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憲政
12月29日,台灣總統大選唯一一場電視辯論會登場。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在鏡頭前痛罵媒體,批《蘋果日報》「造謠、抹黑、沒水準」,更大罵三立電視與中央社,成為此次...
11月28日(週一),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在舊金山灣區的聯合市(Union City)宣布今年的傑出民主人士獎頒發給知名維權律師唐荊陵。唐荊陵曾任律師,因為為民眾維權而被吊銷律師執照。2009年,他曾為毒疫苗受害兒童奔走,2014年,又由於踐行「公民不合作」被捕入獄,在今年1月獲刑5年。 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方政宣布:「今年很特別的是只評選了一位、唯一...
「一頭短髮、面色憂鬱卻神情堅定」,這是獄中的中國異見記者高瑜獲得的國際評價,今年4月,她因「非法向境外洩露國家機密」的罪名被中共當局判刑7年,成為一名高齡在押囚犯。但是,她應該還不知道,自己在美國舊金山獲得了巨大榮譽,她是民主教育基金會2015年度「中國傑出民主人士獎」的兩位獲獎者之一。
上週日(5月31日)下午,美國舊金山灣區的「六·四」親歷者和關注者參加了主題為「從未忘記,永不放棄」的「六·四」26周年研討會。「六·四」期間,在北京六部口路邊被從背後衝過來的坦克壓斷雙腿的方政用電話聯通了與其同在一處被坦克壓壞盆骨的「六·四」學生王寬寶。王寬寶成為繼方政之後用親身經歷公開指證戒嚴部隊坦克輾人的第二位證人。「六·四」學生方政和周鋒鎖表示,此舉...
2015年4月30日,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副主席、鼎力支持中國民主化的日本著名政治家牧野聖修(Makino Seishu)先生在家鄉靜岡舉辦了政治生活45週年感謝集會。他的友人和支持者600人出席了盛會。他的盟友靜岡縣(省)知事川勝平太先生、他的後輩學生靜岡市市長田邊信宏先生、同他一起大力支持中國民主化的摯友北井大輔先生(日本國際大赦負責人)、五十嵐...
網民編故事稱,安倍曾就中國人討論的兩件事情發表評論。日清甲午之戰,日本勝在明治維新,而當今中國仍沒有制勝的戰略。關於中國就跌倒在路上的老人無人敢去攙扶展開的討論,安倍說當今中國首要的問題是先解決「人害人」的問題,還談不上「人幫人」的問題。
政治就是一隻狗或狼:但你關注它時,它就是被你馴服的狗,是民主政治;但你不關注並放縱它時,它就是一隻狼,是獨裁政治。所以我們人類應該人人參與政治,把政治看作是每天生活的一部份,就如吃飯穿衣一樣,每天都去關注它的方向是否正確。政治也代表正義公平和邪惡魔鬼;民主政治就是正義公平的規則;獨裁政治就是邪惡魔鬼無序的環境。人類教育文明的進步,知識已經讓我們知道,理性有良...
9月12日,我回到住所整理藏書。因為不常住人,就沒裝寬帶,剛好又是手機信號的死角。所以既不能上網也不能打電話。當時我想,也無所謂了,總不至於離開了電話和網絡就翻天吧?但事實證明,特定情境下,離開電話和網絡還真的就會翻天——僅僅過了一夜,次日清晨,我在小區散步,走到有手機信號的地帶上網一看,天啦,微博和微信上到處都有網友在尋人,尋的就是我。據說我又被國保綁架—...
主持人:聽眾朋友,今年憲政是一個特別熱門的話題,就是今年年初,今年元旦的時候,《南方周末》的新年獻辭最初的版本本來叫《中國夢,憲政夢》,當然後來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那篇文章被刪了,然後同時也引發了一個特別著名的「南周事件」。這個故事其實還沒有結束,就是那篇文章雖然被刪了,但是憲政這個話題在學術界被一直在討論著一直到現在。主義無憲政
許多大陸人覺得是種無法理解、荒誕不經的怪事:我們想方設法要擺脫的東西,民主了的台灣怎會有人要拿去當瑰寶?這是民主化的台灣所應有的作為嗎?日前,台灣海基會前董事長江丙坤先生提議讓大陸央視國際新聞入台,以便結束台灣媒體的亂象,提升台灣人的國際視野。此議隨後受到監察院長王建煊的復議。此論一出,引發台灣各界爭議,受到很多批評。
民主在中國是否可行?這個問題已經反覆炒作了一個多世紀了。中國總有那麼一批所謂的知識精英們,反覆利用他們掌握的話語權宣傳民主不可行論。看看這些精英的地位,就發現大多是一些和權勢有關係的人。他們自己過得不錯了,就說專制比民主好。有些不太好意思這麼明顯,就說民主好是好,可你們中國人這個素質就搞不成民主。
(大紀元記者馬有志美國加州南灣苗必達市報導)2月24日下午,在舊金山灣區由洪氏基金會和新唐人電視臺共同舉辦的題為《中國憲改、政改及民主政治》的研討會上,灣區民進黨主要負責人洪順五提出:台灣的生存取決於大陸實現民主,只有大陸實現民主,台灣人民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民主制度才能保留。同為研討會嘉賓的原六四學生領袖封從德、希望之聲時事評論員蘭述對於大陸民主及與台灣的前...
甚麼是民主?甚麼是民粹?這是兩個比較容易混淆的概念。
「根據人社部數據,2010年,全國事業單位和機關單位的參保退休人數占所有參保離退休人員總數的7.74%。7.74%人數占比與10.85的養老金支出占比,形成了鮮明對比。」
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由於在2009年末召開了被稱為「拯救人類最後一次機會」的世界氣候大會而受到國際矚目。這個有192個國家的代表參加的峰會,雖然沒有達致預期的成果,但毫無疑問,哥本哈根會議對地球今後的氣候變化走向將產生決定性的影響。
「中華正義自救聯軍」慈悲!看了你們的網站。很受啟發,很受感動!佩服你們的勇敢,以及對國家對中共對人民的負責精神!理解你們對中共一黨獨裁傲慢自大,不知悔改的激憤;希望能在大廈將傾的時候,力挽狂瀾,做中流砥柱的拳拳愛國愛民之心。
最近日本政壇發生一件事,執政黨成員小澤一郎因政見不合,退黨後立即組黨。像這樣的事情在民主國家太尋常不過了,可是在中國共產黨統治的63年間,從來沒有發生過組建政黨之事。
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又譯:希拉里‧克林頓)表示,為了國際貿易而開放門戶但拒絕民主開放的亞洲國家,想要取得長期經濟發展會很吃力。
中國民主黨開始於十四年前初夏的征程,在那個初夏,杭州大學的草坪,三個青年人吳義龍、祝正明、王有才聚在一起商定了公開組黨。當時這些關注國家命運、政治前途的人認為:中國走向民主政治所面臨的挑戰已經遠遠超出了現行狹隘政治體系能力範圍。推進政治民主化,正急需一種新的理念、一種新的組黨模式、一種新的政黨觀念。
驚聞著名民主鬥士李旺陽先生於日前突然」自殺」,我們感到無比悲憤。這是中共暴政欠下人民的又一血債!我們表示最憤怒的譴責!
每到晚上年邁多病虛弱的母親的聲音就會從老家的電話筒那邊傳來。勸我不要去管國家的事、兩岸統一的事、民主選舉的事。說著說著母親就哭起來了,聲音哽咽地苦勸我,你千萬不要再去批評共產黨了,千萬不能去參加人大代表選舉,他們會再抓你去坐牢,甚至會秘密殺害你的。
兩千一一年九月十七日和十月一日應僑學各界的盛情邀請,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先後在美國的芝加哥和亞特蘭大兩地,發表了題為「民族主義的使命」的專題演講。這是繼「迎接辛亥革命一百週年系列演講」後,辛灝年先生的最新演講系列「祖國在危險中」的第一講。
當今的中國大陸,經濟領域大部份已放開,市場化程度較高,小部份核心領域還是被小部份人長期壟斷著,造成經濟發展的不平衡、不健康及貧富懸殊愈演愈烈,一發而不可收拾,造成社會長期嚴重缺失公平正義,官場腐敗及道德淪喪。
自從出現王立軍、薄熙來事件之後,中國社會,議論紛紛。網絡上,輿論洶湧,謠言四起,「妄議」不斷。充分反映了老百姓的擔憂。
100多年前,孫中山先生,及其當時的革命黨人、愛國志士,領導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民主革命,經過十幾年的艱苦鬥爭,終於在100年前的辛亥年,在武昌首義成功,一舉推翻了中國的千年帝制,結束了中國歷史上的專制制度,孫中山先生的民族民權民生三民主義,創建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
在中國即將召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年度會議之際,一些公民發起了尋找人大代表的活動,要求各地人大代表公佈他們的聯絡信息。參與過人大代表選舉的獨立人士說,目前的選舉制度決定了公民很難聯繫到人大代表。
華人世界很少有人知道,在君主立憲制的瑞典,國王是被剝奪選舉權的,同時也被禁止發表政治言論。為甚麼每一個瑞典公民都享有的選舉權、被選舉權和言論自由,身為一國之尊的國王卻不能享有?
中華人權黨一直在談革命,我們並不是反對變革,而是我們認為變革的道路已經阻斷。我們現在所面對的敵人,是一個人類社會有史以來最血腥、最暴力、最恐怖的犯罪集團。這個集團對社會的掌控程度遠遠超出任何獨裁者,如果你想讓這樣一個集團放下屠刀,給人民一條生路,無異於癡人說夢。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分析過,敵人內部已經沒有了改良的動力和機制,即便個別人別想做一些變革,也很快會遭到...
在一個健康的社會裡,個案恰恰是一個人權的鏡子,像在美國有時為了一個個案可以造很大的輿論起來,全民都可以去關注一個個案,在台灣也是這樣,在香港也是如此。而中國往往有時還不是一個個案,是一個群體案件。
現在的第二代他們對未來很失望。如果按照共產黨的說法,這都是國家的未來,祖國的希望,那麼這一代他們對中國社會大變之中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和作用?另外,溫家寶是不是能代表中共高層的意思?還是他個人的意思?是不是真的能夠給中國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共有約 156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