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從王千源事件看中共海外統戰(2)

【大紀元4月30日訊】主持人:王先生,您覺得現在中共在海外對留學生政策是什麼樣呢?

在線收看
下載收看

王軍濤:我覺得它對留學生的政策不太一樣,對不同的留學生不一樣。比如我知道從中國大陸名牌大學到美國名牌大學來的學生,出國之前安全部是要談一次話的,請吃個飯。如果你到美國來,你要是混得不好,比如你畢業時混的不好,或者你回國了,那就不再有關係了;但如果你要是混的好,或者在美國有個什麼它馬上會再找你。

我接著唐先生的話說幾句。實際上我覺得中國政府從周恩來開始就非常善於利用人性的優點和人性的弱點或者人性的特點,特別是用中國文化中的特點去拉攏人,包括它的敵人。我們不說別的,像美國大右派尼克松,大滑頭像季辛格,都叫它們弄的團團轉,最後能在中共最困難的時候他們幫著中共在美國做外交,而且不怕在美國挨罵,能夠到這種程度。

實際上對留學生的這一點,我自己也觀察發現,我們都知道中國人思鄉而且注重合群,中國人有這種特點。每次學生來的時候它會組織迎來送往,你來了之後,你在這兒「兩眼一摸黑」的時候,中國學生會來接你。

剛才唐先生也講說,你要是有什麼能力或者比較出色,或者你有人緣可能成為一個中心,它會請你吃飯,而且給你一些出頭露面的機會。我覺得年輕人一定很想有自我實現的價值,像剛才李建忠先生也講說,它把你介紹給華僑,讓你在僑領中間,你要場面大,中國人喜歡場面,像陳文英這些人在我看來就是喜歡吃香,喜歡吃得開。

如果你要是跟領館合作,下次有人要拿簽證,包括你這些美國朋友找你的話,它都會給你方便,你打個電話領館馬上跟簽證處說一聲,馬上給你開綠燈。這東西不見得非要什麼政策,它底下就這套東西在那運轉著,如果有政治需要的話,它各個部門都給你開綠燈。

而且你回國之後,你家鄉的人也…因為中國人都重視這個,本來通過跟家鄉的同鄉會、同學會、校友會等等這些方式,中國人到海外之後尤其思鄉,而且思念自己的過去。所以從這兒你可以看出一點來。

王千源這樣的女孩兒,她到了美國之後,她有她的抱負,所以拼命學外語,她基本上在主流社會中待著,這樣她很快接觸到美國主流社會。因此她很吃驚,她覺得好像很自然的就在美國學到這些文化,不同意見之間就是要溝通,不要去搞對抗。

但是為什麼其他中國學生不是這樣?中國學生說我們就是抱團,我們是中國人我們得抱一團。在這裡面你要是違背了大家,大家把你當叛徒,恨不得給你三刀六洞,對你執行幫規、家法,哪裡還管什麼國法?就是一般的普世原則也都不顧了。

我自己去年做的研究課題就是研究中共的宣傳,這是一個學術研究。我的研究伙伴,他最早的成名作、他的畢業論文就是寫中國政府怎麼利用外國人來給它們搞外交的。中國政府它就是交朋友,它交朋友好像不惜給你生意機會、給你各種各樣機會、給你出頭露面,在你政治上最倒楣的時候它就拚命的挺你。

但是實際上中國政府在這方面是…比如在接收香港的時候,它一個是跟大款,傍大款,每個中央領導傍個大款;還有就是跟黑社會。你看張子強當時敢在香港那麼猖狂,他以為他沒事,到最後也給斃掉了,那就是他當初以為他跟中共的關係沒問題。

過去我們也知道,當時為了接收上海,毛澤東親自寫信給杜月笙,杜月笙在27年的時候跟共產黨是有血債的,他當時把共產黨工會的領袖給殺掉,但是它就能這麼幹。

所以我就說呢,中國共產黨不是今天才這樣,它長期以來就很會玩文化、玩人的心理,通過這個方式建立起它「非正式的網絡」( informal net work ),這個在西方是不可想像的。西方人在親人之間、夫妻之間不會分享,甚至車子都不分享,你是你、我是我;但在中國文化中這卻是可以行得通。所以在西方,這個他就沒法調查,他真的是沒有辦法,因為這是非常不正式的關係。

就像唐先生說的,請你吃飯去,你說吃頓飯有什麼關係?你們西方人也吃飯嘛!但是中國人吃飯和西方人吃飯是不一樣的,中國是工作啊、什麼正事都在吃飯的時候做,真要談判那是吵架,真正要拉關係、達成協議都是在吃飯中完成的。

主持人:嗯,一會兒還有很多要說呢!那我們先接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是加州張女士的電話,張女士請講。

張女士:你好,主持人你好!我剛剛看到一個新聞說,這裡有一個華人女士姓梁,和一個中國的林女士,他們兩人起訴了《CNN》的主持人,起訴的內容有三條:第一個,說他們誹謗,侮辱了全體華人;第二個,說他們故意給當事人製造精神損傷;第三個,被告嚴重的疏忽給原告造成精神損傷,就這三條。

她們要求《CNN》賠償他們13億美元,也就是賠償每一個中國人一塊美金。我是這樣想的,我們也是中國人,這兩個人代表不了我們全體中國人,這是第一條。

第二條,他們到《CNN》遊行的這些中領館留學生和這些華僑中的什麼同鄉會的親共人士,他們根本代表不了主流華人,而且不僅代表不了我們,而且還給我們造成了嚴重的影響,讓西方社會覺得我們華人都是這樣子的,就像一片紅海洋,他們在全球,美國、英國、加拿大,發起了這種像紅海洋式的攻擊西方的運動。

我聽見很多老美告訴我們:「你們中國人怎麼這樣子?」我聽了很難過,我覺得他們是共產黨煽動的一小部分人,也許他們是剛來的、也許是過客、也許根本就不是在美國生活的華人,卻影響了我們的名譽,影響了我們將來的生存權,將來讓我們去買單。

我想請教你們,我們怎麼能夠迴避像共產黨這樣對我們華人的影響?還有一個,為什麼它能組織這麼多人去遊行?因為這些人不怕,因為西方是民主社會,允許他們說話。

然而我們如果去反對共產黨的話,它會拍了我們的照片,會打擊、報復我們和我們在國內的親人,所以我們不敢出來,並不是說我們的人數少,很多人都默默的不敢出來,因為畏於共產黨的淫威,說白了共產黨就是霸道!這是一個。

在抗議《CNN》的時候全世界都看到了,有一個叫紀曉風(音)的先生,他拿了一個牌子:「支持CNN」。結果這些抗議的人中,有兩個抗議的學生去奪他的牌子、打他。這也說明了,在美國自由的社會,美國給了你民主自由、給了你反美國自由的權利,但也給我們擁護美國、擁護民主自由的權利,為什麼你就能夠來打這個紀先生呢?

主持人:好,謝謝張女士,明白您的問題了。那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從王千源事件看中共的海外統戰」,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提問或者發表意見,或者告訴大家您所知道的情況。

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免費號碼是4007128899再撥8996008663。您也可以從skype上給我們發您的反饋或者您的問題,我們在屏幕上就可以看得到。那剛才加州的張女士問了幾個問題,能不能請王先生您回答一下。

王軍濤:我覺得這幾個問題都問得比較好,第一個問題就是關於這些人利用美國的民主和西方的民主自由制度,能夠表達自己政治言論卻不允許別人去做這件事。我覺得這個其實是正常的,來自專制國家的或者擁護專制政府的人,實際上都有這個特點。他們想表達自己的意見,但是一旦別人的意見跟自己不合的時候,他們就要把人的動機醜化。

你比如在西藏問題上,明明是中國政府不允許公正調查,但他非要採信中國政府的宣傳。就算你認為西方的媒體有偏見,但是跟中國的媒體有衝突的時候,你本來也應該要求客觀公正的調查。

我是研究政治學的,在我看來,西方人的常識就是這樣,當兩個人有衝突了,在政治學上來說,誰也不是聖人,都有撒謊動機。那麼真正的常識是,誰是撒謊者呢?誰不願意調查誰就是撒謊者;誰想要調查、誰不怕被揭露真相,那麼誰就不是撒謊者。

實際上在這個問題上,中國政府明明就很像一個撒謊者,但是那麼多的華人卻去支持中國政府,這是很反常的。那麼回過頭來說,當然我覺得這也是西方民主社會的優點,它允許各種各樣的意見進行表達。

剛才這位女士的第二個問題是,我們怎麼才能夠讓西方不誤解整個華人群體?我覺得就得要像王千源這樣站出來。

因為王千源是這樣的,當時你看她好像很孤立,當時華人一致對她譴責,但是一旦這種譴責越過了線,成了違法的時候,當杜克大學和美國政府要調查時候,你看這些人全沒了,學生會的三個幹部聯名發表聲明,譴責這批多數學生,還表示對王千源的一種深深的同情。那你說他是真的嗎?我不相信是真的。

但是我覺得這些學生真的一旦正視到美國的社會規則,他們心裡知道這個規則是嚴肅的,否則的話如果真的被解散了…那麼你看那些跳得很高的學生都沒了,他們也不出來了。

這個時候你可以「愛國」啊!你可以站出來!你有本事像當年清末的時候那些志士仁人,他敢拉炸彈,他真敢拉炸彈。真的你說要跟王千源怎麼樣,那沒一個人敢去兌現的。

所以我覺得在那種群體中,如果那時候有人敢站出來,真的對她構成了傷害,那這個傷害的人他要承擔法律責任。而且我相信這些僑團領袖馬上就會出來聲明,這個人不代表中國人,不管在底下他們有多麼熟,他馬上得要聲明,因為他們申請的時候,是要對這個遊行付法律責任。

所以我覺得比較好的方式就是像王千源這樣站出來,那麼你站出來之後,讓那些人去兌現他在網絡上那種瘋狂的咒罵或是那種說法。

還有一個辦法,我覺得大家可以通過一些方式來表達。我最近在看網上的爭論覺得很有意思,在主要的獨立的網站上,實際上愛國者的聲音並不占優勢。這就說明有思想的人還是能把道理給講出來,而且還能壓住這些人的輿論。

但是就像剛才這位女士講的,現在共產黨確實是比較流氓……

主持人:大家怕它,要是你站出來,你家人在中國怎麼辦呢?

王軍濤:我就不知道他怕什麼?以我來看,其實你真的去做了…當然剛才建忠也講到了,柏橋也講到說現在跟過去差不多,但我自己觀察學生還是不一樣,就像我上回跟胡平先生說過,現在的學生比過去的學生世故多了,他們還沒年輕就老了,在算計利益上,現在的人是比過去的人算得多的多。

而且如果真的你站出來時,比如像我自己,到現在在哈佛大學和哥大的學生會上,我始終都還在他們通訊的名單上頭。我跟他們接觸,我跟他們討論沒有任何障礙,我講的東西他們沒有不能接受的,雖然有些地方也會不同意我的觀念,但是他願意討論,甚至還如饑似渴的希望知道很多新的東西。

但為什麼他們一到這兒就表現那種愛國的狂熱,能把一切人類的普世原則忘了,做人的基本規則也忘了?忘了那種常識性的說法:「撒謊者就是那種用暴力不准別人表達不同意見的」;「封鎖信息的最可能撒謊」,連這種基本常識都忘了。他老認為西方人不了解情況,而西方人就是因為有這個常識而不相信中國政府嘛。

所以像這些心理上的東西,還有中國政府在背後是怎麼操盤的,還是有待於研究,然後把它揭示出來。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從北京奧運看中國人權(3)
【熱點互動】愛國熱焰 烘烤杜克新鮮人(2)
從王千源事件看中共海外統戰(1)
劉蔚:共產黨派了家樂福,王千源,CNN來救中國股市(下)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美中天津過招 李克強發話洩密?
【遠見快評】瘋狂圍攻外媒 中共文宣失控?
【探索時分】澳大利亞也要協防台灣?
【有冇搞錯】習近平視察西藏 誰在騙誰?
【十字路口】美副卿訪華 王毅劃3紅線自曝危機?
【重播】美國會聽證 籲北京冬奧贊助商施壓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