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清醒

林芸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不要認為突如其來的好事,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因為對方如果不是想要利用你,就不必對你「投資」了。

我是在休斯頓長大的。一天,我看上了一家小店裡的一只手錶,價錢只有一美元。當時我身無分文,又沒辦法馬上把錢湊齊。就與店主商量,能否讓我先拿走這錶,以後一點點付錢。店主同意了。

第二天,店主向我母親提起此事。媽媽是絕不會允許我這麼小就賒東西。她認為我是利用了店主不了解我而對我的輕信。媽媽付了錢給他。回到家裡把我叫到跟前。

「你還不明白!」媽媽開始說。「你的想法倒是誠實的,可是你去哪兒掙得這一美元呢?錢的問題一定要釘鉚分明,你卻做得太輕率了。這是件不明不白的事。不明不白意味著錯誤。」

媽媽把錶保存起來,等到我自己有能力掙錢時再給我。

多少年過去了,我對母親的教誨仍記憶猶新。從事新聞工作,我更是必須時刻警惕不明不白──抵制與事實相差甚遠的報導;不為嘩眾取寵的虛假情節所動。

誠實,就像其他的美德一樣,需要時時警惕來保證它的純潔。這就是我母親在教導我時要使我懂得的:在模稜兩可的事物──可能出差錯得不明不白之前,要頭腦清醒。(美國沃爾特.科朗齊)

一分鐘省思

保證誠實和純潔,需要你保持頭腦的清醒。清醒的你才是真正的你。一個人在清醒的時候,往往是理智的,但是在情緒激動時,就很容易糊塗起來了。

摘自 《除了賺錢,你還有什麼?》二十一世紀出版社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到別人幹傻事時,似乎看的人最聰明﹔發現別人作錯事時,好像自己最清醒。
  • 據新加坡退出中共服務中心消息:新加坡的便衣警察10月5-8日連日來騷擾魚尾獅風景點的退黨義工,強行押收真相展板,以莫須有的「破壞公物罪」名抓捕了四名正在擺放展板的學員。據有關人士透露,目前所發生的騷擾行動與新加坡政府明年準備邀請中共邪黨黨魁胡錦濤訪問新加坡一事有關。三年前,當臭名昭著的首任中共610公室主任李嵐清訪問新加坡時,也曾經發生過三次誣告法輪功學員的案例。如今的騷擾行動說明,在新加坡,某些屈服於中共的政治利益與壓力而做出昏庸舉動的人沒有絲毫反省。事實上,中共惡黨之邪惡本性,及其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已經得到人們廣泛認知,新加坡的某些人對法輪功學員的故意刁難與落井下石實在是無理智。今年初,象徵新加坡的魚尾獅塑像的頭部被雷擊毀、右耳完全爛掉,這來自上天電閃雷鳴的嚴厲警告,新加坡啊,你一定要驚醒!
  • 聽黨的話跟黨走,我想這條路是死路一條,為什麼呢?你要走下去要幹死、累死像焦裕祿這樣,或者等死,到時老百姓起來清算你;再有,就是被自己人整死像劉少奇,或者是被雙規了。我想最主要的是,認識到這點以後,非常清醒的人應該脫離共產黨,不要等到人民起來把政府推翻了到時被清算,趁早退黨,脫離共產黨,為自己找一條非常美好的路。
  • 近日,中國問題專家、《失去新中國》作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劍橋聯合會演講後接受本台記者專訪,以他在中國多年的工作經驗、與社會各階層的深入接觸,提出與多數媒體宣傳相反的觀點,他非常清醒地指出:對外國人來說,中國沒有市場。
  • 最近一段時間,中共的喉舌和五毛們在網上到處宣傳一個「徐木匠的死該由誰負責? 」的文章,講的是所謂11年前湖北應城縣25歲的年輕木匠徐思文在1998年的年三十夜裡「服毒自殺」的事,並把這事怪罪到法輪功頭上。這個故事編得很「煽情」,一個年輕人拋下妻兒老小,在年三十夜裡「服毒自殺」,唉呀,萬家團圓時,斯人獨死去,這事多慘吶;這也正是中共要編故事來騙人時常用的路數,因為故事編得越「煽情 」,讀的人就容易以感情來代替理智來判斷事物,這樣就容易起到「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的作用;大家一定記得,當初中共自導自演所謂 「天安門自焚慘案」時,所挑的時間正好也是年三十的時候,後來各種證據證明這場慘案完全是中共偽造的,可就是因為這個慘案編得太「煽情」,以致這場漏洞百出的假戲在當時的確忽悠住了全中國相當部份「不明真相的群眾」,使得中共得以加劇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以致肆無忌憚的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犯下國際上稱為「地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顯然,中共此時拋出其編造的徐木匠在98年年三十的「服毒自殺」故事,不過 是為了維護和加強對法輪功學員和信仰自由人士的殘酷鎮壓。
  • 在文學作品中,一見鍾情是富有戲劇性、充滿浪漫詩意的主題,而在報刊中,我們更多地看到的是關於一見鍾情結苦果、釀悲劇的警世故事。社會的婚姻指導也常以此來告誡年輕人戀愛要慎重、理智,那是因為一見鍾情往往憑藉直覺,是盲目性較強的心理吸引,而這種在瞬間萌發的戀情雖可撞擊出熾熱的火花,但並不都可靠、持久。
  • 如今賈甲先生回大陸,中共一定怕。以賈甲的影響力,中共會怕得要命。他畢竟是過渡政府的副總統,而且過渡政府的一些主張深得人心。過渡政府與伍凡、賈甲、唐柏橋、草庵居士等等早已在廣大網民中形成巨大的影響力。網絡上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翻牆,大陸至少數千萬人知道賈甲。那麼賈甲回國,能不產生巨大的衝擊波,能不對中共產生威脅?在網絡封鎖,新聞封鎖得住的歲月,中共怎麼亂來都不會形成大風波,可是現在,是網絡翻牆比比皆是的年代,那就大不一樣了。中共怎麼對待賈甲,都只會讓中國人更清醒,讓中國人更痛恨中共,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加入三退的大潮中。
  • 傅斯年政治上堅決反共,但在自己主持的史語所厲行學術獨立於政治,不干預所內青年們的黨派認同。受過傅斯年恩澤的學子中有心儀中共的尹達,後來投奔延安,成為毛的歷史官員;有不諳政治的周一良,紅潮席捲大陸時誤信毛的蠱惑而上賊船;但也有許多人因自己頭腦清醒或者受傅斯年人格的感召而隨史語所遷台,在以後六十年中艱苦耕耘人文園地,不但維護史語所的世界聲譽於不墜,而且成就了自己個人的學術事業。
  • 來自於《科學期刊》,美國美國聖路易市巴恩茲猶太醫院的研究人員,以基因改造後罹患阿茲海默症的老鼠進行研究,測試阿茲海默症患者腦部囤積的β澱粉樣蛋白濃度,發現老鼠清醒時,腦中β澱粉樣蛋白濃度上升,入睡後則下降。
  • 每個人都很忙,都有一堆牽掛的事情。面對現在的紙醉金迷的社會,人們為了自己的利益,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誰沒有吃過別人的虧?誰沒有對不公平的現象無可奈何過?誰沒有懷疑過別人會對自己幹出什麼壞事來?久而久之,人們已經習慣了在猜疑和恐懼中生活,以至於沒有了理智的思維,對身邊發生的事情默然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