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燕:教育的沉淪

雨燕

標籤:

【大紀元3月25日訊】馬燕是寧夏一個貧困鄉村一個曾兩次綴學的十五歲女孩,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堅持寫日記,將自己對上學的渴望、對自己可能輟學的擔心、對媽媽不讓她上學的痛苦,都寫到了日記裏,用稚嫩的筆觸真誠地記錄了自己極為貧困的生活和學習環境。她在日記本上這樣寫道:“今年我上不起學了,我回來種田,供養弟弟上學,我一想起校園的歡笑聲,就像在學校讀書一樣。我多麼想讀書啊!可是我家沒錢。”馬燕的日記被法國《解放日報》的記者發現了,並在報上連載。《馬燕日記》感動了法國人並讓法國的中學生哭了,此書還被翻譯成多種文字,在義大利、比利時等歐洲國家及日本暢銷。中國教育部的老爺們在高喊“教育取的了很大進步”之餘,不要只忙著找女大學生跳舞,也真該在萬忙中抽出時間看看這本書,這本讓每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都感到臉紅的暢銷書!聯合國有關官員稱中國的教育經費只占GDP的2% (中國政府自己公佈的資料是3.3%,中國政府並沒有感到羞恥),連窮國烏干達都比不上。就是這樣的低投入,中國政府的教育預算只占教育總經費的53% ,剩下的47%則要求家長或其他來源去填補。很多家庭的貧困直接導致了下一代沒有書讀,畢竟生存是第一、讀書是次要的。世界上肯定只有很少的國家像勤勞善良的中國老百姓這樣節衣縮食地為子女支付高昂的學費。有人為咱政府辯護說,咱中國是發展中國家,沒錢辦教育。然而事實是:一邊是GDP的高速增長,一邊是教育投入的嚴重不足;一邊是每年全國僅官員的吃喝、車子和出國培訓考察費用就分別達到3000億、2000億和 2500 億,一邊是許多適齡的兒童無學可上;一邊是有錢人玩上了數十萬一條的名犬,一邊是賣血供兒上學抑或有無法支付幾千元錢學費而自殺的父母。有人說中國今天的普通高等教育的收費相當於民國30年的貴族學校,但即使在國民黨時代、北洋軍閥時代師範院校都是不收費的。那時很多貧困人家的子弟想要讀書都只能讀師範院校,但現在中國的學校收費收瘋了,連師範院校也收費了!

教育經費本來不多,但政府將數百億教育經費投放到了少數名牌大學(這些名牌大學裏有著被其弟子們頌其為“木秀于林”的王銘銘教授〈北大〉,有“無厘頭文化”的大腕周星馳教授〈人大〉),更需要投入的基礎教育資金卻嚴重匱乏,窮人的孩子被卡在教育門檻之外,因他 們交不起學費。所謂九年義務教育成了人所共知的謊言,現在的農村教育有的地方比二十多年前還不如。全國有1/4的縣沒有普及小學教育,全國平均中學升學率只有44% ,也就是說,全國有56% 的孩子沒有讀到中學。中國教育早已迫不及待地進入“產業化時代”了,普通民眾在教育支出的重壓下苦不堪言,教育機構已成為一隻龐大的“老虎機”。如供養一個大學生,需要一個城鎮居民4.2年的純收入,需要一個農民13.6年的純收入,這還沒有考慮居民吃飯、穿衣、醫療、養老等費用。一些大學生為此成了“三陪女”甚至為富商包養生子,貧窮也成了罪惡的理由。有媒體曾進行過2003年中國十大暴利行業的調查的活動,結果教育被列為第2位。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公佈的亂收費投訴中教育連續兩年名列榜首,中國官方自己的統計資料表明,中國十年教育亂收費已達2000億元人民幣。著名的“北京航空航太大學‘想要通知書,先拿十萬來’”事件只是中國大、中、小 學巧立名目、敲詐勒索的小小一例,還有什麼擇校費、補課費、考試費、課桌費、贊助費,五花八門的教育收費讓人目不暇接,要想發財先從娃娃們開始下手吧!有報導稱,有所學校換了個校長,校長是市里官員,到任後發出如此感慨: 想不到學校有這麼多錢!政府那些不多的教育支出,在一些地方被當作教育官員們海吃海喝和遊山玩水的基金庫了,真的是“窮什麼不能窮了教育局長”。

既然“產業化”了,爭取利潤最大化似乎也已經無可厚非了。而這教育的“產業鏈”上又生產出了怎樣的產品呢?神經衰弱、營養不良、發育不良、心理不健康、不自信、缺乏主見、自理能力差、缺乏獨立性是中國學生的通病,而各種心理疾病患者超過1/4。抑制人格獨立、精神自由,升學率已成了教育的一切,教師的住房、獎金、職稱、工資晉升、職務提拔都與升學率掛起鉤來。為了升學率和獎金,許多教師用剝奪學生的休息時間和課外活動等行為對學生進行“合理合法”的生理、心理摧殘。由於升學率的攀比,作弊已半公開化、半合法化。而家長與學校聯手,壓抑孩子的創造力和個性,奴化教育由此形成。有人對中國的教育提出了這樣的質疑:“當一個國家的教育(學校和社會教育)不能教人以獨立思考,不能教人塑造獨立之人格,不能教人張揚個性,不能培養自由的民主精神,這種教育的成功又能體現在何處呢?”顯然,中國的教育某種程度上已淪喪為政權鞏固的手段和工具,順民和愚民或許才是中國教育產業的“合格產品”。飲鴆止渴式的教育折磨著青春、摧殘著生命。馬加爵的事件決不是偶然的,青年學生精神方面的自閉和缺失以及對前途的失望已成為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中國每年至少有100名大學生輕生,由於壓力過大,在湖南和河南等地甚至有小學生都產生厭世感而輕生。

近年來,國內外有識之士提出了無數次善意的批評和忠告。然而,中國的教育仍然一如既往甚至變本加厲地墮落著、沉淪著,以顯現著這個政府的瀆職和和無賴。中國教育就這樣在墮落中沉淪,在沉淪中泛起著金錢的濁流!教育的本質是要解放人的身心、發展人的潛力、提升人的素質。但教育之本在中國卻簡單地被金錢和權利顛覆了,看看中國教育的現狀,有太多的理由為中國的未來汗顏的。1932年,胡適先生曾經這樣寫道:“我們應當深刻的認清只有咬定牙根來徹底整頓教育,穩定教育,提高教育一條狹路可走。如果這條路上的荊棘不掃除,虎狼不驅逐,奠基不穩固;如果我們還想讓這條路去長久埋沒在淤泥水潦之中,—那麼,我們這個國家也只好長久被一班無知識無操守的渾人領導到沉淪的無底地獄裏去了。”(《領袖人才的來源》)

70餘年過去了,中國的教育仍然“埋沒在淤泥水潦之中”,甚至更渾、更髒。是的,教育的沉淪是民族墮落的先兆,預示著一個“墮落時代”的來臨。最絕望的腐敗乃是教育和知識精英的腐敗。貪官的腐敗只能敗一個政黨、一個時代,教育的腐敗卻可以毀一個民族的精神操守,流弊深遠。而教育再如此繼續“產業化”下去,終有一天會付出慘重的代價,這該不會是危言聳聽吧。為了國家不致於長久落入一幫渾人手中,中國的教育早到了“除荊棘、驅虎狼、固奠基”的時候了!

──轉載自《議報》第190期(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雨燕:草民中國
【悼念趙紫陽】雨燕:無所謂
《共產主義黑皮書》:隱藏的古拉格
《共產主義黑皮書》:紅旗下的餓殍
最熱視頻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蹤:香港抗議國安法
【直播】川普總統參加陣亡將士紀念日儀式
【現場視頻】鞍鋼冷軋廠突發大火
【珍言真語】前線醫護參政 劉凱文對抗制度暴力
【一線採訪視頻版】吉林爆疫情 舒蘭公安局關門
【有冇搞錯】港國安法 每個人都是「極少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