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憲法草案強調民族主義

標籤:

【大紀元11月1日訊】(亞洲時報 Hisane Masaki東京撰文) 執政自民黨上週五(28日)通過採納一部新憲法的草案,這將為日本在國際社會中扮演更大的角色掃清道路。值此之際,日本國內外許多人士要問的是:日本正在走向何方?

儘管讓一部新憲法生效將需很多年的時間,但該草案已經引起了世界的關注。自民黨的這一歷史性舉動肯定會受到美國的歡迎,因為有明顯的跡象顯示,日本正在根據美國設定的路線前進,那就是成為美國的地區和全球安全夥伴,承擔更多責任,以減輕美國的負擔。但日本在亞洲的許多鄰居則擔心,日本的軍國主義在二戰結束60年後會逐漸擺脫對它的很多限制。

美國二戰後為日本制定的和平憲法自1947年生效以來一直沒有受到改動。然而,自1955年成立以來,自民黨一直想制定一部「自我強加的憲法」,而且幾乎自那時起一直控制著日本的權柄。自民黨幾乎已經完成了憲法草案的起草工作,並計畫在11月22日該黨成立50週年的紀念大會上予以採納。

自民黨制定的這份草案包括以下幾方面的要求:
· 改寫憲法第9條,明確准許創立一支「用於自衛的軍隊」。
· 更積極地參與國際和平合作活動。人們普遍認為,當前的和平憲法禁止日本擁有軍隊。而事實上,日本擁有一支24萬人的自衛隊(SDF),而且其防務開支在世界上名列前茅。對於這種事實與憲法相衝突的現象,日本歷屆政府的解釋是,自衛隊不是軍隊。
· 在憲法中確立民族主義基調,規定國民要「愛國」,以及熱愛日本的傳統、歷史和文化。而當前的憲法中並不包括這些東西。

修憲勢頭在9月11日的大選後進一步增強了,因為自民黨領導的執政聯盟在選舉中取得了壓倒性勝利,奪走了下議院480席中的327席,超過總議席的三分之二。儘管自民黨和新公明黨(New Komeito)組成的聯盟在上議院所控制的席位並未超過三分之二,但最大的反對黨民主黨表示支持修憲:這意味著憲法草案也能在上議院獲得通過。

根據日本當前憲法的第96條,修憲必須得到國會兩院三分之二多數的支援,然後在全民公決中簡單多數即可通過。當然,首先要為舉行這樣的公投制定法律程式。

在二戰結束後的許多年裏,日本哪怕是表現出最微弱的民族主義姿態都會被國內外視為軍國主義復活的跡象,並會遭到廣泛的譴責。但最近幾年形勢大變。在經濟長期萎靡不振的氣氛中,日本人的民族主義情緒增強了。而且,由於日本周圍的安全環境日益具有爆炸性,許多日本人的不安全感更強烈了。長期以來被視為禁忌的話題現在進入討論的主流。目前政治家和媒體甚至討論日本獲取核武器的問題。

對於北韓和中國所構成的潛在威脅,日本的警覺日益增強。與此同時,日本最重要的盟友美國施加了強大壓力,要求東京在地區和全球承擔更大的外交和安全責任,以減輕美國的負擔。擁有一部自己制定的新憲法不只是國家尊嚴問題,日本領導人堅信這也是為應付這些新挑戰所必需的措施。

自民黨起草新憲法正值美日有關駐日美軍調整的報告進入最後整理階段。美日正在討論重新部署駐紮在日本領土上的4.7萬美軍,這也是美國「改造」 全球美軍態勢的一部分。華盛頓希望通過調整駐日美軍來使日本充當美國全球安全政策的戰略樞紐。

自民黨起草新憲法還正值日本與其鄰國,特別是南韓和中國的關係處於困境之際。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在10月17日又再次參拜有爭議的靖國神社,引起了北京和首爾的憤怒反應。靖國神社被亞洲鄰居視為日本軍國主義的象徵。日本大約240萬陣亡者和14名甲級戰犯(包括東條英機)的靈位都供奉在那裏。亞洲國家不希望看到日本重新恢復軍事力量,更不希望日本像在二戰中那樣隨意使用武力。

新舊版本憲法有何不同?

這部憲法草案由前首相森喜朗領導的自民黨新憲法起草委員會制定。儘管委員會中有些成員對草案中某些部分的措辭有分歧,但該草案的基本要點可能不會發生改變。

對當前憲法的最重要改動將在第9條上。自民黨制定的這份草案要求改寫第9條,並明確規定日本要擁有一支「用於自衛的軍隊」:這樣的軍隊不僅可保衛日本本身,還可參與國際維和活動,與此同時仍保持其和平精神。日本當前憲法的第9條規定,日本不把使用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作為解決國際衝突的手段,並禁止日本擁有常備軍。自1945年以來,日本士兵尚未在衝突中開過一槍或殺過一人。

戰後的日本歷屆政府都聲稱,第9條承認了自衛隊的存在,而許多憲法學者則認為自衛隊的存在是違憲的。修憲的宣導者認為,要消除這種矛盾現象,就必須修改有爭議的這一條款並更明確地承認日本有自衛權。由於自衛隊在政治上的敏感性,其領導機構-防衛廳的法律地位夠不上內閣級別。如今,許多自民黨議員要求將防衛廳提升為內閣級別的「防衛省」。

自民黨制定的該草案並未規定日本的集體自衛權。如果有了這種權利,在自己的盟友受到第三國攻擊時,日本就可以向盟友提供援助。不過自民黨官員表示這種權利是可以得到許可的,將另立法律,包括「基本安全法」授予日本集體自衛權。

政府內的憲法監督機構-內閣立法局長期堅持說,日本擁有集體自衛權,但卻不准許行使這種權利。日本的憲法解釋對自衛隊在海外的活動有嚴格限制,這一點經常讓美國感到沮喪。甚至在日本領土以外為美軍提供燃料就被許多人視為行使集體自衛權。

小泉首相與其前任一樣擴大了憲法的範圍,最近向伊拉克派遣非戰鬥性的自衛隊就是一例。大多數自民黨議員現在認為,應該准許國家行使集體自衛權,以便日本能更有效地與美國進行安全和防務合作。

自民黨起草的新憲法序言聲稱,「國家的獨立應該由那些愛國者來努力保護」,國家有權進行自衛。但當前的憲法並未規定這種權利。該草案強調日本將致力於為國際社會做貢獻,並說日本「真誠希望國際和平」,而且「將與其他國家一道努力實現之。」

該草案的序言強調了當前憲法的三個關鍵因素:人民主權、尊重人權以及和平主義。草案中沒有包括天皇是國家首腦這種說法。天皇作為「國民統一的象徵」這種法律地位仍保持不變。草案呼籲「國際合作」,並主張將「自由、民主、人權」和「和平」作為國家的核心原則。

草案序言確立了民族主義基調。除了含有「愛國」這種字眼之外,草案序言提到了日本的傳統、歷史和文化,以及「日本的天皇制度歷史」。

在修改「教育基本法」-有「教育憲法」之稱-方面,自民黨的小夥伴新公明黨反對將「愛國」和其他愛國辭彙寫進法律。自民黨數年前就急切想修改「教育基本法」。這被普遍視為近年來日本民族主義上升的跡象之一。日本國會在1999年8月通過了一項法案規定太陽旗為國旗,《君之代》為國歌。該法案在日本引起普遍爭論。

修憲宣導者佔上風

日本最大的在野黨-日本民主黨的新領導人前原誠司堅決主張修憲,並加強與美國的安全聯盟。就在擔任民主黨黨魁前不久,他說:「如果不考慮與美國的聯盟關係,那麼有關集體自衛權的爭論就是毫無意義的。我們討論問題不應迴避現實。」

前原領導下的民主黨正在就修憲問題提出自己的建議,此舉顯然是為了反擊自民黨對該問題的辯論。民主黨的建議最早將在本月底宣佈。民主黨擬議的憲法草案要求日本根據聯合國憲章享有「有限的自衛權」。這被普遍視為民主黨支持有限地行使集體自衛權。民主黨建議准許自衛隊參與聯合國領導的集體安全活動,如多國部隊和維和行動,即便這樣做會涉及使用武力。

以日本佛教組織創價學會為基礎的新公明黨仍不願表示支援修改憲法第9條,反而要求將環境保護和隱私權寫進憲法。兩個更小的反對黨-共產黨和社會民主黨則堅決反對哪怕修改當前憲法中的一個字。

在政界以外,日本商業聯盟主席、豐田汽車社長奧田碩也主張修改當前憲法,包括修改其中的第9條。

外交關係協會的資深研究員愛德華·林肯說,日本要想在1或2年內完成修憲是不可能的。他說:「自憲法生效以來,這個問題困擾了日本57或58年。目標越來越近了,但達到這個目標則需要公共辯論,而公共辯論事實上仍處在最初階段。」不過他又說:「當然,自民黨在9月11日選舉中的勝利將會加速修憲的進程。解決這個問題仍需等待5-10年,日本還需要進行很多公開辯論。」

修憲的支持者在政界和商界都佔優勢。但日本公眾的意見則比較複雜。自由派報紙《每日新聞》10月5日公佈的一份民調顯示,近2/3的日本國民反對修改憲法第9條,不過他們中大多數都支持修改憲法的其他方面。

日本現有憲法制定於1946年11月3日,次年5月3日生效,自此再未做任何修改。這與日本的二戰盟友德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自二戰結束以來,德國的基本法或憲法修改了40多次。1952年4月28日,《三藩市和約》的生效使日本重新獲得獨立,並自此開始積極尋求制定一部「自我強加的憲法」。

2000 年,日本國會兩院都成立了憲法研究委員會。這是自二戰結束以來日本首次成立這樣的國會委員會。這兩個委員會都在今年4月公佈了它們的最後報告,並結束了它們的使命。但這兩個委員會的成員包括反對修憲的共產黨和社會黨議員,他們沒能在包括第9條在內的一些重大問題上達成一致。這兩個委員會無權起草一部新憲法。

日本安全政策的分水嶺

20世紀 90年代初,日本的防務和安全政策出現了一個轉捩點。薩達姆領導的伊拉克在1990年初入侵鄰國科威特,引發了次年的海灣戰爭。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根據聯合國決議開赴中東。日本總共為這支多國部隊援助了130億美元,但未派一兵一卒加入,因而被美國和一些國家指責為只出錢不出力的「支票外交」。只是在這場戰爭接近尾聲時,日本才派了9艘掃雷艇前往海灣地區。

基於第一次海灣戰爭時期的苦澀教訓,日本開始為更積極地參與國際和平合作活動制定一個法律框架。1992年6月,日本出臺一部新法規,授權日本自衛隊可以參加聯合國發起的海外維和使命。自衛隊的工程兵在柬埔寨於 1993年舉行全國首次大選前被派往該國參加聯合國維和使命。這是日本自衛隊二戰結束以來首次參加海外維和使命。由於日本二戰後的憲法規定日本從此不再參與任何戰爭,派軍進駐海外一直是日本的一大禁忌。此後日本還派自衛隊參加了聯合國在莫三比克、戈蘭高地、東帝汶和其他地區的維和使命。

這部法規為自衛隊參加聯合國授權的海外維和使命確立了4個原則:
· 衝突各方必須已經達成停火協定。
· 聯合國維和行動得到東道國或發生衝突的國家與派系之許可。
· 維和行動必須是公正的。
· 武器只能用來自衛。

日本自衛隊必須遵守這些原則,否則就會被召回國。法規起初規定,自衛隊不能參加驅散交戰方、繳械和監督停火等任務,不過在2001年12月的修訂中又解除了這一限制。但自衛隊的活動和所攜帶的武器仍受到嚴格限制。比如,不許自衛隊在其他國家的維和部隊受到攻擊時開槍回擊。目前日本正在重新審查這些原則,以便進一步放寬對自衛隊活動的限制。

加強日美聯盟

在過去10年裏,日本除了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之外,還加強了與美國的安全聯盟,且在2001年美國遭受911襲擊後加速了步伐。在這種背景之下,許多日本人越來越意識到強化安全和危機管理機制的必要性。

1996年4月,時任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和美國總統克林頓在東京簽署了一份聯合安全宣言,重申了這種雙邊安全聯盟在後冷戰時期的重要性。

1997 年9月,日本和美國採用新的防衛合作指南來取代1996年的聯合宣言。1999年5月,作為執行這些指南的法律框架,日本頒佈了三項法規,其中一項是講如何在日本周邊地區發生危機時採取措施確保和平與安全。日本國會起初極力反對通過這些法規,給日本政府很大的阻力。但許多日本人對北韓造成的威脅日益擔憂,促使國會最終為這些法規開了綠燈。1998年8月,北韓測試了一枚經日本領空進入太平洋的「大浦洞」導彈。1999年3月,兩艘北韓間諜船隻在日本中部石川半島的水域被發現。2001年12月,一艘北韓間諜船在日本鹿兒島的奄美群島水域與日本的海岸自衛隊巡邏艇交火後爆炸。而且據信北韓已經擁有核武。

與此同時,都是在2001年初上臺的小泉和美國總統布希私交篤厚。兩人似乎情趣個性極其相投。小泉一直是布希發動的「反恐戰」和伊拉克戰爭的最堅定的支持者之一。

為了派遣自衛隊支持以美國為首的盟軍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軍事行動,小泉政府頒佈了兩項極具爭議的新法規。2001年10月(即美國世貿大廈和五角大樓受到恐怖襲擊才幾周之後)頒佈的第一項法規規定,自衛隊的海軍艦艇可以開赴印度洋為盟軍戰艦供應燃料,以此來支持以美國為首的盟軍在阿富汗的軍事行動。根據國際標準,即使是為此類艦艇補充燃料也意味著行使集體自衛權。根據2003年8月頒佈的第二項法規,小泉政府批准了一個派遣幾百名陸上自衛隊成員在該年年底前往伊拉克維和的計畫。這幾百名自衛隊員一直在伊拉克南部城鎮塞馬沃進行人道和重建使命,如水淨化、道路、學校和其他基礎設施維修等。

2001 年的《反恐特別措施法》是一部執行期限為兩年的臨時法規,不過日本政府2003年已將其有效期再延長兩年,並且還將在今年11月11日期滿時再延長一年。 2003年,日本又出臺了一部「關於在伊拉克進行人道和重建援助的特別措施法」,該法規的期限為四年。2004年12月9日,日本政府不顧多數日本人的反對,根據該法規將自衛隊在伊拉克的使命延長了一年。按法規規定,駐伊自衛隊目前的使命將在今年12月14日結束。不過小泉政府又準備將其使命再次延長一年,或者考慮明年中期開始撤軍。

迄今為止,小泉政府都是根據具體情況一次又一次的延長臨時法規。不過,為了讓自衛隊更順利的參加國際維和行動,包括協助戰亂國家的重建,小泉政府目前正在考慮制定一部全面的永久性法律。日本民主黨的領導人前原也呼籲確立一部通用的永久性反恐法規。

此外,日本還將在2007年引入美國的導彈防禦系統。兩國還同意從2006年財政年度開始開發和部署一套更先進的導彈防禦系統,以應對來自北韓的導彈威脅-據說北韓已經部署約200枚「勞動」型導彈,其射程幾乎囊括日本全境。小泉政府還解除了一項執行了10多年的武器出口禁令,以便日本可以向美國出口雙方聯合開發導彈防禦系統所需的零部件。同時,日美正在就美駐日基地的重組進行一場關鍵的談判。

與大力加強日美安全聯盟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美國與其亞洲的另一個重要盟友南韓的關係卻一落千丈。儘管南韓聲稱其仍致力於加強與美國的關係,但由於兩國近年來在如何處理北韓核危機上的政策分歧,韓美安全聯盟日趨緊張。美國已經計畫到2008年年底前將3.7萬駐韓美軍裁減1/3。

亞洲鄰居擔心日本軍國主義復活

儘管50和60年代中國強烈反對《日美安全條約》,但在1972年美國時任總統尼克松訪問北京中美關係緩和之後就不再公開抨擊該條約。其實,中國有時甚至默認該條約。中國採取這種態度是因為它認為這份安全條約的反蘇性質符合自己的利益。許多專家指出,另一個原因是中國視該條約視為抑制日本軍國主義的一條繩索。

一些專家認為,至少在幾年前,中國的立場仍然是:只要日美安全同盟僅僅是為了防止日本遭受第三國的可能襲擊,只要美國不利用它在該地區,尤其是臺灣海峽進行軍事幹預,美日同盟對中國來說就不是問題。不過,今非昔比,北京可能不再那樣看待日美安全同盟了。
日益強化的日美安全同盟引起了中國的高度警覺。更加令中國擔心的是,今年2月,日美兩國負責國防和外交的內閣部長宣佈,他們會根據新的安全部署尋求和平解決臺灣問題,並將之作為日美共同的戰略目標之一。中國還懷疑,美國全面調整全球戰略部署的真正動機可能是為了對中國快速增長的軍事和經濟力量進行「軟圍堵」。

2004年12月,日本政府採用新版《國家防衛大綱》替代1995年的舊版本。新大綱要求建立一支「有靈活性的」自衛隊以應付各種威脅,包括恐怖主義。它還把海外維和行動提升為自衛隊的主要任務之一。新大綱還表示要警惕中國,因為中國正在加速軍隊現代化,其海上活動日益頻繁。這是日本自1976年編撰首個國家防衛大綱以來,首次提到中國威脅。

日本與中國以及南韓的關係仍處於數十年來的最低點,其原因包括領土爭端、東京爭取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日本右翼學者編撰的教科書粉飾日本的侵略行為,以及首相小泉三番五次參拜靖國神社。

最近,東京和北京在東海「中線」附近的天然氣開發問題上發生爭執。兩國緊張的外交關係也因此一直無法緩和。「中線」是由日本劃定的,但並未得到中國的承認。日本畫這條線是要分割兩國的專屬經濟區。存在主權爭議的釣魚島 (日本稱尖閣列島)在「中線」的日本一邊。在當前困擾兩國雙邊關係的所有問題中,這一紛爭可能是最易惡化的,甚至可能導致兩國兵戎相見。上月,一架日本海上自衛隊P3-C偵察機在中國的春曉氣田附近被一艘中國驅逐艦的武器系統鎖定,兩國的緊張關係一度達到一觸即發的程度。

甚至美國也越來越擔心,東京與亞洲鄰居之間持續的緊張關係可能削弱日本在該地區的影響力,並進而損害美國在該地區的利益。與此同時,中國和南韓密切關注日本修憲的動態,警惕其軍國主義的復活。

在自民黨8月初起草新憲法的首個草案之後,中國官方英文報紙《中國日報》隨即發表一篇社論說,自民黨想通過修憲,擺脫有礙它與盟友進行軍事合作的限制。

《中國日報》說,「不難看出(修憲)建議中赤裸裸的動機。」該報還說,自民黨起草的草案「表明了日本的新思維傾向-鼓勵軍事擴張」。該報最後得出結論說,「這是值得高度關注的動向。」這篇文章還提到了戰爭歷史,稱「日本不僅毫不懺悔,而且正試圖把自己變成地區軍事惡霸。」

韓國的一份重要報紙也在8月初的一篇社論中指出,「日本一直說它需要擁有與其經濟力量相配的軍事力量,需要成為『正常國家』。如果和平憲法被修改,日本的願望就可能變成現實。」

該報說,「任何主權國家都有權修改自己的憲法以順應時代變化。不過,有件事日本必須牢記在心。它需要表明它真正關心南韓、中國以及其他鄰居對日本軍國主義歷史的擔憂。只有那樣,國際社會才會相信日本是個『正常國家』。」文章提到小泉三番五次參拜靖國神社時說,「不過,日本似乎正朝相反的方向前進。」

二戰結束到現在,60年已經過去了。不過,過去的戰爭創傷仍困擾著日本與中國和南韓的關係。常言道,作惡的人很容易忘記他的所作所為,不過受害者卻不會。臨近的亞洲國家的許多人仍對日本戰時的侵略(不管是直接還是間接的)、佔領以及暴行記憶猶新。對他們以及一些日本人來說,甚至再過10年,日本與其亞洲鄰居也不會真正和解。他們認為,說20或30年後情況有所改善與說和解那一天永遠不會到來實際上沒什麼兩樣。(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日本科學家建議解除美國牛肉進口禁令
日本新外相麻生太郎  直來直往敢言鷹派
讓中共邪靈無所遁形
小泉重組閣納入數位可能首相人選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恆大危機及金融體系運作內幕
【直播】拜登就Omicron最新情況發表講話
【新聞大家談】迄今最糟毒株來襲 你須知這些
【未解之謎】外星人訪談錄(4)挑戰進化論
【微視頻】賭王周焯華被查 揭紅電影洗腦又洗錢
【拍案驚奇】Omicron可怕3特質 鍾南山趁機帶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