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羅剎海市」爆紅是國人不滿大爆發

人氣 8931

【大紀元2023年07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沉寂多年後,中國歌手刀郎新歌《羅剎海市》爆紅,引起各種解讀,出現各種翻唱版本。該曲先是被視為刀郎對當年被大牌歌手排擠的報復,然後又被指影射黑白顛倒的社會,還被指有觸及中共統治的政治寓意。

有學者表示,中共不封禁《羅剎海市》,是因為最近秦剛、火箭軍等事件令中共難堪,刀郎新歌爆紅正好掩蓋中共醜聞的熱點。但如果此曲繼續被做政治解讀,可能會被封殺。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刀郎新作《羅剎海市》 暗諷誰?

《羅剎海市》與清代小說家蒲松齡創作的文言小說集《聊齋誌異》當中一篇故事同名,《聊齋誌異》中的羅剎海市描寫商人之子馬驥子承父業到海外小國羅剎國經商,那裡美醜顛倒,愈是猙獰怪異,愈以之為美,愈顯榮華富貴。

刀郎在新作《羅剎海市》歌曲中開首唱道:「羅剎國向東兩萬六千里」。

「推民快報」解讀說:蒲松齡原文描寫的羅剎海市是在中國的西邊兩萬六千里,但是今天刀神描述的「羅剎海市」在羅剎國向東兩萬六千里,明指是中國而不是羅剎國。

作者桑雨在法廣中文網解讀說,歌詞中的「過七衝越焦海三寸的黃泥地」。七衝指七衝門,是中醫裡消化道七個衝要部位,焦海是中醫術語「三焦」「四海」的簡稱。所以,這句在說經過人的消化系統,才能到達的黃泥地。那是一個骯髒的地方。而歌詞中說,「只為那有一條一丘河,河水流過苟苟營」。用「一丘之貉」和「狗苟蠅營」的諧音,給地點命名,點出這個地方人們的不堪。

歌詞中指「那馬戶不知道他是一頭驢,那又鳥不知道他是一隻雞……」有網民評論說,這首歌其實是對整個中國社會的暗諷,「從『指鹿為馬』到『指鼠為鴨』,再到『指驢為雞』,這個世界亂套了」。

刀郎新作《羅剎海市》的發行後,開始有網民稱,刀郎是在鞭打娛樂圈當前高居樂壇上的四大音樂人。刀郎於2004年曾藉由《2002年的第一場雪》走紅,拿下眾多獎項,但當時中國樂壇傳出這位草根藝人遭到那英等一些大牌歌手排擠。不過《羅剎海市》是「刀郎復仇」之作的說法很快被否定,北京《新京報》的評論就說,埋頭10年創作,只為「罵人不帶髒字」完成一場報復,這大概也就不是刀郎了。

旅美作家吳祚來7月30日對大紀元表示,刀郎的《羅剎海市》過於火爆,並不是其藝術審美達到一個巔峰,而是人們共同爆發了某一種情感。或者說,一種壓抑的情緒借著刀郎爆發,刀郎只是引爆者。

他認為這首《羅剎海市》針砭的更多是社會學範疇。「刀郎是被壓迫者代表,我們一起鬨抬他,去砸那些歌壇老權貴們。人們反抗不了統治者,反抗你們雄霸樂壇的權貴,肯定可以勢如洪水。所以那英們遭殃了,人們抬一個偶像,砸一群自以為是偶像級的明星。」

也有海外網民製作視頻,將刀郎的歌詞延伸到諷刺中南海高層,直指:共產黨你完了。

歌詞在最後唱道:「到底那馬戶是驢還是驢是又鳥雞,那驢是雞那個雞是驢,那雞是驢那個驢是雞,那馬戶又鳥,是我們人類根本的問題。」

法廣的署名文章表示,刀郎是說,現在不要說去重整乾坤,就是連把這種顛倒混亂言說清楚,都已經是件困難的事情了,這才是「我們人類根本的問題」。

有推特網民表示,這代表了民心所向!「大家都心知肚明黑白顛倒、以醜為美、指鼠為鴨的羅剎國指的是哪裡?把黨國妖魔鬼怪的畫皮都撕掉了!假如這次是選舉,結果一目了然,可惜在牆裡沒有……」。

分析:國人不滿集中大爆發 當局不封殺有原因

對刀郎的《羅剎海市》,儘管眾人解讀不一,但大多數仍認為他是在借古諷今,當前中國經濟下滑,太多人失業,市面蕭條,民營企業生存困難,貪污腐敗層出不窮,會鑽營的、會投機倒把的就能賺得盆滿缽滿,他在這個時機點推出了這首歌,自是一夕引燃全網(一說至少6億農民)共鳴。

大陸知識分子李先生7月30日對大紀元表示,這個現象是中國人對現實不滿的集中大爆發,因為這幾年黑白顛倒的事情太多了,幾十年來積攢下來,特別三年疫情以來,災難不斷,官方儘量洗地隱瞞,動不動給老百姓扣一個造謠的帽子,凡事都是維穩。在這個大的背景下,他這首歌正好體現了一個黑白顛倒、是非顛倒,以醜為美,指出這些醜行,當然很多人能看出來,它其實是更大範圍的一種諷刺。

「也有一部分人願意看到它只是針對娛樂圈的,針對個人恩怨的,這樣的解讀可能有點太狹隘,更多的應該是揭露社會現象,至於說它有沒有更高層為的揭露這個體制,就只能是猜測了。」

他認為這首歌是比較隱晦地以音樂的形式對民意的集中表達,如果繼續被做政治解讀,有可能當局會被封殺。

吳祚來則表示,這首歌會不會被封殺,的確要看有沒有人去上升到政治層面,比如說被他暗批的那些人,他們如果向有關部門投訴,或者它轉化為反對政府的一種力量,當局可能對它進行封殺。

中共央視近日罕見吹捧刀郎的新歌《羅剎海市》,《新京報》也為之站台。

吳祚來說,中共宣傳部門樂得旁觀此事,是因為最近秦剛被免、火箭軍腐敗傳聞四起,當局找不到熱點替代,從這一角度看,刀郎的新歌等於是救了中共的場。所以,中宣部也顧不得歌詞暗諷醜怪的時代,不去封禁,甚至還可能鼓勵更多的點擊,形成熱潮,以替換中共的醜聞熱點。◇

責任編輯:方曉#

相關新聞
唱片公司不再靠賣專輯贏利 刀郎賺了2000萬
歌手魔羯:王蓉 楊臣剛 刀郎將成為昨日黃花
洪啟發起民歌運動 刀郎是披新疆外衣的流行歌曲
超女被諷“女版刀郎” 面臨唱片公司冷遇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小小智能守護 Apple AirTag有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