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雜誌淪為媒體垃圾

標籤:

【大紀元4月22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聞劍採訪報導)一年多前還是中國百姓喜聞樂見的《百姓》雜誌現在已經成為中國垃圾雜誌之一。

創刊於7年前的《百姓》雜誌,其創刊理念是「講百姓的話,傳播百姓的事」。本著這個理念,《百姓》雜誌辦成了一個「讓百姓有一席說話地方」的新聞平台。

然而,隨著前主編黃良天一年多前的被調離,現在的《百姓》雜誌迷失了其創刊理念,海外中文網站「博訊」報導引述一位知情者的話說,《百姓》雜誌現在已經變成垃雜誌圾。對此,中國「民生觀察網」負責人劉飛躍表示—

劉飛躍:「這是當局新聞控制或者叫新聞打壓的一個結果。也是中國沒有新聞自由的一個很典型的案例。我本人和《百姓》雜誌有些接觸,現在非常關注這份雜誌。《百姓》雜誌刊登過本人的一篇調查報告,應該說它是一個非常感人的、非常優秀、非常好的一份雜誌。」

劉飛躍說《百姓》雜誌以前是「正派敢言,非常優秀」, 那為什麼現在成為媒體垃圾?海外中文網站「博訊」報導說,現在的《百姓》雜誌已經沒有一個編輯和記者,新招聘來的所謂20多名編輯記者,一年來一分錢的工資都沒發過。新任主編康進昌的辦刊理念就是利用原來雜誌的聲譽賺錢。

旅居美國關注中國事務的伍凡先生表示,《百姓》雜誌的命運在當今的中國是必然的—

伍凡:「在共產黨這個體制下,如果不進行政治改革,不改革開放報禁、開放網禁,那他只有走這條路。」

海外中文網站「博訊」報導說,現在的20多名記者編輯包括主編助理在內,基本上都是各地的「無業游民」,有些人連小學都沒有畢業。這些所謂的新聞從業人員花錢在雜誌社內可以買職稱,一年交給主編10 萬可以當主編助理,5 萬可以成為雜誌記者,他們在外進行所謂的採訪,一旦出事,觸犯法律,主編就對外稱,他不認識他們,他們也不是《百姓》雜誌的工作人員。對此,劉飛躍表示—

劉飛躍:「這份雜誌在目前的這種體制和環境下,很顯然是容不下的,打壓他們是很正常的事情,以至到今天成為垃圾媒體,反映了中國新聞被打壓的現實。同時也是中國媒體人的一個悲哀。這也是在非民主和專制環境下一個必然結果。」

劉飛躍認為,原來的《百姓》雜誌不願成為「工具」和「機器」,伍凡表示,政府其實不應該讓所謂「不聽話」的《百姓》雜誌成為今天的媒體垃圾—

伍凡:「如果真要改革,要反映出各種聲音,就應該開放,越關得緊就越像鍋爐一樣。越關越悶,火一大就爆炸了。所以,共產黨政體的最後結果都是封殺媒體。」

2006年最後一天被調離《百姓》雜誌的前任主編黃良天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採訪時曾說,「在中國目前,還沒有真正形成真正意義上的新聞界。中國的報刊雜誌還僅僅是執政黨或者政府部門的附屬工具」,在這種情況下,當黃良天的海內外朋友聽到他被調離時的反應是「該發生的,真的發生了」。(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中國蒙族作者新書被公安沒收
中國延長禁播外國動畫片時間
《百姓》雜誌人員涉嫌勒索案開庭
深圳記者採訪遭警察打罵 反銬雙手2小時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習近平有險?三峽大壩被爆危機
【十字路口】中南海激鬥誰倒下 川普兒子轟中共
【直播】3.24疫情追蹤:反擊中共大外宣?
【直播】3.24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估計14天至高峰
【珍言真語】張燦輝:做人最終是良知問題
【有冇搞錯】義和團2.0攻勢 各國驚醒為時未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