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沒有鴉片煙就沒有共產黨?

人氣 731

【大紀元2024年01月26日訊】中國近代史是以1840年鴉片戰爭開始的。此前,英國向中國傾銷鴉片,嚴重危害中國人民的身心健康,造成白銀大量外流,引發清王朝統治危機。

1839年6月,林則徐奉命到廣東虎門銷煙。此事卻引起英國強列反彈,乃至悍然出兵侵華,強迫清政府簽訂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從此,中國進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

中國共產黨表面上也稱鴉片有「亡國滅種」之害,但是,令許多中國人想不到的是,中共的產生、發展、壯大都與鴉片有重大關係。

早年,共產國際對中共的經費支持中就有鴉片。1940年代初,中共靠鴉片度過生存危機。1946年國共內戰爆發後,中共在東北種過鴉片。

這裡,著重談一談中共在1940年代初依靠鴉片度過生存危機的情況。

1937年7月,抗日戰爭全面爆發。蘇共中央總書記斯大林,為防止日軍進攻蘇聯,竭力促成中共與國民黨建立「抗日統一戰線」。中共軍隊被改編成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接受中華民國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統一指揮。

從抗戰初期到1941年初,蔣介石持續給中共發放軍餉、槍枝彈藥、軍需物質等,中共的大本營——陝甘寧邊區的財政略有結餘,如:1938年餘10.3萬元(法幣),1939年餘8.4萬元。1940年撥款加外援占財政收入的74.7%。

但是,中共名義上接受蔣介石統一指揮,實際上,並不服從指揮,也不真心抗日,而是不忘顛覆中華民國之初心,一門心思要錢要物,擴充實力,甚至勾結侵華日軍,不打日軍打國軍。1941年「皖南事變」後,蔣介石認定新四軍是「叛軍」,從1941年1月起,停止給中共發放軍餉。

從1941年起,陝甘寧邊區財政陷入極端困境,當年虧空567.2萬餘元。

毛澤東拍板利用鴉片救中共

1941年2月,毛澤東召見陝甘寧邊區財政部長南漢宸,談解決財政危機問題。

毛說,擺在面前的路有三條:一是想法子弄錢,二是散夥,三是餓死。大家肯定都不想散夥,不願餓死,就只有走第一條路了。怎麼弄錢呢?最快捷的辦法,就是經營土產(鴉片)了。

據《陝甘寧邊區財政經濟史》講,按延安市主要物品價格比較,1942年12月小米1斗為陝甘寧邊幣125元,特貨(鴉片)一兩則1400元。以此換算,特貨一兩值小米11.2斗,特貨一斤值小米5376斤。按當時糧食供給「標準每人每天吃糧一斤四兩,只軍隊多些,每人每天一斤八兩」計,僅1000斤特貨即可解決一支萬人軍隊一年的口糧問題。

鴉片令中共起死回生

毛澤東拍板後,南漢宸立即著手實施一條不同以往的生財之道。一方面自種鴉片,另一方面統購統銷,並迅見成效。

1948年2月18日,西北財經辦事處(陝甘寧邊區和晉綏邊區財經工作的領導機構)公布一份報告《抗戰以來的陝甘寧邊區財政概況》。其中特別談到特貨(鴉片)對陝甘寧邊區財政的重要貢獻。

1942年,陝甘寧邊區財政收支盈餘10873萬元,其中特貨收入就占40%,邊區財政靠特貨扭虧為盈。特貨不但解決了1942年的財政收入,結餘部分還支持了1943年春季的財政支出。

上述報告有一附表,談及特貨(鴉片)貿易在財政收支中的比例:

1942年,特貨收入139,623,000(邊幣),占歲入40%;1943年,特貨收入65,347,927(券幣),占歲入40.82%;1944年,特貨收入135,388,778(券幣),解決財政開支26.63%;1945年,特貨收入757,995,348(券幣),解決財政開支40.07%。

1941年以後的數年間,每年買了多少「特貨」呢?

據《財經史料》,1941年8月15日-11月30日,三個半月,買了9260.5斤,平均每月約3000斤。1942年,買了3.12萬斤。1943年,買了3.6萬斤;1944年的銷量更多,約6萬斤。

這些鴉片換來了陝甘寧邊區衣、食、住、行、用等各種物質。

南漢宸因扭轉邊區財政困境立了大功,得到毛的特別賞識。有一次,毛的妻子江青見到南漢宸夫人王友蘭,拍著她的肩膀,豎起大拇指,說毛誇獎南漢宸。

晉西北為鴉片主產地

據台灣歷史學者陳永發的《紅太陽下的罌粟花:鴉片貿易與延安模式》一書講:1942年,陝甘寧邊區和晉綏邊區開始大量種植鴉片。晉綏邊區有河曲、保德、偏關、神池、寧武、五寨、平魯、朔縣、岢嵐等九處栽種鴉片。陝北分布更廣,「除交通要道和接近國民政府地區外都有種植」。

1943年初,中共為統一陝甘寧、晉綏兩邊區的財經領導,成立西北財經辦事處,由陝甘寧晉綏聯防軍司令員賀龍領導。從1943年起,陝甘寧邊區的財政支出,主要依靠晉綏邊區支援。

據《晉綏邊區財政經濟史》披露:特貨在晉綏邊區對外貿易中占有絕對地位。1943年起,「特貨七八年來成為西北支持財政,穩定金融,周轉貿易之槓桿」,「解決了財政經費的百分之七十上下」。

晉綏邊區數年來直接上繳中央部分,占財政總收入的50%~60%,甚至達80%。

南漢宸在1947年曾指出:「陝甘寧邊區翻了身,還不是僅僅依靠本區的一般出口貨,主要還是1943年由晉綏邊區的幫助才翻了身」,「直到現在還是處在晉綏幫助的特殊情況中」。

南泥灣種鴉片

「花藍的花兒香,聽我來唱一唱,唱一唱。來到了南泥灣,南泥灣好地方,好地呀方。好地方來好風光,好地方來好風光,到處是莊稼,遍地是牛羊。」

許多中國人都很熟悉郭蘭英演唱的這首《南泥灣》,它以動人的旋律歌頌中共自稱的「延安大生產運動」,曾在長達半個世紀裡,唱徹中國大陸。然而,善良的中國民眾卻很難想像得到,那花籃裡飄出來的,竟是罌粟花的香味。

據中共中央西北局的《南泥灣調查》,部隊開到南泥灣後,「種特產(鴉片)向老百姓調劑了幾千畝川地」;「農業生產中心放在特產上」,參與種罌粟的有八團、特務團、警衛營、炮兵團,其中除炮兵團外,其餘都屬王震領導的359旅。359旅屬於賀龍領導的八路軍120師。

炮兵團屬於八路軍總部,這意味著其他部隊也在南泥灣種了罌粟。

張思德燒制鴉片被砸死

1944年,擔任過毛澤東警衛的張思德,參加「大生產運動」,在安塞縣燒木炭,9月5日,因窯洞塌方,被砸死。

張思德死後,中共中央直屬機關為他舉辦追悼會,毛親自出席並講話。毛稱讚張思德是「為人民利益而死」,他的死「比泰山還要重」。這篇講話後來被冠以《為人民服務》的標題,在中國大陸廣傳。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張耀傑,曾親自到南泥灣考察過。他說:「據當地政府官員講,南泥灣本來是延安地區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359旅用極其野蠻落後的方式砍伐燒荒後,種植了大片的鴉片,《為人民服務》中的張思德,就是在燒制煙土的過程中被活埋在窯洞裡面的。」

國民政府檔案中的有關記載

中共在陝甘寧邊區、晉綏邊區廣種鴉片,主要銷往國民黨統治區。這不能不引起國民政府有關官員注意。下面是從國民政府檔案中摘錄的部分記載的目錄概要:

1941年7月16日,第42軍軍長楊德亮報告:中共迫商人販賣煙土。

1942年7月12日,財政部公債司抄送中共於隴東攤派公債、販運毒品等情報函。

1942年7月28日,中央文化驛站榆林分站主任王廷齡報告:共黨在晉西北廣種鴉片情形。

1942年9月18日,朱紹良(第8戰區司令長官)報告,中共在陝甘擅征鹽稅及禁止法幣流通與傾銷鴉片。

1942年10月2日,42軍軍長楊德亮報告:中共關中分區以鴉片抵發薪餉,每人二兩。

1942年10月4日,朱紹良報告:中共於隴東推銷鴉片,以慶陽之驛馬關及合水之西華池為中心,分設土膏店。

1943年12月18日,朱紹良報告:中共當前運銷鴉片及強迫人民種植情形。

1944年3月25日,傅作義報告:中共令積極推銷煙土。

1944年4月4日,朱紹良報告:中共在綏德廣種鴉片,並公開出售。

1944年10月18日,河南省主席兼警備總司令劉茂恩報告:中共在豫鄂皖邊區強迫人民種植鴉片。

1945年5月30日,顧祝同(第3戰區司令長官)報告:中共於浙西擅設出口稅局並大量種植鴉片。

中共的鴉片生意禍國殃民

中華民國政府從成立的1912年起就開始禁絕鴉片。此後,接連不斷發布法律法規禁絕鴉片,包括禁種、禁運、禁售、禁吸。

但是,在1940年代初,國難當頭、國軍將士在抗日前線浴血奮戰時,中共不僅大量種植鴉片,燒制鴉片,而且持續不斷向國民黨統治區運輸、銷售鴉片。

中共的鴉片生意,嚴重腐蝕了國民黨統治區的黨政軍官員,敗壞了國統區軍民的抗日士氣,禍亂了國統區正常的經濟、社會秩序。

靠著這些鴉片,一方面,中共從國統區換來了大筆資金和物質,渡過財政危機,另一方面,為中共在抗戰勝利後顛覆中華民國儲備物質。

結語

1942年2月6日,中共中央召開一次由南漢宸報告財經狀況的會議。從國統區投奔延安的作家蕭軍應邀旁聽。他在日記中記載:南漢宸在報告中說:「為了錢,除開我個人沒有去搶人以外,幾乎什麼方法全做過了!」

蕭軍寫道:「聽了財政廳長報告邊區經濟狀況,甚至製作鴉片煙膏,我很難過」。透過中共的「鴉片經」,蕭軍體悟到:原來,「革命的花是從最卑污的糞壤裡開出來的」。

鑒於上述史實,說沒有鴉片煙就沒有共產黨,似不為過。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中共在台灣問題上極端虛偽
王友群:1948年劉伯承鄧小平為何爭吵分兵?
王友群:中共軍隊金門戰役為何失敗?
王友群:中共的顛覆罪、間諜罪、分裂罪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小小智能守護 Apple AirTag有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