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干部腐败遭打击报复 上访又被劳教

人气 4

【大纪元8月23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报导)吉林榆树访民王占河举报村镇干部滥收税费、截流国家救灾减免款、征地补偿款等问题。有的被举报干部受到查处。但王占河却受到打击报复,并因上访被劳教。榆树市纪委称,王占河反映的问题不属实。

王占河是吉林省榆树市怀家镇兰旗村农民,2001年1月,他带着306个村民代表的联名举报信,向榆树市委书记举报兰旗村支书王占东的腐败行为:

“村书记成天带同学、战友下饭店,吉林下完,上黑龙江。原先我们村是无债村,村里还存了18万余钱。他(王占东)上任半年吃喝嫖赌,花光了18万,村里还欠了外面10多万。01年3月23号,怀家镇纪委查出来村书记存在腐败现象,占有农民村里资产14万 7千,定为腐败分子以后也没抓,贪污的钱也没退,反正就下去了,就撤职了。”

此后不久,王占河又带着306个村民代表的联名举报信到榆树和长春各党政部门,举报怀家镇党委书记孟宪春滥收税费、截留救灾减免税等问题:

“农业税本来有国家审核标准,一垧地,就是一公顷,应该收340元税,他收400元,一垧地多收60块钱,光我们村就1400人,96年到2002年(孟宪春离开怀家镇),6年就是260多万;还有1999年,风灾和雹灾,国家减免税,2000年春天财政部往下拨款,退给农民钱,让他截流了。我们原先不知道,2000年夏天知道的,通过财政内部的人知道的,另外他让村干部找村民打白条,让村民签字说领了,我们就知道了;2000年夏天,松花江支流卡岔河发 洪水,淹了500公顷,他上报说淹了1500公顷,多得的减免税自己得了;还有,96年到2001年,多收农民义务工款300多万。”

据王占河反映,孟宪春任怀家镇党委书记期间规定,农民要按每公顷每年30吨粪的标准,往地里送粪,达不到标准的,要交“土地补偿费”,每年交120元,连交3年。因为找不到那么多粪源,不少农民被罚款,98年到2000年,当地农民交纳的“土地补偿费”超过100多万:

“这个罚根本就不合理,也不合法,上边根本没有这个政策,只有我们怀家有这个土政策。假如说你要是不送粪罚款,送粪给奖金,这就属于正常的政策了,光罚不奖,就是变相搜刮民财。”

由于吉林省各部门对孟宪春的问题不闻不问,从2001年9月起,王占河到北京向中纪委、国家信访局、农业部、财政部等反映孟宪春的问题。这似乎产生了一点效果:2002年底,孟宪春被调离怀家镇,到榆树市农业局任副局长。提起孟宪春临走前,把兰旗村委会集体免职,以便卖官的事,王占河说:

“村委会是老百姓选的,02年4、5月份,他以党委书记的名义,把兰旗村村委会集体免职,一个不剩,让别人再买官。新的村委会是3个月以后上任的,没经过选举程序。”

王占河说,2004年7月28号,长春市农业局和农业税分局曾派了单国红、刘晓两人查孟宪春的问题,被榆树市纪委挡了回去。此后,王占河又向吉林省纪委和中纪委举报榆树市纪委信访主任徐树林包庇孟宪春的事情:

“我告榆树纪委,去长春、省纪委、中纪委,来回跑了好几年,没有比我再熟的了,后来他们就推托。纪委应该是反腐的。老百姓告干部,他们(纪委)可高兴了,一查,干部就得给他们送钱,送完钱后,纪委都上党员干部那去查去。我告孟宪春,2005年榆树纪委专门找乡、村干部去查,他侵吞农民财富,你到乡村干部查哪门子帐?乡村干部哪个敢说镇党委书记腐败了,哪个敢打证明?那不就是造假吗?”

王占河认为,孟宪春调走后,怀家镇党委书记张守军,在搜刮民财方面并不亚于孟宪春。张守军从2003年9月开始,要求农民为种地的小型拖拉机缴纳360元-480元的“私人营业税”,2004年10月,包括王占河在内的88个农民集体到市里反映该问题后,镇里取消了私设的税费项目,但没有退还已经多收的钱。

王占河说,2004年8月,他到国土资源部上访,反映2003年兰旗等3个村被征地,修哈尔滨到大连的2级公路,村民却没有收到任何征地补偿,这次上访颇有成效:

“国土资源部杨处长一听,说你这钱能要回来,土地补偿款3个月内应该下发,怎么都1年了还不发,然后发文给交通厅,然后就把钱发下来了。”

然而,王占河进京上访要来的土地补偿费,又被张守军截流:

“直接让他(张守军)给扣下了,然后给三个村的会计打的借条。土地补偿费,扣了76万,兰旗村xx万,建设村xx万,义山村xx万,打了借条,加上20万卖树 款,共96万,被挪用盖了政府大楼,1楼被卖出去做商业用途,卖了1亿平方米,每平方米1千1,卖完了,钱还不给我们。”

经过王占河的不断上访、举报,张守军于2006年调离怀家镇。对于本台记者查证镇上欠村里的征地补偿和卖树款的问题,兰旗村现任村支书兼村长于夺湖表示:

“不知道。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事。”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兰旗村村民对本台记者说,王占河反映的村、镇干部的问题都属实:

“都交过。没给老百姓退。白条有的人家打了,有的人家没打,就是走个过场,没用的。”

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表示,王占河的举报和上访使得现在的村、镇干部有所收敛,但王占河却因此受到打击报复,他不愿重蹈王占河的覆辙。

提到自己遭受的打击报复,王占河说:

“2001年,我举报后,村支书第1次雇黑社会的人把我家砸了,第2次在榆树派两个黑社会殴打我,第3次,01年3月,3个黑社会的半夜到我家拿木棒把我打残了,胳膊、腿身上7处关节被敲碎,90多个群众把我抬到市委门口,市里才决定派人查(王占东)。2006年7月,我家酱缸被投毒,经省公安厅检验,就是氰化物。”

2008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王占河被截访人员从北京押回榆树,3月20号,长春政法委以他“在天安门地区上访”为由,判处王占河1年劳教

“聆讯的时候我就开始辩论,我说,你们没有法律依据,我在北京违法,由北京市公安局处罚我,榆树公安局,我跟你没有行政关系,你凭啥处罚我?第二我没违法,从实体法上讲,我侵犯了那个当地治安秩序,造成什么后果了?第三、违背了程序法,榆树想拘留、教养我也可以,你必须取得天安门分局对我的讯问笔录、违法事实、尚未执行的处罚决定书。什么也没有,就以权代法,就把我教养了。我始终就纳闷了,公安局一个专政机构,怎么有审判权?一审是榆树公安局,终审是长春公安局,剥夺人身自由应该是法院判。

2008年12月25号,王占河被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提前释放。王占河对此解释说:

“我拿钱买的。(怎么买的?)劳教地方有技术课,一节课300元,算20天,其实什么也学不着,就是交钱,上个3、4天课,我交了2门课的钱,减40天,而且进去算点,我有13点,减13天。”

榆树市纪检委信访室工作人员向本台记者表示,王占河反映的问题都不属实,孟宪春、张守军不存在腐败问题:

“查过,我们已经查了,有卷宗,你们可以来看。王占河是个老上访户,他经常上中纪委,这儿那儿去告状去。我们查完这个调查报告在中纪委、省纪委都有。(他是因为上访被劳教1年吗?)他被劳教是在奥运会期间,他反映的事,中纪委、长春、榆树三级终了了,他还上访,是无理上访,就劳教了。”

记者从榆树政务网上看到,孟宪春现任榆树市畜牧兽医局局长,张守军现任黑林镇镇长兼镇党委书记。王占河表示,今年三月两会期间,他再次到北京上访,反映自己被劳教的问题,公安部有关人员向他承诺在网上督办,但现在无任何进展。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夫妇俩因信仰三次遭绑架 两次被劳教
警黑联手农地变别墅 河北维权代表3人被劳教
投书:上海市民强烈抗议北京劳教维权者曹顺利
拒付不合理农业税被抄6万元 到京上访遭劳教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翠字惹怒习近平 武统从凤梨开始?
【横河观点】保守派大会迎战左派 谁觊觎核按钮
【横河观点】蓬佩奥赞权利法 中国移植专家跳楼
【时事军事】失去机翼的F-15 以色列空军传奇
【直播】CPAC大会第三日 川普闭幕演讲
【财商天下】走出至暗时刻 百达翡丽独一无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