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好個西豐縣委 無法無天(1)

【大紀元2月16日訊】(新唐人電視台報導)

在線收看
下載收看
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遼寧省西豐縣有一位女商人,因為不滿縣政府強拆她的加油站,於是發布了手機短訊批評該縣的縣委書記,後來因此被判了誹謗罪。

北京一位雜誌社的女記者,事後報導了這條消息,但是令人驚訝的是,這位縣委書記居然在幾天之後,下令該縣公安局的警察進入北京抓人,要逮捕這位女記者。

各位觀眾,為什麼一個小小的縣委書記膽敢如此無法無天?就讓我們利用今天這30分鐘的節目,和本台評論員橫河先生一起來深入探討這個話題。橫河您好!

橫河:元慶你好!

主持人:是不是首先請您跟觀眾朋友大概介紹一下這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

橫河:好的。這個事情本身並不複雜,就是西豐縣有一個女商人,她自己有兩個加油站、一個自選商場,有一個加油站牽涉到拆遷問題。大家知道拆遷這個事情很普遍,在這之前拆遷辦委託縣房管所,對它進行估價,估了3百多萬塊錢,但是房地產商不同意付補償費;不同意以後,拆遷辦又再一次進行估價,這次只估了22萬。

主持人:從3百多萬降到22萬?

橫河:這裡就有一個問題了,拆遷辦實際上是利益的一方,它是不能夠估價的,所以這個制度本身就有問題。中國這個拆遷制度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房屋管理部門是負責批准拆遷的,這個負責批准拆遷的如果說雙方達不成協議,仲裁單位也是它。

主持人:就是球員兼裁判?

橫河:對,所以它又是一方、又是裁判,這肯定是不合理的。結果這女商人當然不同意了,就要上訴,她的加油站被強行拆遷掉了,她就去反映情況。結果縣委書記就說,兩個加油站都不能讓她開。

主持人:那跟第二個加油站又有什麼關係呢?

橫河:那就是說你跟縣裡對著幹,沒你好處,所以加油站和自選商場都不讓她開。結果就弄了個什麼罪名呢?說自選商場有人舉報說她偷稅漏稅,所以就把她抓起來判刑。

這個事情就在2008年1月1號,由《法制日報》的記者,這個記者叫朱文娜,朱文娜把這件事情寫了個報導,這篇報導登在《法制日報》社主辦的一個《法人》雜誌上。這件事情出來之後,這個縣委書記就讓公安局立案,公安局就派人到北京要傳拘這個記者,所以這件事情把《法人》雜誌社也捲進去了。

最後這件事情進展很奇怪的,就是在1月16號的時候,這件事情鬧大以後,北京很多家報紙,包括《中國青年報》,包括其他的報紙和網站都登了這件事情,所以引起網民很強烈的討論。

到了1月16號的時候,《遼寧日報》登出遼寧省第11屆人大代表的名單,居然還有這個西豐縣委書記張志國,還在上面。這一下網民又開始第二輪的討論,大家都討伐,覺得這個太不像話了。

本來這件事情網民反映是沒有用的,因為它照樣把他放在人大的代表上面。但是到了2月5號,突然又有一個事情出現了。

因為中國的縣是歸市管的,鐵嶺市是西豐縣的上級單位, 2月5號的時候,鐵嶺市委就通過了一個決議說,由於他法治觀念不強,犯了錯誤,所以命令他辭職,180度的大轉變,這件事情好像就告一段落了。但是為什麼當初會這樣轉圈子?

主持人:所以我們今天就好好來討論一下。首先要提醒各位觀眾,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節目,在北美加拿大地區的朋友歡迎打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朋友也歡迎您撥免費號碼4007128899再撥8996008663,歡迎來跟我們一起討論。

橫河先生,我再請問您一下,《法人》雜誌這個記者,她寫的叫《遼寧西豐一場官商較量》這篇稿子裡面,是不是因為涉及到一些比較敏感的問題,所以後來她們自己也遭了殃?

橫河:你是說記者自己也遭了殃?

主持人:她後來不是被這個縣委書記派人下去要抓她?是不是因為她在報導裡面除了報導這個事情以外,還涉及一些比較敏感的話題,比如說對縣政府批評?

橫河:中國人所講的「敏感」問題無非兩個:一個是涉及所謂「國家機密」,一般來說它多少是要有一點國家機密。而拆遷這件事情和強占別人的加油站這件事情,跟商業機密或國家機密都沒有任何關係。

那第二個是涉嫌推翻政府。但是一個縣政府不存在涉嫌推翻的問題,而且他本人還不是縣政府的,他是縣委書記。縣委書記的話,在57年的時候可以說是反黨,但現在說反縣委書記是反黨的話,在縣裡他大概有這個權力,但是一個縣要到北京去說你反一個縣委書記是反黨,恐怕也不容易把這個罪名列上去。所以我想這篇報導本身是沒有牽涉到任何所謂「敏感」問題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謝謝橫河先生。那我們現在有位黑龍江的趙先生在電話線上,趙先生請講。

趙先生:您好!您們是《新唐人》嗎?就是這件事吧!我從很早就在網上看見了,我們國內的網站也登了,國際網站也登了。這個根本不是什麼新鮮事,在中國各地都有,就是開花結果。

共產黨腐敗到這個程度,它是開花結果,各地都有,哪兒都有,層層都有;就是各階層每一級,省級、市、縣都有,可全了、可好了。對於這個老百姓都是…唉呀!真是看著它們噁心哪!這實在沒辦法,各地都有。

我就是簡單的例子,我是在黑龍江五常那地方幹家電維修,那修理部就是那樣,他們看我掙錢他們就這麼幹,打擊報復各地都有,不是新鮮事兒。如果你到中國來,各地都能看見這個事兒。

主持人:好,非常謝謝趙先生!謝謝您跟我們提供這些意見。那麼橫河先生,就像剛才趙先生講的這種事情,在大陸是非常稀鬆平常的事情。

那我們就來談一下,在西豐縣的官員到北京去找朱文娜的時候,給她出示了一封西豐縣縣政府的文件,在這個文件裡說她報導嚴重失實,對於西豐縣造成了很大的惡劣影響,然後質問她報導的依據等等。

他們還講說,為什麼你在報導這件事情之前不跟縣政府先連繫,你就直接報導。那麼這件事情到底情況是怎麼樣?事實是這個樣子嗎?

橫河:這個報導的內容其實在這裡並不重要,而是在於他傳拘別人的法律程序,為什麼?因為它說的是誹謗罪,誹謗罪的話,當然縣委書記認為是被誹謗的一方,他就應該去告,不應該是檢察院來立案,由公安局去抓她。他本身應該通過法律程序自己去告。

主持人:也就是說在大陸上,誹謗罪是一個自訴案件對不對?如果說我被誹謗了,應該由我提出告訴。

橫河:但是他沒有提出告訴,所以這個司法程序不對。為什麼呢?因為你說她報導失實,她說沒有失實,那麼我們在第三方也看不到,所以要由法庭來判,這個在西方是這樣子,但在中國顯然不是這麼回事,這是第一。

第二呢,他說這件事情本身影響了西豐的名譽。事實上只是牽涉到縣委書記一個人,跟西豐縣的名譽沒有任何關係;除非這個縣委書記長期以來認為自己就是西豐縣的代表。

事實在中國大陸也都是這樣的,就像剛才那位黑龍江的先生就說了,它到處都是。所以我們今天討論的不是到處都是的腐敗或者是欺壓百姓,而是這件事情為什麼會被報導?為什麼會沒人管,又當人大代表,最後翻過來又叫他辭職?這是一個比較奇怪的現象。

主持人:對,這是我們後面接著要討論的東西。那麼另外在這個事情的過程當中,我們先談論一下,為什麼一個縣的警察…後來他調動縣裡面的警察到北京去抓人,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發生呢?

橫河:按中國來說,它的法律規定可以異地去傳拘,如果這個案子牽涉到什麼人,那麼警察可以去異地辦案,可以通過當地的警方去。這次確實也通過當地警方的,他們去《法人》雜誌社的時候是4個西豐縣的警察加上1個北京市公安局文化處的一個官員,所以北京市公安局是有人去的。

問題是什麼呢?問題是第一、這件事情一般在別的國家這是很正常的辦案,我到華盛頓可以去找人去,通過當地警察去辦一個案子。在中國不一樣,北京是個很特殊的地方,北京人家就說:在街上走,扔塊石頭都打到一個部長的腦袋,都是官,你知道嗎?所以中國有句話叫「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官小」。所以你在省裡面再大的官,到北京都小,當然這是不正常現象;但是一般來說,各地的官員要到北京去為非作歹呢,一般都要考慮一下。

主持人:對對,不敢到「天子腳下」撒野去。

橫河:至少人家北京市警察還是天子腳下的奴才嘛,對不對?你不能去侵犯他的利益。但是大家注意,最近這些年有一個特殊的現象,就是各地上訪人特別多,那麼中央規定,你這個地方有多少人上訪,你這個縣委書記、省委書記要負責、市委書記要負責。

所以各省都派了駐京辦和圍堵上訪的警察在這裡,他們要賄賂北京的警察來攔截自己省裡的人,這就造成一個現象,各地警察認為他們也可以到北京去為非作歹。

主持人:喔,是因為這個事情。

橫河:事實上,這是中央縱容之下造成的。因為中央如果不點頭、不默許,各省的警察怎麼敢到北京來抓人?但是正是由於中央不希望看到有這麼多人到北京上訪,所以希望把上訪的人堵在各個省,於是就造成各省警方可以到北京來為非作歹。這個門一開,就養成了各地都認為北京也是我的天下,有什麼了不起!我們長期有人去做這個、去抓人,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他們認為某些事件他們是可以抓的。原來在《河北日報》上有個報導,叫做《最後的上訪》,它講一個上訪的人一直到北京上訪,最後一次他們把他抓回來要判他刑,他又跑到北京去了。結果那個縣委書記大怒,打電話通知北京的警察,說我們這裡有一個「法輪功」上去上訪去了,某某某、什麼什麼樣子。這一說,北京市出動幾百個警察在北京找,你說一個縣裡面的縣長、縣委書記怎麼能調動北京的警察給他當跑腿呢?

主持人:就是因為他利用了「法輪功」,借用了「法輪功」這個名義。

橫河:對,借用了「法輪功」這個名字,也就是說中國最近這些年來,中共統治的潛規則本身被打破了。潛規則是北京你不能去的,你不能到北京為非作歹,不能到天子腳下撒野,但是由於一些特殊的案件,比如說圍堵上訪、迫害法輪功,它把自己訂的這個潛規則給打亂掉了。

主持人:對,也就是他自己本來就習慣於自己訂一些規則,那麼這次因為自己訂的一些規則砸到自己的腳了。

橫河:對,就這樣的。

主持人:那麼是不是可以請橫河先生為我們介紹一下,譬如生活在自由地區的人,像是在台灣或是香港,他可能沒有這種所謂什麼「縣委書記」,沒有這種概念。您可不可以大概跟我們講一下,您所曉得的縣委書記,大概相當於台灣或是香港什麼樣的官職,或是有沒有這樣一個官呢?

橫河:這個系統是沒有的。在中國大陸它有兩套系統,一個是中共中央,中國共產黨一套系統;另外一個是國務院一個系統,國務院系統就是屬於政府系統。

但是因為黨領導一切,它憲法還規定中國共產黨領導,那麼中國共產黨它就有一個龐大的機構,這個機構就是黨的書記到黨委,一層層下來,從中共中央一直到每個省、每個市、每個地、每個縣都有黨委,所以縣委書記是縣裡面的黨的最高領導。

那實際上呢,嚴格的說,他比縣長的權力還要大一些,因為縣長只能任黨委副書記。那麼這個人他的頭銜非常多,我數了一下,在網上列出他的有關頭銜就至少有12個。

主持人:12個頭銜?

橫河:又是什麼人大常委會的黨委第一書記,又是人民政府黨委第一書記,就除了縣委書記以外,排到最後的一個是「610辦公室」的黨支部書記。

其實他這個官差很遠的,縣委書記如果是縣長的話,在以前皇朝是七品芝麻官,最小一個官。因為以前的政府不下到縣以下,所以縣是最小的,是這麼小的一個官。但「610辦公室」是黨委領導下,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下面的一個辦公室,級別又差了兩級到三級,所以他可以兼任這麼小一個官。

這就讓我想起中共還有一個笑話,江澤民在就任的最後幾年,對自己生命安全有懷疑,就把自己任命成中央警衛團的政委,也就是自己任命自己做自己的保鑣。這也是很少見的,為了保護自己把自己任命成這麼低的官,深怕別人害他,這是很奇怪的。

主持人:這個很有意思。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美國總統大選 超級星期二(3)
【熱點互動】中國新年話傳統(一)
【熱點互動】美國總統大選 超級星期二(4)
【熱點互動】中國新年話傳統(二)
最熱視頻
【環球直擊】中共大規模建方艙 江澤民死留血債
【中國禁聞】江澤民綽號大盤點 醜聞笑話一簍筐
【全球新聞】方艙利益鏈曝光 各界聲討江澤民罪行不絕
【晚間新聞】西安住宅起火 消防車被擋 五人罹難
【財商天下】核酸檢測真相 越挖越驚人
【新聞大家談】防共諜 台反情報系統立大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