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眼 迷失的空間

高啟峰
font print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應該有不少人親眼目睹過麻雀誤闖「禁區」﹔麻雀一旦不經意的飛入了只有少數出口或單一出入口的半密閉空間,它的命運在一轉瞬間就可能完全改變了。

作為一個旁觀者,有時候可以注意到麻雀從哪裡飛進來的。我在學校的教室最常看見這類「不速之客」穿越沒帶上的窗戶,偶爾頗好奇又納悶,它進來時知道沒玻璃,回去時怎麼盡是瞎飛亂撞呢?有時候會不知它打哪兒來的,因為一時之間別人沒看到它來的「入口」,但可以確定的是「它必定從某處飛進來或跳進來」,而不會是從地上遁起來或天花板冒出來的﹔我不知道只不過是自己沒看見或看不見罷了!

我的眼睛捕捉過好多次這樣的鏡頭,常有一些不同的疑惑與聯想︰最早不解為什麼它能飛進來,何以不自己飛出去?當時心裡頭推敲著種種可能的原因,可能是眼睛結構的先天缺失吧!?可能是飛行速度太快所導致的誤判吧!?由於自己從事教學工作,不免反射性的將所見所思引為教學題材,譬如跟小朋友說︰「那隻迷路的麻雀跟你們好像喔,常常玩到忘了回家。」「那隻記性不好的麻雀只顧著盡情的飛翔,貪圖眼前的痛快,卻對即將遭逢的厄運一無所知。」「那隻回不去的麻雀,可能只是出來替小麻雀找晚餐,而現在呢?叫它的小麻雀可怎麼辦?」「那驚惶失措的小麻雀,爸媽找不著可擔心死了!」

除了不同的聯想及一連串的問號,心裡頭是有些感受的︰不忍心時,急著想幫它開扇門、找扇窗﹔幸運的鳥兒呢,就在我滿是祝福的笑容中「返鄉」了,看著漸去的小黑點兒,振翅餘聲中還和著喜悅。調皮的鳥兒呢,看不著門、窗,找不到路,有時急的心一橫想乾脆捉住它、再放它走,可它怎麼會知道別人是為它好的?一再的閃躲,換來的是瞎撞玻璃的命運,這樣的結局無奈、悲慘、遺憾!

我們對很多事不解的時候,覺得它好難,令人困惑不已,甚至對於原本刻板印象中已經存在的觀念無法割捨時,就很容易對「不知名的現象」視為玄之又玄,從而錯失為自己建構新科學觀的機會,或因此而與事實真相擦身而過。

麻雀的眼睛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卻去不了,不只是被玻璃隔住了,也被自己的「無知」蒙蔽了﹔人的眼睛雖然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但是用心的人用「心」看到了自己要走路,活得很篤定是因為再也不以眼睛所見為憑,路更廣也更自在了。

看到別人幹傻事時,似乎看的人最聰明﹔發現別人作錯事時,好像自己最清醒。人看鳥迷在其中,其實人最迷。@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客廳裝修設計元素
  • 請不要認為我太粗魯
    請不要認為我真無禮
    更不要認為我愛破壞

    只是要回我本擁有的
    只是想再自由的伸展
    無拘無束自在的呼吸

    要回本來擁有的東西
    要回本該享有的空間
    要回喪失很久的尊嚴
    有錯嗎

  • 建築空間之光的呈現,大致可分為以下類型:
  • 協助我們的親朋好友中最親密的一群,是那些常常在我們身邊、與我們過從甚密,幫助我們保持頭腦清醒、行事有理的人。

    轉換通常是很孤獨的事,能和幾個人密切溝通,就算他們未必能提供可行的忠告與意見,也沒有關係。能滋養靈魂的人際關係對心靈大有助益。我們和這些人的連結已超越了時間、空間、便利性或當下的地域性。

  • 正有智慧的人不會使自己成為一個「忙人」,修心養性,坦蕩瀟灑,在精神上擁有一片悠閒的空間才能得到一個幸福美好的人生。
  • 唯有將負面情緒移除,才能騰出更多空間存放美好的事物,讓生活綻放嶄新的光彩。
  • 1993年開始這輩子第一份工作,極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份工作。匆匆而逝已然16個年頭!

    近年來教育的發展開始走向多角化和多元化,這使得教育工作的發揮空間更加寬闊。可是相對地,也使大家的教育想法過度發散,造成莫衷一是的紛擾;再加上家長的知識水準提升及民主(或言民粹)的高漲,對教育有更多想法,有時左右了教師的教學自主權。這些過度發散的紛擾在教育政策和輿情壓力下,並沒有得到應有的收斂,反而造成教育現場的價值混淆。

  • 室內的每個空間在不同季節都有適合擺放的植物。研究看看自家居住環境的各個角落,再選擇可以在家裏培育和擺放的植物。一般來講,廚房和浴室比較潮濕,而走道和睡房則比較冷和乾燥。
  • 坐落於格林威治村貝德弗街(Bedford St.)的一棟三層樓紅磚建築,樓面僅9英尺半寬,號稱是紐約最纖細的建築,但價值不斐,日前標售$275萬美元。由於空間狹窄,裝潢時恐怕得考驗買家的巧思。但隨後不久有消息傳出,買家將可獲贈價值一萬美元的宜家IKEA家具,還有免費設計協助。
  • 雖然四川作家冉雲飛不獲准到香港,數十名大陸知名的邊緣博客、網主如長平、北風、胡詠等週二仍是能夠成功抵達香港,出席由香港大學出版的新書《中國猛博》的發布會。編者兼大陸博客翟明磊說,只有香港才有空間讓他們的書發行,大陸的博客是在恐懼中與當局對弈,雖然受打壓,為寫作自由而發聲「感到快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