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撕开马恩列斯毛的画皮

林辉

人气: 9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11日讯】清初小说家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有篇名为《画皮》的故事,讲的是个王姓书生一日清晨偶遇一名无家可归的美丽女子,王生因为同情其遭遇,遂将其带回家中藏进书房。不料,这是个专门吃人心的面目狰狞的鬼所变,在美丽的人皮后面是“翠色的面皮,长而尖利、像锯子一样的牙齿”。当道士识破其真面目后,因可怜其境况不忍伤其性命,故只是用拂尘希望将其吓走;但披着人皮的鬼却恼羞成怒,将王生的心脏挖出后逃走。道士最终运用法术将鬼消灭,王生也在神仙的帮助下死而复生。十几年前看过的故事,至今仍记忆犹新,不过今日似乎才明白了蒲老先生写作的现实意义。

半个多世纪以来,共产邪说披着“实现人间天堂”的美丽的外衣,荼毒了世间无数生灵,而至今在中国大陆那一方广袤的土地上,仍有逾十亿民众将共产邪说的鼻祖马克思、恩格斯和其传承者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视为“伟人”,顶礼膜拜。近些年来,尽管很多中国人切实感受到了中共的腐败、残暴,但多年的“洗脑”还是使人们无法从根本上否定一直以来所信奉的、所崇敬的,认为“马恩列斯毛的想法还是好的,只是具体执行中出了问题”的还大有人在。这就好比那被愚弄的王生一样,在没有亲眼看到美丽画皮后的狰狞面孔时,是无论如何不愿意相信表明上的美丽实质上充满了邪恶。

那我们就不妨撕开马恩列斯毛的画皮看看。

根据最新披露的资料,共产邪说的鼻祖马克思曾在上大学时便加入了撒旦教会,成为魔鬼教的一员。西方宗教认为,撒旦是堕落的天使,因此变成了魔鬼,故对上帝充满仇恨与妒嫉。而撒旦教会正是宣扬对上帝和对人类的仇恨(因为上帝创造了人类)。身为撒旦教会成员的马克思曾在诗中透露:“梦想成为恐怖之王,毁灭整个世界”。曾经一度是马克思最亲密的朋友、同为撒旦信徒的巴古宁写道:“人必须崇拜马克思。人至少必须惧怕他,以得到他的宽恕。马克思是极度自大的,自大到肮脏和疯狂。”资料显示,马克思终其一生,都受到撒旦教的影响,甚至在病重时,还采用撒旦教的仪式祈祷。并非无神论的马克思为了实现他“毁灭世界”的梦想,创立了其以暴力斗争为核心的共产理论,而且在被共产党人视为圭臬的《共产党宣言》中直接点出:“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事实上,这个幽灵就是马克思心目中的撒旦。

梦想着毁灭世界的马克思对于人类也是极为鄙视的,甚至对身边的人也没有爱。他与妻子燕妮的关系十分糟糕,而且从不尽养家的义务;三个孩子因为缺少营养而死,两个女儿和一个女婿自杀。他与女仆暗通款曲,还有了一个私生子。对亲人尚且如此,对于他人就可想而知了。马克思仇视德国人、中国人、犹太人,认为他们都是“小贩”;他称俄国人为“饭桶”,称斯拉夫人为“垃圾人种”,是“反动”种族,应该立即在世界革命风暴中毁灭。一方面,马克思在著作中声称为无产阶级奋斗,另一方面他却称无产阶级的人为“蠢蛋、恶棍、屁股”,称黑人为“白痴”,甚至拥护北美的奴隶制。

与马克思同时代的恩格斯出生于一个虔信基督教的家庭,但他在读了自由神学家Bruno Bauer批评《圣经》的书后,开始怀疑基督教。当他遇见马克思后,遂决定与这个“万魔附体的怪物”(恩格斯本人的话)反基督的人联手。在他眼中,马克思是一个在追求野蛮目标的怪物,“他的狂怒从不平息,就像有一万个魔鬼通过他的毛发捉住了他。”事实上,恩格斯对于撒旦的危害了然于胸,但他还是决意与万魔附体的马克思合作,共同为魔鬼而战,以实现“共产主义要消灭永恒的真理,消灭所有宗教和所有伦理道德…..”他在《Anti-Duhring》中写道:“对人的博爱是荒谬的。” 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他又说:“我们需要的是恨而不是爱—–至少现在是这样。”

显而易见,共产邪说的鼻祖马恩并非怀着拯救人类之心创立其学说,相反为了掩盖他们从心灵上毁灭人类的目的,而提出了“人间天堂”、“唯物论”等来迷惑众生,这同那个披着人皮的鬼又有何区别呢?正如马恩其后的追随者列宁所言:“半个世纪之后,还是没有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真正理解马克思。”

马恩之后的共产革命导师非俄国的列宁莫属。最新研究表明,十月革命根本不是人民的自发革命,而是布尔甚维克武装队伍在德皇金钱和武器的支持下,向二月革命建立的俄罗斯合法临时政府武装“夺权”。当时,二千人的布尔甚维克武装队伍进攻临时政府并没有受到过多抵抗,政府就投降了。所谓的进攻冬宫的浩大场面,都是后来的艺术加工;而且阿芙乐尔巡洋舰当时并没有实弹炮击,只是发射了一发礼花炮弹。对此,曾相信马克思主义的俄国思想家普列汉诺夫称,十月政变使他看出了列宁残忍狂暴的面目。临终岁月他口授了一份《政治遗嘱》预言了俄国社会的基本走向。在遗嘱中,他认为“列宁为了达到既定目标什么都干得出来,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同魔鬼结盟。”

列宁曾说过,沙俄帝国是各族人民的大监狱。其实沙皇政府对于革命者还是相对仁慈的。列宁被逮捕以后,没有酷刑侍候,仅仅是判处流放。所谓流放,仅仅是送往西伯利亚地区,并没有苦役和监禁,仍有相对自由。列宁在被流放期间,每天可以游泳、打猎、钓鱼,主要是散步,每月还享受八卢布的政府津贴。沙俄监狱里受到优待的列宁和斯大林却创建了古拉格劳改营模式,后来成为各社会主义国家劳改营的典范。大量的人犯在饥饿、寒冷和病痛中死亡。其中包括许多诗人、作家、学者、科学家和艺术家。列宁、斯大林正是这一历史罪恶的始作俑者。普列汉诺夫认为“列宁为了把一半俄国人赶进幸福的社会主义未来中去,竟能够杀光另一半俄国人。”

十月革命似乎为世界人民清楚地描绘了人间天堂的理想,但却从此建立了历史上罕见的人间地狱,不仅仅在俄国,在东欧,还在那曾经创造过灿烂文明的中华大地。列宁时代的恐怖屠杀和饥荒,斯大林时代的大饥荒和大疯狂(逮捕和虐杀),毛时代饿死四千万人的惨剧和文化大革命的疯狂,东德的六一七镇压,波兰的波兹南惨案和匈牙利的1956年事变,柬埔寨的大屠杀,六四镇压、镇压法轮功等都是这人间地狱的重大悲剧,而这其中有哪个不是打着实现共产主义的旗号?

在美丽的包装下,一百多年来,共产主义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痛苦。马恩列斯毛就是撒旦在人间的一个又一个代言人,其目的就是为了毁灭人类。一些被共产主义戕害的冤死之人就如同那王生一般,至死也没弄明白原因所在。然而,神佛是慈悲的,不会让撒旦为所欲为,继续祸害人间。横空出世的《九评共产党》就是揭开马恩列斯毛的画皮的真正利器,他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觉醒,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从而摆脱了撒旦的控制,也让撒旦的门徒马克思的梦想彻底破灭。@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1-11 3: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