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晓斌: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庄晓斌

标签:

【大纪元2010年12月25日讯】新年放年假7天,正是工薪族外出旅游的好时机。

我的老家离黄山不到二百里,我也想乘新年放假探亲的时机,抽空去黄山玩玩。节前去各旅游景地的火车票特紧张,我托了一位在铁路部门工作的朋友,才搞到一张农历腊月二十八日由北京西站开往合肥的63次车卧铺票,而且还是个上铺。

上铺就上铺吧,反正高枕无忧地美美睡一觉,明日上午就到家了。

这趟车走胶济线,路过德州,很早就听说德州扒鸡享有盛名,多少年没有回老家了,这次顺便买几只德州扒鸡带回去孝敬父母,真是再好不过了。

我进了车厢,找到了该属于我的铺位,发现邻铺的几位旅客都已到位了。下铺的两位显然是山东人,年龄都不到四十岁,一个腰圆膀阔,浓眉大眼,另一位精明干练,国字形的脸庞上棱角分明,目光炯炯有神。这两位像是农民,一上车来,就在茶桌上摊开了吃食,一瓶二锅头喝得津津有味。

中铺的两位是一男一女,男的脖子上挂的一条黄灿灿的金链子仿佛比拴狗的铁链子还粗些,女的则一脸娇气,一身名牌皮装把张娇嫩的秀脸映衬得楚楚可人。这两位显然是属于我们共和国里先富起来的那个阶层,上车来颐指气使的神情昭示着他们的腰包里肯定是鼓鼓的。我的对铺是一位只背着一个旅行包出游的女大学生。

从北京西站刚开车不久,中铺的那位男的便对下铺的两位说:“哎!哥们,咱们商量个事,我太太不敢攀高,咱们对换一下铺位怎么样?”

“换铺?”两位山东哥对视一下,摇摇头说:“不行,我哥俩好喝酒,换到中铺怎么成呢?”

“这样吧,我再贴给你们俩佰元钱。”中铺的那位男的从口袋里摸出两张暂新的钞票说:“这足够你们下车好好喝一顿了。”

“嘿!钱?”那浓眉大眼的汉子笑了笑说:“这玩艺好哇!可我们不稀罕。”

“如果赚少,我们再加点也行”那位小姐显然也想换到下铺,又娇滴滴地说了一句。

“你们有钱,买个包厢多好,坐软卧谁都碰不着谁。”那位干练的汉子一句话把这位女的又噎回去了。

换铺不成,这对男女只好悻悻而退。攀上中铺不言语了。恰巧,车厢过道上来了售货车,售货员高声叫卖:“谁买正宗的德州扒鸡,二十元一只!”

两位喝酒的山东汉子花二十元钱买了一只扒鸡,就着二锅头有滋有味地大嚼起来。

我闻悉卖德州扒鸡,便从上铺探出头问:“多买几只,便不便宜?”售货员未待回答我,中铺的那位男的伸手把一张百元大钞扔在售货车里,对售货员说:“给我来五只,麻烦你把这山东鸡的翅膀撕下来,我太太只吃鸡翅,剩下的杂碎就扔到垃圾桶里喂狗吧。”

我闻此言怔的那里。我邻铺的那位女大学生用纤手捂着嘴,几乎要乐出声来了,下铺的那两位面有愠色,却不好发作。

售货员拣了个大便宜,他手脚麻溜地把塑料包装撕开,扯下鸡翅,把余下的又用一个大塑料袋盛上了。下铺的那位浓眉大眼的山东汉子高声朝售货员吼了一声:“你还有多少只鸡?我全包了!
”说着,他用双手托开了车厢的窗子,从售货车上一只只往外抛扒鸡,一边扔一边嘴还叫嚷着:“这骚鸡,真的没法吃,这骚鸡,真不是个东西!”

车窗开了,新鲜的空气透进来了,下铺的四个人在怒目对视,真像是两对斗红眼了的鸡。我和那位女大学生相视而笑。我虽然没有买到德州扒鸡,可是我领略了山东人的脾气。

相关新闻
圣市突袭 抓获五十名斗鸡者
洛杉矶严禁斗狗与斗鸡  提供奖金鼓励告发
埔里山区工寮 抄斗鸡赌场
关乐:重庆会谈(又称“重庆谈判”)
最热视频
【直播预告】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下)
张爱玲的上海
【新闻看点】美大选辩论 川普2招或击拜登软肋
【时事纵横】蓬佩奥访梵蒂冈 聚焦中国宗教自由
【珍言真语】梁家杰:亲共派要摧毁香港法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