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越共改革與中共封網

人氣 2

【大紀元8月9日訊】(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聯結收看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今天的《熱點互動》,我是林雲。《中國國情諮詢網》於8月3日被中共封網,這一事件的起因和經過是怎樣的呢?本台記者採訪了《中國國情諮詢網》的負責人魯光輝先生,讓我們一起來聽聽他是怎麼說的。

記者:網站負責人魯光輝先生表示,這次網站的關閉直接由國家資訊產業部通知,關閉的最主要的原因是網站做了一個關於「您是否支持中國共產黨的總書記,由差額進行選舉產生」的調查。結果近百分之七十五的人支持差額選舉。

網站被關閉後,魯光輝寫了一封公開信,致中共總書記胡錦濤。表明網站的民意調查是出於善意,希望高層能聽到最底層的呼聲。

魯光輝:我們的調查是很善意的、中立的、獨立的,沒有被任何的外國勢力所左右所利用,我們這個數字是很真誠地告訴他,我們中國國情的民意是什麼,我們這個民意的數字提供給他以供參考,沒有什麼不恰當的目的。

記者:《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表示,當局關閉網站是自欺欺人的做法,

黃琦:由高層來說,它壓制這個民意很可笑的,這就是一個皇帝的新衣,民意調查就是這樣的,大家支持總書記選舉,而它們非要把這個民意的宣洩阻止掉,這對當局的形象是有傷害的。

記者:在海內外輿論關注下被允許重新開放,後來又因為對執政黨及領導人的講話的看法進行民調,數次被短暫關閉,而這次被註銷備案意味著網站徹底關閉。

主持人:據媒體報導,前來封網的湖南省新聞官員表示,民意調查影響力太大,不符合中國的國情,因此該網被封。我們今天就請本台特別評論員李天笑先生,來就這一事件發表一下他的評論。

天笑,我們剛才看到這次中國國情諮詢網被封了是因為它們搞了一個民意調查,那麼天網的負責人黃琦在接受其他的媒體採訪的時候,他就說了,他說:這次被封,實際上是因為這個民意調查觸及了中共的底線,您是否同意他的說法呢?您對這次封網是怎麼看?

李天笑:民意調查應該說是中國有一句話可以說明這個問題就是「得民意者,得天下」,實際民意調查也是幫助政府能夠了解到民情,體察到底下民眾的一些想法,這實際上是有好處的。

而且近來民意網絡化,這實際上也是成為一種趨勢了,比方說新浪網也做過“郎顧之爭”的調查,中國國情諮詢網以前也做過,但是一直是不順。比方說中國國情諮詢網曾經六四受難者索賠這個問題進行民意調查被中共封過至少八次,反反覆覆。

這個主要的原因在什麼地方呢?就像這次也是一樣,就是它談到關於比方說越共、差額選舉是不是也應該在中共高層實行?那這個問題本身,中共認為你提出這個問題來進行調查,不應該由你這個民間機構來做,而是因為由掌握在中共的所控制的機構裡面來進行調查。

就說共產黨不能由民眾來隨意進行評價,如果民意評價出來對共產黨有什麼不利的景象或者是有批評的呼聲特別大的話,那不是直接影響共產黨執政的地位了嗎?

所以說根本的問題就是底線在於什麼地方,不是說這百分之七十五或者百分之七十,這個數字對於共產黨當然也有一定的威脅,但是我們知識網絡調查的話它是有一定的局限。

但是根本的問題在於就是說誰來做這個事情?共產黨不允許這個民間機構來做這個事情。所以說由民意來進行對共產黨這個政策的影響,同時有民意機構來進行這個事情的話,對共產黨造成了一種威脅,所以它說這個觸及到了它的底線。

主持人:而且還有一個共產黨它的這種民意調查,它也是說對結果有一定的掌握情況下,那如果民間的話,它對結果可能沒有一定的控制,所以說它也是不願意民間進行這種調查的原因。

李天笑:就是這樣,比方胡溫他自己也經常上網,也看關於老百姓的一些意見是吧!但是實際上這個民意對共產黨的政策發生一種根本的影響時,它覺得這個事情它要慎重考慮了,為什麼呢?共產黨所做的一切,實際上根本不是為民眾著想打算的,它是說:我共產黨能不能執政,能不能搞下去,是從這個角度來考慮。

從這個角度來考慮問題的話,它永遠是把黨的利益和民間的利益來進行對抗的,因此就對它的執政地位進行來挑戰以後造成一種底線上的威脅。

主持人:那實際上這次事件的引出是因為越共實行了差額選舉。那麼越共的這次的改革其實是很引人關注的。

很多人都認為中國的政治上走向改革是勢在必行的。那麼共產黨內如果是進行這種差額的選舉,好像從黨內開始走向民主也是一個第一步應該要實現的這麼一個過程。你認為這一點它都很難做到嗎?

李天笑:越共這個改革對中共來說是一種很大的刺激,為什麼這麼說呢?實際上越共的改革開始時候是跟在中共之後的,是亦步亦趨。

主持人:你說的是經濟改革。

李天笑:經濟改革開始。但它的經濟改革的步伐實際上要比中共快,就是這幾年以來。

主持人:雖然起步晚但是它速度快。

李天笑:86年開始,91年以後,大規模的開始改革以後,它現在私有經濟實際上占到了百分之五十三左右;中共只有百分之三十三。另外它百分之九十的工作機會都是來源於民營企業,那政治改革的部分實際上也是從它差額的選舉總書記,開放諮詢等等這些東西,也是比中共走的快。

在這方面對中共形成一種推動或者是它的一種刺激,就是覺得說講了二十多年的改革到現在為止,基本上不動。前一個階段不是一直在從“郎顧之爭”那又到“西山會議”,到底要不要改革,這一直成了這個中共高層爭論的一個問題,那麼因此越共這個問題出來以後,對中共來說是一個極大的刺激。

那麼在這個情況下,中共它是在考慮是不是要在黨內實行民主,實際上從中共的歷史上來看,趙紫陽也搞過黨內民主,原來也有在“人大”諮詢過,但是後來因為考慮到對中共還是有危險,所以後來都停止了。

那麼這個反過來說,如果說它即使能按照越共這種方式經營,擴大黨內民主,那麼你黨內的幾個候選人像走馬燈這麼的換,實際上,它最大的限度也就是擴大的黨的民主而已,就是它黨的地位加強,對於民眾來說,人民參政這件事情,絲毫沒有促進。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我覺得這個局限性是非常大的,就是說最近中共也搞出來一個叫「黨主立憲」,這個「黨主立憲」,實際上有的評論就是說倒退了一百年,比當初君主立憲還落後,因為君主立憲這個君主是虛有、虛偽,這個黨主是黨主導整個所謂改革過程等等這些東西,那這樣的話,實際上是倒退的。

主持人:那即使是這樣子的話,它真的實現了這種黨內的民主,進行差額選舉,那麼對於中共現在所面臨的執政危機,有什麼幫助嗎?

李天笑:我覺得基本上是沒有任何的幫助,因為執政危機產生的原因,就是在於共產黨執政的不合法性,就是它的根本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是對立的,所以說產生了什麼呢?比方說在這個改革過程中,有一個既得利益,階層的產生,所以它在江澤民那時提出了「三個代表」,三個代表是肯定黨內官僚資本化,在法律上進行肯定,在黨的章程進行肯定。

那麼到了胡錦濤的時候,那實際上就是講「和諧」,和諧什麼呢?你不可能是和諧的,為什麼呢?你黨的利益這些官員都發了財,老百姓沒有以同等的比例富起來。

主持人:所以造成這種貧富懸殊非常大。

李天笑:懸殊,而且貪污腐敗,這些現象比比皆是,怎麼可能和諧呢?所謂和諧就是後來胡錦濤必須在言論上,在新聞自由上進行箝制,就是搞網路封鎖、報刊封鎖、打壓媒體等等這些事情都出現了,為什麼呢?它不想讓人民對這些問題發表自己的看法。

所以從根本上來講,所謂的黨內的民主改革,它不可能根本上解決人民參政的這個問題,黨內民主是黨內民主,民主參政是從另外一個根本上,人民來決定國家的政策,不是說由黨主導這個政策,所以說根本問題不解決,黨內民主的改革是沒有什麼作用的。

主持人:我們知道有些人對中共的這種改良或者說政治上的改革,一直是抱有希望的,認為假以時日中共可能慢慢會變好,會真正走上民主的,您認為中共有沒有可能,放棄它現在這種專制集權的統制?

李天笑:非常困難或者說是不可能的,因為我想從一個很明顯的角度來看,就是中共本身,它存在不存在改好或者是改良的這種機制,這是不存在的。

為什麼呢?共產黨一直在吸收民間的一些有志的人士,或者是有才能的人,進去以後他馬上就面臨了一個根本的問題,你就要同污合流,或者同污合流,或者你就被排擠,或者打壓,甚至遭到迫害等等。

這些很大的程度上就是一個逆向的淘汰機制,就是黨內的這些人就是壞人、腐敗的官員,越來越佔據高位,在這樣不斷地清洗過程當中,這個黨實際上就是越來越腐敗下去,我們看到的就是現在所謂的「黑幫化」、「流氓化」,甚至就是老百姓講的,100個裡面有95個都已經不行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它不存在能夠肩負起改革這麼一個重任的這麼一個隊伍它本身是不存在了,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你無論進行什麼樣的改革,它不會改到它自己,你不改到自己,由這幫人進行改革,那最後為了自己的利益,所有的改革最後你自己不改良,改革的這最後結果,是維護這個黨的利益,所以說不可能從根本上解決目前人民群眾對整個黨的這些腐敗的根本要求。

主持人:我們知道上一世紀90年代,東歐遽變之後,整個國際共產陣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那麼僅剩的幾個共產國家有越南、老撾、朝鮮、古巴,再來就是中國了,那麼我們也留意到最近這幾個國家也在發生一些變化,像剛剛談到的越共現在已經開始慢慢在想實行一些改革。

古巴最近卡斯特羅,他又因病住院了,放權了。那朝鮮問題,它又是被這個核武和它自己的一些天災好像纏身了。那麼您對共產主義陣營,下一步的發展前景,有什麼樣的預測和看法?

李天笑:共產主義實際上是歷史上的一個污記,它實際上是一個漸漸逝去,不斷地在走向衰落這麼一個符號而已,現在馬上就要被歷史淘汰,那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已經看到整個共產主義陣營,從一個很強大的比方說蘇聯和東歐,已經落入到只有五個,這麼小小一個小集團了。

中共在蘇共解體之後,充當這個小集團的頭頭。那麼實際上,中共和所有的這些共產黨國家,它面臨的根本問題就是說,它是想通過經濟改革,來取得一種合法性的資源,就是自己執政的資源,但是在這個執政過程當中,取得這個資源之後,它同時又產生兩個新的問題,一個就是它的腐敗問題,一個同時就是它不斷地在歷史上積累這個血債的問題。

它怎麼解決?就是它背上了很大的歷史包袱,這兩個問題它不解決的話,實際上,它仍然產生出一種根本的一種危機,所以說它就需要改革,但是它要改革就是加速它的滅亡,就是它要找死;它不改革,它就等死。

它沒有辦法從這根本的困境中解脫出來,所以說它在不斷地找出路。現在這個中共還有越共,甚至老撾,在不同程度上進行經濟改革。

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卡斯特羅的弟弟勞爾,在經濟上,他也想取得西方的一些援助,當然政治上它還是高壓啦!另外,北韓金正日,他也是在小範圍上進行所謂的改革,他建立了一些經濟改革區、搞一些賭博等等這些事情,但是這些東西,不能夠從根本上解決共產黨的,就是它的人民群眾和黨的利益之間的最根本的一個矛盾,所以說它的危機它是不能解脫的。

主持人:好的!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只能談到這裡,非常感謝您精彩的分析和評論,觀眾朋友們,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2006/8/9 9:37 PM)(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中國高考制度與學生出路(二)
【熱點互動】美國警察不敲門的爭議
【熱點互動】瀋陽公安保護毒犯
【熱點互動】2006年世界盃熱評(一)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日歐被推向美國 北京愚蠢樹敵
【橫河觀點】80年反目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思想領袖】郭君:香港大紀元遭襲擊內幕
【時事軍事】美軍遠征打擊群 可替中共收場
【財商天下】華融債務風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