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重慶燃氣詭異暴漲 新動向令人擔憂

人氣 2838

【大紀元2024年04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連日來,重慶燃氣更換智能新氣表後、收費猛漲引爆了網絡,當局的調查結果並未給出合理解釋,反而引起人們的更多疑慮。人們擔心在地方政府土地財政崩塌後,更多的公共服務可能會隨之漲價。

專家表示,現在中國經濟低迷,老百姓焦慮,不願消費。當局本來應降低生活成本,鼓勵生產和消費;但目前當局反其道而行,不僅減少社會保障,增加醫保支出,還有民生的燃煤、氣水電都在漲價。

重慶燃氣費暴漲 現多個詭異跡象

綜合陸媒報導,早在2023年下半年,就陸續有重慶市民在問政平台上反映,更換智能新氣表後燃氣費猛增,從今年2月開始投訴逐漸增多,截至4月12日,共受理諮詢和投訴7362件, 4月開始在抖音平台上衝上熱搜。

家住康美街道江山樾小區的市民投訴稱,家中長期只有二人居住。2024年3月份燃氣費用漲到了270元,而去年平均每月燃氣費用在50元左右,燃氣費用會增加到5倍之多嗎?

重慶市九龍坡區佳怡梧桐居小區申女士展示了自家的燃氣費繳費記錄:2023年5月和7月的費用,分別為150.89元和131.76元,但到了2024年1月和3月,費用驟升至259.13元和272.3元。她困惑地表示,家中人口未變,不明白今年為何比去年多繳這麼多燃氣費。

另一位業主王女士也表示,去年8月天氣炎熱時,她和家人天天洗澡,燃氣費也才繳了118元,但今年4月竟然要繳納278元。

居民們普遍懷疑燃氣表存在問題。重慶市兩江新區鴛鴦街道金開大道某小區一位居民拍攝一段65秒視頻顯示,一個標有成都倫力表具有限公司的天然氣表中,最後三位紅色數字是「169」,後來「9」字慢慢往上跳躍,最後完成了閉合。

她說拍攝時間是 4月11日上午10:50左右,「我們家裡無人住,什麼都沒有開的,這個表還在空轉,只是轉動得很慢很慢,好詭異。」

重慶燃氣集團對此的回覆是:一是舊表老化了,導致換用新表後出現了「用氣量劇增」的錯覺;二是舊表數據晚傳了兩月;三是重慶市發改委調高了氣價;四是部分用戶家的氣管及接頭處有輕微滲漏。

但這些解釋引起民眾的更多質疑:1. 舊燃氣表均在使用壽命年限內,出現大面積、全面的計量比新表相差一倍左右的概率極低;2. 舊表數據上傳晚了2個月致4月份集中抄表,就意味著前幾個月燃氣費為零或巨幅降低,但事實上大部分投訴居民前幾個月的燃氣費不為零;3. 重慶發改委調價只調高了非居民用氣價格,並未調整居民用氣價格;4. 全市更換燃氣表的管道及接頭,在同一時間出現大面積漏氣,且漏氣的比例均為原有用氣量的一倍左右,同時滿足這3個條件的可能性為零。

重慶燃氣2023年業績快報顯示,在2023年四季度營業利潤增幅超過十一倍。對比2022年同期利潤同比增長1127%,歸屬上市公司股東淨利潤同比增長824%。

重慶尹女士對大紀元表示,一直就有傳說,水電氣表他們都做過調整,就是加快,但水表、電表沒有氣表那麼誇張。大家發現燃氣收費高了,不是高一點點而是很高的那種,大家反映氣表收費有問題的時候,他們說是按照表來的,如果覺得有問題,可以拆下來拿到第三方去檢測,說得很有底氣。現在大家都知道那個表裡面是有機關的,他們內部流出來的消息說,可以遠程操控數字,否則多收的錢哪來的?

尹女士表示,「我運氣很好,通知換表有幾個月了,在電梯門口都貼出通知說要換表了,家裡面要留人,但是我就沒有在家,所以我的表沒有換,我就逃過一劫。」

問題出在哪兒?

當民眾懷疑是燃氣表造成費用暴漲時,4月12日,重慶燃氣發布澄清公告稱,未發現已覆核的燃氣表存在計量失準問題。13日重慶市成立了以市場監督管理局牽頭、多家單位參與的聯合調查組。

在4月19日晚舉行的重慶市燃氣調查情況新聞發布會上,聯合調查組公布的調查結果中,將問題歸於燃氣公司多計多收燃氣費,承認存在錯抄和違規估抄的問題,隨後重慶燃氣集團黨委書記、總經理車德臣被免職。但稱,尚未發現燃氣表計量和質量、燃氣質量、通過遠程操控改變燃氣表計量等問題。

當局調查結果基本上配合了重慶燃氣的說法,重慶燃氣最初堅決否認氣表有問題,迫於輿論壓力只承認收費錯誤,可以退錢。網友們紛紛表示,這次又讓毫無背景的抄表員來背黑鍋。

「工作組入駐重慶燃氣集團過後,處理的都不是很重要的相關人物,假裝平息民憤,然後退錢。怎麼退錢也不知道,我問了那些被多收了錢的,他們都說不知道,只是說說要退錢。」重慶尹女士說。

美國經濟學者黃大衛(DAVY J.Wong)(黃大衛授權)

美國經濟學者黃大衛(DAVY J.Wong)對大紀元表示,目前當局的解釋模模糊糊,沒有觸及到核心點,估計就是遠程控制的問題,想要增加收入。它如果每個月增加5%、10%,可能大家還發現不了,但是一下子增加太多,明顯就是一個問題。

旅美經濟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表也對、氣也對,為什麼要退款啊?現在公共事務多數已經國有化了,美國水電氣有的國有,有的私有,還有是上市公司,但是有一個不能造假的基本原則,否則政府就沒有信用了。

在大量抗議之後,重慶的燃氣表的確變慢了,不過有網友在微博上發帖說:好消息,家裡面的燃氣,從昨天開始,很明顯看到表轉得比之前慢了,火焰也藍了;但壞消息是,感覺好可怕,這個表想快就快,想慢就慢。

有網友說,重慶燃氣太詭異了!重慶燃氣表自己慢了下來,根本就沒人上門,那就只有遠程調控了,就像網絡寬帶一樣,讓你用多少流量,後台給你調出多少流量。高科技用在了這裡,不得不佩服。現在正常了,等這事過去之後,大家都平靜了,會不會再慢慢調得快一些,神不知鬼不覺?

黃大衛表示,「之前說是抄錯,突然之間現在燃氣的轉速跟收費降下來,這種情況挺不正常。當時就有人懷疑氣表上裝了一個像噴嘴一樣的東西,讓表跑得更快,後來發現表都沒換直接就走慢了,又回到正常了,證明應該有遠程控制問題,因為目前電表、水表、煤氣表普遍都用物聯網控制的。」

大紀元記者搜索「物聯網燃氣表」,發現這種智能表具有「定期上報用氣數據(自動抄表)」、「可遠程控制閥門,對突發情況或惡意欠費客戶,可遠程關閥」等功能。

媒體也挖出了重慶燃氣的背後股東,原控股股東重慶能源2022年因債務問題重整,重慶燃氣因而歸入央企華潤旗下,華潤燃氣是國內的五大城燃集團之一。

有網友表示,燃氣業務都被壟斷了,誰去監督呢?老百姓就像砧板上的魚肉,根本沒有保護自己權利的辦法?眼下如何做到公開透明化才是當務之急。還有網友說,當剝削來自資本的時候,人們還有捨棄、博弈、反抗的自由,當剝削來自權力的時候,人們連說「不」的可能都不存在,一定要分清楚所經受的剝削究竟來自何處。

大陸吳律師對大紀元表示,重慶燃氣事件首先反映了在中國,黨控制決定一切,不需要聽人民的意見,再好的現代科技都用來維穩,用來做壞事;其次是地方政府沒錢,負債一堆,所以想盡辦法弄錢,公共服務必定會大幅漲價。

他表示,法律明確規定,誰私下改裝電表、水表、燃氣表,企圖逃避交費或減少繳費數額到達一定額度,就會被判定為盜竊犯。原來這個規定是要防止老百姓偷電的,現在有些城市的電力、自來水、燃氣公司擅自篡改計費裝置或暗地裡提高收費標準,實際上就是偷盜罪,偷盜超過一定金額,就可以入罪,應該向法院起訴追究民事責任。

黃大衛表示,中國大陸法律體系跟行政體系本身就不公平,公權力跟私權之間不是一個平等的位置。一般老百姓去偷煤、偷氣、偷電的話可能是判刑,為什麼賣氣賣電賣水違規多收錢沒有犯罪?

新動向令人擔憂

不少網友反映,重慶燃氣公司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其它省份也有非常類似的巧合,只要換了氣表、電表、水表,費用肯定會增加。

繼重慶後,成都、南京、常州、合肥、南昌等地都陸續有網友反映家中燃氣費激增的情況。據澎湃新聞報導,一位老人在成都居家四個月,結算燃氣費1.5萬元。南京網友「尤尤尤游游啊游」在4月22日清晨發帖, 「去年換表之前都是100多(元),換表以後變成300多(元)。」

(網絡截圖)

對於這種現象,很多觀察人士認為,這是地方政府失去賣地收入後,收割韭菜的另一個重要手段,以後全國各地電水氣、交通、通訊等公共服務都會上漲,重慶燃氣費暴增只是土地財政崩塌後,公共事業加價潮的一個小浪花,成頭條就是一口吃得太多了。

這也與中共當局 「積極推動物價上漲」的政策一致。房地內參創始人尹香武今年1月份發文分析說,現在刺激經濟有一個思路,在房價大幅回撤的情況下,只能動基礎物價了。所以現在上海自來水漲價20%—52%,可以預期下一步就是電價、通訊及網絡費、火車以及地鐵票價的上調了。國有控制公用事業就有個好處,用市場化的方式也可以增加財政收入,沒必要赤裸裸動稅收了,這也有利於通脹預期,拉動其它消費物價上漲。

黃大衛表示,過去政府還可能給部分補貼,但現在燃氣、燃煤、水電已經可以盈利,反過來要補貼地方政府開支。歸根到底是因為整個地方財政壓力非常之大、入不敷出,就在可以動手的地方來動手,要麼賣地、要麼各種非稅收入。像水電氣、公交車、停車費各種罰款,這些非稅收入未來都會增加。

「現在經濟不好,失業率高漲,老百姓很焦慮,本來應該降低老百姓的生活成本,鼓勵他們生產跟消費,這才是正確的拯救方案。目前並不是這樣走,它首先是減少了社會保障,增加了老百姓的醫保支出,還有民生的燃煤、氣水電都在漲價,這是反向操作。」

飲鴆止渴 涸澤而漁

旅美經濟學家李恆青(李恆青提供)

李恆青表示,正常的經濟體一般情況下通貨膨脹2%左右,但如果變成了負增長,就是通貨緊縮,通貨緊縮比通貨膨脹還難治理。中國現在就面臨著這樣一種情況,因此想盡一切辦法催高通貨膨脹率,但這是一個危險動作。

他說,在中國權力很大的官員多數沒本事,就用行政命令來強迫物價上漲,這等於回歸到計劃經濟,如果真的要是失控了的話,中國有超過6億人是生活的底層,一月收入就幾百到一千塊,最後菜、奶、蛋、肉都漲價了,他們怎麼活呀?

黃大衛分析說,對於地方債務,中央政府可以發債,或直接財政撥款去拯救,但這會導致地方政府更加沒有節制地去花錢。所以現在中央的政策,估計是讓地方政府跟民眾進行一個民生收費的博弈,就是地方政府必須想辦法去解決問題,起碼解決20%,這20%就靠他們的非稅收入,但非稅收入沒有那麼容易去漲,因為地方老百姓肯定會有很大的反抗。要是多收5%、10%的話,有可能這事情壓下去,根本就沒有一個報導,這次是太多了。

黃大衛表示,水電煤氣,這些基本民生需求的漲價,對中低收入家庭的影響是立竿見影的。對運輸行業、物流行業,生產業,未來的電價一漲也會有一個非常大的壓力,肯定不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有點飲鴆止渴、涸澤而漁的感覺。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中共軍心生變?中部戰區流傳一句話辱習
曾跳過對秦剛的提問 傳汪文斌卸職外交部發言人
徐客:向袁紅冰爆料 難以撼動的紅二代是誰?
中共「菸草虎」徐㼆被查 陸民問貪了多少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