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从王千源事件看中共海外统战(2)

【大纪元4月30日讯】主持人:王先生,您觉得现在中共在海外对留学生政策是什么样呢?

在线收看
下载收看

王军涛:我觉得它对留学生的政策不太一样,对不同的留学生不一样。比如我知道从中国大陆名牌大学到美国名牌大学来的学生,出国之前安全部是要谈一次话的,请吃个饭。如果你到美国来,你要是混得不好,比如你毕业时混的不好,或者你回国了,那就不再有关系了;但如果你要是混的好,或者在美国有个什么它马上会再找你。

我接着唐先生的话说几句。实际上我觉得中国政府从周恩来开始就非常善于利用人性的优点和人性的弱点或者人性的特点,特别是用中国文化中的特点去拉拢人,包括它的敌人。我们不说别的,像美国大右派尼克松,大滑头像季辛格,都叫它们弄的团团转,最后能在中共最困难的时候他们帮着中共在美国做外交,而且不怕在美国挨骂,能够到这种程度。

实际上对留学生的这一点,我自己也观察发现,我们都知道中国人思乡而且注重合群,中国人有这种特点。每次学生来的时候它会组织迎来送往,你来了之后,你在这儿“两眼一摸黑”的时候,中国学生会来接你。

刚才唐先生也讲说,你要是有什么能力或者比较出色,或者你有人缘可能成为一个中心,它会请你吃饭,而且给你一些出头露面的机会。我觉得年轻人一定很想有自我实现的价值,像刚才李建忠先生也讲说,它把你介绍给华侨,让你在侨领中间,你要场面大,中国人喜欢场面,像陈文英这些人在我看来就是喜欢吃香,喜欢吃得开。

如果你要是跟领馆合作,下次有人要拿签证,包括你这些美国朋友找你的话,它都会给你方便,你打个电话领馆马上跟签证处说一声,马上给你开绿灯。这东西不见得非要什么政策,它底下就这套东西在那运转着,如果有政治需要的话,它各个部门都给你开绿灯。

而且你回国之后,你家乡的人也…因为中国人都重视这个,本来通过跟家乡的同乡会、同学会、校友会等等这些方式,中国人到海外之后尤其思乡,而且思念自己的过去。所以从这儿你可以看出一点来。

王千源这样的女孩儿,她到了美国之后,她有她的抱负,所以拼命学外语,她基本上在主流社会中待着,这样她很快接触到美国主流社会。因此她很吃惊,她觉得好像很自然的就在美国学到这些文化,不同意见之间就是要沟通,不要去搞对抗。

但是为什么其他中国学生不是这样?中国学生说我们就是抱团,我们是中国人我们得抱一团。在这里面你要是违背了大家,大家把你当叛徒,恨不得给你三刀六洞,对你执行帮规、家法,哪里还管什么国法?就是一般的普世原则也都不顾了。

我自己去年做的研究课题就是研究中共的宣传,这是一个学术研究。我的研究伙伴,他最早的成名作、他的毕业论文就是写中国政府怎么利用外国人来给它们搞外交的。中国政府它就是交朋友,它交朋友好像不惜给你生意机会、给你各种各样机会、给你出头露面,在你政治上最倒楣的时候它就拚命的挺你。

但是实际上中国政府在这方面是…比如在接收香港的时候,它一个是跟大款,傍大款,每个中央领导傍个大款;还有就是跟黑社会。你看张子强当时敢在香港那么猖狂,他以为他没事,到最后也给毙掉了,那就是他当初以为他跟中共的关系没问题。

过去我们也知道,当时为了接收上海,毛泽东亲自写信给杜月笙,杜月笙在27年的时候跟共产党是有血债的,他当时把共产党工会的领袖给杀掉,但是它就能这么干。

所以我就说呢,中国共产党不是今天才这样,它长期以来就很会玩文化、玩人的心理,通过这个方式建立起它“非正式的网络”( informal net work ),这个在西方是不可想像的。西方人在亲人之间、夫妻之间不会分享,甚至车子都不分享,你是你、我是我;但在中国文化中这却是可以行得通。所以在西方,这个他就没法调查,他真的是没有办法,因为这是非常不正式的关系。

就像唐先生说的,请你吃饭去,你说吃顿饭有什么关系?你们西方人也吃饭嘛!但是中国人吃饭和西方人吃饭是不一样的,中国是工作啊、什么正事都在吃饭的时候做,真要谈判那是吵架,真正要拉关系、达成协议都是在吃饭中完成的。

主持人:嗯,一会儿还有很多要说呢!那我们先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是加州张女士的电话,张女士请讲。

张女士:你好,主持人你好!我刚刚看到一个新闻说,这里有一个华人女士姓梁,和一个中国的林女士,他们两人起诉了《CNN》的主持人,起诉的内容有三条:第一个,说他们诽谤,侮辱了全体华人;第二个,说他们故意给当事人制造精神损伤;第三个,被告严重的疏忽给原告造成精神损伤,就这三条。

她们要求《CNN》赔偿他们13亿美元,也就是赔偿每一个中国人一块美金。我是这样想的,我们也是中国人,这两个人代表不了我们全体中国人,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他们到《CNN》游行的这些中领馆留学生和这些华侨中的什么同乡会的亲共人士,他们根本代表不了主流华人,而且不仅代表不了我们,而且还给我们造成了严重的影响,让西方社会觉得我们华人都是这样子的,就像一片红海洋,他们在全球,美国、英国、加拿大,发起了这种像红海洋式的攻击西方的运动。

我听见很多老美告诉我们:“你们中国人怎么这样子?”我听了很难过,我觉得他们是共产党煽动的一小部分人,也许他们是刚来的、也许是过客、也许根本就不是在美国生活的华人,却影响了我们的名誉,影响了我们将来的生存权,将来让我们去买单。

我想请教你们,我们怎么能够回避像共产党这样对我们华人的影响?还有一个,为什么它能组织这么多人去游行?因为这些人不怕,因为西方是民主社会,允许他们说话。

然而我们如果去反对共产党的话,它会拍了我们的照片,会打击、报复我们和我们在国内的亲人,所以我们不敢出来,并不是说我们的人数少,很多人都默默的不敢出来,因为畏于共产党的淫威,说白了共产党就是霸道!这是一个。

在抗议《CNN》的时候全世界都看到了,有一个叫纪晓风(音)的先生,他拿了一个牌子:“支持CNN”。结果这些抗议的人中,有两个抗议的学生去夺他的牌子、打他。这也说明了,在美国自由的社会,美国给了你民主自由、给了你反美国自由的权利,但也给我们拥护美国、拥护民主自由的权利,为什么你就能够来打这个纪先生呢?

主持人:好,谢谢张女士,明白您的问题了。那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从王千源事件看中共的海外统战”,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提问或者发表意见,或者告诉大家您所知道的情况。

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免费号码是4007128899再拨8996008663。您也可以从skype上给我们发您的反馈或者您的问题,我们在屏幕上就可以看得到。那刚才加州的张女士问了几个问题,能不能请王先生您回答一下。

王军涛:我觉得这几个问题都问得比较好,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这些人利用美国的民主和西方的民主自由制度,能够表达自己政治言论却不允许别人去做这件事。我觉得这个其实是正常的,来自专制国家的或者拥护专制政府的人,实际上都有这个特点。他们想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是一旦别人的意见跟自己不合的时候,他们就要把人的动机丑化。

你比如在西藏问题上,明明是中国政府不允许公正调查,但他非要采信中国政府的宣传。就算你认为西方的媒体有偏见,但是跟中国的媒体有冲突的时候,你本来也应该要求客观公正的调查。

我是研究政治学的,在我看来,西方人的常识就是这样,当两个人有冲突了,在政治学上来说,谁也不是圣人,都有撒谎动机。那么真正的常识是,谁是撒谎者呢?谁不愿意调查谁就是撒谎者;谁想要调查、谁不怕被揭露真相,那么谁就不是撒谎者。

实际上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政府明明就很像一个撒谎者,但是那么多的华人却去支持中国政府,这是很反常的。那么回过头来说,当然我觉得这也是西方民主社会的优点,它允许各种各样的意见进行表达。

刚才这位女士的第二个问题是,我们怎么才能够让西方不误解整个华人群体?我觉得就得要像王千源这样站出来。

因为王千源是这样的,当时你看她好像很孤立,当时华人一致对她谴责,但是一旦这种谴责越过了线,成了违法的时候,当杜克大学和美国政府要调查时候,你看这些人全没了,学生会的三个干部联名发表声明,谴责这批多数学生,还表示对王千源的一种深深的同情。那你说他是真的吗?我不相信是真的。

但是我觉得这些学生真的一旦正视到美国的社会规则,他们心里知道这个规则是严肃的,否则的话如果真的被解散了…那么你看那些跳得很高的学生都没了,他们也不出来了。

这个时候你可以“爱国”啊!你可以站出来!你有本事像当年清末的时候那些志士仁人,他敢拉炸弹,他真敢拉炸弹。真的你说要跟王千源怎么样,那没一个人敢去兑现的。

所以我觉得在那种群体中,如果那时候有人敢站出来,真的对她构成了伤害,那这个伤害的人他要承担法律责任。而且我相信这些侨团领袖马上就会出来声明,这个人不代表中国人,不管在底下他们有多么熟,他马上得要声明,因为他们申请的时候,是要对这个游行付法律责任。

所以我觉得比较好的方式就是像王千源这样站出来,那么你站出来之后,让那些人去兑现他在网络上那种疯狂的咒骂或是那种说法。

还有一个办法,我觉得大家可以通过一些方式来表达。我最近在看网上的争论觉得很有意思,在主要的独立的网站上,实际上爱国者的声音并不占优势。这就说明有思想的人还是能把道理给讲出来,而且还能压住这些人的舆论。

但是就像刚才这位女士讲的,现在共产党确实是比较流氓……

主持人:大家怕它,要是你站出来,你家人在中国怎么办呢?

王军涛:我就不知道他怕什么?以我来看,其实你真的去做了…当然刚才建忠也讲到了,柏桥也讲到说现在跟过去差不多,但我自己观察学生还是不一样,就像我上回跟胡平先生说过,现在的学生比过去的学生世故多了,他们还没年轻就老了,在算计利益上,现在的人是比过去的人算得多的多。

而且如果真的你站出来时,比如像我自己,到现在在哈佛大学和哥大的学生会上,我始终都还在他们通讯的名单上头。我跟他们接触,我跟他们讨论没有任何障碍,我讲的东西他们没有不能接受的,虽然有些地方也会不同意我的观念,但是他愿意讨论,甚至还如饥似渴的希望知道很多新的东西。

但为什么他们一到这儿就表现那种爱国的狂热,能把一切人类的普世原则忘了,做人的基本规则也忘了?忘了那种常识性的说法:“撒谎者就是那种用暴力不准别人表达不同意见的”;“封锁信息的最可能撒谎”,连这种基本常识都忘了。他老认为西方人不了解情况,而西方人就是因为有这个常识而不相信中国政府嘛。

所以像这些心理上的东西,还有中国政府在背后是怎么操盘的,还是有待于研究,然后把它揭示出来。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热点互动】从北京奥运看中国人权(3)
【热点互动】爱国热焰 烘烤杜克新鲜人(2)
从王千源事件看中共海外统战(1)
刘蔚:共产党派了家乐福,王千源,CNN来救中国股市(下)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香港铁娘子刘慧卿:尚未结束
【未解之谜】亚特兰大石头山 神秘美丽的龙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