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病和因果

一個真實的故事
千載雲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這是發生在九十年代初的一個真實的故事。

老張是某局的一位科長,從前年起,得了一種怪病,就是渾身發冷,冷得厲害的時候,渾身打顫,六月天也要穿上棉襖。自從得了這個怪病,他面色蒼白,渾身軟軟的一點勁也沒有,所以只好病休在家。近兩年老張看遍了省城的大醫院,花了上萬的錢,也診斷不出他得了甚麼病,更無從下手為他治療了。

近日,他的一位親戚向他介紹了一位民間挺有名的有神通的大師。張科長不信,先是拒絕看病,後來聽身邊的親人勸說,也只好試試。反正死馬當成活馬醫。

那天大師來了,張科長躺在床上,五月天張的牙齒還在打架呢。大師並不老,五十多歲的樣子,身著樸素,但身上十分的整潔。大師看了張科長一眼,張科長打了個寒顫,心生一種莫名的恐懼。大師說話了:

“受冤的陰靈不要害怕,我是來幫你解冤的,不是來害你的,你放心。”

大師坐下來,安靜了一下,說道:

“誰是張同志的親生姐妹兄弟,留下來我有話說,其他人出去。”

張科長房間的人出去了,只留下張科長和他的一個30歲的妹妹。大師發話了:

“其實這個病也好治,那就看張同志是個甚麼態度了。”

張妹聽說病能治好,頓時非常高興,連忙問如何治。

“是一個姑娘找來了,她是你妻子的妹妹,你們間的事,你應該還記得。”

這句話說得張科長的臉紅一陣白一陣,臉色十分難看。

張妹若有所憶地說:“大師說的是哥的姨妹琳琳吧?她不是淹死的嗎?她找哥哥做甚麼呀?冤有頭債有主呀,她自己落水死的也怨不了別人呀。”

大師輕輕的對張妹說:“她的死與你哥哥有關。並且是害了兩條人命。”

大師越說越玄,弄得張妹也摸不著頭腦了。

大師說:“這裏沒有外人,還是讓張同志自己說吧,不然我怎麼為你看好病呀。”

這時張科長低下頭不說話,一幕往事浮現在他的眼前。

那是一個春天,那時張科長已結婚兩年,這兩年中,張科長的岳父岳母相繼去世,家中留有一個16歲的姨妹。張妻只有姐妹兩人,張妻只好將自己的妹妹接到自己家。有一次,張妻外出有事沒能回家,張看到自己的姨妹年紀雖小,但也長得豐滿可人,晚上便起邪念將她誘姦了。

後來,這位琳琳便有了身孕。有了這樣的事,琳琳膽小,又不能跟姐姐說,眼看肚子一天天大起來。那時正值70年代初的文革時期,要是讓外人知道了,這是何等丟人的事呀,就是不死也會被唾沫淹死。於是琳琳一時想不開,就投河自盡了。

大師看張科長不開口,就說:“你這個病沒法看,那我要走了。”

張妹看大師要走,就對張說:“哥哥,我們是一家人,沒有甚麼不能說的,要想好病,你就直說吧。”

看到張還是不開口,張妹只好懇求大師,讓大師明示。大師把自己“看到”的情況扼要道出。並嘆了一聲,“害了兩條人命呀。你身上的寒顫,就是那姑娘在那個世界受苦的反映。”

張沒想到天下竟有如此神人,就表了個態,只有病能好,按大師說的話去做。

大師說:“好吧,七天之內,你會慢慢的好乾淨的。七天以後,我再來,為陰靈念經超度。”後大師又強調了一句“如果不把陰靈超度好,這個病是好不了的。”

果然,到了第三天,張科長身上的寒病基本退了,第四天、第五天張下床行走,像好人一樣。到了第七天,身上再沒有病的感覺,病象被甚麼抓去了似的,只是身體還有些虛弱。已經兩年沒有這樣好感覺了,張看看外面的天,感覺心曠神怡。

可是七天過後,他並沒有去請大師,因為他心中有了一個想法,既然好了,也許是我要好了。還請神仙做甚麼呀。

到了第九天,張的病突然復發,並且比以前更厲害,身上發抖,牙關緊咬,面色灰白,像快死人一樣。張妻情急之下,招車去幾十里外請大師,可大師已經早上出去了。說兩天後才回來。

沒過兩天,張科長便一命嗚呼了。

後來,我問大師,您為甚麼躲開呢?大師說,像這樣沒有信用、沒有良心的人,我是不想給他看的。你看他害了那姑娘,加她腹中的孩子,那可是兩條人命呀,多大的罪呀。我為甚麼要他說出自己的事,就是要他當作自己親人的面認罪。可他不認罪,沒有一點懺悔之心。你說這樣的人,我還有心情為他解冤嗎?怨有頭,債有主,只好讓那冤魂去找他好了。

大師對我講,像這樣過去害了人遭報生怪病,大師看過病例不少,多數都成功了。有一位老幹部,幾十年一直腰疼,疼得厲害的時候就在床上打滾。找過的醫生不知道有多少,吃的藥也快堆成了山,也沒見甚麼好轉。後來找到大師,大師告訴老幹部,說剛解放的時候,他殺死過一個俘虜,那俘虜尋仇來了。

原來那俘虜是國民黨的一個營長,由於那營長很“頑固”,不老實,當時做了排長的他,就叫上一個戰士,趁著月黑用刺刀從營長後腰戳進去,將營長殺死了。後來老幹部非常折伏大師,在家給那位“營長”看經念佛,每年都超度他。老幹部的腰疼從此就好了,後一直沒有犯過。

大師說:“這人在世上,得要有良心。自己做了惡,就得知道懺悔。良心好,守信用,我才能看得好。”

(文中的張科長和琳琳皆為化名)

(本文轉載自明慧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清乾隆年間,在江南鄉試的科舉考場中發生了一件奇事。當時有一位俞姓江陰考生,才考完第一場,就打點行李準備回去。大家覺的奇怪,向他詢問原因,他支吾其辭,表情悲傷。
  • 清朝時有一個太醫,是北京南郊大興人。他每日穿輕裘,策肥馬,奔走鑽營於京城王公貴族之家,藉以發財致富。而來請他看病的人則紛紛在門口盼望等待,可是他不到日晚不到病家,一點也不顧病人是怎樣望眼欲穿的。每看一病,開一方,不論有效與否,照例都要先給一千錢,否則就不來看病。他每天傍晚回來都是滿載而歸,要是有人責怪他來遲了,他便臉上變色說:我剛從某王、某公主、某大臣府宅中回來。只要不是顯赫一時的要人,他是不會掛在嘴上的,人們對他也無可奈何,只好聽任他算了。
  • 「她哭,媽媽也傷心;笑,媽媽更傷心。」重慶一名18歲的女孩李雯得了一種怪病,一笑就是兩三小時,最長一次笑了7小時。見在躺在病床上的女兒笑個沒完,母親則在病房外淚流滿面,病友說這孩子哭笑都揪心。
  • 英國威爾士弗林特郡薩爾特尼市24歲女子凱蒂‧格林患有一種罕見的「陽光過敏症」——先天性紅血球紫質缺乏症,這一怪病導致凱蒂的皮膚一碰到陽光就會長滿水泡,所以在長達16年時間中,凱蒂都一直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
  • 重慶一家族成員被一種怪病所魔,發病者全身無力,連站立都十分困難,最後迅速消瘦乾枯而死,不能活過45歲。醫院也查不出病因。
  • 吉林一名32歲男子近日突感胸口劇痛痕癢,掀衣後驚見心口離奇出現一個血色手印,情況猶如武俠小說描寫被武林高手在胸口打了一下硃砂掌。事隔兩日,該手印仍未褪色。
  • 四十出頭的李哥曾患怪病、身體扭曲變形,每天只能臥床,醫院都束手無策。修煉大法後李哥的怪病奇跡般痊癒。他的妻女也開始修煉大法。
  • 北韓在5月25號進行了一次地下核試驗,引發了4.7級的地震,這個震源的距離,離中國的吉林延邊地區是180公里,離中國非常近。那麼它的當量是多少呢?大約是兩萬噸黃色炸藥,也相當於1945年,美國在日本長崎投下的原子彈的當量那麼樣大的威力。
  • 科學知識的累積在某一常態時期是在一個典範的框框下運作,後來不斷地發現這個科學的典範不能解釋的反常事例;最後,又建立新的典範。所以,科學不是在追求真理,而是在追求不同的框框來認識一切…
  • 羅京死了。俗話說:死了死了,一死百了。本不應在此囉嗦是非,但是看到百度羅京熱吧竟然人頭攢動,個個動容,不僅為之悲哀感歎。死者已唉,然活著的人豈能再執迷不悟被其所惑,不可尾追其後步其後塵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