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稿

一個難忘的年除夕(一)

標籤:

【大紀元2月28日訊】

爆竹一聲掃窮鬼 桃符更新迎財神

這段對聯是我在1950年所作,它對我有一段難忘的歷史感情。1950年中共正在全國如火如荼的批鬥地主、惡霸,我居住的城市廣州也不例外,入夜一片肅殺有如進入鬼域。每一條街都聽得見群眾們在喊打、喊殺聲,聞之令人膽戰心寒。當時全國的地主家庭都攜家帶眷亡命天涯的逃命,因為廣州離香港最近,他們懷著一線希望想逃往香港,還有條生路,當時稱此類人為「無主孤魂」﹐他們的性命危在旦夕,隨時會被民兵逮捕,送去槍斃或勞改。

我經歷過這段歷史﹐看清中共沒有人性的真面目,開始動念頭想逃到香港,但是當時戒嚴很緊。1951年的新年,我當時獨居于一斗室,無聊之餘提筆寫這段對聯,是向當時的中共痛恨發洩,文中的「窮鬼」即是中共,我把土地神貼在天花板上,本應貼在牆角(意味著打倒地主),不巧當時有一個派出所同志來查戶口,他問了很多問題,還詢問我是否為美國與蔣介石的特務,我否認了,他臨走說了一句,你的思想很腐化要注意。但沒有因此對聯而逮捕我﹐不知是否和他有緣,後來又遇見他三次,他都暗中幫了我的忙。

一天我聽到警報響跑出門去,以為是美軍來轟炸,當時大家都很期望是美蔣的空軍,結果卻是中共飛機,我對天喊了一聲﹕「聲音這麼吵,八成是燒炭的﹗」當時有人高聲喝問﹕是誰﹖是誰﹖原來就是那位同志,他看到我就黑塊臉說﹕「你亂講要找死嗎﹖還不趕快回去。」當時若是換了其他同志,我一定被殺頭,因為這是要判亂放謠言的罪,他放了我第二次。其實我說飛機是「燒炭」並不是空穴來風,因為當時韓戰期間,美軍封鎖中國,不准戰略物資進入大陸,這當然包括汽油,以至於當時全大陸交通癱瘓﹐例如公車、汽車、輪船、發電廠等一律改裝燒炭,車尾背著一個大炭爐,看來也極搞怪有趣。若不是香港有人發國難財,走私汽油入大陸,可能飛機真要改成燒炭的,成為歷史上一大怪事。

當時我才剛滿25歲,天不怕地不怕,仗著有父親在美國寄來僑匯也沒有找工作,但朋友們知道我不服共產黨,很難在共區生存,極有可能會被抓,就勸我早日逃奔香港,正在我遲疑不決的時候,派出所的那位同志又來查戶口,他對我說﹕「你說你是靠外匯度日,既然有親人何不申請去香港,此言似乎暗示我出走香港」。但是當時50年初期,想出去是難過登天,有人申請好幾年十多次都未批準,我雖然沒有把握但決定試試看,沒想到我提出申請一個星期後就被批准了,但期限為兩個星期,那位同志對我說﹕「你要依期限回來,否則以後不批准了。」這是他幫我第三次。他放我逃出香港﹐因此我終身都不會忘記他。

我拿到通行證後心情特別緊張,因為我決定不回來了。一拿到立刻起程,深怕夜長事多,往往有人打小報告或調查有問題就收回通行證,甚至會到深圳截回來﹐在車上心情忐忑不安,別人與我談話也心不在焉,過羅湖橋的霎那間,有個守橋共軍用凶狠如狼的眼睛看著我,我只好沉住氣,未過英界不可樂觀也﹗當我一過橋踏入英界,放下心中大石,深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氣,我忍氣吞聲幾年,無法發洩的怒氣一下爆發,我對著那個守橋共軍大喊著﹕「你看著我做什麼﹖我不會回來,有共產黨一天我絕不回來。」當時在香港邊界的警察哈哈大笑﹐因為他們瞭解我心中的感受也很痛恨共產黨。

*到了香港後曾經受到中共特務的追捕,幸好機智的逃過,這是下篇的內容預告。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費良勇:共產專制惡貫一世 法輪大法善澤千秋
胡星斗 :「文革」與「中國病」
波士頓4/20全面恢復停車執法
麻州車輛年檢寬限期延至5/31
最熱視頻
【微視頻】習防螞蟻爆雷?傳楊雄忘帶紅卡死亡
【時事縱橫】拜登引戰狼咆哮 習為何連隱11天
【遠見快評】中共軍方疫苗洩底 拜登台海踩平衡?
【新聞看點】拜登被迫上架?美稱中共威脅空前
【秦鵬直播】拜登罕見派密友訪台 中共氣炸軍演
【思想領袖】鮑爾:向信仰宣戰 中共欲霸世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