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頭一時無兩的中金公司為何面臨消亡

人氣 7504

【大紀元2024年07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在過去改革開放時代,中國的金融業一直模仿西方的行業標準,但在中共與西方越來越趨於冷戰的情況之下,它們首先成為中共的改造對象,華爾街模式面臨走向消亡的前景。

改造中金公司

中金公司可能是大陸曾經最國際化的一家金融機構,從誕生起便對標華爾街頂尖投行,目標是成為「中國的摩根士丹利」,曾經在朱鎔基和王岐山等人治下一時風頭無兩,早年中金公司承接的往往都是大型國企的IPO項目,一度被稱為「貴族投行」。

如今中金公司的市場主導的堅定信念也消失了。彭博社報導,現在中金公司內佩戴共產黨員徽章的隊伍日益壯大,銀行家們紛紛宣誓效忠黨,據稱該公司大約三分之一的銀行家現在都是共產黨員。而在過去,在金融圈共產黨員曾經是一個被視為禁忌的話題,一些銀行家拒絕入黨。

隨著黨的影響力不斷擴大,一些老員工感到擔憂,士氣低落,許多人也開始提早下班。

最糟糕的是,由於美中關係的緊張及北京對經濟活動的控制欲,中金公司的生意已經枯竭,隨著IPO交易量暴跌,2023年中金公司的利潤和收入繼續下滑。過去兩年,中金公司在香港上市的股票市值下跌近46%。

今年4月,中金公司將大陸員工的的基本工資將減少25%,大多數人在2023年都沒有收到任何獎金。而在過去,推崇華爾街文化的中金公司,其高級銀行家的薪水幾乎與高盛或摩根士丹利的同行一樣多,現在只有後者的一半左右。

中金公司還準備在2024~2026年削減三分之一的境內投行員工;由於國內交易的下滑,中金公司計劃擴大在東南亞的業務。

就在幾年前,中金公司員工還頻頻炫富,但近日中金公司傳出一名30歲女員工因為降薪,還不起房貸而輕生身亡,給人一種強烈落差感。(先前報導:大陸券商現降薪潮 中金部分員工工資打三折

2023年1月17日,位於紐約市的摩根士丹利總部大樓。(Michael M. Santiago/Getty Images)

台灣雲林科技大學財務金融系教授鄭政秉對大紀元表示,中金公司成立時很風光。那時在朱鎔基、王岐山的牽線之下,讓摩根士丹利入股,替它提供很多技術服務。但中金公司是所謂龍頭國企,內部非常僵化,一直高高在上,想要主導大局,迫使摩根士丹利退出了,它自己又缺乏專業知識與國際關係網,相對上競爭力就下跌。

「另外中金公司雖有很多特權,但靈活度、多元性、對於中小企業、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不足,這方面中信證券、東方財富都優於中金公司,所以中金公司的行業排名2020年左右都已經掉出三名以外了。」

鄭政秉表示,中金公司2023、2024年的獲利都是急劇下跌的,已經到了無法平衡的地步,必須要做一些徹底的改變。

他說,它現在已支撐不起華爾街式薪資結構,表明它的情況非常差,華爾街IPO的困難度越來越大,香港IPO的功能也大幅下降;國內的經濟情況很差,股票市場跌跌不休。中金公司的問題都非常的嚴重,更悲觀的預估就是它有可能面臨消亡。

「現在中共又迫使金融業要接受黨的領導,這一政策對整個金融界的傷害都會很大,何況已經遙遙欲墜的中金公司。」

 「中國特色金融發展之路」

中金公司是中國從改革開放時代往紅色共產中國倒退的一個縮影,中共為了維持政權,不惜犧牲經濟與民眾利益,執意要發展出「與西方金融模式有本質區別」的、所謂「中國(中共)特色金融發展之路」。

根據2023年底黨刊「求是」文章介紹,所謂「中國(中共)特色」,就是加入馬列與黨魁思想等外來政治因素,核心是「堅持黨中央對金融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

台灣雲林科技大學財務金融系教授鄭政秉(鄭政秉提供)

鄭政秉表示,黨來決定金融運作的目標跟方式,本身就非常奇怪。在西方社會裡面,不要說黨,就是政府領導金融就已經很離譜了,它們的金管會或中央銀行都是獨立於政府之外的。

「金融業本來誠實的交易、誠實的訂定契約、誠實的執行契約、誠實的做金融判斷。黨是一個私心非常重的機構,為了自己的存活,會把很多東西加進來,大局上就是違反市場機制與金融運作的機制。這對金融業根本就是一個噩夢,大家都覺得未來中國很可能會有金融風暴。」

分析人士指出,在中共三中全會前夕要金融重新定義,一共六條:首先是不對標美國金融模式,不能單純以盈利性為目標;要強調金融的政治性、人民性;要學習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的金融理論;強調金融的服務業定位,為實體經濟服務,不鼓勵把金融業發展作為經濟發展的優先地位;金融業不能搞特殊化;不需要太多金融中心,香港和上海就夠了等等。

前中國資產管理公司首席合規官梁少華資料照。(馬尚恩/大紀元)

美國加州陳闖創律師樓職員梁少華對大紀元表示,幾十年前中國開始發展金融,大量的政策手法都是學歐美,但是黨魁習近平上台之後敵視金融業,一直在整頓金融業,包括裁撤保監會,剝奪證監會的權力,抓捕一些金融機構人士等。

「他首先想到的總是加強什麼黨的領導,他要把所有權力抓在手裡面,一切是為權力服務的,其它都是捎帶的東西。」

鄭政秉表示,中共越走越偏,現在重新定義金融六條,基本上想要有共產黨全面領導金融業。

他分析說,第一條強調盈利性必須要服從功能性,所有的金融都是以盈利為目標,金融可以間接促進經濟發展,把功能性大幅標舉出來,實在有點離譜;所有實行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的國家,經濟都一塌糊塗,金融都慘不忍睹,不知道為什麼還要學習;要破除金融精英論,實際上就是要打擊美國西方的金融精英。所有敢說真話的金融專家,在共同富裕、反腐打貪的打擊之下噤若寒蟬,留下來的都是一些聽話的、能力平庸的。

梁少華認為,中共的目標可能是把一切與國外溝通比較多的行業,慢慢地脫離。它害怕改革開放幾十年形成同情改革開放的技術官僚和精英在各個崗位仍然發揮作用,所以要加強控制與清洗。

未來險途

現在中共也想打造自己的世界金融中心,一方面是覺得有製造業,金融業也得跟上來,另一方面受到了西方的金融打擊。

鄭政秉表示,金融發達的國家都有一個特色,必定是法律健全、倫理道德高尚,而且完全按照商業邏輯跟市場機制去走。

「現在中共也想追求成為一個金融中心,但法律體系、中立客觀的執法系統,從業人員的道德品性,都差太遠了。包括法律系統、會計系統、交易系統基本上都是藏污納垢的,喜歡做假帳、財報作假,使得中國公司在華爾街已經不受歡迎了,去美國上市的困難度越來越高。」

鄭政秉表示,中共成立北京證交所,希望中國新興公司可以在中國IPO,實際上中國的經濟體量雖然很大,但民間很窮,資本市場規模跟西方比小了很多。所以一旦跟西方關係緊張,中國上市公司過去動輒融資規模天價的情況,就一去不返了。

他說,香港金融市場也一落千丈,一直在跌。而且中國富人對把資本放在中國大陸,有高度的不安全感,儘可能把資金移到海外。所以中國的金融市場,想要創造像華爾街那樣的資本融資規模,基本上差非常遠。早期它想成為世界第一,現在連維持都維持不住了。

香港的金融市場也一落千丈,已被新加坡超過了,還一直在跌。圖為香港股市交易所。(AFP)

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繼續加強對金融業的控制與清洗,指定可以扶持哪些公司和行業,不能扶持哪些公司和行業。據彭博根據官方公告計算,僅2023年就有至少130名金融官員和高管受到調查或處罰。

梁少華表示,金融風險是實體經濟風險的累積,現在包括地方政府債、城投債、一帶一路,大量的實體投資反映到金融上就是爛帳,會形成無法解決的債務。中共無力解決,但它捨本逐末去控制金融,實體經濟的根已經壞了,它現在要去修剪依附在實體經濟上的花朵,只會讓情況更壞。

「未來金融的自由度會越來越低,會慢慢地失去市場作用,包括金融業從業人員、市場容量、活力可能會慢慢地萎縮。有可能回到改革開放之前,在改開之前,中國銀行都不是真正的商業銀行,都是財政部的一個分支機構,貸款沒有任何的自由,造成了大量的壞帳。」

鄭政秉表示,中國金融業目前處在惡化的狀態之下,它不走正路,還想走過去毛澤東的老路,用黨來領導金融,現在房地產業出了問題,金融業最大的放款就是房地產業,估計中國銀行的呆帳的比率會急劇的上升,中小型的銀行會倒閉,資本市足率會大幅的下降。

他說,習近平第二任的時候,很明顯拿回香港跟台灣是他主要的目標,他也意識到跟西方的關係會處於對抗,不惜犧牲掉經濟上的成長。在經濟遇到問題的時候,也不走以前胡溫那種大刺激路線,反而走向很奇怪的回頭路,就表示他原來的目標跟動機不同了。

鄭政秉表示,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情況就會越來越糟,中共政治的穩定性跟統治的合法性,都會出現巨大的問題。

責任編輯:林妍#

推薦閱讀:
相關新聞
中金預測十估九錯 專家:中國經濟很難救了
中金總裁吳波卸任 據報其兄是證監會主席吳清
中金再砍成本 傳高層銀行家遭降職減薪
網購退款不退貨泛濫 分析:道德敗壞滋生亂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