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評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

【大紀元10月23日訊】(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伍凡評論》節目)伍凡:各位聽眾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現在是《伍凡評論》第103期。今天要講的題目是「簡評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三中全會剛剛開過沒幾天,它的全會的公報也剛剛發表。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細細看了這個公報之後,各位你會發現有幾點值得關注和討論的。第一點,三中全會拒絕了「土地承包權轉讓和流通」這個方案。那我們討論一下,是什麼原因造成的。第二,三中會提出了一個「城鄉一體化」的口號,想用這個口號來欺騙農民,甚至想用這個口號來企圖去解決「三農問題」。第三,在三中全會上提出一個非常新的口號,叫做「保持經濟穩定」、「金融穩定」、「資本市場穩定」、「保持社會大局穩定」。提出這個口號在過去很罕見的,那麼它說明了一個什麼問題呢?我們下面詳細的討論。

第一,我們先討論為什麼胡錦濤在三中全會之前所提出的一個方案,就是要把中國土地的承包制從30年延期到70年,完了這個承包權可以轉讓、可以交流,甚至可以說隱形的秘密的買賣。那麼這個方案在這個公報裡面隻字未提,可見這個方案被拒絕了。

那麼首先我們要提一個問題,為什麼胡錦濤在這個時候要提出這個方案,要讓三中全會在這裡來討論這個方案?我們要來看看現在中國的農村、農民、農業的近況,事實上提出這一次所謂土地的一個新的政策,是處於一種什麼狀況呢?是中國的政治、經濟局勢已經發展到了矛盾的臨界點。你看從去年,從東北的黑龍江省、江蘇省、河北省、山西省的農民都提出來土地歸農民,這是第一個現象。

第二,農村被強徵的土地在全國各地普遍的發生。農業部一再要求18億畝是一個底線,不能夠隨便強徵土地超過耕地18億畝這個紅線,可是各地的中共貪官污吏勾結官商們,黑道們,強占農民的土地,強迫農民廉價的賣出或搶奪農民的土地,這種事情在全國發生。

在這種狀況下,如果不能制止這些事情再發生的話,那麼中國農業土地會急遽的減少,農業生產的糧食今後會不夠全國人民的食用,最主要的是會造成農民和共產黨政權極大的矛盾衝突,會造成革命。所以在這個時候,他(胡錦濤)提出來希望能夠用土地轉換權的方法來緩和矛盾,能做到嗎?我看不見得!

另外一種狀況,現在中國的農民工大批的從城市退回來到農村,因為出口的下降,貿易的減少,工廠的關閉倒閉,再加上中共的經濟金融政策發生了錯誤,造成了錯誤的決策,使這個資金鏈斷裂,民營中小企業大批的倒閉關閉,所以工人失業。這些工人大部分是農民工他們回到了農村,他們又要再依靠土地。

中共就在這種局勢底下要打土地的主意,希望在進出口不能夠繼續上升的時候,要想辦法利用土地來推動內需,用土地資源來增加產值和價值,把土地進行買賣,用承包權轉讓的模式來進行土地買賣,刺激國內的經濟,這是胡錦濤的如意算盤。

但是,為什麼在三中全會上遭到了拒絕,隻字未提?在我個人認為有以下幾個原因。

胡錦濤在提出這個方案之前,他的地位已經受到了威脅。我記得我過去已經評論過,胡錦濤他講他上了布什總統的當、上了美國高官們的當。他們以為美國是純粹的自由經濟,政府不會介入金融。所以他們也跟美國學,去制定了一個錯誤的政策,使得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以來,經濟下滑、出口減少。那麼這又引起地方官員們提出來要胡錦濤下台,在這個時候胡錦濤怎麼辦呢?

他就提出土地承包權的轉讓和流通的方案,這是一個策略性的進攻。第一我可以拉攏農民站在我這一邊,希望農民支持。第二給地方官員們出難題,地方官員們利用他們的職權,大批的掠奪農民土地和財產,在這個時候胡錦濤冒死站在農民一邊,提出這一個方案要地方官員們接受,可是地方官員們會考慮到如果我接受你的方案,有什麼好處和壞處呢?

首先他考慮到好處並不多,但壞處很多,壞處是什麼呢? 第一農民把土地的承包權轉讓出去了,慢慢集中在少數人手上,在少數人手上就會拿去開發。那麼在這種狀況下,中共的地方官員們所面對的會是一批有勢有財有力的財團或是地方官員,所以這會造成他掠奪土地的困難以及增加掠奪土地的成本,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如果地方官員不能夠掠奪了土地成為一個資源,而賣出去做為房地產的一個基地,那麼就沒有辦法得到高額的土地財政收入,所以地方官員們的土地財政收入會失去控制或者產生恐慌。所以這一點對地方官員們反而不利,所以他們寧可讓農民單個的擁有自己的承包權,那麼地方官員可以各個擊破的對付單個農民,村長、鄉長們對付當地的農民,要比去對付那些官商們、那些由財團、集團所掌握的土地要容易的多。

所以,在三中全會上面,這個問題發生了激烈的爭論,那麼胡錦濤這個方案失敗了,那麼胡錦濤就提出,既然我提這個方案你們不同意,那麼你就不要我下台,因為你們不同意我,我是領導、我是總書記。我這個方案是好的,你們不接受,你就不能再提出要我下台。

所以,現在看來,胡錦濤在這一招上面,他採取了政治策略玩了把戲,維護了他的自己的地位。但是胡錦濤的方案畢竟輸了,所以胡錦濤的權威在下降,他的地位仍然是不穩定的,中共黨內高層的鬥爭仍然會持續不斷。

只要中共的經濟、金融和社會問題不能夠得到解決,那麼胡錦濤的地位是不會得到鞏固的;而地方官員們也可以繼續單個的擊破農民的反抗,去掠奪廉價的土地。

中共地方官員和中共黨內的左派們贏了,也就是防止了土地承包權的轉讓,他們更阻止了把土地歸還給農民的土地改革。

第三點,中共官員們他們都非常害怕,一旦農民失去了承包權,那他們就跟土地沒有任何關係了。而他們又從城市裡回來又失去了工作,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成為住在農村裡的流民,他們也很可能會引起一股力量會造反,為了他們的生存、為了他們的生活、為了他們的子女和家庭,他們不得不要拼命維持自己的生存。

所以看來呢,共產黨想到不能把農民逼到死角,所以正因為如此,所以它們放棄了這個方案,但是你放棄了方案並不等於中共沒有掠奪農民。

就在開會期間,在三中全會期間,就在這個前後,廣東省繼續在掠奪農民。你看有個報導就在10月14日的前後,廣東省肇慶市廣寧縣出動了幾千名的警力以及數百名施工人員,對當地的五和鎮江布管理區幾個村莊的農田,將進行強迫的填土,他們動武、發射催淚彈,打傷了大批的村民,逮捕了十幾個人,並且大批的武警站在村口搜索那些維權的村民。

儘管三中全會講出了漂漂亮亮的「城鄉一體化」,要給農民好的待遇,可是呢,地方官員們呢,照幹不誤,搶奪老百性,這就是目前農村的現狀。

那麼你怎麼樣去解決農村的問題呢?三農問題是一天比一天緊張,全國2006年有8萬起的群體維權活動,我相信大多數是在農村。那麼經過兩年之後這個數字很可能會增加到10%到20%,會增加到9萬到10萬。在這種狀況下,三中全會面對農民的反抗,它就不得不採取另外一套作法,就是提出一個口號,叫做「城鄉一體化」。

那麼什麼叫「城鄉一體化」?它在公報裡面是這麼講的:「全會認為我國總體上已進入了以工促農,以城帶鄉的發展階段,進入加快改造傳統農業,走中國特色農業現代化道路的關鍵時刻,而進入著力破除城鄉二元結構,形成城鄉經濟社會發展一體化新格局的重要時期。

並且全會認為把走中國特色農業現代化道路作為基本方向,把加快形成城鄉經濟社會發展一體化新格局作為根本要求,堅持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援農村和多餘少取放活方針,創新機制、加強農業基礎、增加農民收入、保障農民權益、促進農村和諧、充分調動廣大農民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推動農村經濟社會又好又快發展。」

各位聽眾,這種話你們聽過了多少遍了?幾十年來,尤其是改革開放30年來,幾乎年年發1號文件,就是對農村問題的文件,這些話一而再、而三的重覆,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騙農民,要對農村經濟社會又快又好發展,好在哪裡?快在哪裡?

農民的收入,30年來比城裡的收入拉距越來越大,城鄉的矛盾、城鄉的差距越來越大,農民的收入只有城裡人的1/3之下,農民享受不到做為一個中國公民的權利,現在中國是二元化,城市是城市,農村是農村,城市是高等國民,農村是第二等公民,是農奴,所生產的東西廉價的賣給國家。

更不用講毛澤東時代了,毛澤東是完全把農民當做農奴,現在改革開放30年,農民可以出去打工,可是如果打工後工作沒有了,回到土地上,土地又不能夠供養這麼多人,怎麼辦?這個結果誰造成的?共產黨,共產黨所造成的要刻意製造一個二元化社會,製造了60年了,現在突然提出一個一體化,要跑步進入到一體化,可能嗎?

你說有可能,有2、3億的城市人口去反撲8、9億的農業人口,做得到嗎?城市人民有這個能力嗎?城市老百姓有這個金錢、資歷、能力去養農村嗎?根本做不到,所以是個欺騙。

二元化的城市和農村的關係共產黨造成的,現在它還維持住,最簡單的,為什麼不取消農村戶口和城市戶口的差別,它不取消,到現在還不取消,那麼一體化化在哪裡呢?

一體化就在一個地方,就是共產黨獨裁統治是一體化,對農村、對城市的統治是共產黨一元化的領導,這是毛澤東一再提出來的,東南西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是核心,現在還是如此,沒有任何改變。

共產黨是一體化領導,至於農民是農奴,城市是城市,高貴的城市居民,這兩個是不是一個國家的共同享有權利的國民,共產黨為什麼要這樣做?就是要強化對農民的剝削,把農民當做農奴,固定在這個土地上,改革開放以後讓這些農奴們可以出去流動打工,但是還是不讓他們溶入到城市,他們享受不到城市的福利、醫療、教育、待遇、住房等等好處。

全國的醫療費用80%是放在城市,而放在城市裡面的75%又給高官們、共產黨官員們去享受了,你想想看20%的醫療費用給全國的9億農民,同樣的教育經費也是如此,它之所以要這樣做,就是要這大批的農民去供養城市,由城市來供養共產黨的統治,這是它的總的政治策略和戰略。

現在你要把這個推翻掉,把這個戰略推翻掉,也就等於要推翻掉共產黨的統治基礎,它不過說說而已罷了,每年的一號文件說得比這還更漂亮,可是從來做不到。

我記得前幾年胡錦濤講過一句很出自於內心的話,大概他良心發現了。他說,50年來中共沒有善待中國的農民,沒有善待中國的農業,沒有善待中國的農村。它們是欠了債的,什麼時候還呢?

胡錦濤你這個年代你能還嗎?你沒有善待,你就是欠了債,大批從土地上、土地底下以及勞力的掠奪、榨取供養城市,這種策略是從斯大林那裡學來的,俄國就是這麼迫害了俄羅斯的農民和烏克蘭的農民,造成大饑荒。

中國共產黨底下大饑荒還少嗎?現在的農村還是養活不了自己的農民,土地養活不了農民,根本的原因在哪裡?根本的原因就是土地沒有私有化, 共產黨把土地做為一個資源掠奪了,民意上是國有,實際上是共產黨所有。

它可以廉價的徵用土地去買賣,但是農村的農民從這買賣中得不到一分錢的好處,分毫得不到好處,又讓農民死死釘在土地上。那麼現在要提出一體化就畫一個大餅給你吃,就好像當年提出「共產主義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橋樑,全國人民快步跑入共產主義天堂」,這是毛澤東提出來的。

那麼現在又提出「城鄉一體化,又快又好的發展農村」,好在哪裡呢?如果你真正的要好,已經發表了將近30個的一號文件,農村不但沒有變好反而越來越壞。

所以共產黨所採取的策略,現在可以看出來是個「拖」,拖住農村,2億5千萬農民工,從去年到今年已經回到了農村,它面對這股力量,這是一股非常容易形成造反的力量。那它既不敢實行土地改革,因為一實行土地改革那要把共產黨的老根挖掉,又不願意把土地承包權真正的實施,又怕實施以後失去了土地財政。

那麼就提出了「城鄉一體化」的口號欺騙老百姓,這種欺騙性是有限,你能夠欺騙今天、明天,欺騙不了永遠,所以它就採取拖的方法。拖,對胡錦濤他想反正我還有幾年,拖過了我這一任,只要我胡錦濤安全下任後,任憑海浪滔天都與我無關,這些是共產黨的心態,過一天算一天。

這是三中全會對農村三農問題所提出來的,從承包制的轉讓停止了,沒有公開發表讓它繼續做下去,那麼也不進行土地改革,搞出一個城鄉一體化的假的、欺騙人的鬼把戲。

現在我轉到談為什麼共產黨現在提出一個口號叫做「保持經濟穩定」、「金融穩定」、「資本市場穩定」、「保持社會大局穩定」。這四個穩定確切說明中國的經濟、金融、資本和社會不穩定,非常的不穩定。中共在強調任何一個東西的時候,你要特別從反面去看。

現在經濟穩定了嗎?不但不穩定它還繼續往下滑。有人已經估計了今年的下半年到年底一直到明年的上半年,中國的GDP會跌到8%,一到8%的時候中國吸收勞動力參加工作的機會能力會大大下降,就危及社會極大的動盪。

金融穩定了嗎?沒有。股票從去年10月跌到現在10月,一年了跌破了70%,從6000多點跌到1800點,現在就在1800點上下在浮動,上不去,看樣子還會繼續下跌。

資本市場穩定了嗎?沒有。資本市場不但沒有穩定,我們講資本市場有哪兩項?第一,中國在海外的1.9兆美金的儲備現在幾乎損失了一半。那麼中國國內的資金資本不能夠供應到民營企業,而集中供應到國營企業,而民營企業是在全國的提供GDP的生產量占到70%,提供就業率占到60%到65%,你把民營企業砍斷了,那中國的經濟就是2/3的江山倒了,還有什麼穩定呢?

前面的三個不穩定,哪來的社會穩定,所以三中全會把這個不穩定的狀況已經公布於世。各位聽眾,你要去看,共產黨文件有的是要從正面看,有的是要從反面看,它越強調某一些東西的時候,那越說明那個地方越危機嚴重。這四個保持穩定的口號,正好說明是不穩定。

那麼這個不穩定的根源在哪兒?我們講根源為什麼不穩定?我們先不講國際因素,我們講中國國內因素,中國國內最大的因素,就是中國有14億人口,自己所創造的財富,不能供給自己用,不能養活自己的農民,不能建立一個內需市場。什麼叫內需市場?就是你國家所生產的物資,所使用的土地、資源、資金,都應該放在中國本土,給中國本土的老百姓享受。

共產黨從建立60年以來,這個政權前30年是非常封閉、自守、自保的,一個封閉型的國家、一個政權,所以發展速度非常慢。到了後30年,它把門打開之後,企圖和國際接軌,也真的接軌,接了軌之後,但是它發現它所增加了那麼多的生產力,居然國內不能消化,它要去找國際市場,那麼為什麼國內不能消化呢?

因為國內老百姓沒有錢去買,你生產再好的一個電視機,這麼貴,賣幾萬塊人民幣,老百姓一年不吃不喝都買不起,你賣到了外國去,就賣掉了幾千塊,2千塊、1千塊美金,很便宜的讓外國人去享受。所以你這個總的發展經濟的策略,你的戰略,你的方針,不是為了中國老百姓,是為了什麼呢?

是為了維持這個政權,為了維持這個政權所需要養的一大批官僚、軍隊、警察、監獄,那為了統治這個國家、統治這個政權。

那麼大批的消耗老百姓得不到,所以老百姓的市場建立不起來,老百姓的市場建立不起來,你要靠外國,一旦外國的國際市場風吹草動,包括哪些呢?外國的物價上漲、油價上漲、資源上漲,再加上這幾年的市場萎縮,不來購買你中國的物品,這些風吹草動就影響了中國的生產。

中國這麼龐大的生產力,現在居然變的無用武之地,這就麻煩了!第一、你要養這些企業來讓它運轉,如果你連這個養企業的力量都沒有了,工廠全倒閉了,那麼經濟全跨了。現在共產黨我問一句話:「胡錦濤、溫家寶,你們那麼樣的推動經濟、推動金融,是為了什麼?

是為了中國老百姓嗎?沒有。不為中國老百姓,那麼你們建立這套體制、建立這個系統,為了什麼?實際上是為了共產黨,為了你們這些少數人,為了全國1%都不到的人口,這些高官、特權、太子黨、官僚、黑道們,去欺詐老百姓,完了,就造成了這麼個結果。

那麼這個結果怎麼解決?這個路怎麼走?按照中國過渡政府的主張,就是把整個體系改掉。我們發展生產業為了老百姓,建立這個政權也是為了老百姓,管理社會都是為了老百姓,那麼既然共產黨不為老百姓,那就請它走路,請它解散,我們就提出「解體中共」、「推翻中共一黨獨裁專政」。

建立一個民主政府,這個民主政府建立一個聯邦共和國,它一切的所做所為是為了老百姓,首先你的經濟生活要為老百姓著想,所生產的東西要為老百姓所使用和服務,不是供應外國廉價賣出去。完了存一大堆資金,將近2兆美金借給外國人,這是本末倒置的。

這就是為什麼三中全會提出來「四個保持」,保持經濟穩定、保持金融穩定、資本市場穩定,還有保持社會大局穩定。因為你的源頭是錯的,所以得出了這麼個結果,盡力去保持它,它根本保持不了的,你源頭錯了,一路錯下來。土地是要讓老百姓自己去擁有,讓老百姓自己去管理、自己生產,這是一個良性循環。

老百姓有了土地就有了資本,有了資本生產東西就歸自己所有,就有資金來支付他的生活費用和生產費用,那麼整個經濟就活了起來。你現在共產黨獨大。這個土地的效益,資源的合理分配都不能得到體現,土地浪費了,資源給外國人用了。為了建立中國的內需市場,為了8、9億的農民利益,中國一定要推行土地改革,把土地資源交還給農民,這是解決三農問題的根本出路。

所有這一切,根源的根源就是這個社會制度、政治制度、經濟制度不合理,否則多少中央權貴都解決不了這個問題。關鍵是共產黨是錯了,所有一切錯誤根源來自共產黨,這一點,共產黨心裡很明白,可是它不願把權放出來,不願把利益交出來。那麼最後的結果,我們可以預測到,要麼共產黨自己下台,要不麼共產黨被推翻下台,新的政府、新的民主政府、新的國家會產生。

這個就是我對十七屆三中全會所提出的三點,我做一個簡單的評論。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伍凡評論》節目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秦暉:十字路口的中國土地制度改革(上)
伍凡:外匯儲備嚴重流失 中共高層激烈鬥爭
中共17屆三中全會開幕 場外上百民眾抗議
中國將有新土改?兩位專家存質疑
最熱視頻
【重播】制裁伊朗 蓬佩奧及5部門聯合新聞會
【有冇搞錯】台獨始祖是中共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中)
【新聞看點】中共威脅台灣洩困境 打台恐很慘
【時事縱橫】美中拉鋸戰 TikTok微信命運未卜
【珍言真語】桑普:美台互動彰顯世界變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