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14名嬰兒疑喝「三鹿」奶粉致腎病》報導的背後故事

首位披露「三鹿」毒奶記者曝背後故事

人氣 32
標籤:

【大紀元9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東方早報記者簡光洲是中國媒體上第一個點名三鹿奶粉致腎病的記者。 9月11日他的報導《甘肅14名嬰兒疑喝「三鹿」奶粉致腎病》無意中刮出整個中國奶製品行業「下毒」風暴,一些高官和企業的領導相繼下馬,食品類企業也因此不再擁有免檢產品資格,並且一些知名的品牌被取消了優秀稱號,國家質檢總局局長李長江也引咎辭職。簡光洲也因此得到網民讚譽,被稱為中國媒體的良心。

近日網絡上流傳了很多他關於媒體報導背後的故事,為了證實,記者撥通東方早報的電話,找到了正準備趕往機場的簡光洲。由於時間關係,他無法接受採訪,建議記者上他的博客去看一下他的文章,他表示自己的觀點基本上都在博客上了。他告訴記者由揭露三鹿奶粉問題而演變到目前的這種局面,確實是他沒想到的。他說:「我們沒有意識到,也沒有想到會是這種情況,奶製品行業的問題普遍存在。」

天涯刪帖簡光洲有感而發 網絡壟斷民主自由的萌芽


簡光洲在博客上的《不要讓網絡壟斷埋葬了民主與自由的萌芽》(大紀元)


近日簡光洲在他的性定菜根香博客上發表了幾篇日記披露了一些報導背後的故事,著實引起了網絡上的轟動。

簡光洲在博客上的《不要讓網絡壟斷埋葬了民主與自由的萌芽》一文中介紹自己在百度天涯論壇傳媒江湖的帖子短短兩天多時間,點擊數已超8萬,跟貼也超過數百。

簡光洲認為這不是他的帖子好,實在是食品質量安全關係著每人每個家庭的生命健康與安全。那些義憤填膺的跟貼讓他感到網友正義感、同情心及對三鹿集團視消費者生命為兒戲的矇蔽行為感到不恥。

但如此熱門的帖子已經被天涯刪除了,而且天涯的版主給他的二次短訊對帖子的表現前後恍若二人,令他非常氣憤,他說:前幾天版主發來短信說帖子通過審查,且要置頂。今天發來一條短信,說「不符合本欄宗旨而要刪除」。如此前恭後倨到底為何?對有可能受到的壓力,他表示:壓力來自哪裏?網宣辦、三鹿,還是百度?
  
他從網絡上對比百度和谷歌自己帖子和關於三鹿的報導,發現百度裡只能搜到可憐的幾篇,而在谷歌裡能搜到近萬篇,相信是被百度屏蔽掉了。
  
為此他感歎道:「世間還有沒有公道?還有沒有說話的地方?當我們為網絡時代的到來帶來了草根民主,網絡論壇的開放帶來了更多的發言權而歡呼雀躍之時,百度所表現出來的網絡的暴力與話語權的壟斷讓我對這好不容易誕生的民主與自由深深地感到憂慮。」
  
他呼籲道:「我們不能讓百度和天涯掐斷盼了幾代人才盼來的、剛剛才產生的仍在襁褓中的民主與自由萌芽!」

真話的風險 對可能的報復是無知者無畏

簡光洲還在博客日記中坦率承認自己當時只是本著想說出事實的簡單想法,對朋友跟他說可能的報復是無知者無畏,他說:「自己當初報導的時候,抱著簡單而又樸素的想法:說出事實。對於風險我有所意識,但是對於可能會遇到的報復是無知者無畏,聽到朋友的介紹我身上出了一身冷汗,並深深地感到恐懼。」

年邁的父母擔心兒子的安全 曾勸他不要報導  
  
簡光洲在博客裡還披露了年邁的父母擔心他的安全,從老家打電話來勸說他不要寫這樣的報導。當簡光洲告訴自己的父母說:「有好多嬰兒可能因為這奶粉而死亡啊!」,他們只能沉默了。簡光洲表示理解父母此刻矛盾的心情。他說:「從小,父母就教育我們要做一個正直的人,要做一個善良的人。作為父母,他們當然最擔心的是自己的兒女安全。作為父母,他們能體會所有天下父母的心情,所以他們只能無語。」

點名報導引諸多的悲傷

簡光洲在博客上還發表了《我為什麼要公佈問題奶粉「三鹿」的名字》的日記,披露了自己曝光三鹿奶粉的心路,也對沒有媒體良知的中國社會,未來的走向表示自己深深的憂慮。

他說:「 三鹿倒了,因為我的一篇《甘肅14名嬰兒疑喝「三鹿」奶粉致腎病》的點名報導所引來的質量問責風暴。對此,我沒有絲毫地興奮,而是有著諸多的悲傷,對於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知名企業的社會責任感的喪失,對於國內企業傳媒關係上的「弱智」,對於媒體「社會良心」的失落。」

他表示自己不是患腎病嬰兒的第一個報導者,但此前媒體多次報導,並沒有點名,只是說患腎病嬰兒喝的奶粉是『某企業』的。簡光洲說,「我很能理解這些媒體的顧慮。對今日的媒體來說,他們要政治家辦報,更要企業化經營。沒有比報社的老總來說更難做的領導了,所有的人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更難為他們的是,手下還有一大堆人等著他拉廣告來養活。」

他認為現今的中國記者,在市場化浪潮與各種新聞禁錮中,早已失去前輩新聞人和自己入行時的光榮感和使命感。

因為曝光三鹿 曾被要求撤稿

簡光洲文章中還透露報導中點名三鹿集團後隔天下午,他接到自稱是「三鹿公司的劉小姐」打來的電話,希望記者從網站上撤稿。他指責三鹿公司在企業出現危機時,缺乏足夠的協調應對能力,特別在媒體公關方面更是『弱智』。

網絡上流傳的公關公司為三鹿出謀劃策:出300萬給百度,封殺所有的負責新聞。簡光洲表示說:「在業內,媒體被企業用金錢『封口』已是公開的秘密。從這次三鹿奶粉事件來說,有沒有媒體收過『封口費』?就我瞭解的情況來看,可能性很大。」

他感歎道:「如果作為社會良心的媒體沒有了良心,這個社會會變成什麼樣?船頭沒有了瞭望者,這個時代的大船又會開向何處?我有點杞人憂天了!」

相關新聞
披露三鹿毒奶粉 記者:擔心得睡不好
美國華府法輪大法協會籲加強制裁中共迫害者
江蘇太倉一觀光機墜落起火 人員傷亡不明
蘇州一四層公寓爆炸 搜出3人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新風暴來了 不准星星點燈香港加油
【軍事熱點】30萬北約快反部隊對峙俄軍 普京的煩惱不止於此
【財商天下】武漢開發商跑光 南京銀行窟窿大?
【秦鵬直播】廣西孩子被調劑 香港新特首是法盲
【橫河觀點】上海公安局數據洩漏 史上最嚴重
【百年真相】中共大躍進 餓死百姓四千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