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上长安街 看中国艺术家的选择(3)

人气 1

【大纪元3月4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谈到余先生所说,要像当年共产党对付国民党那样,那我们最近也看到很多这方面的评论还有历史的回忆,说当时中共之所以赢了国民党或者说国民党之所以落败,是因为国民党中有很多中共的间谍特务,是他们内部出了问题。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我们知道中共内部很多人对共产党也是非常不满的。刚才另外一位江苏赵先生他谈到说,如果所有的这些艺术家、民运人士及其他的知识份子,如果这些人他们能够都站出来,都能够像艾未未先生和这些艺术家一样全部站出来,一下子就能突破这个封锁,您同意他的观点吗?

横河:我觉得认清共产党是第一步,只有大家认清了,你看现在其实在中国大陆,因为中共它利用网络封锁,用舆论诱导还有各方面,所以其实有相当一部分人对中共实质的认识不是很清楚。不管是要突破网络封锁也好,还是要突破共产党的谎言也好,首先一点是你要认识到,你要去寻求真理,你要去寻找真理,你愿意这么做,这个是没有人能够剥夺你的。

如果你放弃这样的愿望的话,如果你承认中共的统治而且认为你没有办法的话,那你什么也做不了。所以我觉得首先要认识它,有了认识它的这个基础,大家都认为中共的统治是不能接受的,在这种条件下,你才可能进一步的去突破网络封锁,那就很简单了。因为现在有很多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像这个“网络三剑客”,突破网络封锁的,这在国际上非常有名的,还有什么“花园网”、“动态网”啊!

主持人:“无界”啊!

横河:“无界”这些都是,很多。如果大家都想去用它的话,那么突破网络封锁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陈破空:对,我补充一句话,刚才横河先生讲到中共党内的力量,刚才赵先生也问到这个问题。这次事件中有一个细节,我们一定要高度的关注,就是为什么《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的英文版登出来这个消息,后来又被取消了。

当时在场的就有一个《环球时报》的记者跟游行的艺术家说,这个事情《环球时报》的中文版是不敢报的,英文版打个擦边球可以。当时这个记者是有良知的,果然有些采编人员就把这报出来了,报出来当然很快被中国政府所……这些采编人员在“微博”里也表示,说这个事情当然他们会承担政治后果,他们也不在乎了。

可以看出《环球时报》是中共的一个机构而且是中共的特务机构,里面都有有良知的人,所以中共里面并不是说铁板一块,有人的地方就有分歧,所以我们还是向他们喊话,希望他们拿出他们的良知,拿出他们对社会的责任感,像这些有良知的记者一样多做好事、多做善事,我想中国的改变就快了。

主持人:所以作为记者要像您所说的,就像艾未未他们走上长安街一样,他是用报导的方式来表达他的这些想法和意见。那我们现在还有几位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先接一下纽约汪先生的电话,汪先生您好。

汪先生:你好,我想说你们这个节目很好,我看了以后有些是很即时,但是我觉得你们应该不管是媒体、海外各界的人士能够多联合一些,才能形成一股势力,老是一家的话,感觉上在国外反对共产党的就只有以法轮功代表的媒体。法轮功当然是受到很多的迫害,我对他们很同情,但是我觉得不能光以他们为代表,我觉得应该联合更多人,包括我们国外的这些媒体。就这样。

主持人:好,谢谢汪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安娜小姐你好。这个题目也很不错,很即时,看了以后有一个感觉,就是说中共它这个邪恶政权,当年抢夺霸占地主、资本家的财产,而且夺取他们的性命,现在还是一样,打家劫舍,还是这么胡搞。我觉得这当然是一种倒行逆施,现在它自己也知道民怨沸腾,所以就像刚才陈破空先生讲的那样,它就疯狂的封锁,用这个“金盾”、“滤坝”啊,包括网警、五毛党啊,对不对?所以这是有一点客观规律,纸包不住火,你那牛皮是可能厚,可能包一点点,但是烧烧烧还是要漏。

我想艺术家走上街头只是说民间反抗又多了一椿,或者说民众的抗议、觉醒、不满情绪在量上积累,当然哲学上有个规律,量变到质变,这有个过程,所以可以看出这个过程还在进行当中。另外最后一点,洛杉矶的余先生说话说得很尖锐,“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对共产邪恶政权要像当年打国民党一样的方法,问题是有没有武昌起义从头一声炮响?有没有蔡锷将军当年在云南占领一片地方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有这种可能,但是现在还不知道,可能在酝酿当中,时机不到,一旦成熟,武昌城头可能就响枪了。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我们还有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现在接一下德国刘女士的电话,刘女士您好。

刘女士:你好。我想可能差不多10年前吧,你知道北京有一个“南水北调”的工程,我的朋友就在干这个工作。后来我跟他提起在海外看到了一些在中国的拆迁,黑社会打人的这个事,后来我跟他说了,他说“还说什么别人啊,我就在干这个事情!”他说“如果你不找黑社会,这些人就不搬,我们这个都有期限的,就完不成这个任务”。他说“真的干的都是断子绝孙的事情”;他说“我其实特别特别难受,但是也没有办法”。

我这个朋友当时不管是“西单民主墙”,还是76年那个“四五事件”还是“天安门事件”,都是非常积极的参与者,最后到了这个地步,现在每天也是高血压、心脏病,然后天天喝酒啊,就特别特别的郁闷。这个大环境就是这么可怕。所以我觉得在中国这种制度下,你好人真的没法儿做好人,好人就是在旁边受气、挨揍,那坏人全都过得非常好。好,我就说这些。

主持人:好,谢谢刘女士。我们现在再接一下广州马先生的电话。马先生您好。

马先生:你好。我刚才发过一次言,这是第二次,我为什么要发言呢?因为有另外一个选择,你们说的是艺术家的选择,另外一个艺术家是怎么选择的呢?那个艺术家叫喻高,好像还是个女的,她对艾未未的那些行动就很不以为然,她觉得艾未未他们这些行动是在脱离艺术,是在搞政治活动,好像是为了他们自己出名。

我觉得喻高这种说法是对艾未未是一种不公平的说法,因为为什么呢?因为政治权利是每一个人固有的权利,这是公民的义务,是权利也是义务,所以他们打出了“公民权利”,这是艺术家固有的一个权利,为什么他不能参与政治呢?所以我觉得有一些艺术家有为政府帮闲的嫌疑,那是所谓的“帮闲艺术家”;或者有些艺术家想借机自己来出名,他要藉这个话题,藉反对艾未未,反对一个名人来哗众取宠,来标新立异,这是很可耻的。

主持人:好,谢谢马先生。各位观众朋友,我们今天的话题是:逼上长安街 看中国艺术家的选择。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来发表您的意见,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我们接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加拿大马先生,马先生您好。

马先生:我刚才说政府都豆腐渣化了,所以在不断的倒塌,以后的事情会不断的发展。刚才陈破空先生也说过,目前不是有一个〈网络革命宣言〉吗?引起全世界到处响应。我就想继原来自由文化运动之后呢,有一个自由圣火运动,现在即将在全球也会发起一个自由网络运动,所以中共网络柏林墙我想不久的将来就会倒塌,一旦柏林墙倒塌之后,黑暗的社会也会被洪水冲掉,光明的中国就会到来。

主持人:谢谢马先生。我们接下一位纽约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我想说的就是刚才有一位评论员在讲话,就说关于我们海外的人或大陆人的认识问题。我听到很多例子,我这边接受了很多留学生,他们来了美国之后就不想走,宁肯找不到工作,待在那儿、赖在那儿他们也要待在美国,或者是把简历到处洒,但是他们又告诉我:我非常热爱共产党,我恨美国。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说这就是一种认识或者洗脑的过程吧!刚才那位嘉宾讲得很好,这就是认识问题,虽然他们不愿意回到那个黑暗的社会,但是他们嘴上还喊着他们热爱那个党,就这样。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那我们来回应一下刚才观众朋友他们的意见。

陈破空:首先刚才有一位广州的马先生讲了,说有一个喻高对艾未未的行为不以为然,甚至说这是政治化,不是艺术。喻高在说这话的时候,她把政治和艺术截然分开,当她把政治和艺术截然分开的时候,我相信她并不懂什么叫“政治”和“艺术”。

因为艺术是个无边无界的东西,是俗世的也是高雅的,比如说法国艺术家、画家,他既可以画普通人也可以画宫廷中人物,他既可以画市井上的普通场景,也可以画法国大革命的场景,并不能说他就在搞政治。还有像美国的艺术家,这些大导演、大演员他不仅是拍电影来娱乐观众,而且他关心苏丹的人权,关心达尔富尔大屠杀这些事情。这些艺术家有社会良知的,假如这些艺术家没有社会良知,他对发生在眼前的国际的人权灾难无动于衷的话,我想他的艺术也会成问题。所以这是一个,政治和艺术不能截然分开。

另外,刚才有一位讲到说留学生要赖在这里,但是好像又是支持共产党又咒骂美国。当然这是一个洗脑的经过,同时我们也看到被共产党洗脑后的悲剧是什么,这悲剧就是人格分裂,头脑和脚的分裂。脚要留在美国土地上;头脑却留在党妈妈的怀抱里面。他的人格分裂,他一方面要向往西方的自由;另一方面又在怀念过去受的奴役。所以这种人格分裂应该说不是留学生的责任,如果他们出生在美国,他们出生在台湾或者香港不同的地方,他不会是这个样子。

正因为他们在那片土地上出生,就是所谓“山寨红旗下”,长在所谓的“腥中国”,这个“腥”当然是血腥的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所被放进去的狼奶和污染的血液会发出这样的东西,所以要把这些狼奶逼出来,要把这些血液换出来。就像孙中山先生所讲的“知难而行易”,认识问题很困难,行动起来并不难。所以这是个认识问题,我们都有责任去加油、去帮助他们。

横河:我想先回应一下纽约的汪先生,他讲到要联合各种各样的力量,其实作为旁观者我本人并不在新唐人工作,我只是参加评论。我倒是认为像新唐人电视台、大纪元时报、希望之声这些其实是个平台,他已经让很多很多人都在这个平台上说话,在其他地方没有办法说话的,到这个平台上说话了。所以我觉得事实上已经这么运作了。

第二个想回应一下刚才德国的刘女士,就讲到南水北调为什么要拆迁。

主持人:她说做好人都做不成。

横河:这是一个大环境,就像这次艺术家的艺术村被拆迁一样,就说它不是朝阳区的问题,更不是金盏乡的问题,它是这个大环境,就是中共改革开放以后,“发展是硬道理”延伸过来的,由于发展是硬道理,所以它要GDP就要不停的去建设,每年要保证GDP,所以在这之前,1982年宪法改的时候,就偷偷把城市居民的土地改成国有,实际上在这之前是私有的,就是为了在将来发展过程当中,可以用土地来为他们获取最大的利益。就是这一小撮最主要的权力集团。

一个是要GDP,一个是只有拆迁和土地才能够让他们赚大钱,所以在这种大性质下面,全国性拆迁和侵犯原居民权利的这种行为,是不可能阻挡的,也不可能通过一两个什么国务院拆迁条例的征求意见就能改变的,因为最高当政者需要拆迁。所以就像当年需要南水北调这些大工程一样,今天也需要这种拆迁。

主持人:明白了。那么我们今天的话题是:逼上长安街 看中国艺术家的选择。艾未未这些艺术家选择了上长安街,那刚才中国广州马先生谈到另外一个艺术家她选择对艾未未这种行为很不茍同,而且她说艾未未这是脱离艺术搞政治活动。那我们今天回到主题就说都是艺术家,那么艺术家应该做什么样的选择?

陈破空:我想很显然地,艺术家如果没有良知他就不是真正的艺术家,已经做这个结论,所以他要选择良知,而不是选择金钱、利益这些东西。这个事件我还要补充一点,因为节目快结束了,就说一个日本艺术家被打了,日本政府做出了交涉,这时当中国发生人权灾难的时候,中国公民遭受人权迫害,外国公民在中国也会遇到人权迫害,就跟《杨秋菊打官司》一样。同样道理,当中国人权灾难发生的时候,这个人权灾难也会输出到国际上。所以这次事件证明国际社会需要联合起来对付中共这个独裁政权,来帮助中国的人权进步,我认为这也是这次事件所展现的意义。

主持人:那每个人就根据自己的良知来做出选择了。非常感谢二位精彩的评论,我们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参与。线上观众朋友很抱歉,今天不能接你们的电话了,但是如果您还有想法的话,您可以写我们的反馈邮箱feedback@ntdtv.com,谢谢您的收看,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热点互动】逼上长安街 看中国艺术家的选择(上)


http://www.youmaker.com/

【热点互动】逼上长安街 看中国艺术家的选择(下)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逼上长安街 看中国艺术家的选择(1)
逼上长安街 看中国艺术家的选择(2)
国保骚扰北京正阳艺术家
【热点互动】疑云罩三峡 大坝安全吗?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不忍士兵睡车库 川普开放自家宾馆
【唐青看时事】习近平五军压境 拜登蒙在鼓里?
【解密时分】诺查丹玛斯预言:彭斯和美国大选
【解密时分】美国对台军售十大利器 
【有冇搞错】美国极左派将消退
2021预测:全球瘟疫更具毁灭性 善恶大决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