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重庆燃气诡异暴涨 新动向令人担忧

人气 2825

【大纪元2024年04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连日来,重庆燃气更换智能新气表后、收费猛涨引爆了网络,当局的调查结果并未给出合理解释,反而引起人们的更多疑虑。人们担心在地方政府土地财政崩塌后,更多的公共服务可能会随之涨价。

专家表示,现在中国经济低迷,老百姓焦虑,不愿消费。当局本来应降低生活成本,鼓励生产和消费;但目前当局反其道而行,不仅减少社会保障,增加医保支出,还有民生的燃煤、气水电都在涨价。

重庆燃气费暴涨 现多个诡异迹象

综合陆媒报导,早在2023年下半年,就陆续有重庆市民在问政平台上反映,更换智能新气表后燃气费猛增,从今年2月开始投诉逐渐增多,截至4月12日,共受理咨询和投诉7362件, 4月开始在抖音平台上冲上热搜。

家住康美街道江山樾小区的市民投诉称,家中长期只有二人居住。2024年3月份燃气费用涨到了270元,而去年平均每月燃气费用在50元左右,燃气费用会增加到5倍之多吗?

重庆市九龙坡区佳怡梧桐居小区申女士展示了自家的燃气费缴费记录:2023年5月和7月的费用,分别为150.89元和131.76元,但到了2024年1月和3月,费用骤升至259.13元和272.3元。她困惑地表示,家中人口未变,不明白今年为何比去年多缴这么多燃气费。

另一位业主王女士也表示,去年8月天气炎热时,她和家人天天洗澡,燃气费也才缴了118元,但今年4月竟然要缴纳278元。

居民们普遍怀疑燃气表存在问题。重庆市两江新区鸳鸯街道金开大道某小区一位居民拍摄一段65秒视频显示,一个标有成都伦力表具有限公司的天然气表中,最后三位红色数字是“169”,后来“9”字慢慢往上跳跃,最后完成了闭合。

她说拍摄时间是 4月11日上午10:50左右,“我们家里无人住,什么都没有开的,这个表还在空转,只是转动得很慢很慢,好诡异。”

重庆燃气集团对此的回复是:一是旧表老化了,导致换用新表后出现了“用气量剧增”的错觉;二是旧表数据晚传了两月;三是重庆市发改委调高了气价;四是部分用户家的气管及接头处有轻微渗漏。

但这些解释引起民众的更多质疑:1. 旧燃气表均在使用寿命年限内,出现大面积、全面的计量比新表相差一倍左右的概率极低;2. 旧表数据上传晚了2个月致4月份集中抄表,就意味着前几个月燃气费为零或巨幅降低,但事实上大部分投诉居民前几个月的燃气费不为零;3. 重庆发改委调价只调高了非居民用气价格,并未调整居民用气价格;4. 全市更换燃气表的管道及接头,在同一时间出现大面积漏气,且漏气的比例均为原有用气量的一倍左右,同时满足这3个条件的可能性为零。

重庆燃气2023年业绩快报显示,在2023年四季度营业利润增幅超过十一倍。对比2022年同期利润同比增长112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长824%。

重庆尹女士对大纪元表示,一直就有传说,水电气表他们都做过调整,就是加快,但水表、电表没有气表那么夸张。大家发现燃气收费高了,不是高一点点而是很高的那种,大家反映气表收费有问题的时候,他们说是按照表来的,如果觉得有问题,可以拆下来拿到第三方去检测,说得很有底气。现在大家都知道那个表里面是有机关的,他们内部流出来的消息说,可以远程操控数字,否则多收的钱哪来的?

尹女士表示,“我运气很好,通知换表有几个月了,在电梯门口都贴出通知说要换表了,家里面要留人,但是我就没有在家,所以我的表没有换,我就逃过一劫。”

问题出在哪儿?

当民众怀疑是燃气表造成费用暴涨时,4月12日,重庆燃气发布澄清公告称,未发现已复核的燃气表存在计量失准问题。13日重庆市成立了以市场监督管理局牵头、多家单位参与的联合调查组。

在4月19日晚举行的重庆市燃气调查情况新闻发布会上,联合调查组公布的调查结果中,将问题归于燃气公司多计多收燃气费,承认存在错抄和违规估抄的问题,随后重庆燃气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车德臣被免职。但称,尚未发现燃气表计量和质量、燃气质量、通过远程操控改变燃气表计量等问题。

当局调查结果基本上配合了重庆燃气的说法,重庆燃气最初坚决否认气表有问题,迫于舆论压力只承认收费错误,可以退钱。网友们纷纷表示,这次又让毫无背景的抄表员来背黑锅。

“工作组入驻重庆燃气集团过后,处理的都不是很重要的相关人物,假装平息民愤,然后退钱。怎么退钱也不知道,我问了那些被多收了钱的,他们都说不知道,只是说说要退钱。”重庆尹女士说。

美国经济学者黄大卫(DAVY J.Wong)(黄大卫授权)

美国经济学者黄大卫(DAVY J.Wong)对大纪元表示,目前当局的解释模模糊糊,没有触及到核心点,估计就是远程控制的问题,想要增加收入。它如果每个月增加5%、10%,可能大家还发现不了,但是一下子增加太多,明显就是一个问题。

旅美经济学者李恒青对大纪元表示,表也对、气也对,为什么要退款啊?现在公共事务多数已经国有化了,美国水电气有的国有,有的私有,还有是上市公司,但是有一个不能造假的基本原则,否则政府就没有信用了。

在大量抗议之后,重庆的燃气表的确变慢了,不过有网友在微博上发帖说:好消息,家里面的燃气,从昨天开始,很明显看到表转得比之前慢了,火焰也蓝了;但坏消息是,感觉好可怕,这个表想快就快,想慢就慢。

有网友说,重庆燃气太诡异了!重庆燃气表自己慢了下来,根本就没人上门,那就只有远程调控了,就像网络宽带一样,让你用多少流量,后台给你调出多少流量。高科技用在了这里,不得不佩服。现在正常了,等这事过去之后,大家都平静了,会不会再慢慢调得快一些,神不知鬼不觉?

黄大卫表示,“之前说是抄错,突然之间现在燃气的转速跟收费降下来,这种情况挺不正常。当时就有人怀疑气表上装了一个像喷嘴一样的东西,让表跑得更快,后来发现表都没换直接就走慢了,又回到正常了,证明应该有远程控制问题,因为目前电表、水表、煤气表普遍都用物联网控制的。”

大纪元记者搜索“物联网燃气表”,发现这种智能表具有“定期上报用气数据(自动抄表)”、“可远程控制阀门,对突发情况或恶意欠费客户,可远程关阀”等功能。

媒体也挖出了重庆燃气的背后股东,原控股股东重庆能源2022年因债务问题重整,重庆燃气因而归入央企华润旗下,华润燃气是国内的五大城燃集团之一。

有网友表示,燃气业务都被垄断了,谁去监督呢?老百姓就像砧板上的鱼肉,根本没有保护自己权利的办法?眼下如何做到公开透明化才是当务之急。还有网友说,当剥削来自资本的时候,人们还有舍弃、博弈、反抗的自由,当剥削来自权力的时候,人们连说“不”的可能都不存在,一定要分清楚所经受的剥削究竟来自何处。

大陆吴律师对大纪元表示,重庆燃气事件首先反映了在中国,党控制决定一切,不需要听人民的意见,再好的现代科技都用来维稳,用来做坏事;其次是地方政府没钱,负债一堆,所以想尽办法弄钱,公共服务必定会大幅涨价。

他表示,法律明确规定,谁私下改装电表、水表、燃气表,企图逃避交费或减少缴费数额到达一定额度,就会被判定为盗窃犯。原来这个规定是要防止老百姓偷电的,现在有些城市的电力、自来水、燃气公司擅自篡改计费装置或暗地里提高收费标准,实际上就是偷盗罪,偷盗超过一定金额,就可以入罪,应该向法院起诉追究民事责任。

黄大卫表示,中国大陆法律体系跟行政体系本身就不公平,公权力跟私权之间不是一个平等的位置。一般老百姓去偷煤、偷气、偷电的话可能是判刑,为什么卖气卖电卖水违规多收钱没有犯罪?

新动向令人担忧

不少网友反映,重庆燃气公司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其它省份也有非常类似的巧合,只要换了气表、电表、水表,费用肯定会增加。

继重庆后,成都、南京、常州、合肥、南昌等地都陆续有网友反映家中燃气费激增的情况。据澎湃新闻报导,一位老人在成都居家四个月,结算燃气费1.5万元。南京网友“尤尤尤游游啊游”在4月22日清晨发帖, “去年换表之前都是100多(元),换表以后变成300多(元)。”

(网络截图)

对于这种现象,很多观察人士认为,这是地方政府失去卖地收入后,收割韭菜的另一个重要手段,以后全国各地电水汽、交通、通讯等公共服务都会上涨,重庆燃气费暴增只是土地财政崩塌后,公共事业加价潮的一个小浪花,成头条就是一口吃得太多了。

这也与中共当局 “积极推动物价上涨”的政策一致。房地内参创始人尹香武今年1月份发文分析说,现在刺激经济有一个思路,在房价大幅回撤的情况下,只能动基础物价了。所以现在上海自来水涨价20%—52%,可以预期下一步就是电价、通讯及网络费、火车以及地铁票价的上调了。国有控制公用事业就有个好处,用市场化的方式也可以增加财政收入,没必要赤裸裸动税收了,这也有利于通胀预期,拉动其它消费物价上涨。

黄大卫表示,过去政府还可能给部分补贴,但现在燃气、燃煤、水电已经可以盈利,反过来要补贴地方政府开支。归根到底是因为整个地方财政压力非常之大、入不敷出,就在可以动手的地方来动手,要么卖地、要么各种非税收入。像水电气、公交车、停车费各种罚款,这些非税收入未来都会增加。

“现在经济不好,失业率高涨,老百姓很焦虑,本来应该降低老百姓的生活成本,鼓励他们生产跟消费,这才是正确的拯救方案。目前并不是这样走,它首先是减少了社会保障,增加了老百姓的医保支出,还有民生的燃煤、气水电都在涨价,这是反向操作。”

饮鸩止渴 涸泽而渔

旅美经济学家李恒青(李恒青提供)

李恒青表示,正常的经济体一般情况下通货膨胀2%左右,但如果变成了负增长,就是通货紧缩,通货紧缩比通货膨胀还难治理。中国现在就面临着这样一种情况,因此想尽一切办法催高通货膨胀率,但这是一个危险动作。

他说,在中国权力很大的官员多数没本事,就用行政命令来强迫物价上涨,这等于回归到计划经济,如果真的要是失控了的话,中国有超过6亿人是生活的底层,一月收入就几百到一千块,最后菜、奶、蛋、肉都涨价了,他们怎么活呀?

黄大卫分析说,对于地方债务,中央政府可以发债,或直接财政拨款去拯救,但这会导致地方政府更加没有节制地去花钱。所以现在中央的政策,估计是让地方政府跟民众进行一个民生收费的博弈,就是地方政府必须想办法去解决问题,起码解决20%,这20%就靠他们的非税收入,但非税收入没有那么容易去涨,因为地方老百姓肯定会有很大的反抗。要是多收5%、10%的话,有可能这事情压下去,根本就没有一个报导,这次是太多了。

黄大卫表示,水电煤气,这些基本民生需求的涨价,对中低收入家庭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对运输行业、物流行业,生产业,未来的电价一涨也会有一个非常大的压力,肯定不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有点饮鸩止渴、涸泽而渔的感觉。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中共农业部长唐仁健被查 农业高官任上落马罕见
【名家专栏】中共全方位支持哈马斯
“人人受苦” 中国电动车制造商拖延付账时间
中国楼市低迷 1—4月土地出让收入同比跌10.4%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