些為我們犧牲自由的人仍然在監獄裡。」他說,「只要有一個抗議者仍然被拘留,世界就不能停止對白紙運動的關注。」◇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長峰醫院致命大火 消息遭屏蔽8小時 網民憤怒
海外訂單少 製造業低迷 深圳農民工找工難
【中國觀察】華春瑩升官說明了什麼
中共國安稱入境查手機僅涉間諜 民眾留言駁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