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李敖专题

评李敖的共产主义 之旅

大陆   任诠

人气 49
标签:

【大纪元12月30日讯】原载《 黄 花 岗》第 15 期
  从共产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开始起,就有利用著名文人歌德的歌功颂德爱好,弥补自己在文化方面的不足,为自己的脸上贴金;列宁继承了这一点,也有自己的著名文化人高尔基;毛泽东也有自己利用的著名文化人鲁迅;而现在胡锦涛还没有自己利用的著名文化人,所以中共控制的凤凰电视台老板刘长乐十分精明,为中共找来台湾的所谓大师李敖,毛遂自荐的想当共产党的文化人,要接鲁迅的班,这也是李敖为什么反复批判鲁迅的根本原因,也是中共和凤凰电视台聘请李敖到大陆访问讲演的根本原因。凤凰电视台用重金买下李敖,让李敖反击中国民主派的理论家,就像毛泽东让陈伯达批判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一样,开展理论战争,把中国再次引向专制的黑暗。李敖的秉性是“狗肚子装不了二两香油”,在复旦大学的讲演,说出了这次到大陆来最想说、最真实的话,就是说“共产主义按需分配是美好的!共产主义一定能够实现!”

  我是一直在通过海外的媒体如凤凰资讯、中天新闻等,观看李敖在大陆13天的讲话的,许多东西不是文字可以表达出来的,只有亲眼看到,才能了解其中的含义,我在这里说的都是我的亲身感受。大部分的中国人是听不到李敖讲话的,因为所有的大陆媒体都“保持沉默”,只有香港的凤凰电视台和凤凰网及海外的媒体可以看到,而在大陆是很少一部分人有这样的通讯条件的,再说老百姓也从来不关切什么李敖,关心的是自己的安全,比如太石村事件,煤矿难民事件,农民工讨钱事件等等。而且,凤凰电视台对李敖的讲演做了冷处理,头一次在北京大学的讲演,凤凰电视台是现场直播,但在关键的时候,比如讲到“六四”、“共产党也要被消灭”等处,也没有了信号。第二次在清华的讲演,明显感到中共的压力,主席台和北京大学的不同,上面只有一个美女主持人,领导都到下面坐了,为什么?因为,在北京大学的时候,李敖把主席台上面的三位中共领导人弄得很尴尬,既说他们不笑,又说他们不鼓掌,和丁关根一样,这次坐在台下面,大家就看不到领导人的面孔了,既可以不受李敖的讽刺,也可以不得罪中共,保住官位。正如有人在节目中表示“李敖在北大的表现看得出他很紧张,对于共产党他想捧不敢捧,想骂又不敢骂,所以他用了演戏手法,使得演讲的内容让人觉得语无伦次、逻辑混乱;投机性格与游戏本质尽显无遗,这也是中国知识分子对于这场演讲批判比较多的原因。”

  清华讲演凤凰电视台没有现场转播,而是过后经过审查,发现没有问题才重播的,许多观众自然错过了观看的机会。李敖在台上出卖凤凰电视台的老板刘长乐,把明显吹捧中共的言论的错误推给了刘长乐,他说“报告刘老板讲到目前为止还安全吗?外面谣言说我和凤凰的情缘已尽。我告诉大家,胡扯!”明显感到李敖和凤凰电视台的金钱关系,因为,凤凰电视台是中共的喉舌,李敖受到凤凰电视台的压力,是金钱的压力,他最怕的是“和凤凰的情缘已尽”,断了他的财路,每期“李敖有话说”,是凤凰电视台骂台湾、捧中共的热点节目,李敖可以得到几百万的钱。

  在上海复旦大学的讲演,李敖大肆赞扬毛主席、邓小平、共产党、共产主义,所以凤凰电视台又进行了现场转播,刘长乐也真的乐了。但学校领导们还是学习清华在下面坐着。可以说,李敖的讲演是被中共限制在大陆的校园里面,老百姓是几乎不知道,尽管他没有正面骂共产党,只是引用了毛泽东、《宪法》里面的话,尽管他的话和“六四”以前大陆的知识界批评中共的文章相比差不多少,中共还是封锁了他的影响,可见,现在大陆的所谓民主自由是多么的有限?

  我说李敖的“神州文化之旅”,完全是“共产主义之旅”。因为,一是他访问的是共产主义中国,而且去的北京、上海、香港都是中共最重要的城市,没有像国民党、亲民党、新党一样去拜仰中华民国等标志性历史文物。二是李敖发表的言论都是五花八门的政治言论,很少有文化言论,他一会儿骂美国、日本、苏联、布希、克林顿、蒋介石、李登辉、连战、陈水扁、鲁迅、马克思、国民党、民进党等,一会儿变相的骂辛亥革命、共产党、北京大学、毛泽东、周恩来、八九民运等;一会儿赞扬北洋军阀、胡适、蔡元培、共产党、马寅初、等,一会儿变相赞扬毛泽东、邓小平、《中国宪法》,一会儿大讲性文化、吹捧自己、吹捧儿女等,而且海内外各种各样的媒体各取所需进行了分配报导,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马列主义说“社会主义是‘按劳分配’,共产主义是‘按需分配’”,实质,李敖的言论表面看是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整体联系的看是为共产党辩护,替共产党说话,所以说李敖是共产主义之旅,而不是他自己标榜的“神州文化之旅”,一点也不冤枉。比连战的“和平之旅”的“历史潮流”,宋楚谕的“搭桥之旅”的“制度竞争”,郁慕明“民族之旅”的“共同抗战”,走的更远了,但离中共更近了。

  他在北京的天安门城楼参观时,题词“休戚与共”,并解释说“我要与共产党同忧愁共欢乐”,表达了自己“归队”的决心。但是,李敖也知道张学良、张治中、宋庆龄、李宗仁等人归顺共产党的悲惨下场,所以当清华大学主持人曾子墨说“说他特殊,还因为他阔别了大陆56年之后第一次回到北京,他说他不希望自己被当做是一个客人,他不过是一个归队的老同志”,他激动的赶忙脱去了上衣,当学生问他“李敖先生您好,我是来自公共管理学院的学生,我觉得我们是以清华最热烈的双臂来拥抱您,欢迎您回到我们祖国的组织,欢迎您回来。”李敖不满意的说“你这叫什么问题,我根本就没有离开。”李敖在回答复旦大学学生提问时,回答“当你没有金钱的力量的时候,你就没有支撑点”。这些可以看出,李敖为了金钱歌颂共产党和共产主义!就是这次所谓“神州文化之旅”的英雄本色,尽管他没有穿在凤凰电视台穿的红色衣服,抱怨中共没有给他铺红色地毯,但李敖对大陆的13天访问,确实是红色的共产主义之旅。下面我重点批判李敖的一些谬论,并且和李敖等人商榷:

一、批判李敖“‘六四’是民众‘逼政府开枪’”

  李敖演讲中提到1989年的“六四”,咋一听新奇,他说“看这个表,1932年美国群众在中央政府盘居不屈,政府开枪,1953年德国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56年匈牙利群众盘居不屈开枪,1970年美国又来了,又开枪。可是人民来讲,逼他开枪,局面造成了我们逼他开枪,我们要不要反省。”他讽刺六四天安门事件,是老百姓逼政府开枪的。这完全是欺骗老百姓,和共产党唱一个调子,这段话是李敖精心设计为共产党镇压学生辩护的。

  天安门血案是历史上最后一次专制制度镇压成功,之后所有政府镇压百姓的运动都失败,半年后柏林围墙倒了,接着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镇压百姓也失败,最后被军事法庭处决。难怪李敖到北京就迫地不及待的到天安门广场参观,从不爱照相的他高兴的照了许多。胡平说“李敖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李敖在中国大陆,先是赞扬自由主义,然后是赞扬决心要消灭自由主义的共产党,令许多人感到迷惑。北京之春的主编胡平表示,只要观察李敖这些年的言论,就可以知道,李敖这些言论的背后,并没有什么别的东西。李敖连中共实行六四屠杀也认为是有道理,可以说他已经没有什么原则了。”

二、批判李敖说“我们要和共产党合作”

  李敖拿着毛泽东著作说“还有一个毛泽东你们知道它是谁吗?我念给你们听,共产党是在历史上发生的,凡是在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消灭就是那么不舒服吗,我看很舒服,共产党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实在好,我们的任务就是促使他们消灭得早一点。我们希望共产党活一千年,我们在它背上活一千年,抱着它,贴着它,哄着它,耐着它,奴役它,让它为我们服务,有什么不好。我们不服气,要打,我讲过,玩言论自由你们玩不过我,你们要革命你们玩不过坦克车,不要再走这条路。”

  咋一看佩服李敖“我在打着红旗反红旗”,分析看,李敖还是替中共镇压“六四”辩护,还是和邓小平“杀二十万,稳定二十年”唱的一样调。二十年过去了,中共还是封建专制制度,还是要巩固政权杀人民的,照李敖的一千年观点,中共50年杀8千万,一千年杀多少?中国的知识分子都像李敖一样的无耻,中国就真的“国将不国了(鲁迅)”北京独立评论人士刘晓波批评李敖说“李敖的北大演讲以言论自由为基调,多处针贬时弊,并对社会主义的合理性提出置疑。这一点出乎他的意料。在这个演讲里头,他尽管说过共产党存在一千年也好,一万年也好,我觉得这些都是抽象的,没有实际意义。他有实质性的讲话还是一种对这里的批判。中共很可能出于统战大局的考虑,容忍李敖的言辞。”

三、批判李敖说“大陆的贫穷不是中共造成的”

  李敖说“中国人没裤子穿从唐朝就开始了,叫共产党负责任负到唐朝未免远了点。我们中国是这么穷,这个账不能算在共产党头上。可是我们必须说,从1949年以后有账目我们要和共产党说,共产党是不是要负责,可是49年共产党所接受的摊子是什么摊子?是国民党,国民党把能带走的全带到台湾走了。我带走了500本书,国民党带走了全中国国库里的黄金,当时的黄金折成美金是3亿美金,现在不算什么,可是当时是全中国的钱,国民党把这个钱带走了,能带走的全带走了。”可惜李敖的历史学家名称,对中共的历史十分健忘,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四清运动、抗美援朝、人民公社、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六四、法轮功等等,李敖都不知道,8千万大陆人民被无辜杀害,也不知道,这些都是唐朝带来的吗?

  中华民国的幸福日子也是有目共睹的,正是共产党闹革命分裂国家才造成了国破家亡的局面。至于国民党把这个钱带走了,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货币不变成资本是不会增值的,中共反对的就是资本主义,提出“认可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我在农村生活过,没有裤子穿是普遍现象;台湾的钱都给中共,也会坐吃山空。台湾制度是民主制度,就是资本主义制度,所以黄金成了资本,发展了台湾的经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没有什么功劳,只不过是放松了对人民的经济限制,客观上让人民的生产力重新发挥出来了一些而已!

  评论家刘宗正在《无耻的李敖》一文中说:“李敖自命为史学家,我认为不然,充其量他只不过是一个喜欢搜集历史资料的人……李敖是一个缺乏基本道德与正义的人,而且无法为人类指出一条有价值的道路;这样的人,不论花多少时间研究历史,或者写多少历史著作,都不可能成为一个有价值的史学家。李敖虽然是一个多产的作家,但是没有人可以在他任何一篇作品之中,找到他对人类的爱;如果他缺乏这种对人类的爱,那么他的作品,还有什么价值可言?他的著作虽然多,但是绝对不会比垃圾场的废纸多。”李敖的讲演是失败的,给知识分子丢脸。

四、批判李敖说“我敢讲真的话”

  李敖说“今天我做个样板给大家看,我捐了三十五万人民币做胡适铜像。现在大家知道,胡适的思想是最温和的,可是当年胡适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送了一千块钱给我,今天我相当于1500倍的人情来还的,给他做个铜像。你们是这种人吗,你们可能有点钱,可是舍不得花,可能觉得这铜像不花,也好。我花了,十天以前我离开时看到高金素梅去联合国去宣布日本人可恶的时候,我还送了他100万台币,不要以为我李敖有钱,我李敖是台湾的所谓立法委员,大家知道我在坐计程车吗……威武不能曲,富贵不能淫,贫富不能贱,时髦不能动,我敢讲真的话,谢谢各位!”

  李敖口口声声说感谢胡适的大恩大德,但是,他说谎,胡适在《美国退还庚子赔款记》中详细的说明了美国退还庚子赔款的经过。我们从胡适的文章里看到李敖至少两点说谎:第一说谎:浮报赔款不是华盛顿,这问题也不是梁诚首先提出来的,而是美国政府主动提出来的。第二说谎,赔款办教育同样不是梁诚首先提出来的,而是美国政府主动提出来的。无耻在于:列强中只有美国人退还余款,却成了李敖抨击的物件,而其他7国,却成了好人。同样无耻者,把义和团说成是爱国者,完全是颠倒黑白。这些流氓杀的主要不是洋人,所杀害的人中,80%是无辜的中国人。

  我们也许不知道李敖在台湾骗取朋友的财产,被判刑入狱的事情,他捐了三十五万人民币做胡适铜像的钱,就是用骗朋友的钱,他在清华还说这钱是胡适送给他的字画卖了的钱,不能自圆其说。有人揭露说,“李敖在凤凰卫视一次节目就有十万台币的收入,一个月两三百万,李敖舍得吗?这才是对他的‘自由主义’的最大考验。看在钱份上,还是不要那‘英名’吧。也怪不得主持人一开始就很有把握的称赞李敖是‘归队’的‘老同志’了。”可见,李敖为了钱什么坏事情都可以干。李敖说“有钱是非常的一个力量,可以保护我们的自由。”毛泽东的第一桶金是贪污了留学法国学生的盘缠,李敖的第一桶金是盗窃来的,所以就难兄难弟的歌颂毛泽东。

五、批判李敖说“共产主义是人类最好的理想”

  李敖说“共产主义也是如此,共产主义是人类最好的理想,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这当然是最好的理想,我们中国里面所讲的,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前一句就是各取所需,后一句就是各尽所能。”我们知道共产主义是德国人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一种学说,经过“巴黎公社”的试验证明是失败的。但是,俄国的列宁、史达林把马克思主义附加上封建主义,采取了暴力革命推翻自由共和的政府,建立假的所谓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经过近百年的实践,证明是错误的、反动的,在上个世纪末被苏联人民推翻,重新建立了民主制度。现在,全世界和中国大陆人民都不相信共产主义了,世界上只有中共、朝鲜、越南、古巴几个孤独的共产主义国家正在苟延残喘。李敖为了金钱利益还宣扬什么共产主义制度,支持中共做什么共产主义的“中流砥柱”,真是大逆不道。

  有人认为“李敖在北大关于中共的表态是‘拥抱专制’。他的言论是不是应该受到那么大的重视?我表示很大的质疑。因为以我在台湾的经验,李敖的言论在台湾社会根本没有什么影响。至少在知识界,没有人把他的言论当成值得回应的言论去看待。”

六、评价李敖在三所大学的座谈

  李敖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的讲演,也反映出了这三所中国目前最著名大学的精神面貌。从各个方面看复旦大学最好,清华大学次之,北京大学最后。

  复旦大学的学生,在讲演堂外为了争取观看讲演的门票和校方进行争吵,在讲演堂内为了争夺提问权同样发生了争吵,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都没有这样的热烈场面;而且师生门提出的问题也是理论水平很高,而且十分的尖锐,不是提前准备好的发言稿,都是即兴提问。例如:一位教授提出“李敖你凭什么说你是中国运用白话文的第一个人?你为什么批判鲁迅?”问得李敖半天回答不上来,只好狡辩说“我常常有耳背,我的耳朵常常听不到对我不利的声音。”还有一位学生问“今天我看见您3000万字的李敖大全集,我仿佛看见一个句点的落下,是您对死亡的恐惧让您有这个动力写这3000万字吗?当然我希望您长命百岁,因为我很喜欢您的书。我还看过您的节目,其中有相当部分的内容在北大的演讲的时候有雷同,比如说提到过艾森豪威尔等,这些在书上都有,请问这是您老板刘长乐有安排,还是您真正成熟的智慧可以信手拈来?”李敖“我的老板刘长乐是安排了我这次回到祖国来演讲,到处白吃白喝,别的他安排不了。我告诉你,刚刚你说我怕死,你在我文章里面看到我怕死,我14岁的时候写的文章,我14岁的时候怕什么死,所以我认为这个不是问题,问题是我对生命的看法。我告诉你,基本上对人生,我这个年纪有某种程度的悲观,我不相信基督教,可是新旧约全书最后的启示录第六章第八节有一段说,见有一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死,我告诉你,我随时会骑上灰色马,再见!”这说到了李敖的悲伤之处,李敖公开说“怕坐飞机”,“怕进秦城”,“怕是最后的讲演”,问得李敖也无所适从。一个女学生问“我是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的研究生,您一贯的言论和两种色彩来概括,就是灰色和粉色,灰色是批判,粉色是女人。您有一位朋友曾经说过一句话,您一生最喜欢的是女人,最瞧不起的也是女人,我相信您对您身边所有的女性都是非常真诚的,但是我觉得我很难看到平等,我想问您的就是在您的字典里女性除了喜欢和追求的以外,是否也是您真诚的钦佩和欣赏的物件?”不一一列举了,可以说,目前中国最有希望的大学是复旦大学。

  在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学生提问都是准备好了的政治化言论,索然无味。清华大学的学生在李敖讲演前,打出红色布条,上面写着“认知敖哥,超越自我”,被学校的保卫人员没收,反映了大学生们对民主自由的要求。北京大学也有可取的地方,例如:学生反驳李敖说“李敖先生我非常尊重您,我对您刚刚那样说马英九先生好像不太公平。”

  总之,李敖所谓的“神州文化之旅”是徒有虚名,他的三场讲演是性文化、加骂文化、加捧文化,等于共产主义文化,并没有讲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9月25日深夜,凤凰电视台的记者问李敖“明天在复旦大学讲演的中心是什么?”他说“台湾独立不是问题,两岸关系不是问题。我关心的是中国整个的大问题。”李敖关心的中国整个大问题是什么?是“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吗?”还是准备和宋江一样打着“替天行道”的欺骗大旗,接受中共的“招安”哪?我想在凤凰电视的画面上,看到深夜的灯光下,大桌子上摆满了《毛泽东选集》,李敖带着老花镜,勤读毛主席的红色宝书,好似又恢复到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年代,就不难找到准确的答案。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共产主义黑皮书》:古巴无休止的极权主义
《共产主义黑皮书》:社会团体的种族化
《共产主义黑皮书》:血腥末路
《共产主义黑皮书》:波尔布特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宾州讲话:拜登赢就是中共赢
【横河观点】川普总统的疫情应对和科学
【新闻看点】川普拜登冲刺 美遏制中共有15牌
【拍案惊奇】川普胜负看十指标 拜登选前隐身
【新唐人晚间新闻】川普促司法部查拜登家丑闻
【远见快评】习近平两因素决定攻台时间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