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人民币汇率之争——一场持久战?

吴惠林

人气 8
标签: ,

【大纪元2010年11月09日讯】由20国集团(G20)的财长及央行行长于10月22日参与的韩国会议上,人民币汇率依然是重点问题。虽然会议对经常项目收支和盈余规模设定具体限制提出建议,但未能定出具体措施。而人民币低汇率对全球经济复苏的影响是否会因此项提议而减弱,抑或演变成一场“持久战”?这将是被各方面人士持续关注的问题。

自2004年以来,美国压逼人民币大幅升值就是间歇性的热门重头戏,其间不只美国国会和有关业者声音大,美国财长亲赴中国沟通,甚至明白将中国列名“汇率操纵国”,连当时的总统小布什都亲自出马说重话。而在2005年7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自该日起放松人民币汇率的管控,由其管理当局视市场情况允许汇价在千分之三范围内浮动。

压逼人民币升值声浪再起

这个动作其实只是应付美国的强大压力,可说做做样子而已,因为中国的出超依然强劲,而外汇存底又如滚雪球般的快速积累。虽然美国还是不满,但民主党的奥巴马政府上台初期,对于中国有所忌惮,姿态相对低,在汇率问题上几乎噤口,其财长盖特纳(Peter Geithner)在2009年初提名听证上,曾公开指出“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但正式上任后却完全不提此事,换由敦促中国领导人从根本上调整外向型经济,转为内需导向。

只不过美国对人民币汇率的忍气吞声,换来的是美国经济的欲振乏力,于是在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P. Krugman)的大炮轰炸下,接二连三的各方响应,开始强力攻击中国压低人民币汇率。克鲁曼2010年3月中在《纽约时报》专栏文章中明白指出“中国压低人民币币值的政策,已严重拖累全球经济复苏”,将层次拉高到全球,期望藉全球力量逼中国就范。

克鲁曼炮轰中国操纵汇率

克鲁曼认为中共这种最扭曲的汇率政策严重损害其他国家,再因各国利率普遍趋近于零,无法靠压低利率刺激复苏,而中国靠操纵汇率得到“不应得”的贸易出超,等于对诸多大国施加“反刺激措施”。那么,世人究应如何才好呢?克鲁曼先点名美国财政部,呼吁不要再和稀泥,必须依法每年两度公布报告,指明哪些国家“操纵其货币与美元的汇率”。但美国财政部却不愿对人民币采取行动,也不愿执行法律规定。原因何在?一种沸沸扬扬的说法是:美国受制于中国,若刺激中国,中国则会抛售美元资产。

中国果真抛售美元资产,后果如何呢?克鲁曼指出美国短期利率不会变,除非失业率下跌,否则不会升息,长期利率充其量只会略升,而在中国抛售美元资产下,美元将对其他主要货币贬值,美国产品的出口竞争力将增强,贸易赤字将减少,对美国是好事,但中国持有的美元将蒙受巨大损失。所以,事实是中国受制于美国,而非美国受制于中国。

有人还是认为应和中国讲理不要对抗,但美国和中国讲理多年却毫无进展。如果讲理行不通,有无其他选择?克鲁曼回顾历史,指出在1971年,美国也曾面对外币币值低估、但程度轻微得多的问题,当时财政部对进口货开征10%附加费,几个月后德国马克、日圆和其他货币纷纷对美元升值,附加费也告取消。依该经验,这个时候除非让中国面临同样的威胁,否则很难让中共改变政策,而这次的附加费必须高达25%。

克鲁曼强调,他不主张把此威胁轻率地转化为强硬政策。但在世界经济问题非常严重之际,中国的汇率政策不啻是雪上加霜,世人是到挺身对抗的时候了。

美中贸易赤字扩大,240万个工作蒸发

其实,美国指控中国操纵汇率最开始是由其企业界发动的,因为中国人为压低汇率,使得美国产品丧失价格竞争力,美中贸易失衡也愈来愈严重。美国经济政策研究中心(EPI)曾做“不公平的中国贸易导致美国失去工作”调查报告,发现美国五十一州、华盛顿特区和波多黎各都因美中贸易失衡而流失工作,在2001至2008年间,美国对中国贸易赤字平均每年增加266亿美元,2008年中国对美国出口为美国对中国出口的五倍多,导致美国损失了240万份工作。

在克鲁曼再度吹起压逼人民币升值的号角后,美国联邦众议院130名众议员即连署要求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接着联邦参议院14名跨党派参议员也提案,要求奥巴马政府对人民币低估采取强硬行动,若中国相应不理,应对中国产品课征惩罚性关税。不只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世界银行也在3月17日呼吁中国调高利率和让人民币升值,以抑制资产泡沫风险和打压通膨预期。

本以为在压逼人民币大幅升值已成全球共识下,美国财政部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如此一来所有从中国进口的物品都将被征收大幅的惩罚性关税,在利弊算计下,中国会选择让人民币升值。没想到美国财政部还是采取与中国协商的外交手段,并未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因而中国持续压抑人民币升值。

在如此这般的姑息下,中国的外贸出超继续升高,外汇存底也攀高。2010年9月的贸易出超接近169亿美元,第3季出超656亿美元,创2008年底以来的新高,而中国第3季外汇存底增加1,940亿美元,9月底的外汇存底累积至2.65兆美元的史上最高。另一方面,美国经济处于低迷,失业率居高不下,加上期中选举在即,于是人民币升值又成箭靶。

美国众议院9月底以压倒性通过众议员李文所提的“货币改革促进公平贸易法案”,让政府有权对币值被低估的国家课征额外税赋。一向主张促升人民币汇率的克鲁曼随即在《纽约时报》专栏撰文〈反击中国〉,认同众院此举铺平了制裁中共外汇政策的道路。

中共掠夺性外汇存底政策应受严厉谴责

克鲁曼再度强调,对中国的货币用外交手段是行不通的,除非以报复威胁作为后盾,否则将永远行不通。夸张地宣传会演变为贸易战是不公平的,而且无论如何,还有比贸易冲突更糟糕的事情。在一个大量失业的年代,中共掠夺性的外汇存底政策将使经济变得更坏。李文的法案最多也只是一个讯号,至少它相当于射击美国官员的弓,因为它是给中国一个信号,但它是在正确方向的一个步骤。

欧美官员也在此时不约而同对中国汇率政策开火,美国财长盖特纳指责中国限制人民币汇率的做法,造成新兴国家这一轮的资本管制与汇市干预行动。

德国央行总裁韦伯(Axel Weber)则直指中国操纵汇率,他说,中国的经常账盈余与汇率政策相关,但德国的经常账盈余不能与中国相提并论,德国的盈余来自科技与制造业的强势发展,与中国的政策不同。前往北京访问的德国经济部长布鲁德尔(Rainer Bruederle)暗示,中国的汇率政策可能最后会导致全球贸易战争。

尽管美欧加强施压力度,中国总理温家宝仍排除人民币大幅升值的可能。他表示,美中两国贸易不平衡与汇率无关,人民币也没有大幅升值的基础,若人民币按照美国政府所要求的升值20%到40%,不知会有多少中国企业破产,多少中国工人失去工作,中国社会将出现剧烈动荡。

其实,在上一波的压逼人民币升值下,中国人民银行在6月19日宣布扩大人民币汇率弹性,但到10月,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幅度还不到2%,可以说是纹风不动。

如今又再面临美方新一波排山倒海要求升值的强大压力,中国人民银行频频出招,除无预警调升六大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还公开表示:人民币汇改要用“中药”调理,不会让人民币“休克”。

很明显的,中国以实际行动向美方表达:“人民币汇率不会让华尔街那帮人来决定”的强硬立场,亦摆明不会屈服于美方的压力,因为“人民币要走自己的路”。

泡沫经济的解读南辕北辙

不少人认为,1985年的〈广场协议〉(Plaza Accord),让美元贬值、日圆升值,热钱疯狂涌入日本的结果,不仅日圆狂升,更导致日本资产泡沫;伴随而来的是泡沫破灭后,经济从此一蹶不振,让日本步入“失落的二十年”。

中共认同这种说法,其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明白表示:人民币汇改要用中医、不用西医,此举等于是告诉美方:人民币只会缓步升值。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美国即将公布中国是否为汇率操纵国前夕,中国人民银行干脆引导人民币回贬,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还说“人民币汇率改革不等同于升值”,而是着重于完善汇率形成机制。

平实地说,人民币汇率变动早已是政治问题,美欧想以政治力压逼,中共一定反抗到底,否则面子挂不住。所以,充其量只能换来中共敷衍应付,只会让人民币升值一些,意思意思而已。说到底,中共不会在意其广大人民深受通膨和泡沫经济之害,也不会在乎人民的反抗,反正高压控制、镇压、封锁的手段已炉火纯青,而赚了大把的钞票成为威逼利诱各国的子弹。

如今世人深受钱太多、游资泛滥之苦,毕竟全球化下,游资流动方便,泛滥的钱潮流到哪里,哪里就泛滥成灾,而人民币汇率回归市场决定,是收缩金钱数量的最好方式。不可否认的,中国出口产业短期会受严重冲击,失业人数会增多,如何减轻痛苦是一课题,但这种代价无法免除,只能设法减轻。不过,经过痛苦的调整,会将生产力低、流血输出的产业淘汰,而且对进口产业或有储蓄的消费者是福音,最重要的是,泡沫经济可以止息,全球经济比较快回复正轨。◇

本文转自【新纪元周刊】197期“自由评论”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199/8690.htm

相关新闻
快讯﹕美众议院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议案
美众议院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议案
人民币汇率议题在美国会续升高
伍凡:评温家宝在纽约对人民币汇率的讲话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高层权力结构有变 李克强收拾危局?
【新闻看点‭】上海烟火气回来了?评论区翻车
【秦鹏直播】美50年来首次UFO听证 5大未解之谜
【横河观点】加州教会枪击案 统促会难脱干系
【新闻大家谈】中共催生与民斥“最后一代”
【马克时空】德国“俄梦”初醒? 援乌防空导弹、自走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