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被迫害致死 姐姐被枉判入獄

標籤:

【大紀元2月28日訊】遼寧義縣法輪功學員左立志、左中右姐弟倆都是大榆樹堡鎮中學教師,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迫害大法之後,姐弟倆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多次遭到邪黨惡警的綁架、非法關押、勞教、判刑。弟弟左中右兩年前被錦州市教養院(現在叫勞教所)迫害含冤離世,去世時才三十五歲。姐姐左立志被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九個多月,今年二月十二日,又被義縣偽法院非法秘密枉判五年,秘密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

左中右被迫害含冤離世

左中右,一九七一年出生於遼寧義縣大榆樹堡鎮,大專畢業,任鎮中學教師,一九九九年十月他進京證實大法,被惡警綁架到錦州市教養院非法勞教二年。

二零零零年三月下旬,左中右從錦州教養院走脫,再次進京證實大法,在興城火車站被綁架,再次被劫持到錦州市教養院,關了七天小號,之後六大隊惡警劉懷忠、徐廣權還等對他踢打,用二根電棍電擊他的背部、脖子等處。白天幹活被強制戴手銬,晚上睡覺用手銬銬在床上。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二日,錦州教養院政委張海平、副院長金福力、隊長劉鐵林、 韓利華、科長陳立剛等親自部署,對拒絕「轉化」的左中右採取體罰、強制洗腦,用電棍電擊頭部、臉部、小便、肚子,全身。左中右絕食抵制迫害,惡警暴力灌食,玉米糊加入大劑量的鹽,左中右不張嘴,惡警大夫陳某用開口器撬,將左中右的牙撬壞。一個月後左中右已經骨瘦如柴,血壓為80/50,70/50,低得嚇人,小腿浮腫。重壓下他違心的妥協,於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獲釋。

二零零一年十月,因左中右說「大法好」又被義縣不法人員綁架,再次被非法勞教二年,在錦州教養院受盡了毒打,惡警用四根電棍同時電擊他,以長期關小號、坐鐵板凳、不讓睡覺等酷刑折磨他。

二零零二年七月,錦州教養院對堅定的大法弟子瘋狂迫害,院長張海平親自坐鎮,左中右被惡徒尹傑錦、焦中華、張會東毒打,大腿肌肉被打腫,前胸被尹傑錦擊打五、六十拳,紅腫十多天,不敢咳嗽,不敢觸摸。惡警給左中右戴手銬三個多月,每天從早坐凳到晚上達十五個小時,只許去三次廁所,這樣坐了四個多月。左中右被迫害致心肺腎功能衰竭,咳嗽氣短,精神恍惚。於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當時只有三十五歲。

左立志被非法秘密枉判入獄

左立志,女,一九六八年九月五日出生於遼寧義縣大榆樹堡鎮,她從小就心地善良,老實厚道,學習努力。一九九零年考入錦州師範專科學校,數學專業,九三年畢業後,分配到義縣大榆樹堡鎮中學任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左立志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發現修煉法輪功不僅能使人強身健體,更能使人道德回升,能帶動整個社會道德的提升,於是她毅然加入到了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行列。

左立志修煉煉法輪功後,按照「真、善、忍」要求做一個好人,在社會上有口皆碑,在單位裡公認是一個好教師,在名利上從不與人爭奪,善待所有人,在家裏是一個好女兒,通過學法煉功,她身心健康,寬宏大量。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江××出於妒嫉之心,公然違反憲法的發動了這場對這個善良的修煉群體的迫害。左立志也是其中的一個,她依法踐行自己的信仰、言論、行使上訪權,卻屢遭迫害。記得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左立志被鎮政府惡徒劫持,關洗腦班,精神折磨兩天兩夜,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九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左立志再次去北京上訪,又被綁架、劫持到義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被勒索現金1360元。

九九年十月十三日,左立志被縣公安局惡警綁架、劫持到義縣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個月後,又被劫持到遼寧瀋陽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九個多月,並非法扣發一年的工資,約四千五百元。期間還受到了各種毒打虐待。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之前至二零零六年,左立志被縣、鎮的惡徒騷擾,被迫流離失所,累計達四個多月,被扣工資三百多元。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左立志被義縣國保大隊、大榆樹堡鎮派出所惡警綁架。十月十日義縣,偽法院對她非法庭審,左立志在法庭上自述修煉令她身心受益,律師也做無罪辯護,法官和檢察官無言以對,而草草收場。左立志本應無罪釋放,但義縣公安局惡警仍將她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接著,義縣偽法院無視中國現有法律,執法犯法,在未開庭、不通知家人的情況下,竟秘密以「利用×教破壞法律實施」的莫須有罪名,非法判左立志三年徒刑。左立志隨即向錦州市中級法院提起上訴。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九日,錦州市中級法院幾個人到義縣法院,也未通知家人,只找左立志本人,簡單地問了幾句話,然後告訴她這就算是中法開庭了,當時也未說開庭的結果。

事後,左立志的母親闞志晰向錦州市中級法院、錦州市檢察院、遼寧省高級法院、遼寧省檢察院寫了申訴書,要求錦州市中級法院依法撤銷義縣法院的非法判決,改判左立志無罪。

然而,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四日,左立志的家人竟接到義縣法院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非法秘判左立志五年徒刑的通知書,邪黨人員並說:十日後將人送走。家人前去縣看守所見左立志,看守所說:十四日、十五日兩天休息,不能見人,你們星期一(十六日)來吧。家人十六日再次去看守所,可是在接見室裡隔著玻璃、不讓靠近、離的很遠,只說了兩句話,也沒聽清,惡警就再也不讓見了。

家人心想人不讓見了,那我們也得看看是怎麼判的判決書。便於十八日前去索要,可義縣偽法院說給左立志本人了,家人又來到縣看守所要求見左立志,可看守所的門衛說:人已經被送瀋陽大北監獄了。

就這樣,左立志被邪黨法庭非法秘判後,開始說三年,後又說五年,最後說五年只給了一個通知,並口頭說:十日後將人送走。家人接到通知後,第三天(十六日)才讓看上一眼,只說了兩句話就不讓見了,後來打聽到,義縣公安局惡警十七日就將左立志從義縣看守所秘密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

左立志被非法關押長達半年多的時間,非法秘密枉判五年後,又被秘密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時至今日左立志的家人都沒有看到判決書,多次索要法院都以「給左立志本人看了」為由拒絕出示給其家屬。(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中共不經法律程序重判重病老人
站長:網絡封鎖加劇 10萬網站一夜被封
一名普通中國公民被剝奪信仰權利的悲慘寫照
佳木斯軍醫被迫害至家破人亡 含冤離世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國「覺醒主義」
【未解之謎】百慕大三角大揭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