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傑連
讀罷大紀元的關於瀋陽蘇家屯死亡集中營的報導,有一個被長期爭論不休的問題該有答案了,那就是「中共終於走到了死路的盡頭」。
對於民間「維權」中共到底怕不怕,它是既怕又不怕,關鍵是看你維的權在不在中共的掌控之列?
最早提及黃菊的身體有情況的是人民報2月16日的報導,稱「一位幕僚說,1月16號黃菊參加了一個和銀行有關的會議,開會時就有些不舒服,一回到家就突然不行了,渾身疼的不敢碰,連躺在病床上,身體壓著的那點皮兒都疼痛難忍。」。
正直全球廣泛聲援由高智晟發起的抗議中共黑幫暴行,捍衛人權自由的全國維權接力絕食運動之際,2月8日在亞特蘭大一個最安全的小區,卻傳出大紀元技術總監李淵博士在家中被中共流氓特務持槍襲擊的惡性案件。中共流氓赤裸裸的在東方一系列的暴力毆打民主維權人士之後,又在自由西方世界裡,公然持槍入室行兇,打傷李淵博士,搶走電腦資料。
歷史上中共鬥誰誰不倒,為什麼它鎮壓法輪功會徹底失敗,表面上看一個很大的因素就是法輪功從來不隨著中共的指揮棒或正或反的行事。
赤龍前站立的勇士,超凡脫俗,雖然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是身形間透射著無比的堅毅,沒有絲毫的膽怯,手持“九評” 屠龍刀,一顯英雄本色。
短短幾天,「同歌」從峰頂跌入深淵,看來「同歌」到了「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痛痛來報」的善惡天報之時,現在的「同歌」誰張口誰臭名,成了「糞歌」。「同歌」已經無路可逃,據報導,原35多位歌星,現僅剩5位,如果不取消還想錢眼裡硬爬上台用現有的幾個演員打發人,那麼受騙的觀眾的憤怒會再次把這些「同歌」人撕爛,可以肯定的是「天滅『同歌』 」之日已經來臨。
(接上文繼續分析黨文化的邪調)二,難得糊塗 勢利攻心常常是面對鐵證如山的中共行惡事實,黨文化另一種典型的回應是兩手一攤:「我也阻止不了,難得糊塗吧。」
】引言 中共近半個多世紀的紅色統治天幕上現今被強有力的拉開了一扇天窗,一顆小小新唐人衛星24小時不間斷不鎖碼的播撒甘露之聲,其中大量正本清源的各色電視節目恰如淨水灌頂,「我怎麼不知道呀?」,「這是真的嗎?」,國人的心智受到強烈衝擊的同時,大量官場上的頭頭腦腦也是新鮮好奇,這些人可能三五成群的圍著看,可是很多人腦子裡轉的不是對在黨性下的人格分裂與人性扭曲的思考...
古人講天人合一,之所以能合一,就是因為人間事物與和上天有著某種對應關係。對應不光是好的,不好的也有對應。
古人講天人合一,之所以能合一,就是因為人間事物與上天有著某種對應關係。對應不光是好的,不好的也有對應。
核戰論給胡穿上小鞋
中共2005必亡,已不是口號,而是實實在在的就將發生在人類面前的大事件。
陳用林投誠事件,澳洲政府終於聽懂神意,快速發與陳用林永久保護簽證,在一片聲討中共的民意聲中,7月14日總理何德華也有所醒悟,表示陳用林是依法獲得簽證,「不管別人怎麼說,澳洲政府並沒有屈服於中共的壓力。移民局冷靜地、獨立地、公正地做出了最後決定。」
陳用林拿到了永久保護簽證,人們在慶賀的同時,也感歎這一切來得太快了,不可思意義。
就7日中共當局首次公開回應退黨潮,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了大紀元專欄作家、特約評論員張傑連先生。
“九評”“退黨”之事中共憋了半年多,總算中組部有個副部長李景田7月7日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喊了幾嗓子,不管他喊了什麼,由於是中共對“九評”“退黨”的第一個公開回應,也就在無知之下闖下“大禍”。
黨文化“高明”在哪裡,為什麼能騙人,就在於你只要陷進它的磨盤,就能推出它的鬼粉,它是一種構陷式文化。
共有約 135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吳紹平介紹610系統的利益驅動:「無非就兩種,一種就是用金錢。你抓了多少人,多少案件,我就給你多少錢,給你多少獎勵。另外一種就是權力,給你陞官。有了這樣的利益驅動以後,下面的人自然而然就會去迎合上意,去做出更多的這種事情。比如說公安部門會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