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經營餐廳有多難?名廚揭示:面臨的挑戰

人氣 834

【大紀元2024年04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姜琳達編譯報導)根據「餐廳家具」(RestaurantFurniture.net)線上商場的一項新研究,加州是美國開餐廳最難的州。對於這一點,在加州經營眾多餐廳並擔任主廚的名人格魯爾(Andrew Gruel)深有同感,他說:「如果你能成功在加州經營餐廳,那你就可以在美國任何一個地方開餐廳。」

格魯爾近期在英文大紀元《加州內幕》(California Insider)節目中接受採訪時揭示了在加州經營餐廳生意的諸多挑戰和心酸內幕。

格魯爾說,加州快餐業剛剛經歷了一場風波: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於去年9月簽署工資上漲法案,規定從今年4月1日起,員工最低時薪提升至20美元。結果法案尚未生效,加州各餐廳已啟動裁員潮;許多特許經營餐廳,包括一些家族小型企業被迫通過減少員工工作時間、提高消費者價格,以支撐企業的正常運作。

而加州政府針對小企業主的法令、法規遠不止這一條。格魯爾在近期接受英文大紀元《加州內幕》節目採訪時,無奈地表示,「CRT」(犯罪率、法規限制、高稅負)的現況已經壓得眾多企業主無法喘息。

PAGA法案成了勒索機制

格魯爾介紹:「我永遠不會在加州再開一家新的餐廳,再也不會了,因為你不可避免地會惹上PAGA訴訟。」

他所提到的PAGA訴訟,即加州於2004年通過的「替代公訴法規」或稱「私人總檢察長法案」(Private Attorney General Act,簡稱PAGA)。這項法律賦予員工以州府名義狀告雇主違反「任何」加州勞工法,並要求民事罰款。

這項法律提出的初衷,是以保護員工免受不公對待為緣由。格魯爾表示,他支持法案的最初理念,「但現在這已成為勞工部專員和那些出庭律師之間的失控『敲詐』計劃」。因為即使狀告成功,員工只會獲得微乎其微的賠償金,75%的錢全都進了政府口袋,律師也從中賺得盆滿鉢滿。

加州州參議員香農‧格羅夫(Shannon Grove)告訴英文大紀元記者,成千上萬的律師每天都在提起針對企業主的PAGA訴訟。她說:「事實上絕大多數這類訴訟並不是代表遭受不公對待的員工,他們將其變成了一種現代的勒索機制。」

格魯爾就有過這樣的經歷,他說:「我有一個員工,在第一天上班時就喝醉了。從上班到被解僱,他只工作了大約六個小時。我們對酗酒和吸毒零容忍,尤其是在工作中。」

結果這名被解僱員工因此心生不滿,找到一位出庭律師對格魯爾的餐廳發起PAGA訴訟,所用理由包括打卡出現錯誤、沒有支付該員工假期工資等。「但所有這些理由根本就不適用於這位酗酒的員工,因為他只工作了五六個小時。」格魯爾哭笑不得地說。

即使理由如此荒謬,律師仍代表該酗酒員工提起PAGA訴訟,並通過法庭傳票的形式要求格魯爾提供餐廳的員工工資等諸多內部資料。

隨後,該出庭律師提交了一份針對格魯爾的「違規」指控,理由是發現餐廳其他員工中沒有按規定每5個小時休息一次,而與最初索賠的實質內容無關。事實上,有些員工只是因私人原因晚了幾分鐘時間休息而已。

當他的餐廳被定義為存在「違規」行為後,所有員工都被迫成為訴訟的一部分,即使訴訟與其他員工毫無關係,也沒有任何人受到過傷害。

格魯爾表示,PAGA訴訟的計算方式是按人頭算的。例如,以一次違規罰款100美元為基數,「若你有40名員工,存在一次違規,那就是100美元乘以40,還要乘以薪資周期。」100美元的罰款金額就會迅速累積成10萬美元、數十萬美元甚至更龐大的金額。

「在過去的六年中,僅出庭律師就通過PAGA訴訟獲得了80億美元的收益。」他說,「我接觸到的每一位餐廳老闆都捲入了PAGA訴訟案。每一個和我交談過的零售業主都捲入了PAGA訴訟,賠償金額都是六位數以上。其中許多人不得不借高息貸款來支付PAGA的訴訟費用。」

這只是加州政府通過法規限制重挫傷害小企業的其中一個例子。

無止境的文書負擔

理想中經營一家餐廳似乎並不難,只需要做出好吃衛生的食物、提供優質的客戶服務、合理定價並進行推廣,同時建立良好的企業氛圍、組建優質團隊即可。但過去十年的經歷告訴格魯爾,在加州經營餐廳並非如此。

他感嘆,加州針對企業的各種條條框框令他無暇顧及創建新菜單、與團隊進行培訓。他說:「我現在每天要重點處理文書方面的工作,以確保不會踩到任何違反加州任何特定法規的微小地雷,因為這些地雷最終會讓業主陷入訴訟。」

這些額外的枷鎖包括每天花時間審核員工薪資報告、打卡情況,還要確保員工沒有提前一分鐘上班,也不會有員工少休息一分鐘等。

在近些年加州通過的法規中,還包括不允許餐廳提供吸管等塑膠製品;強制要求擁有酒吧的餐廳必須安裝隔板,理由是防止人們在酒吧的飲料中掉入藥丸;法規強制改變了餐廳所有服務員的培訓課程……在地方政府一級,業主還要掌握一系列不同的法規和不斷變化的許可證政策。

「這一切聽起來很無聊,對吧?」格魯爾說,但他每天都要在辦公室花很多時間來查看無休止的新法規具體細節,否則將受到處罰。

逼企業離開加州的三大原因

在格魯爾看來,除了繁瑣的法規,高犯罪率與高稅負同樣是令企業陷入困境、甚至逼迫企業主離開加州的主要原因。

說到高犯罪率,加州於2014年通過了《47號法案》(SB47),將持有毒品、偷竊、商店盜竊、偽造支票等重罪改成輕罪;950美元以下的盜竊,即使罪犯屢次犯罪也無需入獄,也不會採集DNA標本。

從那時起,該法案早已成為加州業主和民眾的噩夢。隨著各地治安亮起紅燈,兩黨議員紛紛試圖通過立法改變現況。

加州的此類法案也產生了系列連鎖反應。格魯爾介紹,今年年初,有人半夜闖入他的餐廳,偷走大約2,000美元的設備。雖然他提供了嫌疑人的指紋等證據,當地警方也迅速調查了一切,但最終警察也無奈表示,在加州縱容疑犯的政策下,警方即使抓住嫌疑人也只能給對方一次警告,無法做出實質性懲罰。

而說到加州各種類型的高稅負,格魯爾感到很無力。「繳稅是應該的,但不要什麼稅都是最貴的。」他說,而且加州政府還以各種名義向企業徵稅,「加州是唯一一個讓分銷商向餐館和商家收取並轉嫁汽油稅的州。」

加州亟需自由市場

2009年,格魯爾從新澤西搬到了加州。他對加州的好山、好水等青睞有加,但他說:「我也了解加州的政治環境,但我不知道政客會將這些限制法規控制到如此細微的程度。」

「當初我開設第一間餐廳時,我就想創造一個團隊成員的大家庭,大家可以真正做好自己的工作,所以我們付給大家的報酬都很高。」對他而言,「我不需要紐森來告訴我如何經營一家企業,也不需要參議院來告訴我該怎麼做。我很自然地按照正確的做法在做,通過自由市場吸引了人們。」

從開設第一間餐廳一步步走到今天,格魯爾坦言自己雖然能夠應對在加州經營餐廳的挑戰,但倘若整體政治大環境不改變,他實在不敢再發展新餐廳:經營一間餐廳並不容易,尤其在加州特別地難。◇

 

責任編輯:方平#

相關新聞
勞動力短缺和通貨膨脹困擾加州企業
禽流感導致雞蛋供應緊張 灣區餐廳遭受打擊
加州快餐業4月漲工資 餐廳被迫裁員
加州快餐業時薪調漲 中餐館老闆遭池魚之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