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幹部腐敗遭打擊報復 上訪又被勞教

人氣 4

【大紀元8月23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林坪報導)吉林榆樹訪民王佔河舉報村鎮幹部濫收稅費、截流國家救災減免款、徵地補償款等問題。有的被舉報幹部受到查處。但王佔河卻受到打擊報復,並因上訪被勞教。榆樹市紀委稱,王佔河反映的問題不屬實。

王佔河是吉林省榆樹市懷家鎮蘭旗村農民,2001年1月,他帶著306個村民代表的聯名舉報信,向榆樹市委書記舉報蘭旗村支書王佔東的腐敗行為:

「村書記成天帶同學、戰友下飯店,吉林下完,上黑龍江。原先我們村是無債村,村裡還存了18萬餘錢。他(王佔東)上任半年吃喝嫖賭,花光了18萬,村裡還欠了外面10多萬。01年3月23號,懷家鎮紀委查出來村書記存在腐敗現象,佔有農民村裡資產14萬 7千,定為腐敗分子以後也沒抓,貪汙的錢也沒退,反正就下去了,就撤職了。」

此後不久,王佔河又帶著306個村民代表的聯名舉報信到榆樹和長春各黨政部門,舉報懷家鎮黨委書記孟憲春濫收稅費、截留救災減免稅等問題:

「農業稅本來有國家審核標準,一垧地,就是一公頃,應該收340元稅,他收400元,一垧地多收60塊錢,光我們村就1400人,96年到2002年(孟憲春離開懷家鎮),6年就是260多萬;還有1999年,風災和雹災,國家減免稅,2000年春天財政部往下撥款,退給農民錢,讓他截流了。我們原先不知道,2000年夏天知道的,通過財政內部的人知道的,另外他讓村幹部找村民打白條,讓村民簽字說領了,我們就知道了;2000年夏天,松花江支流卡岔河發 洪水,淹了500公頃,他上報說淹了1500公頃,多得的減免稅自己得了;還有,96年到2001年,多收農民義務工款300多萬。」

據王佔河反映,孟憲春任懷家鎮黨委書記期間規定,農民要按每公頃每年30噸糞的標準,往地裡送糞,達不到標準的,要交「土地補償費」,每年交120元,連交3年。因為找不到那麼多糞源,不少農民被罰款,98年到2000年,當地農民交納的「土地補償費」超過100多萬:

「這個罰根本就不合理,也不合法,上邊根本沒有這個政策,只有我們懷家有這個土政策。假如說你要是不送糞罰款,送糞給獎金,這就屬於正常的政策了,光罰不獎,就是變相搜刮民財。」

由於吉林省各部門對孟憲春的問題不聞不問,從2001年9月起,王佔河到北京向中紀委、國家信訪局、農業部、財政部等反映孟憲春的問題。這似乎產生了一點效果:2002年底,孟憲春被調離懷家鎮,到榆樹市農業局任副局長。提起孟憲春臨走前,把蘭旗村委會集體免職,以便賣官的事,王佔河說:

「村委會是老百姓選的,02年4、5月份,他以黨委書記的名義,把蘭旗村村委會集體免職,一個不剩,讓別人再買官。新的村委會是3個月以後上任的,沒經過選舉程序。」

王佔河說,2004年7月28號,長春市農業局和農業稅分局曾派了單國紅、劉曉兩人查孟憲春的問題,被榆樹市紀委擋了回去。此後,王佔河又向吉林省紀委和中紀委舉報榆樹市紀委信訪主任徐樹林包庇孟憲春的事情:

「我告榆樹紀委,去長春、省紀委、中紀委,來回跑了好幾年,沒有比我再熟的了,後來他們就推托。紀委應該是反腐的。老百姓告幹部,他們(紀委)可高興了,一查,幹部就得給他們送錢,送完錢後,紀委都上黨員幹部那去查去。我告孟憲春,2005年榆樹紀委專門找鄉、村幹部去查,他侵吞農民財富,你到鄉村幹部查哪門子帳?鄉村幹部哪個敢說鎮黨委書記腐敗了,哪個敢打證明?那不就是造假嗎?」

王佔河認為,孟憲春調走後,懷家鎮黨委書記張守軍,在搜刮民財方面並不亞於孟憲春。張守軍從2003年9月開始,要求農民為種地的小型拖拉機繳納360元-480元的「私人營業稅」,2004年10月,包括王佔河在內的88個農民集體到市裡反映該問題後,鎮裡取消了私設的稅費項目,但沒有退還已經多收的錢。

王佔河說,2004年8月,他到國土資源部上訪,反映2003年蘭旗等3個村被徵地,修哈爾濱到大連的2級公路,村民卻沒有收到任何徵地補償,這次上訪頗有成效:

「國土資源部楊處長一聽,說你這錢能要回來,土地補償款3個月內應該下發,怎麼都1年了還不發,然後發文給交通廳,然後就把錢發下來了。」

然而,王佔河進京上訪要來的土地補償費,又被張守軍截流:

「直接讓他(張守軍)給扣下了,然後給三個村的會計打的借條。土地補償費,扣了76萬,蘭旗村xx萬,建設村xx萬,義山村xx萬,打了借條,加上20萬賣樹 款,共96萬,被挪用蓋了政府大樓,1樓被賣出去做商業用途,賣了1億平方米,每平方米1千1,賣完了,錢還不給我們。」

經過王佔河的不斷上訪、舉報,張守軍於2006年調離懷家鎮。對於本台記者查證鎮上欠村裡的徵地補償和賣樹款的問題,蘭旗村現任村支書兼村長于奪湖表示:

「不知道。不知道。我不知道這事。」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蘭旗村村民對本台記者說,王佔河反映的村、鎮幹部的問題都屬實:

「都交過。沒給老百姓退。白條有的人家打了,有的人家沒打,就是走個過場,沒用的。」

這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村民表示,王佔河的舉報和上訪使得現在的村、鎮幹部有所收斂,但王佔河卻因此受到打擊報復,他不願重蹈王佔河的覆轍。

提到自己遭受的打擊報復,王佔河說:

「2001年,我舉報後,村支書第1次雇黑社會的人把我家砸了,第2次在榆樹派兩個黑社會毆打我,第3次,01年3月,3個黑社會的半夜到我家拿木棒把我打殘了,胳膊、腿身上7處關節被敲碎,90多個群眾把我抬到市委門口,市裡才決定派人查(王佔東)。2006年7月,我家醬缸被投毒,經省公安廳檢驗,就是氰化物。」

2008年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期間,王佔河被截訪人員從北京押回榆樹,3月20號,長春政法委以他「在天安門地區上訪」為由,判處王佔河1年勞教

「聆訊的時候我就開始辯論,我說,你們沒有法律依據,我在北京違法,由北京市公安局處罰我,榆樹公安局,我跟你沒有行政關係,你憑啥處罰我?第二我沒違法,從實體法上講,我侵犯了那個當地治安秩序,造成什麼後果了?第三、違背了程序法,榆樹想拘留、教養我也可以,你必須取得天安門分局對我的訊問筆錄、違法事實、尚未執行的處罰決定書。什麼也沒有,就以權代法,就把我教養了。我始終就納悶了,公安局一個專政機構,怎麼有審判權?一審是榆樹公安局,終審是長春公安局,剝奪人身自由應該是法院判。

2008年12月25號,王佔河被九台市飲馬河勞教所提前釋放。王佔河對此解釋說:

「我拿錢買的。(怎麼買的?)勞教地方有技術課,一節課300元,算20天,其實什麼也學不著,就是交錢,上個3、4天課,我交了2門課的錢,減40天,而且進去算點,我有13點,減13天。」

榆樹市紀檢委信訪室工作人員向本台記者表示,王佔河反映的問題都不屬實,孟憲春、張守軍不存在腐敗問題:

「查過,我們已經查了,有卷宗,你們可以來看。王佔河是個老上訪戶,他經常上中紀委,這兒那兒去告狀去。我們查完這個調查報告在中紀委、省紀委都有。(他是因為上訪被勞教1年嗎?)他被勞教是在奧運會期間,他反映的事,中紀委、長春、榆樹三級終了了,他還上訪,是無理上訪,就勞教了。」

記者從榆樹政務網上看到,孟憲春現任榆樹市畜牧獸醫局局長,張守軍現任黑林鎮鎮長兼鎮黨委書記。王佔河表示,今年三月兩會期間,他再次到北京上訪,反映自己被勞教的問題,公安部有關人員向他承諾在網上督辦,但現在無任何進展。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夫婦倆因信仰三次遭綁架 兩次被勞教
警黑聯手農地變別墅 河北維權代表3人被勞教
投書:上海市民強烈抗議北京勞教維權者曹順利
拒付不合理農業稅被抄6萬元 到京上訪遭勞教
最熱視頻
【首播】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思想領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種族滅絕
【未解之謎】兩位醫生經歷的臨死體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